打开

美团:一夜回到解放

subtitle
正商参阅 2021-09-17 11:11

来源:电商报Pro

该来的总会来!

9月13日,青岛中院作出判决,要求美团旗下公司立即停止涉案互联网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饿了么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100万元人民币。

100万元人民币的罚金对财大气粗的美团来说是九牛一毛,但由此透露出的信号才是致命的!

14日,美团股价应声下跌,收跌4.47%,单日市值蒸发712亿人民币。今天,美团股价继续猛跌,收盘下跌4.49%,两天累计跌了1500亿!

而在两个月前的7月26日,美团的股价就在下跌13%的基础上,第二天再接一个17%的暴跌,短短两天时间,美团市值就蒸发了超4000亿!

美团怎么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互联网风雨飘摇日

风雨飘摇日,余怀范爱农。

今年年初以来,整个互联网行业突然陷入一片风飘摇,最先被大雨淋湿的,还不是美团,而是阿里巴巴。

在经过长时间细致的调查后,市场监管总局认定阿里巴巴涉嫌“二选一”的垄断行为,于是,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最高的一笔182亿的罚单就此诞生了。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所有人都意识到,从这件事中国家释放出的信号已经非常明显了。

当时就有人说,阿里都罚了,占我们外卖市场份额高达65%的美团还会远吗?

阿里被罚巨款两周之后,市场检查总局正式发文:本局接到举报,依法对美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大家注意到措辞没有?调查阿里巴巴的依据是《反垄断法》,而调查美团的依据是“举报”,这说明,在当时相关部门的手中,已经存留了很多关于美团“二选一”的证据。

一旦美团被坐实“二选一”,区区100万人民币可能只是开胃小菜。

贵为中国第三大互联网上市公司,罚它多少都是正常的。

那么,国家为什么要对“二选一”重拳出击?

“二选一”从本质上就是强迫商家站队,有我没有他,有他没有我,这就是明目张胆的垄断,最终的目的就是通过不断的将市场资源垄断在自己手里,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到时候,产品怎么定价、怎么压榨员工的劳动所得,全凭一家说了算。

而一旦市场上大多数商家都被一两家互联网巨头和它们背后的资本控制了,到时候消费者就连选择权都没有了,只能到这一两家互联网公司消费了,就像香港人从小逃不开李嘉诚,韩国人从小逃不开三星一样。

被资本和财阀控制的国家有多可怕?

我们知道,韩国有一些大财阀:三星、乐天、SK、CJ、现代、LG等,据统计,韩国前十大财阀一年就贡献了韩国GDP的81.2%,换一句话说,这个国家所有的财富有8成是掌握在财阀手里的。

就拿三星来说,它的业务覆盖到媒体、保险、医疗、房地产等诸多领域,一个韩国人从出生到进入坟墓,都离不开三星。

有了钱,就可以为所欲为,甚至控制一个国家!

韩国乐天CEO辛东彬涉嫌行贿,只能被当庭释放,其父更是在法庭用日语怒吼:谁敢判我?最后,他也被免予拘捕。

财阀当道的韩国,连总统都成为傀儡,法律被任意践踏更是平常的事了。

但是,资本的那一套在社会主义中国是行不通的,我们从反垄断上就先一步掐断了财阀当道的可能。

470 万外卖小哥,不是美团的员工?

一个伟大的企业,不仅在创造社会财富,也在创造社会价值。

从一开始用“烧钱大战”给消费者“发福利”、建立O2O平台帮助商家找到更多商机,到后来不断提高商家佣金、不给外包骑手办理社保,美团这些年似乎越走越远。

前一段时间,人社局副局长“卧底”美团当了一天外卖小哥,他从早忙到晚,一共干了12个小时,累瘫在马路边上,但是最后这一天只赚了41块。

副处长气喘吁吁的说:“这个钱太不好赚了”。

王处长和北京卫视的谈话,还揭开了真实的外卖小哥和美团的关系:美团在岗的470万骑手,居然都不是美团的员工!

或者说,这些骑手都是“外包公司员工,与美团没有直接劳动关系”。

骑手们穿着美团统一的的衣服,每天从美团平台上领取任务,工资也是美团统一发的,但是,他们却不是美团的员工!

在社会越来越进步,《劳动法》越来越完善的今天,居然还在一个大公司身上发生这样的事,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哀!

不和外卖小哥签订劳动合同意味着什么?小哥们没有年假、没有旅游、没有医疗和养老保险,他们最真实的生活状态是:工作、工作、还是工作……

象征性保护他们的,是每天从他们自己的佣金中扣除了3块钱商业保险,就连这3块钱都不是美团出的,外卖平台还要抽走一块多!

于是,最荒诞的一幕出现了:和骑手们没有劳动关系的外卖平台,一边因为骑手们超时、给了差评而对骑手们罚款,让他们困在系统里内卷,一边在骑手发生纠纷或导致生命危险时,将风险撇得干干净净!

只有时代中的巨头,

而不是巨头的时代!

有人说了,要美团为几百万小哥买保险,有点不现实:假如美团的 470 万骑手全部上五险,给每人每月出 1300 ,骑手自己出 300+,那么美团每个月需要支出 61 个亿,一年则要多花 730 亿。

美团一年的利润才22亿,根本不够730亿吃的!

但是,有多大碗吃多少饭,你自己招了这么多骑手,凭什么可以对他们不管不问?

7月6日,监管部门再次重拳出击,提到了三点要求。

1,对外卖骑手的考核要求要放宽,配送时限适当延长。

2,保证外卖人员的收入不能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

3,完善外卖骑手的社保,且需要给骑手购买保险。

消息发布的当天,美团股价大幅度下跌。

看来,美团通过算法将骑手困在系统里已经引起有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在平台的算法下,一些外卖骑手为了及时完成送单而不被罚款,他们拼命的抄小路、闯红灯、冒着雷雨天疾驰,他们真的是用生命来接单和送单!

但是,每次他们的送单速度提高了一些,系统就会默认他们的能力还有提高的空间,就会将送餐的时间再次缩短。于是,外卖员只能永远和生命在赛跑,永远走在闯红灯的不归路上:从2016年一直到2019年,美团外卖员的送餐3公里内时间从1小时缩短到了 28分钟,目前,这个过程还在缩短!

国家有关部门的及时出手,就是给各大外卖平台一个提醒:为了积累自身的财富,不断地剥削压榨外卖骑手,是不道德的。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有些平台的问题在于,作为一家具有市场支配的企业,在员工福利保障、环保发展、共同富裕各方面都没有做好表率作用。

就拿共同富裕来说,腾讯继 4 月投入 500 亿后,又掏出 500 亿,全都投入到“共同富裕专项计划”的建设大业里来;阿里同样投入1000亿,用真金白银的实际行动表达自己的态度。

第二季财报发布会上,美团CEO王兴也对“共同富裕”进行了详解,称共同富裕本身就植根于美团的基因中,美团的名字就有“一起更好”的意思,“因为‘美’就是better,‘团’就是together,美团就是一起更好”。

听上去,王兴的貌似行为艺术般的站队表态更像一次玩梗?

不过王兴称,美团已率先响应国家号召推动落实骑手的职业伤害保障计划,积极参与政府试点并推动加快全面建设,解决骑手工作的后顾之忧。

看来,有些改变,已经走在路上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