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他曾是温州第一批开出租车的人!如今开发网络约车平台

subtitle
温州古道 2021-09-16 11:24

来源:温州企业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出租车曾是温州的城市名片之一,服务水平闻名全国。但在多重因素影响下,这块招牌正在“褪色”。近年来,作为温州市出租汽车行业协会党总支书记、会长的邵道义怀着一片赤诚之心,勇担行业重担,为出租车行业的改革与复兴不辞劳苦地鼓与呼。日前,记者专门采访了邵道义,听他讲述光荣和梦想,责任和希冀。

黄金时代

记者:90年代至2008年堪称出租车行业的红利期,2003年3月26日《中国经济时报》头版头条的《温州出租车司机的幸福生活》将温州出租车司机置于镁光灯下,收入近万的出租车司机引发全民热议,现实情况确实如此吗?

作为20多年的出租车行业从业者,您能结合您当时的亲身体验谈谈吗?

邵道义:我和出租车的缘分要从1996年说起。当时我原先的单位改制,我选择了买断下岗。为了寻找一个有稳定收入的工作,在一个亲戚的推介下,我将目光转向了当时热门的行业——在温州市区开出租车。

当时随着交通出行需求不断扩大,我市出租车行业经历了一个相对较长的黄金发展期,社会上普遍形成了出租车司机收入较高且稳定的良好印象。但那时候在温州市区开出租车不是你想开就能开的,除了驾驶证,当时政府要求每位出租车从业者拥有温州市区户口,光这一个条件就将许多外地从业者拒之门外。恰好我符合这个条件,最终顺利入行。我和其他两个搭档一起,成为当时温州市区3300多辆出租车其中之一的“从业者”。

当时,我每天开7-8个小时的车,一班次大概能挣上300、400元,一年的收入就能达到10万元左右,而对于那些有车一族(车主)年收入更高,拥有较多出租车的车主一年收入近百万的也不在少数。那时温州的出租车生意堪称暴利,包括我和我身边的很多出租车司机都很快在温州市区购置了房产,很长一段时间,这个职业是温州人眼中的“金饭碗”。

记者:在巅峰时期,温州一张出租车牌照交易额高达140余万元,如此昂贵的价格仍让不少人趋之若鹜,这是什么原因?

邵道义:在温州,人们习惯把出租车经营权证称为“出租车牌照”。从1998年开始,温州市政府对出租车经营权进行公开拍卖,凡是有温州市区户口,年满18岁并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公民,及市区注册登记的法人和其他组织,都可以参加拍卖竞买。1998年公开拍卖时,一张出租车牌照的价格在68万元左右,而到2005年底,这个价格已被炒到了140多万。由于温州出租车总量受到政府严格管控,长期以来经营权属个人所有的出租车数量一直控制在3329辆,再加上温州的出租车牌照是“终身制”,甚至可以买卖、继承、贷款,这也导致温州市区出租车牌照显得更为稀缺金贵。在10余年的时间里,在二手交易市场,牌照作为交易物大部分几易其手,一转再转,价格也越炒越高,最终被炒至140多万元的“天价”。

记者:2017年网约出租车进入温州市场后,温州出租车行业迎来拐点,随着网约出租车的入市并迅猛扩容,迫使传统出租车陷入“泥沼”之中,不少人提出要“自救”,您觉得出租车行业有必要自救吗?假如自救有什么不利条件?

邵道义:2017年起,出租车行业堪称“每况愈下”,我们戏称“狼来了”。我将1998年以来和当下的数据进行对比。2008年出租车经营权出让价格为140万,现在已经跌至20多万;1998年出租车的从业人数约有30000人,现在已减至约5000人;1998年司机月入7000-8000元左右,如今物价已经翻了几番,司机的月收入反而跌至5000-6000元,这还是以16个小时工作时间计算的。由此可见,出租车行业的改革创新和行业自救迫在眉睫。温州的出租车行业当下的困境,既有历史因素,也有现实原因。

第一,温州的出租车性质以私有为主,出租车企业所拥有的出租车都是车主挂靠公司经营的,大多车主各自为政,一盘散沙,所以如何聚合这盘散沙,平衡利益关系,联合各个利益相关者,让大家集体抱团谋求新出路十分有难度。

第二,司机流失严重。从2017年以来,司机以每年10%的比例流失,司机的流失主要原因是出租车收入水平下滑,多家网约车品牌大批量招募司机所致,司机是出租车行业最重要的一环,如何留住人才至关重要。

第三,出租车的车型虽历经了菲亚特、奥拓、富康、大众等车型的迭代,但一直都是A型车,较之网约车基本清一色使用B型车,无论是车款的舒适程度、约车候车的方便程度、还是服务水平都存在明显的落差,软硬件投入意愿低,使得出租车行业发展陷入恶性循环。

行业自救

记者:您觉得温州出租车行业的的出路是什么,假如为行业开一剂药方您会怎么开?

邵道义:如何打破温州出租车行业发展的瓶颈,找到行业发展的出路,我认为有二个方向:

首先是必须走巡、网结合的路,研发温州出租车自己的网络约车平台,利用网上约车、电子支付、在线服务评价、信息化管理等手段,加快出租车与互联网技术的深度融合,充分调动和激发市场主体的积极性,提高传统行业的竞争力和服务水平。目前温州市出租车专用叫车平台app我们已经研制完毕,现正在调试中。

其次是必须走集约化、公司化经营的路,个体出租车辆纳入公司经营管理后,将免费享受公司提供的各项服务,如:统一办理证件和运营业务(如安排替班等);统一后台管理(如座套换洗等);统一处理事故、违章;统一教育培训;统一车辆维修,完善检查机制等。与此同时,我认为政府也应给出租车行业更多的关注和关怀,司机作为“永远在路上”的群体,他们24小时穿行于城市的大街小巷,为这座城市的发展提供活力。但由于工作特点的关系,长久以来,如厕难、喝水难、休息难、停车难等问题一直困扰着他们。因此,在温州市区建设一个真正意义的出租车服务中心,为出租车驾驶员提供专门的司机休息站和补给基地,从而从根本上解除温州市区出租车行业至今没有服务中心的悲哀,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民生工程。

侧写

侠之大者

邵道义人如其名,身上自有一股侠气。2011年10月20日,温州都市报以《温州有位“道义哥”挺身而出相救摔倒小伙》为题报道了邵道义挺身相救受伤群众的感人事迹。2011年,政府开展“四小车”整治,364名残疾人的残疾车亟待置换成出租车,邵道义急政府之所急,勇担重担,自费400多万元人民币,接纳了这些残疾人的挂靠。2020年疫情期间,邵道义更是自掏腰包,先后采购3万个口罩免费发放给出租车驾驶员并提供消毒液30箱、消毒喷壶1447个。同时,他还带领协会出租车自律委员会和博爱出租车公司党支部及“共产党员先锋车队”党员,不顾个人安危,9次72人次奔赴温州机场、动车站对候车的出租车进行新冠肺炎防控工作的督查和整改。同时他在博爱出租车公司设置了“博爱出租车消毒点”,每天给所有前来消毒的出租车免费消毒、赠送口罩,共计消毒出租车3993辆次,保证了市民的出行安全。因抗击疫情成绩突出,2020年9月,中国出租汽车暨汽车租赁协会特授予温州市博爱出租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全国出租租赁汽车行业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企业”荣誉称号。

此外,他还连续坚持18年开展全国高考期间出租车“免费接送高考生”公益活动,同时,邵道义还坚持开展每年3月5日“雷锋日免费送病人”、7、8月份给出租车驾驶员“夏日送清凉”、年底到“山区扶贫”等公益活动。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一手牵头建立了公司党支部和“共产党员先锋车队”,为温州市出租汽车行业协会的党建工作做出了重要贡献。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即使在同龄人莳花弄草含饴弄孙的60岁,邵道义却义无反顾扛起责任,负重前行,为行业发展殚精竭虑。一位温州市出租汽车业内资深人士评价说,“假如能有一个人能带领温州出租车行业站起来,我相信这个人就是邵道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