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他是黄埔军校卫兵司令,红13军军长,为何晚年自称革命队伍掉队者

subtitle
阿白读书 2021-09-17 09:40

浙江永嘉五尺乡五尺村,地处温州瓯江以北,水流瓯江注入东海,楠溪流域,岩奇瀑多,山深林密,地形非常险要,与外界的交通工具有舴艋船运输,温州是东南沿海名城,上海有班轮来往,国内发生的大事,很快就传到了温州,又很快传到了楠溪乡下。五尺村更是处于群山怀抱之中,难攻易守,枫林历来是军事要地,驻兵之处,从枫林到五尺有20里路,要进攻五尺,必先要渡过楠溪到兆潭埠或霞美埠,渡江后经湾里亭过两条溪到陈中岭。山岭从两山之间通过,守兵若埋伏在两山之上,水力范围可达岭脚溪滩的两步丁路,即使有顽敌强行越过到达五尺村口,也还有和尚山、黄山背两山挡道,只要山上设防,外来之敌就难以进村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为有这优越的条件,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年代,1930年5月村子里诞生一支红军队伍,那便是红十三军,是当时上级正式编制的全国十四支红军部队之一,任命胡公冕为红十三军军长,这支红军鼎盛时人数达6300余人,活动遍及整个浙南地区。

红十三军成立后,在军长胡公冕的领导下,斗争旗帜在浙南各县高高飘扬,在前后4年中,活动遍及浙江南部的温州、台州、丽水、金华地区的20余个县。他们打平阳、克缙云、袭瓯渠、战温岭、攻壶镇,历经大小战斗百余次,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红十三军成为插入浙南敌人心脏的一把尖刀,政治影响不断扩大,给反动统治者造成了极大的威胁,浙南十几个县的国民党县政府连连发出“县城空虚,万分危急”,请求“派兵痛剿”的告急电文。

红十三军的武装革命斗争,有力地震慑了国民党当局,蒋介石任命淞沪警备司令熊式辉兼任苏浙皖“剿匪”总指挥,并调集军警一万余人对红十三军进行多次围剿堵截。红十三军在没有巩固的根据地、红军战士缺乏严格的军事训练、敌我力量对比又悬殊的情况下,遭受重大损失,军政委、政治部主任等高级将领先后牺牲,部队损失惨重,未能按计划顺利实现与福建、江西中央红军的会合。

面对如此严峻形势,红十三军军部决定分散游击,军长胡公冕离队前往上海,由于叛徒出卖而被捕,押到南京在羊皮巷监狱里关了两年后,被移送南昌,关进总司令行营监狱。胡公冕没有被敌人杀害,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他曾经在黄埔军校担任过卫兵司令,曾有恩于胡宗南。

胡公冕于1910年在浙江孝丰时就与胡宗南相识,当年,他参加了黄埔军校的筹建工作,被派往浙江招收黄埔军校第一期学员。在杭州时,胡公冕特地带信要仍在孝丰教书的胡宗南来杭,报考黄埔军校。但胡宗南表示无意于当军人,只想游名川大山。公冕慷慨解囊,给他路费。不想他到汉口后,钱包被窃,身无分文,只得电请公冕汇去回杭路费。回杭州后,胡宗南又表示愿意进黄埔军校学习。但胡宗南到黄埔军校后,招生工作已经结束,名册也造好。胡公冕为胡宗南向蒋校长要了个预备生名额,胡宗南被录取。

按照惯例,在国民党军队中晋升军职,必须有人举荐,当胡公冕从第一师第二团团长任上调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的副官长时,当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果断保荐胡宗南接任团长一职,之后胡宗南以这个团为骨干,扩编为第二十二师,胡升任了师长,为他后来取得蒋介石的信任打下了基础。

后来,胡宗南经过自己的努力,终于成为黄埔学生中的四个第一:第一个当上军长,第一个成为兵团总指挥,第一个当上集团军的总司令,第一个当上战区司令长官。当年胡宗南人生正处在十字路口时,如果没有胡公冕的帮助,也许他走的会是另一条路。

作为红十三军军长的胡公冕被抓后,胡宗南得知此事,即刻去南京向蒋介石求情,让胡公冕侥幸暂免一死,但仍然遭到关押,后经邵力子保释出狱。当时,胡宗南荣登西北王宝座,特地将刚从狱中释放不久的胡公冕接到西安,推荐为陕西省岷县地区行政专员,胡宗南集团军总司令部高级参议等职务。

这期间,胡公冕可谓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他在任期间,即与延安保持联系,苏联许多军火和通讯器材都通过该地运往解放区,一些八路军干部与伤病员从此经过,胡公冕大开方便之门,他还曾率领代表团访问延安,到高层领导的接见和赞扬。

解放战争期间,由于胡公冕在广州国民革命运动与黄埔军校、北伐时期的经历,使他结识了一些国民党上层人物,也使他与后来的一些国民党高级将领有了师生关系,他利用这些关系,胡公冕多次规劝胡宗南起义,四次争取都没有成功,不能不说是一件憾事,归根结底是胡宗南对蒋的愚忠使然,失去了一次为自己重新选择新生活的机会。

胡公冕劝胡宗南起义失败后,因为工作劳累,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组织上派遣他去疗养,建国后,中央聘请胡公冕为政务院参事、国务院参事。曾参加慰问团赴朝鲜慰问中国人民志愿军,并多次到外地视察工作。

胡公冕写给亲属的信中说:“多少年来,我因为不擅书写,没有亲自给你写一封信,这是我生平最痛苦的一件事。当然,对你并不是因为文字的好坏而不写,因为时代是如此伟大,深感自愧是一个革命队伍中的掉队者,对你们说些什么呢?有什么贡献呢?但是你千万不要替我难受,我的思想永远是年轻的,世界上还有什么比革命胜利、人类幸福更伟大的事业呢?我能见此局面已是万分幸福,所以我的感情和个性统统被革命事业融化在一起,乐观的,愉快的……”

60年代后,胡公冕因病不能坚持工作,后来在1979年辞世,享年93岁,在他去世五年后,上级追认为党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