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温州超大镇七普增减态势,多数人口流失,竞争力下降……

subtitle
金樽对月 2021-09-16 12:2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温州超强镇七普态势,多数镇人口流失,发展竞争力下降--而龙港撤镇设市立功,跨越鸿沟,七普增加近7万,常住人口达46万人 2021-09-15

在浙江省,温州是个强镇经济而闻名全国的地方,也是最早提出“镇级市”概念的地方。原本有传统四大强镇:龙港、柳市、塘下、鳌江,曾经风光无限的温州各大强镇(非县城),是温州人口的重仓区,也是温州吸引外来人口的主阵地。不过如今从六普到七普的十年来,温州强镇的人口增长已陷入疲态。下面是四大强镇加上灵溪镇人口。

六普:柳市32万.塘下31万.龙港39万.鳌江20万.灵溪29万。七普:柳市33万.塘下30万.龙港46万.鳌江23万.灵溪38万。在上表中,龙港已经撤镇设市不计在内。而灵溪、柳市、塘下人口均超30万,为温州人口第一梯队。灵溪首次成为温州第一人口大镇。而鳌江人口超20万,处于第二梯队。

灵溪是七普温州超强镇中的人口增量冠军,十年间8.56万的增量,相当于一个大镇的人口数量,相当惊人!作为苍南县城——灵溪镇人口已经接近40万人,原因于苍南县里将全县之力建设灵溪县城新城、苍南火车站等重点地区,目前灵溪镇税收收入已经与龙港差不多。在苍南县已经是一城独大,其大县大城发展战略比较成功,故也自然不过分担心分县后的问题,故可以以比较乐观心态地看到龙港撤镇设市,自己更好去开发苍南县东南尤其在马站—霞关地区。

龙港在撤镇设市后,在吸引人口方面确实是有点超水平发挥,这也是作为城市发展的有先见之明,比之县城和强镇的等级制度身份落伍,龙港设立县级市后的城市吸引力的魅力十足,常住人口规模已经到46.47万人,十年间增加6万多人,达到近50万的中等城市人口量,同时也避免被苍南县城灵溪镇虹吸和超过之尴尬,未来前景应继续看好。

在温州所有超大镇当中,目前只有鳌江的人口增长一枝独秀。十年鳌江常住人口增加3万多人,虽然比灵溪、龙港有差距,但是16%的增长率远远高于其他超大镇。可见鳌江作为鳌江流域的中心组成之一,和其他强镇不同,未来鳌江镇仍有较强的吸引力。平阳县举全力配合建设中国金茂集团的鳌江新城,十年成功引进银泰城、万达广场、鳌江火车站的西塘未来社区。

而目前瑞安的塘下镇人口呈负增长的态势,人口减少近一万人,以工业化发展为主导的大镇滞后城市化建设,已经暴露出塘下镇城市发展竞争力脆弱。另外,原因于瑞安老地盘丽岙街道崛起(肯恩小镇)让人口增加一万多,但是塘下镇已经无法享受温州市区所有资源转移的机会,无奈而看到丽岙先抢占机会。

柳市镇人口增加一万人,远远落后于平阳鳌江镇,目前城市建设发展落后,只能搞工业化项目,与浙江省与温州第一超强镇身份不匹配。而乐清市区发展极为迅猛,形成鲜明的对比。城镇(市)发展必须两条腿走路工业化和城市化,只单方面推进工业化发展,而城市化落伍,第三产业落后,外来人口融入不进去,问题就大,人口只会流失。

另外,温州北岸的瓯北人口也减少2万多人,负增长也达到了8%,人口流出严重。瓯北镇虽已经改为瓯北街道,已经提前进入城市化发展,其待遇确实要比温州所有经济强镇还好,瓯北街道有规划M1地铁、过江通道等优势,目前瑞安方面已经明确撤市设区,而瓯北未来前途尚不明,一江两岸,早已一体,徒呼奈何??

总之,从七普温州这些超强镇人口发展的增减数字来看,特别是与其所在县城和市区人口相互比较来看,人口增长已经明显滞后和陷入疲惫不堪,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地方和县域中心城市已经显示出强劲的人口竞争态势,特别是目前国内人口竞争抢夺激烈,小区域的资源毕竟有限,提高县域中心城市的首位度也是国内今后县、县级市、县域经济的发展态势,温州超强镇今后融入中心城市发展应是大势所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