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陈丹青的天才之作,连赞美都是多余的

subtitle
君来访书画苑 2021-09-16 15:2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丹青,著名 艺术家、作家、文艺评论家,被相关媒体称为是“这个时代最后一个敢说真话的文士”。前面的这些过度赞美显得不真实,但他年轻时的天才之作,却连赞美都是多余的。陈丹青说,“我只是一个画画的”。

这些日子,许多博友讨论了陈丹青老师说自己“没画过素描”的问题。联系上下文,陈丹青所指“素描”应该是国内学院里这几十年形成的用于基础训练的那一类。是学自50年代苏联的素描训练模式,以石膏像、人体、人像为训练内容的“全因素的素描”。这类素描在整个人类绘画史当中显得很有“中国特色”,其实也只有短暂的50年。这种素描的讹误和功劳我不想去讨论。

看欧洲古典大师的素描经典,不难发现,大师画的多是容易被我们称为速写的素描。其实速写就是在短时间里完成的素描。回到素描原有的概念,陈丹青老师才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素描高手。这些上世纪80年代在创作《西藏组画》期间完成的大量速写是陈丹青素描最精彩的部分。陈丹青的素描不是我们的学院教出来的,完全是一派天赋才能,是自少年起自觉学习欧洲大师的“野路子”,生猛浓郁,反而有大师气象。

30年前,陈丹青两次进西藏,第一次是1976年画出了《泪水洒满丰收田》,第二次是1980年创作《西藏组画》。后一次进藏速写数量惊人,题材也几乎包罗了当时西藏景物和社会生活的直观全貌,大到雪山神湖,小到藏刀毡帽上的图案记录。可以猜想短短的3个月里,年轻的陈丹青是怎样的好奇、惊喜和兴奋,又是怎样的敏锐、冲动和热情。

我受陈丹青影响很深,学生时代先是被《西藏组画》震撼;又对着翻拍多遍的小照片临摹零星见到的西藏速写;后来,我毕业自愿进藏的直接原因也是陈丹青《西藏组画》的感召,一下子在高原生活了13年;近些年我热衷于写生也有他对我的影响。

拙于文字的我很难准确描述这批速写的精妙,每次看到就心跳加速。面对好作品评价赞美都是多余的,先傻在那里,享受那一刻被电击般的纯粹,我只能感知我的激动。记得去年在中央美院展厅里看“素描教学60年”,我在看整个展览的过程中都还理智平静,也许,因为我对西藏感情特殊,唯到陈丹青西藏速写这里心脏猛烈跳动,他的直接、热忱扑面而来,高超画技隐于情感后面,画家和笔下的形象都是活着的生命,康巴汉子自不必说,连小泥房子都像是在“呼吸”。

这些年,我一直注意搜集这批速写的印刷品和电子文件,有翻拍有扫描,加起来也有200多幅。早就想分享给更多的朋友和学生们。几天前陈丹青老师得知此事马上就应允了。这是陈老师送给博友的厚礼!

陈丹青说:“现在,我大概画不出这样的素描了,它们比油画正稿更生动,更自然。我终于明白:趁着年轻时代的热情和敏感,还有部分的无知,是绘画的最佳状态。”谢谢陈老师!

内容出自转载,我们致力于精彩内容推送,转载仅作观点分享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专业书画艺术品投资20年,长期收售:郎森、袁晓岑、王晋元、周霖、尚文、姚钟华、周善甫、刘自鸣、廖新学、尚丁、缪嘉惠、刘傳辉,吴稀龄、张烈、袁嘉谷、陈荣昌、周善甫、担当、李承基、杨毓兰、段瑾、刘明、陶薰、赵鹤龄、赵鹤清、李云峰、王铮、李馨奇、钱南园、李仰亭、张文林、钱允湘、张再谨、杨应选、苏万钟、袁昶、孙清士、孙清彦、吴治华、段永源、孙铸、杨琛、李荣封、温聿新、萧士英、方正阳、中峰、过峰、朱昂、赵士麟、孙髯翁、阚祯兆、杨升庵 等云南书画。

电话13618715880

地址:中国云南省昆明市华山南路116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