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继父闯进了我的卧室,扯开了我的衣襟,看到母亲我彻底绝望

subtitle
六一书院 2021-09-16 19:59

【本文选自《诡案罪》,作者岳勇, 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秦香不但痛恨继父,更恨自己的母亲,也恨这个冰冷的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01

这是一间二十多平米的卧室,一张陈旧的木架床靠墙摆着。

屋子里灯光幽暗,气氛怪异。

秦香仰躺在床上,两只眼睛定定地望向屋顶。

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正赤裸着身子,像狗一样趴在她身上,一边使劲拱动着身体,一边发出沉重的喘息。

秦香表情木然,牙齿几乎要把嘴唇咬出血来。

她一动不动地躺着,目光空洞,毫无反应,如同一具僵尸。

她唯一的希望,就是赶快结束这场噩梦。

不知不觉间,一滴清亮的泪珠,沿着她眼角滚落下来。

半个小时后,秃顶男人如同一辆突然熄火的汽车,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身体剧烈抽搐几下,终于趴在秦香的肚皮上,再也不动了。

秦香如同恶梦方醒,厌恶地将他推开。男人咕噜一声,死猪般滚到一边。

秦香从床上爬起,抖索着穿好衣服,拢了拢凌乱的头发,走到男人身边,伸出一只手说:“给我!”

男人赤裸着身体,四仰八叉躺在那里,瞄了她一眼,明知故问地道:“什么东西?”

秦香说:“你用手机拍摄的视频呀。说好这是最后一次,做完你就把东西交给我,让我亲手删掉的。”

男人坐起身,嘿嘿一笑说:“你以为真有这么便宜的事么?告诉你,东西我是绝不会让你删掉的。我要你永远受我的控制,哪怕是你跟那小子结婚了,也休想离开我,我有需要的时候,你要保证随叫随到。”

秦香差点急得哭起来,咬牙骂道:“你、你无耻……”伸手就要去拿他放在座垫上的手机。

男人眼疾手快,跑过去抢先把手机拿在了自己手里。

“快给我!”秦香脸色苍白,心有不甘,突然扑上前去,要抢男人的手机。

男人冷笑一声,双手朝她用力一推。

秦香“啊”的一声,一个趔趄,扑倒在地,似乎受了伤,竟再也爬不起来。

男人见她倒在地上,半天没有动一下,心里有些发慌,自语道:不会吧,这么轻轻一推,难道就摔死了吗?

犹疑着走到她身边,蹲下身子,正要仔细察看,一直把手放在提包中的秦香,忽然从包里拿出一把匕首,寒光一闪,男人尚未反应过来,锋利的匕首已刺入他胸口。

男人向后踉踉跄跄退了几步,光着身子倒在叠席上,再也不动了。

秦香从地上爬起,从他手里夺过手机,取下里面的储存卡,装进自己的手机,查看了一下里面的内容,发现其中有一段手机拍摄的视频,打开一看,镜头里有一个醉汉般的男人将一名少女按倒在床上……

那男人,正是这名秃顶男子,那女孩儿正是秦香。

秦香用颤抖的手指删掉了这段视频,再把储存卡装回男人的手机,在他手机里搜索一遍,找不到视频的复制文件,这才放心。

秦香把手机塞回男人手中,拉开卧室拉门,正要离开,回头看见男人的鲜血染红了半张棉被,忽然想到什么,急忙查看自己身上,还好,没有溅到一点血迹。

她回头走到男人身边,拔掉插在男人身上的匕首,用一张报纸擦干血迹,装进提包,然后又把自己可能会在卧室里留下痕迹的地方通通擦拭一遍,确认万无一失,才离开卧室,下楼而去。

  • 02

这个被杀的秃顶男人,名叫秦加福,是青阳市好再来时装屋的老板,也是秦香的继父。

秦香出生在乡下,在她上高中的那一年,父亲因车祸去世,母亲陈细娟身体羸弱,没有工作,无法独自带着秦香生活下去,后来经人介绍,嫁给了30岁还没有结婚的秦加福。

秦加福在青阳市经营一家服装店,专卖一些低档廉价的服装,生意颇为红火,经济也算宽裕。

他之所以30岁还没结婚,是因为他有酗酒的毛病,让女人们对他敬而远之。

婚后不久,陈细娟得了一场大病,身体变得更加虚弱,渐渐的,竟再也无法在深夜里应付丈夫越来越强烈的欲望。

一个雨夜,正读高中二年级的秦香正在自己房间里温习功课,秦加福突然满身酒气闯进来,一把抱住她,扯开她的衣襟,在她雪白的胸脯上又亲又啃。

秦香吓坏了,大叫:“妈妈,妈妈!”

陈细娟闻声跑过来,颤抖着声音问丈夫:“你、你想干什么?”

秦加福喷着酒气骂她:“我娶了你这个女人,却形同废物。现在秦香长大了,就让她来补偿我吧。”

陈细娟神情惶恐,说:“可、可是秦香是咱们的女儿呀……”

“又不是我亲生的,怕什么?”秦加福颇不耐烦地抬起脚,重重地踢在门上。

房门“砰”的一声关上,将陈细娟关在了门外。

秦加福肆无忌惮地扯掉秦香身上的衣服,粗鲁地将少女的胴体压在了床上。

秦香一边踢打挣扎,一边向母亲求救。

可是房门外,只传来陈细娟的一声叹息和渐渐走远的脚步声。

秦香流下了绝望的眼泪。

发生这件事后,秦香不但痛恨继父,更恨自己的母亲,也恨这个冰冷的家。

她偷偷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搬到了学校宿舍去住,一个月也不回来一次。

秦加福跑到学校去找她,拿出自己的手机,播放了一段视频给她看。

秦香这才知道,那天晚上发生的事,竟然被他用手机偷偷摄录下来了。

秦加福威胁她说:“你想住在学校宿舍也可以,但每个周末必须回家,你母亲已经是个废人,你得替她为我尽义务。要不然,我就把你们母女俩赶出去,还要把这段视频发给你的同学和老师看。”

秦香被他的威胁吓傻了。从这之后,每个周末,只好回到家里,任他蹂躏,再也无力反抗。

原本应该温暖安全的家,竟变成了她永远不想靠近的地狱。

在她眼里,懦弱的母亲无疑也成了这个男人的帮凶。

高中毕业后,秦香报考了远在千里之外的一所大学,她唯一的愿望就是早点脱离这个男人的控制,早点离开这个地狱般的家,离开得越远越好。

但是秦加福却不同意,说如果她去外地读大学,就彻底断了她的经济供给。

秦香无奈,只得进了一所本地大专读书。

两年后,她大专毕业,同样也是因为受到继父胁迫,才不得不在离家很近的一家商贸公司找了一份文秘工作。

每个周末,她都必须回家一次。

这时的秦加福靠倒卖低档服装起家,有了些积蓄,就在街上买了一家商铺,开了一家精品时装屋,专卖品牌女装,生意又更上一层楼。

他除了把店面装饰得精美漂亮,还请了一名女店员帮忙打理生意。这名女店员三十来岁年纪,不但颇有几分姿色,而且能说会道,没过多久,就与老板秦加福打得火热。

秦加福便不再回陈细娟这边的家,索性把时装屋二楼仓库装修成了一间卧室,与女店员长期鬼混在一起。

女店员每个周末都要回家看望儿子,秦加福就安排秦香每个周末到时装屋里来。

今年年初的时候,秦香跟公司里一位名叫甄一彦的年轻人恋爱了。

不久前,甄一彦升职,要调往昆明分公司任经理。

秦香为了摆脱继父的魔爪,也申请随调。

他们已经商量好,到昆明等工作安定下来后就举行婚礼。

今天下午,一彦已经买好两人去昆明的机票,是明天早上六点半的飞机。

正在秦香暗自庆幸就要离开继父之时,秦加福又打来电话,叫她今晚去他店里。

他说女店员今晚不在,叫她去陪他。

他还说已经知道她要跟一彦去昆明结婚了,只要她再陪他一晚,他就把手机给她,让她亲手删掉那段视频。

秦香相信了他的话,最后一次来到时装屋。

不想在满足他的兽欲之后,他却忽然翻脸不认,还要继续用视频控制她。

秦香已经被他逼入绝境,早就做好了鱼死网破彻底了断的准备,所以来之前,就偷偷在提包里藏了一把匕首。

想不到最后关头,还真派上了用场。

秦香离开继父的时装屋时,已是深夜时分,整个城市犹如陷入死一般的沉寂,大街上除了她,再也看不到其他行人。

她沿着街道快步向前走着,高跟鞋踩在水泥路面,发出橐橐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听来分外刺耳。

昏暗的路灯像一个恐怖的魔术师,一会儿将她的影子拉长,一会儿又将她的影子踩在脚下。

直到走出这条街道,她怦怦乱跳的心,才微微平静下来。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走到了柳河公园。

一条小河,从公园侧边哗哗流过。

她从提包里拿出那把匕首,用力扔进河水中。

她看看表,已经是凌晨一点,离早上六点半的飞机还有五个多小时。

是回公司宿舍,还是在这公园长椅上坐到天亮?

如果回公司,舍友看见她这么晚回来,必须会问东问西。

如果呆在公园里,被巡逻的警察发现,一定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就在这时,她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可恶而又可悲可怜的女人,那就是她的妈妈陈细娟。

现在继父已经死了,妈妈今后的经济来源就彻底断了。

今后的生活一定会很困难吧?

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她知道她也活得不容易,她竟然打从心眼里同情母亲起来。

她决定趁着离开这座城市前的几个小时时间,回家去看看,看看这个可怜的女人。

  • 03

秦香的家,住在界山口附近,距离秦加福的好再来时装屋只隔着三条街道。

当秦香穿过暗夜无人的街道,回到自己的家,掏出钥匙开门进屋时,本已熟睡的陈细娟被她的开门声惊醒,穿着睡衣睁着惺忪的眼睛站在卧室门口,看见女儿回来,眼眶一红,竟低声抽泣起来。

秦香吃了一惊,问:“妈妈,怎么了?”

“秦香,真的是你吗?真的是你回家了吗?妈妈不是在做梦吧?”陈细娟抹抹眼泪说,“刚刚妈妈做了一个恶梦,梦见你又被你爸爸欺侮了,你满身都是血,好可怕啊……”

秦香心里一酸,故作轻松地笑一笑,说:“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陈细娟这才记起现在正是半夜,就奇怪地问:“这么晚了,你怎么……”

秦香一边脱鞋进屋一边说:“我和一彦明天,哦,不,是今天早上就要离开青阳市,到昆明去,我想趁晚上有时间,回来看看……你。”

陈细娟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拉着女儿的手说:“妈妈知道你恨他,也恨我,甚至恨这个家。我还以为你再也不要妈妈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呢。你肚子饿吗?我去给你煮点吃的。”

秦香拉住她说:“不了,妈妈,我不饿,你不用忙了,我只想好好跟你说几句话。”

陈细娟只好在沙发上坐下,神情卑微,带着歉意的目光不敢看她。

秦香心中隐隐生疼,侧身拉开提包,掏出一叠钱,递给她说:“妈妈,这些给你做生活费吧。”

陈细娟忙摆手说:“不用,他虽然不好,但每个月的生活费还是会准时给我的。”

“他、他以后再也不会给你生活费了。”

秦香几乎是脱口而出,但说完,很快又后悔了。

陈细娟已经听出了端倪,抬起头来看着她问:“为什么?”

秦香再也无法坚强下去,像个小女孩一样扑进母亲怀里,流着泪说:“妈妈,我杀了他,我杀了他,我已经把他杀死了……”

她委屈地哭着,把今晚发生的事,都告诉了妈妈。

“什、什么?你、你真的杀死了他?”陈细娟大吃一惊,道,“他虽然不好,可、可毕竟是你父亲……”

“他不是我父亲,他是个畜生!”秦香几乎是咬着牙喊出了这句话。

“可是你杀死他,你自己不也成了杀人凶手吗?”

“不会的,没有人看见我去过他的时装屋,不会有人怀疑到我身上。”

陈细娟犹疑着说:“可是警察总能找到线索的……”

秦香有些不耐烦地说:“我说了我很小心,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警察不会抓到把柄的。我要赶早上六点半的飞机,我好累了,想躺下来睡一会儿,早上五点钟的时候,你记得叫我醒来。如果我迟到了,一彦会着急的。”

陈细娟还想说什么,见她脸色不好,便不敢再说,只是顺从地点点头,说:“那好吧,我知道了。”

秦香走进自己的卧室,虽然久未回家居住,但卧室里收拾得整整齐齐,跟她在家时一样。她知道这都是母亲为她做的,本已冰冷的心,竟有了些许温暖的感觉。

本是个多事之夜,她回到家里,躺在自己的床上,却睡得异常的香。

不知睡了多久,她忽然被一阵说话的声音惊醒。

声音是从卧室对面的书房中传出来的,声音不大,她只隐约听到“杀人……警察……”几个词。

那是母亲的声音。家里没有别人呀,她在跟谁说话呢?

秦香蓦然清醒:妈妈在打电话!

秦香跳下床,穿过客厅,推开书房的门,陈细娟正站在书桌前,手里拿着电话听筒,发现她闯进来,慌忙挂下电话。

秦香疑惑地问:“妈妈,这么晚了,你给谁打电话?”

陈细娟目光低垂,不敢看她,嗫嚅着说:“没、没给谁打电话,电话脏了,我拿起来擦一下……”

说完低着头,从秦香旁边擦身走过,急匆匆跑出书房。

秦香看着她的背影,心中忽然升起一种不祥之兆,拿起桌上的电话,按了一下重拨键,电话机上显示刚刚拨出的电话号码,正是报警电话110。

秦香的心仿佛被人捅了一刀似的痛:在母亲眼里,毕竟还是那个男人重要呀!

她把牙齿咬得咯咯直响,一团怒火蓦然在心头燃烧起来。

她在客厅截住母亲,问:“你为什么要报警?”

陈细娟瑟缩着道:“我、我没有……”

“那样的畜生,难道不该死么?”秦香哭道,“妈妈,我、我是您女儿呀……”悲恸之中,看见旁边茶几上放着一把狭长的水果刀。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们,你和他,都是一样的人,一样的可耻,一样的可恨……”她越说越激动,越哭越伤心,手几乎是不受自己控制地握住水果刀,没有任何犹豫地刺进了母亲的肚子。

陈细娟浑身一震,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她,身子无力地瘫软下去。

秦香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上沾满了鲜血。

她急忙脱下衣服,到浴室将自己身上洗干净,然后换上另一套衣服,急匆匆正要离去,门铃忽然被人按响。

秦香浑身一颤,将门打开一条缝,看见门口站着两名身穿制服的警察。

她不由大吃一惊,做梦也没有想到警察竟然来得这么快。

警察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说:“请问这是陈细娟女士的家吗?”

秦香犹豫一下,说:“是的,她是我母亲。”

警察说:“我们刚刚接到她的自首电话。她说她在好再来时装屋杀死了自己的丈夫秦加福,然后把凶器丢在了柳河公园旁的小河里。我们特地过来看看。”

“什么?”

秦香仿佛被雷电击中,脑中一片空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