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姐姐吊打弟弟,差点打死,她儿子摔伤无人医,才知啥叫做人留一线

subtitle
有点故事汇 2021-09-17 09:21

谷里村的“小马哥”被人拴着打,在村里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大家对他挨打被揍已司空见惯。

可这次捆打他是是她同胞共奶的大姐,和姐夫,村里人听了可觉得新鲜了。可大姐和姐夫捆打小舅子呢?

“小马哥”在谷里村惯偷惯盗可谓是“小有名气”,方圆十里,只要有人提起他,没几个不认识他的,可就因为他手脚不太干净,逗人恨,也常遭人陷害,经常被人捆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次被亲姐吊着打,也只是因五月端午他到大姐家玩,回来后,大姐放在炕上的1000块钱不见了,怀疑是他偷的,找了他好几次,他不承认,问多了,他觉得烦,干脆躲了起来。可一藏,坏了,大姐和姐夫真的怀疑是他了,每天都拿着木棒、绳子四处找他。他怕抓着免不了要遭一顿皮肉之苦,每次看到大姐和姐夫都跑,大姐和姐夫更加相信自己的直觉了,钱是他偷的已经没错了。

初十那天,大姐和姐夫在两头夹击下,终于把“小马哥”抓到了,晚上,吊在学校的大梁上狠狠的打,还上绞扎、塞牙棒,比萨达姆上绞刑还惨。

现场的乡亲看了也觉得惨不忍睹,纷纷上前相劝,但大姐和姐夫根本听不进去,还越打越凶,打得“小马哥”哭声震天,血流如注。

可不管怎么打,“小马哥”就是不承认钱是他偷的,大姐和姐夫见他嘴硬,用木棒用力捅他的嘴巴,把他两颗门牙给捅断了,在场的人,有的为“小马哥”哭了起来,有的劝导他,说如果钱真的是他偷的,就还给大姐和姐夫,免得再遭皮肉之苦,而“小马哥”哭着说:“钱真的不是他偷,是他偷的,早还了,没偷,拿什么还她们呀!”大家又劝导大姐和姐夫,叫她们不要再打他了,再打也会人命的,可大姐和姐夫就是不听,还打得更加狠……!

后来“小马哥”的母亲和大哥来了,见大姐和姐夫打“小马哥”打得皮开肉开残,牙掉了几颗,已不成人样,非常气愤,要求大姐和姐夫赶忙把“小马哥”放下来,要不然要出人命了!

大哥当着众人的面问“小马哥”钱到底是不是他偷的,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就对大姐和姐夫说:“钱不是小马偷的,你们却陷害他,现在把他打伤成这个样子,我叫你们放他你们还不肯,现在这个人的生死由你们全权负责。”大姐和姐夫听了也后怕起来,立即把“小马哥”放了,母亲和大哥叫邻里乡亲把他抬回家。

第二天,“小马哥”全身动弹不得,躺在床上放声哭泣,大哥见了,也为他难过,心里那种气愤呀,真的想要出人命呀!左思左想后,他还是到乡派出所报了案,所长听了非常重视,派警员下来调查落实,经过询问“小马哥”本人、大姐和姐夫、走访群众,证实了钱不是“小马哥”偷的,洗刷了他的冤屈,还了他清白。经进一步调查,原来钱是大姐家老二拿去赌完陷害“小马哥”。

警察最后定案:大姐和姐夫不弄清事实真相,陷害和暴打他人,已触犯了刑法,提交上级部门立案处理。结果大姐被判了5年有期徒刑。

大姐被判刑,可苦了在家的两个孩子,原本在校读起书,现只能辍学回家了,青春就这样给白白浪费了,多可惜、可怜呀!姐夫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一个好好的家庭变成了孤寡家庭!

再说“小马哥”经过一个月的疗养后,已慢慢恢复,走起路来也不一簸一拐的了。被打得那么伤,恢复得这么快,乡亲都感到有些纳闷了。后经打听,这家伙因经常被人打,自己翻药书学了几副跌打、内伤处方。这几副药还真管用,每次他被打挨揍,都是这几副药使他死里逃生,这次也不例外,什么棍印、绳伤,已慢慢消退,恢复。

这样,三个月后,“小马哥”身上的伤已全部痊愈。好后,对大姐和姐夫暴打他时的那种不念亲情、下手狠毒,差点想要自己的命的情景时,总是耿耿于怀,怀恨在心,总想伺机报复。

一天看到大姐的大儿子陈大时,心里那个火呀,一下子就冒到了头顶,不管三七二十一,冲上去,抓起就是一顿狠揍,那架势非把人打死才肯罢休,打得陈大鼻孔流血,放声大哭,若不是堂兄二哥上来劝说,陈大怕真的要被他打死!

过后,他心头的那股怨气消了许多,遇到大姐的两个小孩再也没有动手打过他们,只是碰面谁也不搭理谁,谁也不喊谁,形同陌路。这样的僵持直到大姐刑满释放归来第二年才打破。

大姐的大儿子陈大外出到砚罗高速公路打工挖桥墩,一次因安检不到位,收工的时候,人差不多上至洞口时,钢绳突然断裂,陈大跌进洞中,经抢救,命是保住了,可伤得不轻,脚断了一只,头、手等也不同程度受到损伤。对这种断肢、跌伤,中药比西药更为有效,而且在农村用中药实惠。对大姐这类农村家庭,经济能力有限,无法承担医院高昂的费用,只能使用中药。

可村里及周边村子没有几个人会中药的,会的也懂得不多。思前想后,为了儿子,大姐还是扯下脸面,去找“小马哥”。而“小马哥”一想起当年大姐暴打他的情景时,心里就来气,一口回绝大姐的恳求,大姐没办法,只好惺惺地回去,没人愿意帮自己医治苦命的儿子,自己又不懂药方,只能到药店买些消炎、止痛的西药给儿子,其余的她再也无能为力!这样,陈大在没有好药医治下,终身残疾,生活不能自理,每天都要人照顾,这可苦了她这个当母亲的!

每当夜来,她躺在床上的时候都在想:若当时在打“小马哥”时,不要下手那么重、那么狠,留一根线,今天陈大也不会终身残疾,那种悔恨呀,像针样深深扎在她心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