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看到前夫搂着的女人,竟是离奇死在家中男人的妻子,她愣住了

subtitle
牛牛平常 2021-09-17 07:1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汉商广场远远地看到岩桥搂着一个女人的腰时,吴贞确实吃了一惊。

此刻,岩桥早已不再是她的丈夫。

对他离婚没多久就找了新人,她也并不感到惊讶,毕竟她也早已不是二十几岁的小姑娘,不会天真地以为一个中年男人会为他的前妻守身如玉。

可是‬,一见之下‬,她还是被他怀里搂着的那个人惊到了——那张脸竟如此地熟悉。

“是她!竟然是她!”

好长一段时间,吴贞像根木头一样杵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那是一张令吴贞一生一世也不会忘记的脸,哪怕她把长长的黑直发烫染成了浅棕色的波浪卷,不久前那张朴素的小脸也精心涂抹上了细细的脂粉,她却还是能从人群中一眼认出她来。

她就是那个男人的妻子,那个现在一想起来仍会让她不寒而栗的男人,那个离奇死在她家的男人。

若不是亲眼所见,吴贞打死也不会想到他俩会在一起!

望着不远处似情侣一样说说笑笑、快乐无比的两人,过往的一切就像电影倒带一样,一幕幕浮现在她眼前……

那还是三个月前的事了。

吴贞从公司下班开车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她把车停在地下车库,像往常一样走进了电梯,快速按下“16”的数字键后,身体斜倚着电梯内壁,双眼茫然地注视着电梯上方跳动的数字,思绪早已飞出了电梯外。

这么晚了,岩桥应该回来了吧?

这段时间他回家都比较晚。儿子岩晓睿上了寄宿初中后,他们夫妻俩的工作似乎更忙了,周一到周五,能坐在一起吃晚饭的次数寥寥无几,也不知他们是真忙,还是故意躲着彼此。

“叮咚”,16楼终于到了,电梯门缓缓打开,吴贞从飘忽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慢吞吞地走出电梯,来到了自家门前。

她抬起手正准备按门铃,却又在半空停了下来,犹豫了几秒后,她还是将手收了回来。

她‬从包里掏出钥匙,对着门上贴着的大红“福”字深吸了一口气,用力将钥匙插进了锁孔。

剪纸做成的大红“福”字随着大门的打开,迅速隐退到了屋里。

果然不出吴贞所料,屋内漆黑一片,岩桥并没有回来。

经历一阵短暂的失落后,吴贞将包放在门口的鞋柜上,打开客厅所有的灯,换上拖鞋,走到了沙发前。

劳累了一天,现在的她就像一根被榨干了汁的甘蔗一样,直挺挺地倒进了沙发里。

吴贞静静地在沙发上躺了几分钟,总算缓过一点气来,她摸出手机,准备给岩桥打个电话,可是,打开手机通讯录,她又犹豫了。

她放下手机,从沙发上挣扎着爬起来,径直走进了卫生间。

“也许洗个澡会更好!”她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

在卫生间用淋浴冲完澡,吴贞连着把头发也冲洗了一下,整个人果真舒爽多了。

她拿起浴巾,使劲地擦拭着头发,那一根根青丝随着她的用力擦拭掉落在地上,横七竖八,十分吓人。

“唉!”她叹了口气,蹲下身去,一根根拾掇起地上的落发,将它们揉成一团,扔进了洗手池旁的垃圾桶里。

这段时间,吴贞的头发掉得厉害,这让她不禁担心起自己的身体状况来。一次吃晚饭时,她跟岩桥提起,他却责怪她说:“真是大惊小怪,这个年纪谁不掉头发呢!”

听他这么一说,她也觉得是自己太矫情了,之后就再没和他提起过这事。可是每次洗头时,她的头发还是会大把大把地掉。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掉成个秃头吧!”吴贞心想。

收拾完卫生间正要出门,她才发现,自己竟然又忘拿睡衣了。

若是以前,她一定会对着外面喊:“岩桥,帮我拿下睡衣!”可是,那是若干年前才会发生的事情了。

还记得那天,她让他帮忙拿睡衣,他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纹丝不动,还十分不耐烦地对她吼道:“你能不能长点记性,洗澡前就把衣服都拿好啊,这种事别烦我,我很累!”

她是有自知之明的人,从那以后,她果真再也没有麻烦过他。

没有睡衣,吴贞只好裹上浴巾走出了卫生间。

吴贞家的房子是那种典型的三室两厅,120平,不算大,但也不算小。两间卧室一间书房,南北通透,装修简单,白色是主基调。

八年前他们买下这个房子,是为了儿子岩晓睿读小学,并没打算长住,也就没费很多心思装修。

不过,岩桥很相信风水,不知他从哪里听说,这屋子好是好,就是厨房正对着卫生间不吉利,虽然中间隔了个餐厅,却依然有损家人健康。

为了破解,必须在卫生间门口做个隔断,再在旁边墙上装上一面镜子,把餐厅和卫生间隔开。

这样,不仅解决了厨房和卫生间相对的问题,还从视觉上加宽了餐厅到卫生间之间的过道。

岩桥对此深信不疑,于是,房子装好后,卫生间门口就多了个木制的白色隔断和一面大镜子。

吴贞不喜欢镜子。每次一出卫生间就看到墙上那面大镜子,总让她感觉很奇怪。

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半梦半醒地从床上爬起,上完厕所出来,就看到有个人影披头散发地站在面前,顿时就被吓醒了。

待她回过神来,看清那只是镜中的自己时,不免又会生出一种错觉,似乎那面镜子变成了能吸人魂魄的妖怪,她只要再多待一秒,立刻就会魂飞魄散。

这种情况下,谁还敢在那面镜子前停留呢?吴贞是一秒钟都不想多待了,匆忙逃进了房间。

这样冷不丁被吓了几次后,吴贞都有点怀疑,这面镜子就是导致她严重失眠的罪魁祸首。

可岩桥不这样认为,他喜欢这面镜子。

每次他洗完澡,都爱站在镜子面前护理自己。作为外科大夫,他不仅爱惜自己的那双手,更爱惜自己的那张脸。

虽然他早已过了45,却因为精于保养,看着像30多岁的小伙子一般,再加上他175厘米的身高,134斤的体重,走到外面,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岩桥并不认为是镜子吓到了吴贞,反倒埋怨她平日里疑神疑鬼胡思乱想多了,才会晚上睡不着觉。

他建议她:“若是实在睡不着,就去看看精神科医生,开些有助睡眠的药吃吧!”

吴贞最讨厌吃药了,她打算通过运动来调节。她选择了晨跑,坚持2年后,她的睡眠状况确实有所改善,但还是时好时坏。

那面大镜子成了她的一块心病,每次从卫生间出来,她都低头匆匆而过,不敢多看它一眼!

现在家里只有吴贞一人,客厅的灯都开着,十分亮堂。

她走出卫生间,突然停了下来,面对着镜子,取下了浴巾,静静地立在那里,抬头仔细端详着镜中的自己。

她裸露的肌肤因刚洗过澡而微微泛出红色,乳 房饱满,腰身纤细,腹部有一条剖腹产手术后留下的淡淡疤痕,双腿颀长匀称,皮肤白皙而富有弹性。

是的,虽然年过不惑,她却依然风韵犹存!对这样的自己,她是满意的!

吴贞在房间刚换好衣服,外面客厅就传来了一阵开门的响动声。

她屏气凝神,仔细听了听,又是一阵凌乱而急促的脚步声,之后便没了声响。

(本故事纯属虚构,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未完待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