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国留学生转机回国滞留芬兰最新进展!当事人:被迫返英,不放弃维权

subtitle
华闻周刊 2021-09-16 02:2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地时间9月12日下午,原本要搭乘吉祥航空从芬兰赫尔辛基飞往上海浦东的数十名中国旅客,却在登机前被航空公司告知,他们不能登机。据了解,这些乘客多为在英国留学的中国学生。

这些旅客都是前一天(11日),乘坐芬兰航空从伦敦飞往赫尔辛基的旅客。当晚十点多,飞机落地赫尔辛基机场后,旅客下机后立即在机场排队并进行了核酸检测。

航空公司通知他们在次日下午一点左右去领检测报告。但是到了下午三点左右,这些乘客才陆续拿到了检测报告和绿码。最终,在其他旅客登机完毕之后,这些旅客被拦在了登机口前,无法登机。

航空公司给出的理由是:有两名旅客在机场进行核酸检测的结果呈阳性, 阳性旅客 前后座位三排的旅客 因此 被界定为“密切接触者”, 不能登上从赫尔辛基到上海的航班。

▲数十名旅客滞留在赫尔辛基机场(图片来自微信群“赫尔辛基 9.12”)

有滞留者称,这些滞留的旅客中的大部分人虽然已经安全回到英国,但是不少人都遭遇了托运行李遗失的情况。另有6人因没有英国居民签证卡,无法返回英国,只能滞留在芬兰。

到底为何航空公司会拒载数十名乘客?航空公司又是依据什么判定哪些乘客属于“密切接触者”的?

英国时间9月15日,华闻君联系到了被滞留旅客中的一员 Harbeth ,她向华闻君讲述了事情的详细经过,告知了此次事件的最新进展,并对航空公司处理此次事件的方式提出了疑问。

01

最新进展:旅客行李陆续找到!吉祥航空称“最早或可搭乘10月2日航班回国

Harbeth告诉华闻君,在被吉祥航空“拒载”后,她已于13日一早,自费购买了芬兰航空从赫尔辛基飞伦敦的机票,返回了英国。

在接受华闻君的采访前, Harbeth 和一同被滞留的同伴,刚从原先入住的酒店换到了另一个酒店入住。

Harbeth 称,由于滞留旅客绝大多数为在英留学生,基本都已经退掉了在英国的住房。在被迫返英之后,其中一部分人也和他们一样,落地之后直接找了酒店住,也有人借住在朋友家里。

令Harbeth感到气愤的是 ,截至英国时间9月14日晚,在她回到英国已经两天之后,除了一位自称为“吉祥航空芬兰区总经理徐翔 ” 在微信群中会偶尔出现回复消息外,依然没有航空公司的其他任何负责人露面。

“直到今天(15日)下午两三点左右,徐翔才在群里给大家发了两个表,一个表是滞留人员信息表,统计乘客的姓名、护照号、意愿的回国时间以及意愿回国的始发地等信息。另一个表是行李缴费统计表,统计滞留旅客在从赫尔辛基返回伦敦时支付的行李费用。 ”她说。 据称,吉祥航空表示,后续将协商返还这部分费用。

▲旅客在滞留后与航空公司人员交涉(图片由Harbeth提供)

关于部分乘客此前反映的 在芬兰 遗 失行李一事 ,据 Harbeth 了解,有些行李已经陆续送到旅客的居住地址,她和同伴也已经顺利拿到了行李。

Harbeth 称,在他们不停催促和向媒体曝光后,事情终于有了进展,是个好兆头,但他们不会放弃维权。

她告诉华闻君,他们此前的诉求如下:

“1. 尽快找回全部丢失的行李,并赔付早就答应的我们从芬兰返英的行李额。

2. 妥善安置现在仍滞留在芬兰机场的6名中国留学生,让他们尽快住进隔离酒店而不是露宿机场。

3. 对于我们被拒载的这69名旅客(注:吉祥航空的官方声明中称滞留旅客人数为49人)赔付相应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费,而不是一张不知何时才能兑现的退改签机票。”

Harbeth 等人在今天又给徐翔打了电话,询问对方关于后续事宜的具体情况。

“目前除了第一个诉求有进展外,其他两个诉求还没得到回复。但徐翔终于松口答应,如果我们未来回国买吉祥航空从伦敦转机赫尔辛基到上海的机票,会帮我们申请内部优惠价格并分担一定的费用。”她说。

Harbeth 还表示,徐翔于14日在群里给大家发了一个隔离及回国计划的时间线。

徐翔表示,如果从9月13日回到英国开始隔离计算,到9月27日完成隔离。滞留乘客经过双检合格并经大使馆审核后,可以取消他们“密切接触者”的身份。

如果这些乘客想搭乘芬兰航空与吉祥航空联程的航班,10月2日从伦敦飞芬兰赫尔辛基,10月3日从赫尔辛基飞上海,还需要依据中国驻英国大使馆最新规定,提前七天完成核酸检测,即9月25日完成核酸检测,检测可通过NHS提供的上门服务完成。

在航班起飞前48小时,乘客须再进行一次核酸检测,也就是在9月30日或10月1日完成检测。

以上所有流程都完成并且通过核酸检测后,乘客才可以搭乘10月2日由伦敦出发到赫尔辛基的航班,再搭乘10月3日从赫尔辛基到上海的航班。

徐翔还在群里称:“以上时间线和内容,我和(中国驻)英国及芬兰大使馆都确认过,大家可以此为准,如果有担心,可以(打)电话(给)英国总领馆或者芬兰使馆确认。”

▲图片由Harbeth提供

Harbeth 称,在回到英国后,滞留人员代表曾打电话向中国驻英国大使馆求证返回中国的日期,大使馆表示,如果是9月13日开始进行隔离,在隔离14天后,最早9月27日可以回国。

除了在隔离时间上,吉祥航空和大使馆的说法有所出入,Harbeth对吉祥航空是否能妥善安排好滞留人员的回国行程也打了个问号。 “他说他来安排,但不能100%保证。 我们怀疑现在10月3日的票都已经买不到了,他怎么把这69个人塞进去? ”Harbeth称,在完成隔离后,她和同伴已经计划搭乘其他航空公司的机票回国,不再搭乘吉祥航空的班机。

至于另外滞留芬兰的6人目前处境如何,其中一位滞留者在群里表示:“大使馆给我们6个滞留人的答复:他们已经努力争取过了,但是芬兰边境最终还是不让入境,我们需要待在中转区14天,核酸检测双阴之后,会安排我们回国,后续需要和吉祥的工作人员沟通物资机票等事宜。”

北京时间9月15日下午,吉祥航空也在新浪官方微博上就此事发布了一个关于滞留旅客的说明,内容如下:

不过,吉祥航空在官博中称,9月12日航班滞留人数为49人(其中2人呈阳性在芬兰隔离,6人没有英国签证卡滞留芬兰,41人返回英国),9月5日曾滞留人数为22人,两个航班共计71人滞留。与当事人的讲述和此前的报道中提到的“9月12日航班滞留69人”有所出入。

02

当事人:凭什么乘客得承担一切责任?

关于事件的经过,Harbeth详细讲述了全过程,以下为她9月14日发在微博中的自述:

“我乘坐的是芬航-吉祥 从伦敦-赫尔辛基-上海这趟航班,9月11日晚上10点多落地芬兰赫尔辛基机场后立刻排队做核酸检测,然后被告知第二天下午一点去拿检测报告。

但是第二天检测报告迟迟不出,快到三点才开始慢慢发放,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们听到有人被通知不能登机了,这时才得知(机上乘客里)有阳性。

当时,吉祥航空只通知了12个人为密接,所以我们以为只有阳性附近座位的人才不能登机。何况,当工作人员发给我检测报告并成功申请到绿码,就像(给了我)一颗定心丸,让我误以为自己肯定可以上飞机了。

所以,我忽略了很多当时没有深思的细节,(这些)一直让我心里觉得有点怪怪的细节,比如我的检测报告是被单独拿出放在旁边的,说明吉祥航空早就决定好了哪几排不能登机,却故意隐瞒我们。

再比如当我们问工作人员阳性(患者)的座位号时,他却说这是个人隐私不能告知。

(我)感觉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演戏,装作一切正常的样子,不告诉我们真实情况。

登机时故意空出我们这几排,让其他乘客先登机,当我们发出疑问时,(他们)就安抚我们耐心等待。

直到所有乘客都顺利登机后把闸口一关,通知我们这69个人不能登机。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真的是头皮发麻、手脚冰凉。

没有想过吉祥可以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置69位乘客于不顾,直接把我们丢在芬兰机场,强硬地不提供任何赔偿!我们不得已又在机场度过了饥寒交迫的一夜,但心理和精神上的痛苦远远超过身体上的。我们只能联系中国驻芬兰大使馆,得到的回复是这是吉祥航空的商业行为,是我们与吉祥航空之间的商业纠纷,他们没有办法干涉航司的决定。

可是,吉祥航空拒载后没有后续的补偿方案,甚至没有给不得不在机场过夜的我们提供一点点物资,家长们在微信群里乞求徐翔经理帮帮忙送一点食物和毯子来,但是无人回应。(这让)69位留学生和69个家庭彻夜难眠。

因为无力抗衡,我们大部分人都买了第二天一早的机票飞回英国,但是还有6个人因为brp(英国居民签证卡)的问题没有办法回英,只能继续滞留在芬兰机场。

很显然,这两条路都很艰难。返英意味着被迫接受吉祥的霸王条款,之前为了回国做的努力全部白费,需要重新买机票,重新做检测,重新找住的地方,还要在英国呆至少21天才能回去,这些巨额的时间金钱成本谁来承担?

到现在为止,吉祥航空没有任何负责人露面,只有一个自称吉祥航空芬兰区的总经理徐翔在微信群中会偶尔出现回复消息,但没有解决任何实际问题。

按照吉祥航空的说法,我们乘坐的从伦敦飞往赫尔辛基的第一程航班检测出阳性患者,因此前后三排被他们判定为密切接触者,不能乘坐第二程吉祥航空的飞机回国,并且没有提前告知我们不能登机的事实,反而正常发给我们检测报告,让我们申请绿码。

事已至此了,没想到吉祥航空还可以让事情变得更糟。徐翔承诺如果我们买了回英国的机票,会把我们的行李直接挂上去。然而当我们到达希思罗机场后发现我们的行李丢了!大部分人都丢了一件或两件行李!

直到现在,我们已经回到英国两天了,仍旧没有行李,很多同学的生活必需品和重要物品都在行李箱中,回到英国根本无法正常生活。作为此次事件的亲历者,(我)深深感受到了在海外留学生孤立无援,投诉无门的无奈。

我们理解当下国家防疫的不容易,也不想给国家添麻烦,所以我们严格遵守回国的政策和流程,并拿到了绿码,说明我们没有违反任何国家防疫规定。

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众多疑问,因此整理出相关聊天记录,总结关于此次9.12吉祥航空重大拒载事故的五大疑点:

第一,关于密切接触者。吉祥航空关于密切接触者的定义模糊,且无法拿出具有法律效力的红头盖章文件表示,可以拒载体温正常具有双阴检测报告并拿到绿码的乘客。

第二,关于恶意隐瞒。吉祥航空剥夺乘客的知情权,一是并未在购票前告知消费者可能存在被判定为密接不能上飞机的风险,二是在起飞前一刻才通知乘客被拒载,属于恶意隐瞒。

第三,关于超售。吉祥航空芬兰区负责人徐翔在微信群中表示实际登机280人,不存在超售问题,但是一天后又改口为180人,并解释是自己的手机输入错误。

第四,关于后续解决方案,吉祥航空并未对这样严重的拒载事故准备应对预案,也没有对被拒载的69名乘客有完善的后续补偿方案。其负责人甚至在乘客被滞留在芬兰机场过夜的时候直接在微信群中消失,不负责不回应的做法令乘客心寒。

第五,关于行李丢失。吉祥航空承诺负责被滞留旅客的行李会直挂到返英的飞机上,但是却丢失了大部分人的行李,目前不仅仍没有找回,还继续推卸责任给芬航,不承认是自己的交接问题。

我们希望吉祥航空依法和依照行业规则承担起一家上市企业必须和应该承担的法定责任和义务,对此次由您航司引发的69人重大拒载事故做出应有的回应和相应的赔偿。”

02

吉祥航空:“密接者”未合格使用防护设备,不存在“超售”

Harbeth还在微博上发布了被滞留乘客及其家长在微信群里与徐翔的对话截图。从截图可以看出,双方争议焦点主要围绕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对于“密切接触者”的定义以及判定“密切接触者”的依据。

其中一位乘客或乘客家属在群里表示:“密切接触者是指无有效防护的人员。大家至少都戴N95,不是无效防护。”

对此,徐翔在微信群中回复:“至于是否(为)有效防护,大家的口罩都有,但是防护服不全有。即便防护设备有,很多学生是并未合格使用防护设备,包括衣领敞开,手摸口罩外侧,未戴手套。穿戴流程一般人都不达标的。”

乘客以及乘客家属在微信群里与徐翔进行沟通(以下截图均来自@Harbeth 的新浪微博)

另外有人在微信群里表示,此前徐翔根据中国驻英国大使馆于4月13日发布的《关于继续协助在英处境困难留学生人员搭乘临时航班回国的通知》第四条的规定指出:“为确保公共健康安全,确诊、疑似病例、近14天内有发烧、咳嗽症状者、与新冠肺炎密切接触者,务请不要预订和乘坐航班。如登机前体温超过37.3度(含)或出现疑似症状,将被航空公司拒绝登机。”

但有乘客(或乘客家属)对此条例的理解与徐翔存在差异,他认为中国驻英国大使馆的相关通知“写的是密切接触者请不要乘坐航班(先不谈密接者的定义),并没有说航空公司有权拒绝其登机,而是说体温超过37.3或出现疑似症状的航空公司才能拒绝其登机。”

紧接着,他又对航空公司对密接的判断标准不一致提出了疑问:“徐翔又指出‘密接判定指引有明确规定,前后三排(共七排),超出范围的他无法私自界定。那为何9.4的那趟航班(的密接)是前后两排?9.12的又不一样?所谓的界定是谁给的?’”

在9月4日从伦敦出发经赫尔辛基转机到上海的航班也发生过类似情况,当时,吉祥航空将核酸检测呈阳性旅客的同排及前后两排(共五排)定义为密切接触者,导致了22人无法登机。

对于乘客在芬兰机场已经拿到了绿码,为何还不能登机。徐翔解释称:“你(在芬兰)的绿码是在你和使馆不知道(出现)密接的情况下拿到的。使馆要求自我隔离14天,机场环境不符合自我隔离(要求)。”

第二个争议点是9月12日从伦敦到赫尔辛基的航班,是否出现吉祥航空“超售”并转嫁责任的问题。

此前,徐翔曾表示,当天“实际登机280人,不存在超售(以及)我们转载责任的问题。”后来徐翔又“改口”称,“登机旅客不到180人,何来超售一说。”

微信群里的其他人对徐翔声称的登机人数前后不一致,提出了异议。徐翔称自己昨天“输入错误”,“我们飞机坐不了280(人)”。

第三个争议点是部分回英国的乘客,出现了行李丢失的情况

对此,徐翔表示,由于当天芬航相关人员已经下班,邮件也无人回复,只能继续跟进。“行李在查找中,昨天交给芬航,目前在芬航管辖区,今天我们只能在旁边催芬航尽快。”

以上就是搭乘吉祥航空9月12日伦敦飞赫尔辛基的旅客被滞留机场事件的全过程及最新进展。华闻君将继续跟进相关后续,也希望读者给我们提供更多信息和线索。

- The End -

文 彭琳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部分来源于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