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又一房企倒下:私募暴雷、员工讨薪、项目停工,公司申请破产重组

subtitle
林疏科技 2021-09-16 22:09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从省委党校的一名教书匠,到身价百亿的上海滩房地产大佬,陈建铭怎么也没想到,商海浮沉半生,却落得如今的境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私募暴雷、员工讨薪、项目停工,公司申请破产重组。而陈建铭本人,手中股权遭轮候冻结,此前因操纵自家股价被证监会罚没3441万,并处以10年证券市场禁入。现如今,又因高利贷登上了法院的悬赏名单,举报人最高可获千万。

陈建铭出生于1956年,浙江舟山人。知识改变命运这话一点不假,深知个中道理的陈建铭,走出了舟山来到杭州。1982年,陈建铭被分配到杭州省委党校,成为经济教研室的一名老师。此后十年,陈建铭主讲经济学,还进入了舟山政府机构任职。

省委党校的十年,为陈建铭积累了庞大的人脉网络。随着对《资本论》日益深切地理解,陈建铭越发觉得,自己更适合做一名商人。1992年,陈建铭辞去公职,投身商海。舟山中昌海运、杭州三盛房地产等公司先后成立。坐拥资源,稳踩政策,陈建铭的商业帝国以极快的速度搭建起来。

2000年,陈建铭成立上海三盛房地产。2002年,上海三盛宏业投资集团成立。生意越做越大,陈建铭的野望也日渐膨胀,资本市场成了他的新目标。2007年,陈建铭将连年亏损的ST华龙收入囊中。此后,陈建铭将中昌海运注入,ST华龙由从养殖业转型为海运,并更名为中昌海运。

借助资本市场输血,公司的房地产业务进入发展的快车道,陈建铭更是四处跑马圈地,将楼市红利吃得透透的。如果故事就这样发展下去,陈建铭也不会登上法院的悬赏通告。然而,野心交织赌性,终是让三盛宏业走上了不归路。

2015年,在陈建铭的带领下,三盛宏业开始了浩浩荡荡的转型,也就是陈建铭口中的“二次创业”,以互联网思维改造企业,要做风口上的鹰。此外,陈建铭预判,房地产市场将进入深度调整期,公司反周期运行,必将“弯道超车”。只是他没想到,这辆车翻了。

这一年,三盛宏业拿下上海浦东、上海周浦等地产项目。与此同时,陈建铭带领公司进军互联网大数据、智慧物管行业。

多元化布局,说起来简单,但是真烧钱。以中昌海运为例,刚转型海运,就遭遇市场遇冷,连续两年亏损,再次ST。不得已,中昌海运再次踏上转型的道路。

2016年6月,中昌海运正式吹响转型的号角,以8.7亿元现金收购北京博雅立方100%股权。5个月后,曾号称是“大陆唯一在国内上市的民营海运企业”——中昌海运,正式更名中昌数据。为了将大数据业务做强做大,陈建铭更是豪掷10亿,以30倍的溢价,将上海云客科技收购。

此时的陈建铭,头顶“浙商十大风云人物”、“中国优秀房地产企业家”等殊荣,在江浙沪地区,可谓是风光无限。彼时的三盛系涉及房地产、大数据、城市建设、海洋投资等多个领域,旗下公司数十家。其中,中昌数据A股上市,中昌国际港股上市,御景园林新三板挂牌。

但实际上,摊子铺得大,却是空中楼阁,资金链岌岌可危。房地产开发项目60余个,遍及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区域;非房板块四处布局,收购、并购,钱一笔笔砸。这都需要庞大的资金链支持。

于是,搞钱成了陈建铭接下来几年的全部。股权质押、高成本信托融资、疯狂发债,能筹钱的运作方式,陈建铭用了个遍。甚至于,将目标对准了自家员工。这一年,三盛宏业面对员工发行理财产品,年化利率高达12.8%。这场定向融资,第一期规模便高达3亿元,前前后后总规模高达8亿。

在陈建铭的规划中,每年支付利息,到期还本付息,定可解决公司的燃眉之急。然而,新业务造血能力不足,如中昌数据,2016年-2018年,三年总利润仅3.74亿元。同前期数十亿的投资相比,简直天差地别。

按道理说,资金如此紧张,削减地产规模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但陈建铭想赌一把,豪赌行业会迎来政策宽松。于是,从员工处融得的资金,再次流向地产业务,三盛宏业的拿地扩张速度越发凶猛。2018年,三盛宏业宣称,公司土地储备超3000亩,并连续15年跻身中国房地产百强名单。

在这光鲜亮丽的背后,是三盛宏业的密集举债。据统计,2016年4月-2019年8月,三盛宏业发行债券9次,总金额高达93.8亿元,年化利率高居7%-8.4%。靠着借新还旧,三盛宏业的盘子勉强维持下来。

举债这事算是惊险度过,但其他问题却不等政策的春天。崩盘的苗头首先出现在中昌数据的股票。由于业绩不及预期,中昌数据股价不断下滑。陈建铭急了,下跌的股票意味着其股权融资面临平仓风险。为此,陈建铭找到场外配资公司,控制使用101个证券账户交易自家公司股票。

这场近一年的股票操纵,共计获利1147万元。然而,随着陈建铭套现离场,中昌数据开始暴跌,仅1月时间股价便遭腰斩。于是,三盛宏业股权融资无法归还,股权遭债权人轮番冻结。

面对随时崩盘的资金链,2019年7月,陈建铭以三盛宏业向青岛两家房地产公司借款1亿,日利率千分之一,年化36.5%,期限15天。陈建铭以个人资产作担保。谁知,在偿还了一笔300万的利息后,三盛宏业便没了声响。

其实,这也在意料之中,彼时的三盛宏业,离崩盘仅一线之隔。2019年10月,公司员工逐渐意识到不对,三盛宏业上一年的年终奖未发放完全,还开始拖欠薪资。与此同时,陈建铭的弟弟妹妹,还有公司一众高管却不断兑付理财额度,悄悄套现,转移资产

至于员工的理财,到期了却无法还本付息。群情激愤之下,陈建铭被堵在了公司,逼不得已召开了一场员工沟通会。会上陈建铭老泪纵横,直言:其他高管我不能担保,我妹妹转走的钱,我负责追讨回来。

然而,死猪不怕开水烫,要钱没有,陈建铭一个拖字诀用的是出神入化。更讽刺的是,此前,陈建铭刚以100亿的身家登上《2019年胡润百富榜》。至于三盛宏业,依旧高昂着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100强的名头。

但实际上,彼时的三盛宏业债务规模达417亿,资产负债率81%,有息负债269.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债务更是高达138亿元。三盛宏业股权质押达59次,子公司亦然,也就是说三盛宏业几近空壳。2020年,三盛宏业出现违约。

2021年年初,这个盘子彻底崩了。

2021年1月,三盛宏业正式申请破产重组。与此同时,其大股东上海三盛房地产集团也申请了破产重整。巨债悬额之下,三盛宏业在御景园林、中昌数据、中昌国际的股权先后遭司法冻结。至于陈建铭,早已经是销声匿迹了。至于其在公司的家族成员,早在2019年便已“逃之夭夭”。

2021年6月,因使用101个证券账户操纵股价,证监会等陈建铭等人没收违法所得1147.23万元,罚款2294.45万元,并对陈建铭处以10年证券市场禁入。

与此同时,陈建铭向青岛公司借的1亿元款项,也在发酵。尽管此前青岛公司胜诉,但依旧没拿到欠款,三盛宏业拒不履行法院裁判。2021年8月底,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就陈建铭发布悬赏通告。

通告表明,陈建铭拒不履行1亿元本金、利息和违约金,凡向青岛中院举报其藏匿、转移的财产线索,帮助法院执行到位的,按实际到位执行款10%支付悬赏金。换句话说,举报人最高可获千万元悬赏金。

如今的三盛宏业,旗下上市公司不仅遭遇ST,自己更是官司缠身,巨债压顶,还因未及时信披,受到了上交所的公开谴责。至于销声匿迹的陈建铭,本该传奇的一生,却因一场豪赌毁于一旦。

奔赴在高杠杆、高负债的虚妄里,终有泡沫破碎的一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9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