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采耳大妈抠脚,惹了谁?

subtitle
南方都市报 2021-09-17 06:16

如同北方洗浴的鼎鼎大名,西南地域的采耳(俗称掏耳朵,但由别人来帮你做),国人不管试没试过,多有所耳闻。但采耳又与洗浴不同,可能不少人想试但是一直没敢,毕竟将耳朵眼这样脆弱且敏感的部位暴露给他人任意“处置”,过程还是过于惊悚。特别是卫生问题,也是一大担忧。

最近某自媒体平台一个关于采耳大妈的爆料就备受关注。这位大妈看样子有脚气作祟,于是左手拿着写有“专业掏耳朵”的牌子,右手拿着长长的铁片(没做过采耳的人一眼看去也会认为是采耳工具)开始抠脚,抠搓打旋,动作娴熟,神态过瘾。大妈抠了有四五分钟,拍摄者龚先生也拍了有四五分钟。视频一经发布到某短视频平台后,效果“炸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采耳大妈哭诉

而大妈自被短视频爆出后,生意一落千丈,每个月近四千块(大妈一口爆出的数字是3971元)的房贷也无法偿还,儿子读书生活费也无力接济,最严重的是连亲生儿子都拒绝相认,打电话都不接,因为害怕被讥讽,生气被连累。并且看样子对该区域整个采耳行业也构成了核打击,眼瞅着要成为行业害群之马,带坏采耳这锅粥的老鼠屎。

大妈对着记者哭嚎:“我做错事了吗?我只是抠脚,并且抠的是自己的脚,我连抠脚自由都没有吗?”很多人看到这里,可能感到结局舒适,谁让你拿给顾客掏耳的东西抠脚呢?活该!但,问题也恰好出在这里。可能经常采耳的老客人早就一眼看出,大妈用来抠脚的工具并非采耳工具,而是用来招揽生意,发出声响的专用工具(铁片有两张,撞击之后余音缭绕,吸引路人注意),如同收废品时摇的小鼓,这属于采耳工具里面的组合套装,但的确不是用来采耳的。

包括拍摄者在内,短视频平台的受众当中,不了解采耳的人自然是朝最坏的方面去揣测,因为更符合自己的想象与判断,毕竟我们连医院的一次性医疗用具都会怀疑会不会恰好用了别人用过的。而了解真相的人,声音或被淹没,或懒于出声,觉得一帮从来没有采过耳的人在那里瞎咋呼,不值一哂。此情此景,是否感觉似曾相识?

对于拍摄者来说,他有没有拍摄自由?答案自然是肯定的。何况还是这种眼看会揭露一个行业弊端或者丑闻的拍摄,更是正义感爆棚,使命感满满。但是对于自身并不专业的领域,是否就能妄加揣测并连带自己的揣测发布到网上,言之凿凿来引导舆论,值得深省。换做一个成熟做法,哪怕要发布,也不会附加先入为主的判断,而是求教方家,这事究竟是不是如同自己想的那样,自然会有老法师出山布道,并且这时这种中立的声音才更容易被人所关注,而不是被群情激愤的喧嚣淹没,拍摄者在意识到事情的反转后,向大妈承认了自己所犯的想当然的错误。

而对于大妈来说,抠脚自由有没有?当然也有,只是大街上就开始抠脚,并且还是在自己招揽客户的“工作”时间,使用的工具恰好又容易引人疑心,既不雅观也有瓜田李下之嫌,自然也足以引以为戒,大妈最后对记者也表达了类似的意思。

搓澡者、采耳者、小商小贩,皆属引车卖浆之流,芸芸众生当中的基层,多为父为母,谋生实属不易,大妈凭自己一份劳作,举数千房贷,供子女读书,我们能看到委屈后的那份自豪,辩解时的那份认真。这对于短视频平台来说,自然也有可参考之处,不偏袒,不带节奏,尽量呈现事物的客观真相才是追求方向。毕竟,在平台上面只是一则爆闻,而在线下,则可能是数个家庭,乃至整个行业都被误伤。 □魏敏

延伸阅读:

女大学生花80元在修脚店采耳感染"脚气" 治了1年多

一勺一刷一铲,一推一弹一捏,七窍尽通,飘飘欲仙……采耳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有人称“很舒服”、“欲罢还休”,但也有人造成损伤入院,甚至引发官司……

采耳,俗称为掏耳朵,是中国七十二行中的一技,素有“民间三大舒服之一”的美称。近年来借着消费升级、文化体验的名义,采耳文化成为新“风口”,然而行业兴起的背后,乱象也随之而生。

去足疗店采耳 为何染上“脚气”?

近日,某综艺节目上,明星尝试了采耳,隔着屏幕就能看出其舒爽的表情。评论区却有人回忆起了自己不好的采耳经历。大学生刘洋告诉记者,她曾经有过一次采耳的经历,后来在医院被诊断为真菌感染,为此治疗了1年多时间。2019年冬天她在北京的一家修脚店修脚的时候,发现此处竟有采耳的业务,于是顺便体验了一下。

“这家店客流量比较大,需要在门口排号,整体来看环境和卫生状况也比较不错。”刘洋回忆,当时价格大概是80元,采耳的流程相对比较简单,那位给她做足疗的技师用棉签和鹅毛棒在耳朵内转动了几圈,采耳工具进入耳朵则比较深,但是她说“整体过程很舒适”。

^技师使用工具为顾客采耳

可令她没想到的是,在这次尝鲜后耳朵不时出现发痒、听力下降等不适症状,在自己尝试掏耳朵缓解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她决定前往医院就医。经医生诊断后,得知耳内存在真菌感染的情况,需要进行洗耳,“医生知道我的情况后极力提醒我以后尽量不要去外面不正规的地方采耳。”刘洋从医生处了解到,很多采耳店采耳工具消毒工作不到位,容易造成感染,引发不良症状。

自此,刘洋会定期到医院洗耳,同时自行喷涂医院开具的一些药物,治疗的过程大概花费了300多元。好在目前已经基本治愈了。

在广州上学的李琳也有过类似经历,2021年她和朋友一起去了当地一家网红采耳店,价格是128元,时长为45分钟。“网上很多人在推荐这家专门的采耳店,就种草了。”

相比之下,这家店的操作流程更加复杂和细致,使用的工具也更加丰富。项目开始后,采耳师先用羽毛在李琳的脸上轻扫了几圈,以刺激面部的敏感神经,随后用鹅毛棒、鸡毛棒、耳耙、耳钩等工具进行采耳,李琳也认为总体体验是舒适的,但是过程中偶尔会有一些疼痛。

同样的,这次采耳不久后,李琳的耳朵变得比以前敏感,经诊断后,医生告诉她,这些不适症状也是因采耳造成的,“我花了50多元进行了一次洗耳,好多了,但还没完全治好。”刘洋和李琳均表示,再也不敢去采耳了。

回想起来,她们发现采耳师使用的工具并不是一次性的,也没有注意到是否消过毒。

早在3月份网络上就曾曝出采耳导致耳朵得“脚气”的新闻,因为消毒工作不到位,将足部真菌带到耳朵导致感染。

此外,有人还因此引发了诉讼。2019年10月,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就审理了一起因采耳产生的纠纷。男子苏某到足疗店做足疗、采耳项目时,因技师操作不当,导致其右耳出血、鼓膜穿孔、耳鸣,最终经法院审理后,其获赔9636元。

技师一周就“出炉” 甚至可花钱买证

采耳起源于川蜀地区,作为一项民间手艺流传至今,近几年却演变为快速致富的捷径,由于采耳行业的快速发展和扩张,导致各采耳店的水平参差不齐,极易诱发耳部疾病、乱象丛生。

^某采耳店内部环境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发现,全国各地都有很多的采耳培训班,课程价格普遍在3800元到4000元之间,培训周期在6-15天。在随机咨询了其中3家机构后,他们均向记者宣称零基础包教包会包就业,并不需要相关的经验、医学基础知识、学历,课程结束后还会颁发资格证书。

他们透露,采耳行业是目前非常火的项目,很多从业者基本是通过这种短时间速成班学得的技术,甚至没有进行过任何培训,花几百元买个证就开店营业了。

一家自称在全国有30多家校区的机构称,“培训6到10天,包吃住、安排就业。我们发的毕业证书,在行业内很有含金量,认可度高,在网上可以查到的,所以也可以自己去求职。”

然而这种说辞在另一家机构那里被“拆穿”,其直言不讳地说,“这个行业根本就没有真的证书”。目前采耳行业并没有国家认可的技能资格证书。

更令人惊讶的是,还有机构称,不用培训花钱就能办一张网上可以查阅到的相关证书,“如果不想参加培训课程,又想开店的,这个证书就很有必要,把证书挂在店里,也增加了他们店的可信度,从而吸引更多顾客。”该机构工作人员介绍,交350元、提供身份证正反面照片和一张个人全身照就可办理,因为是用身份证办理的,通过网络是可以查询到的。

入行门槛低 不需学历和医学功底

除了专门的培训机构,很多已经自己开店的店主也开展培训业务。

巧儿是一名95后,曾是一名护士,两年前辞职创业开了一家采耳店,目前月收入能达到三万。“因为不喜欢原来的工作,就去学了采耳,几天就会了。”她介绍,目前店内也在招收学徒,学完就可以留下上班,干满一年还可以退2000元的学费。

巧儿介绍,她店内3280元的课程包括采耳、耳浴、耳炎调理、取耳结石、耳部全息、银珠洗眼、鼻咽护理,同时赠送采耳工具一套。“不需要学历,也不必懂得医学知识,学得快的仅用了一周,慢得也就一个月。”她说,只要想干,从事采耳行业门槛其实并不高,其店内采耳师的月收入均能达到8000-10000元,收入可观。

^采耳工具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在网络平台以“采耳”为关键词搜索发现,相应的店铺提供的服务项目大同小异,收费在90元到200元不等,服务过程大约在30到80分钟,既有专门的采耳店,也有夹杂在足疗店和美容美发店里的,使用的工具有一次性的,但大部分是循环使用的,“如果是会员会有专属工具。”一店家介绍,“采耳是一种保健养生的生活方式和减压的手段,比如养生、缓解疲劳、舒经活络、缓解压力、静心助眠”。

每个项目里都有“沐耳”,即把液体灌入耳朵,用羽毛转一转后倒出,再将耳道擦干、吹干,店家形容,如同“耳道进水的感觉一样。”

除了基础项目,还提供中耳炎、外耳炎、湿疹等“耳部炎症”的治疗服务。

盲目采耳有风险 技师资质难达标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耳鼻喉科医生宋瑞彪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耳道是一个比较脆弱的器官,每个人的外耳道角度、形状都不一样,“有的比较直,可能好操作一些,但很多人的外耳道是弯曲的,操作不当容易损伤外耳道壁,极易引发出血和感染。”

在正规医院,需要由专门的耳鼻喉专业技师来操作,从业者需要持有医师资格证,然后通过岗前培训和专业的技术培训后才可以上岗,而市面上的采耳店,所谓的采耳师并没有相关的医学资质,短短的数天培训无法达到相应的技术水准。

宋瑞彪强调,除了技术欠佳,采耳店的环境状况和器具消毒不严格等都会给霉菌的滋生创造条件。

他认为,几乎不存在专业采耳机构,“所谓的用羽毛、倒水之类的操作没有任何好处,可能有些人感觉比较放松,但存在很大的风险。”

宋瑞彪坦言,在日常的接诊过程中,的确遇到过不少因采耳不当产生并发症的患者,比较常见的为外耳朵损伤出血、水肿、感染,形成外耳道炎,“如果鼓膜穿孔会形成化脓性中耳炎,继续发展下去会损伤听力。”

他解释,“耳屎”在医学上称为耵聍,耵聍富含脂肪酸,使外耳道处于酸性环境,具有轻度的杀菌作用。其本身具有一定的自我清洁能力,正常人在生活中并不需要过度采耳。因此,如果没有明显的不适症状,是不需要去处理的,切忌为了一时的快感,而去冲动消费一番,一旦诱发疾病,便得不偿失。“从专业角度讲,耳部疼痛或者异响等,最好去正规医院的耳鼻喉科进行针对性的治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胡淑丽_MN7479
52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