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旧皇与新王的碰撞:互联网江湖权力变迁

subtitle
明晰野望 2021-09-16 19:06

长江后浪推前浪,浮事新人换旧人。

《倚天屠龙记》第22章中,武功大成的张无忌坐镇光明顶,单挑江湖六大门派,赢得了明教教主之位,一举成为武林霸主,这样的高光时刻让观众大呼过瘾。

如今的互联网江湖,年轻的字节跳动也正在迎来它的“光明顶之战”。

近年来,字节跳动在短视频、社交、游戏、搜索、电商、本地生活等多个领域主动迎战传统巨头,和老牌互联网企业BAT以及新锐互联网龙头美团、快手等同步作战,丝毫不显颓势。成立不过短短9年,年轻的字节跳动,带来了中国互联网历史上一个全新的故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旧时代落幕

少林武当,是武林中泰山北斗级的门派。而在互联网的江湖里,用来形容BAT再恰当不过。

2010年,谷歌含泪离开中国市场。随后,百度成为中国互联网一哥,阿里、腾讯则凭借电商、社交奠定江湖地位,江湖开始有了BAT这样的名号。

这个称呼,代表着互联网江湖的霸主地位,乃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BAT成为中国互联网一个符号。

但常胜将军不好当,互联网行业瞬息万变,新公司和新产品层出不穷,巨轮也会被一个浪头打得失去方向。

三家中,百度是最先掉队的。除了没有拿到移动互联网的船票外,2016年的魏则西事件更是让百度陷入“血肉馒头”的舆论,广告业务遭遇冲击。

无奈之下,百度转换了赛道。2017年,百度请出陆奇出任公司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并提出著名的“All in AI”的战略,发力人工智能。然而陆奇仅仅任职1年多年时间,便因“个人原因”离职。也是从那时起,百度一蹶不振,开启慢慢下跌的长路。

尽管百度一路追赶,想通过抓住云服务、智能交通、智能驾驶及其他人工智能领域的巨大市场机会,重新回归霸主地位,但半年过去了,从百度最新财报看,造车和Apollo都尚未真正商业化落地,公司营收更是已经被AT远远甩在身后。

再来说说AT,诚然江湖地位还在,但现下可谓难兄难弟,都面临严峻的内忧外患。

先看内忧,对阿里来说,核心业务电商发展陷入疲软,自身流量见顶,其他电商则依靠新模式,蚕食自己的的市场份额。比如拼多多,依靠市场补贴和用户拼团的方式迅速抢占下沉市场取得不错的成绩,已经成为阿里电商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

阿里巴巴新一季度的经营数据显示,营收为2057.4亿元,同比增长34%,不及市场预期的2093亿元。利润表现更差,阿里巴巴上半年经营利润为308.47亿元,同比下降11%。其他业务如云业务、社区电商不是陷入增速放缓,就是还未见成效。

腾讯的处境同样不容乐观。游戏作为腾讯最赚钱的业务,增速放缓已是不争事实,腾讯花费多年时间和数百亿资金想要撮合斗鱼和虎牙合并被监管叫停,对于腾讯游戏来说,同样影响深远。

再看外患,当下,对互联网平台进行强监管,成为全球反垄断的长期命题。阿里、腾讯这样的大企业都是被监管的对象。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势必对他们的业务、战略都会有一定的影响。与此同时,互联网新势力的崛起,也在一步步地侵蚀他们的固有领地。

难怪很多大佬们都颇有忧患意识,“大象倒下时,体温还是热的”并不是一句虚言。

江湖又见张教主

2016年,彼时BAT风头正旺。在一次峰会上,马云问贾跃亭,如果他是BAT会怎么做。当时贾跃亭回答说,每个时代变迁,都会诞生新生力量,突破上一代时代企业的大山封锁。

当时乐视还处在高位,贾跃亭说的新生力量自然是指自己。但时过境迁,新生力量已经席卷而来,但并不是贾跃亭。

颠覆BAT的绝不会是下一个BAT,9年前字节刚刚诞生,没人想到一个靠内涵段子起家的公司,会在日后搅动互联网风云。

20岁出头的张无忌在光明顶一战成名,制胜法宝是乾坤大挪移绝学。而张一鸣的制胜法宝则是算法。

字节的算法推荐,系统可以完全根据用户行为路径推算出用户喜好,然后直接把用户最感兴趣的东西呈现出来,你无需寻找,信息已经投其所好来到你的页面。

在与百度的信息流大战中,字节凭借智能推荐算法占尽上风。资料显示,2012年上线仅3个月,今日头条便拿下1000万用户;2013年8月,其用户数突破5000千万;次年6月,用户数超过 1.2 亿。如今今日头条的月活已经超过3个亿。

不满足于搜索,张一鸣将这套奇功很快复制到了短视频上。张一鸣用抖音这种“算法+短视频+开放式关系”的产品,奇袭了腾讯的社交大本营。

《抖音设局》一文中有这样的描述:

“凭借着简单的设置,并且看上去毫无危险,玩家的警惕性被大大降低。同时不需要你思考,给你快速强烈的愉悦反馈,这种极低的门槛,极高的‘奖励’,把大批量原本只打算‘观光’的游客变成了无知无觉的赌客。”

在近乎流量见顶的消费互联网战场上,抖音硬是活生生地从对手手中抢夺到用户时间,甚至后来居上。

易观分析2021年6月出炉的《中国移动游戏市场年度综合分析(2021年)》报告显示,2021年1月,短视频平台的用户在线时长同比增长50%,龙头平台抖音的月活增长行业第一。去年9月,字节跳动中国区CEO张楠在演讲中表示,抖音的日活跃用户已经超过了6亿(含火山、极速版)。

抖音的增速有多么凌厉,对比一下比它早出道五年的快手(2011年)就知道了。2021年第一季度,快手应用平均日活跃用户达2.95亿,只有抖音的一半不到。

在抖音面前,快手丝毫“快”不起来。

根据极光最新发布的《2021年Q2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以今年6月的数据来看,抖音的人均单日使用时长接近135分钟,快手接近112分钟。

当下,短视频这个细分赛道正在成为占据用户时间和用户规模最大的市场。8月27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第4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1年6月,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8亿人,首次超越了网购用户的8.12亿规模、游戏用户的5.09亿规模,已经成为全民最热休闲方式。

抖音还将这套万能公式复制到了海外——TikTok面世短短几年,已经成为全球下载量第一的APP,月活用户超过7亿。2021年上半年,全球下载量突破了30亿次,成为中国互联网商业史中最成功的出海应用。数据分析平台App Annie的数据显示,在英国和美国,单个用户在TikTok的平均使用时长超过了YouTube。

如今,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已达到19亿,覆盖全球超过150个国家和地区。完美诠释了什么叫拳怕少壮,微信及WeChat的最新合并月活用户数为 12.5 亿。阿里全球年度活跃用户刚刚超越10 亿,百度App月活跃用户数刚刚在今年7月突破6亿。

流量和用户支撑起的广告收入成为字节最大的摇钱树。中信证券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全球范围内,2019年字节广告规模已超过腾讯,成为仅次于谷歌、Facebook的互联网第三极。据彭博社报道,字节跳动2020年广告收入1831亿元。占当年总收入的77%。

一法通,万法通

光明顶一战只是张无忌纵横江湖的起点,武当山、万安寺、灵蛇岛、少林寺……张教主还有诸多奇遇,还有太极拳、太极剑和圣火令等绝顶武功要练,才当得起金庸群侠主角武功最高这一名号。

字节跳动也远远没有看到天花板。最近,字节又向阿里发起了进攻,进军对方最在乎的电商领域。

这很符合字节的一贯作风,挑战就挑最强的。

从2020年6月成立电商一级业务部门后,字节迅速上线抖音小店、开通抖音支付、通过直播禁转第三方平台等一系列动作完善抖音电商的闭环生态。

卡思数据显示,2021年1月,距离电商部门成立仅仅7个月,销售额过百万的抖音小店已经达到2648个。这2000多个小店,共计产生的GMV达到110亿元以上。据《晚点 LatePost》的消息称,抖音电商2020年全年GMV(商品成交总额)超过5000亿元,比2019年翻了三倍多。

今年以来,字节跳动继续在电商赛道“乘胜追击”。

内部,4月份字节跳动提出“兴趣电商”,7月开始内测 “ 心动外卖 ”;7月底上线强调 “ 智能快速的搜索体验 ” 的 17.0.0 版本;8月传出“抖音商城”APP 独立,对标淘宝和天猫的心思呼之欲出。

对外,抖音毫不留情地选择与阿里、京东等做切割,在直播间停止服务外链,自建电子面单系统。

抖音8.18新潮好物节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最终战报显示,抖音8.18新潮好物节直播总时长达2354万小时。其中,商家自播总时长1185万小时,累计看播人次304亿,单场支付金额破千万(含破亿)直播间达177个。

此外,今年明星直播带货呈现出平台迁移抖音的态势。华少、黄圣依从快手转入抖音,贾乃亮从苏宁易购转战抖音,首次开播的贾乃亮,8.18直播两场销售额均破亿,累计销售额达到2.4亿。

实际上,这只是抖音电商的一个“小目标”,抖音电商将2021全年的GMV目标定为了10000亿元,这个数额相当于拼多多2019年全年的交易总额。从0到万亿GMV,京东花了13年、淘宝花了10年、拼多多花了4年,抖音会花几年?

依托6亿DAU,抖音会让从0到万亿GMV的时间再度创下新奇迹吗?要知道,当前直播电商的渗透率,在整个电商市场中仅占4.1%。渗透率低,也同时意味着还有极大的市场空间。

互联网江湖,能否迎来新的“张教主”? 我们拭目以待,至少,未来互联网行业版图中,字节已经成为最大的变量,在这场旧皇与新王的碰撞中,极大可能将重新定义BAT和互联网江湖版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