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辛苦照料病重父亲十二年,他却选择把七十万遗产全分给弟弟

subtitle
真实故事屋 2021-09-16 09:1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故事已由作者:安隅,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爸爸又把保姆辞了,接下来,我们要开始轮班!”家族群中,大姐黄爱莲突然发布信息。

“怎么又辞了?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大儿子黄家雄不耐烦地开腔

“说这个阿姨吃饭吧叽嘴,吃相不好!”黄家老爷子本身年轻时就是个强硬怕,这病了几年,脾气更加古怪,时不时地做妖一下,显示自己在家中地位的同时,考验一下子女的忍耐孝顺程度。

“大姐,要不还是再找个保姆吧,我身体吃不消!”二姐黄美莲弱弱地说道,即使她也是出钱的人之一,但打小在家中被忽略的地位,使她在表明立场时,总是不太坚定。

“不找了,都不找了,大家轮吧,我还能省点养老金出来!”黄爱莲的语气中饱含着酸意。

老二黄美莲虽然早年丧偶,性格怯懦,但生的三个子女还都挺孝顺争气,再加上她的退休金也高,反倒是几个姐弟中日子最滋润的一个。不像自己,丈夫几十年赌性不改,赚的不够输,儿子日子过得平平只能自保,女儿离婚,带着外孙女住娘家,时刻还得她去贴补。不像黄美莲,儿女们都已经在反哺。

“不用排我,你排了我也去不了!”黄家雄一口回绝。

虽然他在家中排行老三,但是做为长子,从小就被宠溺成了霸道的个性,别说是欺负下面两个弟妹,就是上面两个姐姐,他也是想说就说,想骂就骂。

早年发迹,通踏黑白两道,风光无两,老太太去世那年,光是他的朋友,就开了不下50桌。现在晚年败落,一家老小挤在老爷子留下的祖屋,不可一世的样子还是没有丝毫改变。

就这样,明明是五个子女,真正伺奉床前的,只有四个。

W城是个多台风的城市,这才排好班,第二天轮到黄美莲的时候,就风雨雷电交加,马路上一片狼藉,树木广告牌东倒西歪,地上的积水漫过膝盖。广播中一再提示市民台风天气,为了安全不要出门,黄美莲看着屋外的天气,踌躇了半天。

为了方便照顾读初中的孙女,她住在儿子媳妇买的学区房,老破旧的设施,排水受限,屋前的水早就满到腿跟。

从学区房到老人公寓,需要十来个车程,黄美莲有点打退堂鼓,要知道,万一电线刮断,掉到水里,自己出去,可能随时没命。

可大姐黄爱莲的电话,一个催一个,冷漠的语言毫无体恤顾怜之情,使她原本想换班的念头打消了,只能硬着头皮出发,打小就是不想麻烦别人的个性。丈夫早年去世,生活困难时,她接受过弟妹帮助,可日子好过点时,她就把欠的钱连本带利地还掉了。

小妹黄丽莲说过,可能正因为二姐这种不愿意占别人便宜的硬气做派,才使她有了老来福。

2

好不容易赶到老人公寓时,黄美莲已经大半身湿透,黄爱莲像是没看到一样,语气不善地说道:“全家就你最会磨蹭,早上交班的,非要拖到中午,我还得回家做饭呢!”

黄爱莲一面抱怨,一面拿着雨伞往外面走,黄美莲咕哝着一句才九点多而已,哪有中午这么夸张,她也权当没听到。

这个大姐对父母弟妹自私,但对自己子孙却是护犊子的很,明明做饭这些事,完全可以由她离婚待业在家的女儿负责,她还是做到了俯首甘为孺子牛的地步。

黄美莲看看,老爷子坐在轮椅上还算安份,就赶紧从柜子里拿出自己放在这备用的睡衣想换上,老爷子就喊着要上厕所,黄美莲无奈,只有放下衣服,先推着老爷子上厕所,地板上被黄美莲的裤管滴湿了一大片。

深夜的老人公寓,静悄悄!

台风经过一整天的肆虐,此刻已经消停了,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拖着一天的疲惫,黄美莲平躺在小床上,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生怕自己的一点点响动,惊扰到好不容易消停下来的老爷子。

老人公寓一房一厕,配备了统一食堂,但老爷子不喜欢吃食堂饭菜,所以,在走廊上弄了个简单的厨房。一日三餐,再加上给老爷子洗漱,按摩,上厕所,打扫卫生,一天下来,也没得停歇,枯橾忙碌也不敢吊以轻心。

66岁的黄美莲照顾起92岁的老父亲,已经是非常吃力的。况且她前年做过心脏搭桥手术,长期服药,到了夜里,还是会胸闷气短的。此刻太累了,黄美莲有了困意,意识模糊间,听到大床那头的老爷子,又重重地咳嗽了一声,混沌有力。

黄美莲继续躺尸,当自己没听到,可老爷子却并不消停,将身子一寸寸地往床沿挪动……

‘啪’地灯亮了,黄美莲无奈地站起身来,将老爷子的身体往床里面挪了挪,她叹气道:“爸,你又要干什么?你这样摔下来,我们受累就算了,你自己不受苦吗?”

“我要上厕所……”老爷子理直气壮。

是的,夜里,老爷子最会折腾人的地方,就是不断地上厕所,像个孕晚期的孕妇一样。让他裹个包大人,死也不肯,说难受,拉不出来。

如果子女们想坚持一下,他就会大发雷霆,说他们不孝,巴不得他早死。黄家在小弟黄家豪与小妹黄丽莲的带领下,他们这一辈人除了黄家雄,都跟着吃斋念佛,乐善布施,自然不能在孝敬自家父亲上落人口实。

说父母是家中最大的菩萨,要好好供养,虽然道理都懂,但长达十二年的照料,个个精疲力竭,却有苦不敢言。

老爷子白天好吃好睡地养精蓄锐,晚上觉浅,睡不着,也见不得伺奉床前的子女能安稳,一旦觉得他们要睡着了,他就各种作妖,来折腾他们。对保姆对子女,倒是一视同仁的很,不过,保姆是拿了钱,想不干就不干的,而子女出了钱,想不干也得撑着干。

3

“咱们还是再给爸找个保姆吧,只做白班,晚上我们轮!”十天后,小妹黄丽莲率先发话。

虽然她在兄弟姐中排行老四,但早前经商,也是个有手腕的人。积累一定财富后,退休下来,专注于慈善事业,也是将一把手的工作做得风声水起,所以在兄弟姐妹面前,讲话还是有份量的。

黄丽莲离婚后,膝下只有一个女儿,也已经长大成人,按理是五个人中最清闲的,但她感觉自己前半生命运多舛,要好好吃斋理佛,做慈善,修行来生,所以,反而比之前做生意更忙。

既然小妹发话了,大家都纷纷表示赞同,黄爱莲是自己也吃不消了,毕竟她也是将近七十的人了。

而黄家雄则是无所谓,反正他即不用出钱,也不用出力,虽然自己晚景萧条,但总算是给黄家生了两个儿子,两个儿子虽然不成器,但还是给老爷子生了两个曾孙子,所以,这长子长孙长曾孙的地位,在重男轻女的老爷子心中,很有份量。

不像小弟黄家豪,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即使夫妻两事业再好,平常生活中照顾的再好,在老爷子心中,无后依然是最大的不孝。

但黄家豪妻子是公职人员,自然不可能摒弃事业去拼二胎,所以,早年老爷子话里言外,也没少表达过不满,现在老了,也就不再叼叼,而且黄家豪夫妇也55岁了。

“二姐啊,我真不能再替你值夜班了,身体吃不消,晚上还是你自己来吧!”轻松不到两周,保姆就给给黄美莲打电话。

因为体质太虚,黄美莲陪夜之后,总要不舒服个三四天,再多补药补觉也于事无补。于是就让保姆替自己值夜班,自己额外每次再加一百块钱给她。

刚开始,保姆还是乐意的,毕竟,在五千的工资之外,还能额外增加收入,但仅仅帮黄美莲值了两次夜班,就说自己不干了。

黄美莲只能硬着头皮自己上,好不容易留下来的阿姨,可不能因为自己就走了,到时候,也指不定大姐黄爱莲会怎么怼自己。

夜里的陪护,就跟熬鹰似的,晨做暮息是人体的基本规律,当黄美莲正进入梦乡之际,

“我要上厕所,我要上厕所”寂静的深夜,声音显得格外哄亮和元气十足,黄美莲一个机灵被吵醒,开了灯,迷迷糊糊地去搀老爷子。

“啪”地一声,一个重心不稳,老爷子摔在了地上,黄美莲惊出一身冷汗,什么困意都没了。

再看到老爷子头部的一滩子血,黄美莲更是感觉自己整个人被抽空了一样,手脚冰冷,扶了半天,老爷子还是瘫躺在地上不得动弹,边上的椅角也是一块血渍,老爷子年纪虽大,但人高马大的骨架,加上浮肿,体重相当是是黄美莲的一倍。

老爷子疼得直喊:“哎哟,哎哟,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六神无主间,黄美莲反射性地拨打小弟黄家豪的电话,因为弟弟家住得近,而且深更半夜,只有他是最好讲话的人。

4

小弟黄家豪很快到了,没一会儿,黄家雄和黄丽莲也到了,是黄家豪在来的路上,直接给其他兄姐打了电话。

黄家豪和黄家雄合力将老爷子搀扶起来,黄丽莲拿了块手帕包住老爷子的头,三个人簇拥着将老爷子半抬了出去。

黄美莲慌乱中,拿了一套老爷子的衣服跟在后面,叫的专车,只能坐四个人,黄美莲被落在后面。

“二姐,去人民医院,你再叫辆车啊!”黄家豪叮嘱了一声,车子就扬长而去。

深夜时分,根本没什么出租车,公交也停运了,黄美莲不会用叫车软件,幸亏人民医院距离这只有三四站车程,黄美连一咬牙,哆哆嗦嗦地往医院赶去。

到达医院时,老爷子已经被包轧缝合好伤口,正在做脑部CT,黄美莲如同做错事的孩子,卷缩在椅角,直到这一刻,她的腿还是在颤抖。

大姐黄爱莲是最后一个赶到的,问了老爷子情况后,就指着黄美莲冷嘲热讽道:“大家都照顾爸,就你照顾得动静最大,都照顾到医院来了。”

黄美莲眼眶发红,心里委屈,就是说不出半个为自己辩解的字,大姐这是戳心。

“大姐,别说了,二姐也不想的!”小妹黄丽莲说了句公道话,不说还好,一句好话,使黄美莲的心防绝堤,眼泪叭叭叭地下来。

黄家豪拍着黄美莲的肩膀,对黄爱莲说道:“也不能全怪二姐,爸本来也就不好照顾。”

黄家雄则不耐烦地扫了黄美莲一眼,抖动着一脸横肉骂道:“哭什么?还没到哭丧的时候呢!”

医生出来,老爷子虽然头部缝了五针,但脑部只是轻微脑震荡,晚上观察过后,便可以回家了。

就这样,因为老爷子的受伤,除了保姆,姐弟四个白天也轮流在场,以便再发生什么意外,也好有个照应。

老爷子或许是受伤后吃了些止痛片,有镇静作用,整个人晕沉沉的,给打了包大人,也不再反抗,大家总算夜里能抓紧补补觉。

“陶慧!陶慧!……“一天老爷子突然清醒,大叫着小儿媳妇的名字。

”爸,你叫陶慧什么事啊?“这天正好是黄家豪轮班,陶慧是他的妻子。

”让陶慧把我存她那的……那的钱取出来,我今天……要分钱!“老爷断断续续地说着。

”爸,您这是要……“

”你别管,叫陶慧把钱全取出来,叫家雄……过来!“老爷子发号施令的习惯,从年轻到老,都没改变过。

黄家豪没有再多过问,除了打电话给陈家雄,同时,还把三个姐姐也叫过来了,暗示着老爷子要给大家分钱了。

这也无怪乎黄家豪会这样想,因为老爷子当年将钱交给妻子保存时就说过,这个钱是存着以后给子女平分的,一共一百万,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

黄家豪倒不是太在意这个现金,因为老爷子之前房子拆迁,两兄弟平分了不少资产,虽然这些钱还不够填黄家雄早前欠下的大坑。

5

才打完电话,黄家雄是第一个到的,脸上的肥肉堆笑,爸爸前,爸爸后,您老一定会长命百岁,哄得老爷子裂着没牙的嘴直笑。

父子俩正在有说有笑之际,陶慧和三个姐姐同时也到了。一看到三个女儿,老爷子的脸就拉了下来,横了黄家豪一眼,说道:”你把她们叫来干什么?"

“爸,您叫我把钱取出来,这不就是要分给大家的意思吗?姐姐们在场,不是应该的。”陶慧笑嘻嘻地接话,走到自己丈夫前面。

老爷子不接媳妇的话,只是问道:“钱呢?”

陶慧将一袋子的钱塞到老爷子怀里,说道:“这里一共一百万,您点点!”

三个女儿神色各异,即使黄丽莲表面再云淡风轻,眼中也闪过一丝欣喜,黄美莲则是一副开心又不好意思的样子,黄爱莲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老爷子,将一捆捆十万的钱拿出来数。

老爷子整整齐齐地将钱码在面前的桌子上,数到七的时候,叫道:“家雄,这些给你的!”

辛苦照料病重父亲十二年,他却选择把七十万遗产全分给弟弟

“好的,谢谢爸!”黄家雄也毫不客气,提起早就准备好的大包,当着大家的面,自然地将钱装到包里去,那架势,就算是将老爷子手里的钱都给他,他也照单全收。

四姐弟面面相觑,但都没吭声,不明白老爷子这是唱得哪一出,之前明明说过,要将这钱平分的。

这些年别的不说,三个姐姐照顾老爷子,平摊保姆费用,还要买些水果菜之类,添了不少钱,就算是给分个二十万,也是没多的。

“陶慧,这里三十万给你家!”剩下的老爷子没数,直接塞到小儿媳妇的手里。

“爸,我们女儿怎么都没有?”黄爱莲忍不住,冲上去发问。

“女儿不是前几年分了个黄圈给你们了!”老爷子理直气壮。

“我们女儿每人就一个戒指啊?您对我们可真大方……”黄爱莲还要争,被黄丽莲拉住,她已经认清了形势,在老爷子眼中,家产什么,只是儿子的事,和女儿毫不相干。

“爸,你不给我们女儿就算了,但两个兄弟,你是不是也太不公平了些?”黄丽莲为弟弟黄家豪抱不平。

“你懂个屁,都是生女儿的人……”老爷子说完,便假装困了要睡觉,让他们赶紧走,别打扰他休息。

黄丽莲还想说什么,被黄家豪拦了下来,黄家雄提着钱,一溜烟跑没影了。黄家豪将三个姐姐叫到外面走廊上,将陶慧口袋里的钱拿出,一个姐妹塞了一捆。

“我不要,老爷子也真是太欺负我们女儿了!”黄美莲拒绝,她不差钱,但就是感觉委屈。

黄丽莲也不要,平常她在外头捐献布施也不少,自然不会和自家老爷子计较,就是替自己小弟不值。

两个妹子的清高,让接了钱的黄爱莲突然感觉有点烫手,收也不是,推也不是。

"你们安静地收着,别再把老爷子吵醒了,惹他来骂我,这钱本来就是你们该得的,只有这么多,也别嫌少了。“黄家豪按住姐姐们要推来让去的手,眼睛瞟瞟房间,示意她们别再推了。

黄爱莲提着钱走出老人公寓,丈夫早已经等在外面,一看钱的数目,叫道:”怎么才十万?老爷子不是说一个女儿分二十万的?“

”你就省口气吧,要不是家豪,这十万也没有!……“夫妻边聊边护着钱,往银行走去。

这世间本就不存在那么多的公平,能搞定的只是自己内心的平和平静罢了,贪的人永远无法魇足,舍的人也从来不匮乏!(原标题:《久病床前的儿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