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云南“为父追凶17年”案5名民警受处分,当事人:父亲临终前,一直喊好冷好饿

subtitle
九派新闻 2021-09-16 18:39

9月16日,九派新闻从“云南为父追凶17年”事件当事人向明钱处获悉,该案现在有了新的进展:

涉案的5名民警受到撤职、政务警告和记过等处分。

对于结果,向明钱表示并不满意,其认为该案还有其他人员没有处分。

针对此事,镇雄县纪监委一位工作人员回应媒体称,确实有5位涉及此案的民警受到了处分,具体处理细节他记不清楚。

【1】年仅9岁目睹父亲遇害

向明钱告诉记者,2000年8月27日,自己的父亲向文志被张光奇刺中多刀,导致抢救无效死亡。

其称,事发时年仅9岁的他就站在门外,亲眼目睹这一切,“我听见父亲的惨叫声,当时我姐夫站在我后面。然后张光明(张光奇的哥哥)拎着菜刀出来,砍了我姐夫几刀。后来门打开,我父亲想爬出来,又被屋子里的人,拉着脚拉回去。”

后来,向明钱家的亲戚赶来后报警,“我们将父亲送到卫生院,医生就说没救了。他那天晚饭都没吃饱,就吃两口饭。临终前,父亲一直喊好冷好饿。”

而事情的起因,是“他(张家小孩)甩石头在沟里打水溅在我身上,我骂他,他就甩石头打我,我就推他几下,他奶奶来推我几下,把他拉走了。我姐姐看见他奶奶推我,就过去和她吵,他姑姑就打我姐,我姐就和她打起来,他的奶奶过来帮忙,把我姐按在水沟里打,被人拉开。”

当晚,向明钱姐夫去张家讨说法,向文志当时还在吃饭,也拿着手电筒、披着外套、穿着拖鞋过去了。向明钱的母亲也跟过去。而后悲剧发生。

当天,镇雄县公安局对张光奇故意杀人案立案侦查。当晚张光奇外逃。

自此,向明钱踏上为父追凶之路。

【2】一边工作一边追凶

向明钱称,他从小就想靠自己的努力,找到张光奇。十二三岁的时候,他就放出风声,只要知道张光奇的下落,他们会给酬劳。

父亲遇难之前,向家条件在村里很好,他母亲街上摆水果摊,父亲是包工头,还会做煤炉,收入可观。其称,那年电视在村里是稀缺物品,而向家有,他父亲前不久还请了个师傅,给家里装电视接收器。

但随着父亲离去,其家境“一落千丈”。向明钱称事发后不久他母亲就带着他们离开村子,而后一家人分散各地讨生活。即便如此,向明钱还是承诺,“哪怕借高利贷卖房卖地,能满足的我尽量满足,但要确定能找到。”

这十几年来,向明钱得到过不少线索,他也出去过多次。

一次在2007年,当时线索也不是很准确,有人说张光奇在火车上打扫卫生。向明钱就去了昆明,最后没找到。他去工地上给人和水泥,有了车费又回到老家。

2013年的时候,他又追着线索去到福建晋江。一边在那边的工业园区上班一边找,找7个多月没找到,然后又回到老家。

2017年他又得到了线索,可这次向明钱不再莽撞前往,“我就直说了,你给我说他在哪里,你要钱我要人,你直接带我去。人家说可以。”

【3】辗转17年找到凶手

得到线人的肯定答复之后,向明钱坐客车去了昆明,又从昆明坐飞机到厦门,再坐客车去南安市省新镇,找个小宾馆住下。

他得到的消息是张光奇在餐具厂上班,到了以后他打听餐具厂在哪,然后去蹲守,但是一直没人出来。他又去打听,得知原来的餐具厂被查封了,新厂在几公里外。他又去了新厂,在小树林那蹲守几天也没看到人。

向明钱告诉记者,几番寻找无果之后,他又辗转找了一个二十几年也在这里上过班的人,带一些东西去找他,问,人家说张光奇在这儿上班的时候用的名字叫邵亮。“我觉得他说的是真的,于是又在附近继续找,我原本打算,如果找不到的话就在这安顿下来慢慢找。”

之后他又到处打听,到处问,不仅自己问,还托朋友问,终于有一个人很模糊地告诉他们说张光奇在某某地方,但没说具体的位置。“我分析他的表情、说话方式,我觉得有80%的可能性是真的。然后我们又开车去了他说的地方。”

到了之后他假装找工作,继续寻找餐具厂,最后找到一个村子里,那个村子里有三个餐具厂,他们守着人家上下班的时间看两个厂,没有。第三个厂没有看到人员出入,去打听,知道这个厂两班倒,上下班时间不规律。“我们还打听到张光奇喜欢养画眉鸟,平时不上班就喜欢去山上打鸟,而那个厂的附近有一棵龙眼树,树上有个鸟笼,我就觉得,找对地方了。”

这是向明钱离张光奇最近的一次,而他却没有什么激动的心情,他只知道现在不能轻举妄动。后来,他发现有个穿球服的人很像张光奇,他心里更有底了。又经过几天的蹲守,他终于见到了那个人的脸,就是张光奇,“他当时头发短了,脸也胖了。但是我不可能忘记他,就算没有照片也能认出他来。”

确认是张光奇之后,向明钱联系警方。2017年8月30日,张光奇被福建南安市公安局民警抓获。2018年10月10日,张光奇因犯故意杀人罪被云南昭通市中级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张光奇不服,以原判认定其故意杀人是客观归罪,被害人有重大过错为主要理由上诉于云南省高级法院,但在云南高院审理期间,上诉人张光奇书面表示服判,请求撤回上诉。

2018年12月13日,云南高院准许上诉人张光奇撤回上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向明钱拿着判决书

【4】当年的一幕记得清清楚楚

张光奇伏法,对向明钱而言,这并不是结束。他不解的是,同案人张光明,曾将向明钱姐夫砍致轻伤,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却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

云南镇雄县检察院2018年称,系因公安机关当时未完善相关法律文书,导致案件已过追诉期,依法决定不予起诉张光明。

两年后,案件被媒体曝光。对于当时为何并未对砍伤人的张光明采取措施,场坝镇派出所时任所长说,是因为按照当时法律,主犯跑了没抓到,很多事实不能确定,只有抓到主犯后才能进行处理。

作为时任派出所所长,后来因为这个事情,他接受过县公安局和县纪检委的调查,并受到了县纪检委的处分。

如今,涉案的5名民警受到处罚。而向明钱却不认可这个结果,他希望他们能依法查处当年参与杀害他父亲的其余共犯以及包庇人员。再有,他说自家承包的一块土地当年被其中一民警侵占,他希望能将土地归还。

接下来的日子,他还会继续为这些事而努力。

向明钱为父追凶的故事被报道后,有人称赞他的勇气,也有人劝他放下,早点回归正常生活。

向明钱告诉九派新闻,“我其实我也想放下,但是这些年直到现在,我的整个细胞整个血液都是当年父亲被害的一幕。我从17年到现在,我根本就没有好好的睡过一天,也许前些天发生的事情,有些细节上我记不起来,但是当年的一幕,我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武汉晨报记者 温艳丽

【来源:九派新闻】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邮箱地址:jpbl@wccm.sinanet.com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于晶晶_B7341
976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