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武汉枪击案现场视频曝光,那位才30岁的律师,其实被“杀死”了两次

subtitle
十点读书 2021-09-16 22:25

谈谈武汉光谷枪击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9月13日上午10时,一名中年男子拎着一个网球拍套的袋子,走进了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对面的法律维权中心。

法律维权中心的律师们,像往常一样忙碌着,没有人注意到男子的到来。

几乎就是刹那间,这名男子打开袋子,拿出一把自制的土铳枪,对着薛伟幸律师的脸部开了一枪,然后扬长而去。

薛律师应声倒地,右侧脸部被一枪击中,从鼻梁处裂开一个直径10厘米的大洞,汩汩往外冒血。

同事们在尖叫和惊慌中,拨打了110和120。

警察和医生快速赶来。

不幸的是,薛律师被送到医院后,已经没有呼吸。

他走了,年仅30岁。

对薛律师开枪的中年男子,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人后大摇大摆地来到街上。

他拿着装在网球拍套里的枪,举起来在大马路上拦截车辆。

连拦两辆,司机都没有停下。

他走向路边停着的一辆宝马车,用枪指着刚在附近店面买东西归来的司机,威胁司机下车。

司机一看他手中的枪,吓得打开车门撒腿就跑。

他开着抢来的宝马,扬长而去。

1个小时50分钟后,他被布控严密的武汉警方缉拿归案。

他是谁?

他为什么要杀害薛律师?

这个人渣姓雷,出生于1973年,武汉本地人。

在光天化日之下,枪杀律师、抢劫车辆之前,他有过看似光鲜的人生:

他曾参股多家公司,开豪车住豪宅,被相熟的人称为“雷总”。

他还是武汉某建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这家公司成立于2013年3月,注册资金200万元,他占股60%。 主要经营范围包括路桥工程、室内装饰和园林绿化等。

但2018年,该公司就因为经营不善,遭遇大量投诉,被洪山区市场监管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他本来和薛伟幸律师的人生,没有什么交集。

但他因为拖欠农民工的工资,陷入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

4名带领农民工干活的包工头,分别告了他。

而薛伟幸律师,是这4起民事案件中,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之一。

洪山区人民法院的判决显示:

2020年5月20日,张某武、张某进、李某、韩某思等四人,分别向洪山区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查封、冻结雷某公司和个人名下的财产,分别是40.3万元、21.6万元、21.2万元和42.7万元,共计126万余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四人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同意了四人的申请金额。 雷某名下的不动产、动产和银行存款被查封。

但案件判决后,雷某并没有履行给付义务,被法院列为“老赖”名单,限制了高消费。

无奈之下,法院只得将其名下的财产,进行拍卖。

雷某枪杀薛律师的原因,就是他对自己的房产,被法院强制拍卖强烈不满,酗酒后作恶杀人。

但,复盘上面的内容,我们不难发现这样3个基本事实:

第一,雷某的公司,早在3年前,就经营不善,屡被投诉,被列入异常名单。

第二,雷某之所以被告,是他自己赚黑心钱,拖欠他人工资,赖账不还。

第三,薛律师只是按照法律程序,帮委托人打官司,讨要血汗钱。

我为什么要强调这3个事实,因为这起案件发生后,薛律师尸骨未寒,薛家人悲痛欲绝,网络上却出现了阴阳怪气的各种质疑声:

“为啥律师中枪?”

“这个律师是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遭到如此报应?”

“枪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打律师这个问题。”

“这个男人(指嫌疑人雷某)要不是被逼急了,怎么可能持枪杀人?”

“吃了原告吃被告,律师死得不亏!”

更令人恐慌的是,这些不明真相就信口开河的评论,在多个平台还获得了高赞。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薛伟幸律师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薛伟幸律师不幸去世后,家人、同事和同学的回忆,拼凑出了一个寒门贵子励志且短暂的人生。

他出生于甘肃农村,靠一路苦读,才摆脱了父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粗粝人生。

他考到高校云集的武汉,攻读法学,并因成绩优异,在大学毕业后留在了这座美丽的城市。

他还有一个弟弟,也非常刻苦优秀,刚刚参加工作。

他去年五六月份才结婚。

他和妻子刚刚买了婚房,在武汉安了家。

他的大学同学听说他去世的消息后,失声痛哭:

“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善良,阳光,热情,爱打篮球。”

他的同事说,他执业3年正义感很强,对法律业务钻研透彻,是法律维权中心的骨干力量,经常帮助弱势群体打公益官司。

包括出事的这次,也是他受法院委托,为农民工提供法律援助。

我干过多年政法新闻。

知道所谓法律援助,其实就是不要律师代理费的公益诉讼。

而他所在律所旁边的小商贩,在他出事后,这样回忆他:

他不忙时爱和大家聊天,且刚刚在旁边卖电动车的商户那里,买了辆电动车。

他随和,善良,温暖,犹如很多从寒门来到城市的年轻人。

他的家人听闻他遇害的消息后,不愿接受这样的事实,抱头痛哭,又连夜赶到武汉处理后事。

他猝然逝于这个早秋。

他像极了我们身边各行各业谋生的人们。

包括出身卑微也心怀热望的我们自己。

作为一个律师,30岁的他原本还有漫长的人生和似锦的前程。

那么,疯狂的雷某缘何把乌黑的枪口,对准了只是尽职履责的他? 这里面,有一个隐秘且需要警惕的心理,叫仇恨转移——

我在前面的文字里也说了,雷某的公司被注销,是他自己经营不善,是他自己作死,是他拖欠他人工资,是他罪有应得——他枪杀薛律师后,还被曝出犯罪前科。

但是,恶人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一旦利益受损,他们不会像我们这样的常人一样去反思自己:

这些钱财散去,是不是来源就不正当?是不是我早就该偿还他人?是不是我自己的因果?

他们只会把一切原因,都归罪于他人。

也就是说,雷某名下的财产被查封后,他知道,讨薪的农民工不懂法律,文化水平低,也不懂维权。

哪怕他拖欠了他们的工程款,霸占了他们的血汗钱,他们也不懂怎么讨要。

这时候,薛伟幸这样的律师站了出来,运用自己的法律知识,搜集证据,法庭辩护,冻结他的财产,要求法院强制执行,一下子把老赖雷某扒得只剩裤衩。

不想把农民工的血汗钱吐出来的雷某,在肉疼中就把仇恨转移到了薛律师身上,认定是薛律师害得他走投无路。

其实,薛律师不过是履行了自己的职责,雷某是自食其果!

今天,我之所以复盘这个案件,除了因为我也是农村出身的人,对薛律师和农民工,有着天然的亲近感,对网络上胡乱带节奏的喷子,出离愤怒,还有一个原因是:

这起案件发生后,我听到这样一句话,很是难过:

“律师是高危职业。”

“高危职业”这个词,在陶勇医生被砍时,在用身体护住学生的李芳老师牺牲时,在疫情发生后50名人民警察因公殉职时,我们都听到过。

有些高危,是忠孝无法两全的家国情怀。 而有些高危,却是让人望而却步的心寒。

救人性命的医生,如果因为做个了正常的手术,而被患者家属砍死在急诊室;

教书育人的老师,如果仅仅因为批评了几句淘气的学生,而被学生家长追着告状;

惩奸除恶的警察,守护正义的律师,为弱势群体发声的记者,为人民服务的公务员,如果仅仅是做了他们该做的工作,帮扶了弱小,得罪了某些人,就被人用乌黑的枪口,指着脑袋,打死在血泊中……

那么,恕我直言:

不是这些职业高危,而是我们这个时代做得远远不够。

我们对这些职业敬畏不够,尊重不够,保护不够。

这样的后果就是,越来越多的人,不再愿从事这些职业。

当我们生病了,找不到医者仁心的医生;

我们想读书,找不到有教无类的老师;

我们被坏人伤害,找不到惩恶扬善的律师;

我们遭遇不公,找不到主持公道的媒体……

薛伟幸律师去世后,有个律师朋友在朋友圈这样写道:

我的同行倒在了你的枪口下,过不了多久,当你站在被告席上,还会有我的同行,依法为你辩护。 我想辩护之前,该有一段祷告词。 那是对职业精神的尊重。

是的。

武汉枪击案中,枪口对准的,不仅是那个年轻的律师,还有整个社会的良心。

作者| 刘娜,来源:闲时花开(ID:xsha369)

主播| 安东尼,朝鲜冷面下藏着一颗韩国烧烤的心

图片| 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