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啥也不干月入过万,美国年轻人:“不会加班的,现在就想要快乐”

subtitle
时代周报 2021-09-16 17:58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马欢

33岁的布雷特是佛罗里达州奥兰多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有着令人羡慕的职位和薪水。但今年2月,他在凌晨和老板开线上会议时,突然顿悟了。

“我意识到自己现在每天都要工作10小时,这种感觉很痛苦,”布雷特说,“我当时想,再这么折腾下去,明天我可能命都没了。”

于是他果断辞职,在邻居家的一家小公司找了份工作。“收入肯定大不如从前,但我至少可以花更多时间陪妻子和狗。” 布雷特说。

29岁的梅塞尔曾在纽约工作,是一名网站记者,长达一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报道让她身心疲惫。

“这一年我过得很累,后来都不知道该怎么写稿了,”梅塞尔说,她今年也辞职了,搬到住在佛罗里达州的父母那边,并终于有时间锻炼身体。

布雷特和梅塞尔并不是个例,这种拒绝奋斗、选择“躺平”(lie flat)的现象在当下美国正在盛行。据《彭博商业周刊》9月15日报道,不少美国中产以上的年轻人正在加入这场大型“躺平”运动,他们声称自己早已精疲力竭,无论后果如何,也要辞去当前的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源:Getty Images

这场运动甚至影响了美国经济复苏的进程。根据9月8日美国劳工部公布职位空缺和劳工流动率调查(JOLTS)结果显示,继6月首次突破千万大关后,再度创下历史新高,美国7月职位空缺数升至1090万。这是美国政府有记录以来,史上最高的职位空缺数量。

彭博社也表示,今年美国辞职率正处于20多年来的最高水平。7月的自主离职人数再度上涨,较6月增加了10.3万人,创下历史第二高水平的397.7万,仅低于今年4月的399.2万。

经济学家们担心,在大量职位空缺的情况下还有如此高的离职率,意味着经济活力减弱。对于那些想要勉力跟上经济复苏步伐的美国企业来说,年轻人的“躺平”无疑是雪上加霜。

“我们不会加班的”

今年6月,美国一位名叫鲍利的20岁年轻人,在网络上传了一条时长30秒的视频。

那是他在连锁快餐餐厅塔可钟(Taco Bell)上班的最后一天。为了庆祝自己辞职,鲍利站在水槽旁的一个台阶上,然后,双手抱膝跳进了装满肥皂泡泡的水槽里。

(图源:网络视频截图)

这条看起来很傻的搞笑视频,在网上获得7000万次点赞和超过4万条留言,鲍利辞职的快乐引发了大量年轻网友共鸣。同时,这条视频也被美国多家新闻媒体引用,他们认为这是当下美国年轻人“我不干了”的真实写照。

眼下在美国,任何一个抱怨工作、准备辞职的讨论,都有可能在脸书、推特、油管等社交平台引发热议。

油管上还兴起了一场“我的梦想不是劳动”(I do not dream of labor)的活动,很多20来岁的年轻人在网上大谈自己辞职的原因,甚至是倡议工作不应该是人生的目标。

“刚毕业的时候为了升职,工作就是我生活的全部,”一位创作者对着镜头说,“但是我开始怀疑,为了工作而活值得吗。”

(图源: YouTube油管)

8月,另一条上了推特热榜的推文写到:“不,我们不会加班的;不,我们拒绝每天只睡2小时;不,我们不是工作的机器;不,过劳死可耻!”

另外一位网友则抱怨道:“有些故事我从小就听说了,你为一家公司奋斗了20年,今天它找个借口就可以把你踢走,凭什么我们要为一份一周就有人可以取代你的工作拼尽全力?”

这种离职风潮甚至蔓延到科技大公司。据《纽约时报》报道,微软今年的一项调查发现,该公司超过40%的员工正考虑于今年辞职。在科技工作者中很受欢迎的匿名社交网站Blind最近也发现,有49%的用户打算辞职。

对此,硅谷一家大型科技公司的高管说,她和丈夫最近都在讨论辞职的话题。她表示,疫情让他们明白,由于工作需要,两人以往的生活过于谨慎,错过了宝贵的家庭时间。

这位高管还引用了一句箴言——世事无常,没有什么是天长地久的。

疫情改变奋斗文化

奋斗文化(hustle culture)曾经是美国梦的一部分。

《大西洋月刊》的作者汤普森指出,美国人从小就被鼓励结合自己的工作与兴趣,找到一份你愿意燃尽自己一生的工作。“曾经,对于美国受过高等教育的社会精英们来说,工作甚至幻化成一种信仰,是你所有身份认同与精神升华的源泉。”

为什么现在的美国人不愿意回来工作?

罗格斯大学历史系教授利维斯登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长年以来工作质量下降,而疫情给了人们追求改变的机会。

利维斯登解释称,近年来,美国企业大量的工作岗位转移海外,服务业与零售工作大幅扩张,但是在美国国内,整体工作环境和薪资改善度却很一般。

疫情期间排队测量体温的工人(图源:路透社)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更是彻底打破了这一代美国中产对工作的幻想。疫情不仅破坏了美国职场的常态,也改变了人们思考工作的方式。

疫情期间,很多美国年轻人体会到人生无常、生命稍纵即逝,居家办公模式则让他们意识到个人生活的宝贵,不少人不再委屈自己,宁可辞掉工作,追寻新的生活。

“感觉在过去的10年里,我们都被职业束缚住了,”一位29岁的大型服装零售商的采购员说,“现在是时候想想什么才是人生最重要的。”

就连以工作狂而闻名的华尔街精英也厌倦了超长的工作时间。疫情期间,年轻的高盛分析师们以匿名调查报告,指责公司一周98小时的工时为非人性的待遇,这项报告也迫使高盛最终同意加薪,以安抚年轻员工的不满。

2021年当疫情逐渐趋缓,各行各业敞开复工的大门时,企业主却意外发现,职位空缺比以往更难填补,年轻人能毫不迟疑地选择离职。

一名最近辞职的27岁软件工程师对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坦言:“我现在很重视自己的时间。当公司老板要求员工回到办公室上班时,我一想到每天还要花45分钟通勤后,就想着不如算了,有这时间还不如待在家游泳。”

就业服务网站Monster.com的调查显示,95%的受调查人士是出于“职业倦怠感“而离职。

美国企业也意识到了这股离职风潮,纷纷采取各种福利措施来挽回年轻员工。

现在,麦当劳给门店员工平均加薪10%,推特的员工每个月都能享有额外的一天假期,瑞士信贷集团为初级银行工作人员提供了2万美元的“生活津贴”,而另一家华尔街公司华利安(Houlihan Lokey)则为许多员工提供可以报销的假期。

分析认为,加薪和休假可能会吸引一些年轻人,但对另一些年轻人来说,待在原地停滞不前才是问题所在,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彻底改变。

“过去这一年许多人都在重新评估自己的人生,”哈佛商学院高级讲师克里斯蒂娜·华莱士说,“特别是那些受过良好教育,从小就被教导要努力工作、还清贷款,然后才能享受人生的年轻人,现在他们当中有很多人都在质疑这种方式。他们会反问,如果现在就想要快乐呢?”

爱荷华大学历史系教授何宁克亦表示,这一届年轻人比他们的父辈,更重视时间与体验生活,他们的生活与工作不再只是为了积累财富。

啥也不干,月入过万

没工作的人不急着回到职场,有工作的人则想辞职换工作,那他们如何养活自己呢?

美国政府大撒钱式的纾困政策成了这批年轻人们的坚强经济后盾。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初,为了救助失业者,在现金补贴、失业保险之外,美国联邦政府每周还会给失业者发放400美元(约合人民币2574元)的补助,后来降到300美元(约合人民币1930元)/周。

有媒体算了一笔账,这些救助金再加上失业保险,让很多美国人即便只是躺在家里啥也不干,就有2000多美元/月(约合人民币12000多元)的收入,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这个补助收入甚至比出去辛苦打工的收入还高。

这些救助金,也被“躺平”在家的年轻人们投进了各类资产。从股票市场到加密货币平台,都是年轻散户们狂欢的舞台。

一项最新调查显示,从美国政府那里获得救援资金的年轻投资者(18至34岁)中,有近一半人(49%)将部分资金用来购买股票和加密货币。其中,15%的年轻投资者将资金投入个股,11%选择购买加密货币。这份调查表示,四分之一的受访者是在过去18个月内开始投资的。

金融博客Zerohedge表示, 9月之前,美国还有约1500万人仍在领取补贴。

对于此类现象,美国商会批评道,这种过度慷慨的政府福利正在降低劳动者重返岗位的意愿,送钱给不工作的人“正在削弱本应更强劲的就业市场”,扼杀美国经济复苏。

星巴克招聘广告(图源:Getty Images)

这也逼得美国总统拜登不得不出来发表讲话:“我们必须讲清楚,任何正在领取失业救济的民众,如果遇到适合的工作,就应该把握就业机会,否则将丧失失业津贴福利。”

拜登表示,已经要求美国各州强调,领取失业救济金的民众如果有合适机会,必须去工作。如果以笼统理由拒绝,可能将因此失去领取失业补助的资格。

根据统计,全美已有29个州要求劳工在领取失业救济的同时,必须积极找工作。最新消息是,美国因新冠肺炎疫情而设置的联邦紧急失业救济金已于9月6日到期,在此之后,全美将有超过700万失业者失去这份补助。此外,将有300万人失去州政府提供的每周300美元的失业救济金。

不仅如此,美国政府还表示,目前没有进一步将联邦紧急失业救济金延期的计划。

对不少美国年轻人而言,失业救济金停了,加上各类贷款的压力,接下来财务状况不容乐观。

他们又该如何继续“躺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60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