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对越自卫反击战的那些谣言:女兵伤亡惨重、战俘被制作成海豹人

subtitle
兔叽姐姐 2021-09-16 11:1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越自卫反击战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爆发。

这一场战争是新中国成立后的最后一场对外战争。

最终以中国的胜利宣告结束,这一战不仅保护了我国边境领土,更打出了国威军威。

但对于这样一场胜仗来说,却很少听闻媒体的宣传报道,反而能够听到许多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谣言。

其中关于“女兵”的谣言更是占据了大壁江山,比如:121师野战医院遭到越军袭击,女兵伤亡惨重、女兵俘虏被砍去手脚制作成海豹人。

这些谣言“内容详实,讲得头头是道”,极容易混淆大众视听。

但认真还原历史,仔细分析下来之后便能发现,这些谣言简直不堪一击。

一、谣言一问:121师野战医院究竟有多少女兵伤亡

在著名作品《十年中越战争》中,提到了这样一件“历史事件”:121师野战医院惨遭埋伏,女兵伤亡惨重。

这一说法出自正规出版的作品之中,读者对其真假大多不做怀疑,所以导致这一说法始终被当做“正史”流传。

但这却是实打实的一条著名谣言。

首先从数据上来看。

谣言之中提到“女兵伤亡惨重”,虽然没有给出具体数字,但可以看出女兵的伤亡数量不少。

但据官方统计,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之中,只有一名女兵牺牲,她的名字叫做郭容容,是一名来自54军162师政治部的电影队队长。

右一为郭容容

1979年2月26日,郭容容接到上级命令:前往高平阵地护送烈士遗体回国。

彼时战局已经倾向中方,越南军队被打得溃不成军,但仍有部分游勇散兵游荡在丛林之中,企图通过迂回穿插偷袭中方部队。

虽然郭容容小队此次执行的任务并非战斗任务,但因为在多次往返运送遗体的过程中,需要穿过地形复杂的森林,遭遇埋伏的风险同样存在,所以也同样配置了部分战斗人员与枪械。

在护送任务过程中,大家都不敢掉以轻心,就连女兵郭容容都要时刻握紧手中的冲锋枪,随时做好战斗准备。

但意外还是发生了。

在经过一片树林时,一股几十人的越军队伍猛然冲出,与郭容容小队发生了冲突。

在冲突中,郭容容在用冲锋枪反击时不幸被子弹击中颈动脉,当场牺牲,时年24岁。

这位英勇牺牲的女兵便是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唯一一个牺牲的女兵。所以单就从牺牲人数来看,这一谣言便于现实情况不符。

其次有人证证明。

这一谣言中提到的部队为121师野战医院。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121师的确遭受到了敌人的伏击,但并非野战医院,而应该是121师的后勤医院。

这并非空穴来风,而来自于曾经经历过那场战斗的九名女兵之口。

这九人分别是医生韩思宁,护士杨宜玲、张战勤、王荣慧、申昌兰、于广云、马维宁、张玉兰、张海英。

121师九姐妹

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多年后,这九人曾再次聚首。

据她们回忆,1979年2月中旬,121师在向802高地行进时,在通农地区遭到了越军的埋伏阻击。

121师副师长李德瑞决定采取“运动作战,准时到达目的地”的作战方针。

先头部队在通过通农地区后,遇到了一个三岔路口,队伍未能正确选择通往809高地的道路,错误地选择了通往河安的道路。

随着队伍行进的越来越远,121师距离809高地也越来越远,好在在行进过程中遇到了友军123师的侦查队,方才得知原来自己走错了路线。

这一消息很快被通报至师指挥部,指挥部当即决定:“原路返回!”

可此时已临近傍晚,且后方还有越军埋伏,行军风险极高。

因此指挥部决定由侦查、作战能力较强的三营作为先头部队,指挥部等其他后勤队伍紧随其后。

彼时,这九名女兵都被安排在了362团后勤部队中,跟随大队伍向通农地区进发,但却遭到了后勤部长李华成的反对,他说:“女同志哪里走得过男兵,跟炮兵吧。”

于是她们被安排到了行军条件较好的362团后勤之中,乘坐汽车去往通农。

也正是这一决定让这九姐妹幸逃一难。

18日22时,师后勤部队、师后勤医院在通过魁宝西北山垭口时遭遇到了越军的袭击。

我军身处低洼之处,越军占据高地,在攻守方面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再加之后勤队伍作战能力较差,很难应对训练有素的越军。

多个不利因素导致了121师后勤部队大规模的伤亡,据统计,121师此次共计伤亡三百余名战士。

这一结果无疑是惨重的,但遭到埋伏的是121师后勤医院,并非谣言中所提到的野战医院。

所以,无论是女兵伤亡人数,还是所提部队,并不属实,这一谣言不攻自破。

如果说上面这一条谣言真假难辨,因为涉及到许多历史数据的考证,那么下面这一条谣言就属于“一眼假”。

二、谣言二问:我军女战俘是否被制作成海豹人

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后,在民间突然兴起了一种关于“海豹人”的传言。

曾有人说在中越交换战俘时看到了我军的女战俘被制作成了“海豹人”。

何为制作?

“海豹人”指我方女战俘在被俘期间遭到非人的虐待,被截去四肢,因为行动只能像海豹一样不断蠕动,因此得名“海豹人”。

有人会说:战争是残酷的,面对敌人,对手能够做出任何残忍的事情!

这一说法的确没错,世事皆有可能,更何况是战争。

但如果仔细想来,再结合彼时的战争环境,关于“海豹人”的说法便会不攻自破。

首先是医疗条件不允许。

彼时越南的医疗水平十分有限,对于“截去四肢还要保命”这种大型外科手术,很难在当时的战场之上实现。

同时彼时的越南不仅要与中国对抗,还要兼顾与柬埔寨之间的战斗,这导致药品十分短缺,试想越南会舍得拿出大量的药品去制作一个又一个“海豹人”吗?

显然这不符合越南的战争诉求。

极度恶劣的作战环境

其次越南的气候和作战环境不允许。

越南气候湿热,普通伤口不经过及时的处理都有可能造成感染,更何况是如此大的伤口创面。

同时,越南在与中国的对抗中处于下风,自己都需要游击作战,怎么会带上只能依靠蠕动行进的“海豹人”,恐怕即使战俘被制作成“海豹人”,也无法等到交换战俘的那一刻。

所以仅从这两个方面就足以证明“海豹人”的传言并不属实。

但如果非要找到一些历史数据进行佐证的话,也并非不可。

越南阮见南少将曾全权负责战俘交换事宜,他曾坦言:“请相信不是由于我们曾是敌对双方,而不说实话。我的确收容过你们的女战俘,但都是完整的人,并且也按照双方的约定交还予贵国了。而海豹人是不存在的。”

并且阮见南提供了交换战俘的具体名单,共计我方战俘971人,其中女性战俘为37名。而这37名女战俘的身体都是完好无缺,并不存在断腿、断臂的情况。

所以无论是彼时的现实情况还是历史数据,都证明了“海豹人”并不存在。

三、女兵伤亡成标榜自己的谣言:历史容不得谎言

无独有偶,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女兵伤亡的谣言还有许多。

该谣言视频截图

在一段关于“商业经验分享会”的视频中,一名女性自称自己曾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是55军战地救护队队长,她曾带领的56名女战士在战争中全部牺牲,唯独自己幸存。

在视频中,这名女性讲出了这样一段令人感动的话语:“我抚养了这些牺牲战友的父母,总共有112名老人,到现在我还有9个父亲,11个母亲……”

如果该名女子所说属实,这绝对是一个伟大的女性,但如果其言为假,便是另外一副丑恶的嘴脸。

事实证明,她所说的一切都是丑恶的谎言。

55军所在的战斗区域为谅山,因为距离我国边境较近,所以军一级的部队医院不会到前线执行医治任务。

同时因为女性战斗力较弱,每个医院都会配备一个步兵连做战斗警戒,即使女兵需要深入前线执行救治任务,也只是少量的几名,并不会全体上阵,所以根本不会出现几乎全部牺牲的情况。

正在执行救治任务的女兵

这无疑是一条弥天大谎,她是想通过捏造事实来标榜自身的伟大!

试问,用如此手段谋求自身利益,难道心不会痛吗?

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谣言不止以上所讲,有的被一传十十传百,闹得人尽皆知,有的可能只存在于人们茶余饭后的调侃之中。

纵观这些谣言,以“女兵”为核心的不在少数。

谣言制造者们无疑是企图利用“女性”在战争中的弱势身份,增加谣言的刺激程度,从而达到博取眼球的目的,诚如“海豹人”之类的谣言,真可谓“越神秘越流言四起。”

同时,因为主流媒体与历史教材中,提及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内容少之又少,无法满足人们内心深处的“求知欲”,这才给了这些谣言可乘之机与生存空间。

但历史容不得谎言,中国战士的命运更容不得随意捏造!

请那些企图利用谣言谋求私利的人,放下那一点点小心思,因为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不要引火上身。

如果,想要通过夸大事实、捏造历史来放大对战争对手的“恨意”,那么大可不必。

因为“恨”赢不来尊重,更赢不来和平。

唯有永远铭记历史,自强不息,才能真正地化曾经的悲痛为现如今的动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