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3岁时父亲去世,靠大姐资助考上大学,我的老师毕业时写下一句话

subtitle
图说江淮 2021-09-15 21:26

#诗酒趁年华#

又是一年中秋时,分外思念家乡和家乡的亲人、恩师、朋友和淮河北岸那个小村庄、小县城里的一草一木、一街一巷。

15岁以前,每年的中秋节都是在老家村子里过的。

15岁的那年9月,我到老家县城一所中学读高中,记忆中的那年中秋节,是自己独自一人离开家以后在县城学校里度过的。

因为当时高一入学正值军训,学校给我们每位学生一人发了两个月饼。

那一晚,似乎才明白小学时吟诵的那句“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深意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董老师照片

那年刚入学时,我在高一(6)班,班主任是一位姓董的历史老师,待人和蔼亲切,本来就对文科比较感兴趣的我,也在入学伊始得到他的鼓励,很快的融入了高中校园学习生活。

今年中秋节前的一个多月的一天周末,我在董老师家拜访了他,时隔多年,我们通过信息和电话等时而联系,而直到今日,我才又一步走进了我的老师,听他讲述起人生中过往的每一个时段里,关于九月,关于开学,关于梦想的时光。

高一元旦晚会时候的照片

记忆,是从董老师珍藏着的很多老照片的相册里开始的,当我翻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就想起了我们高一的元旦晚会,几乎每个班级都会自己排演文艺节目,然后大家通过班费去购买一些瓜子、糖果、水果等,还有这样的拉花用来装饰教室。

晚会开始时用来唱歌和播放音乐的卡拉OK设备是附近的同学从家里搬来的。

董老师喜欢唱歌,他会在这样的班级不多的文艺活动中,给大家唱两首歌,鼓鼓劲,加加油,当然了,唱的都是一些老歌,他唱歌的时候身体会晃动,是通俗还是美声不太重要,混合着的节奏让他沉浸在他的青春岁月里,也把我们带回到他的情感故事中。

后排左二是董老师

1963年的时候,董老师出生在安徽淮河北岸一个叫仲兴的地方,那时候这个地方属于任桥区。

他说自己曾经考过两次高中,分别是在1979年和1980年。

后来考上了镇子上的任桥中学,高中毕业后又补习一年,考上了宿县师范专科学校,也就是今天的宿州学院。

上面的这张泛着旧时光的黑白毕业照,是董老师当年从任桥中学毕业时候的班级同学合影。

上面写着“安徽省固镇县任桥中学83届文二班毕业师生留影”,落款的拍摄时间是1983年的5月6号。

我的老家也在这个叫任桥的镇子上,镇子上有一所小学,镇子就在津浦铁路线上,有一所火车站,小时候坐火车都是那种一个小长方形的小纸片,进检票口的时候检票员用一个小钳子夹一个小窟窿出来,让我记忆犹新。

董老师当年在这里读完高中考上大专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

董老师姓董,他的全名叫董永斌。

他告诉我说,那时候初中考高中就和初中考中专一样,竞争非常的激烈。

考上中专意味着你就有工作了,吃商品楼有铁饭碗,很多农村的学生都会报考师范类中专,毕业后会被分配回老家的中学或者小学当老师,那时候毕业的分配政策是坚持哪里来的回哪里去,一般都是把毕业生的报到证开回毕业生的原籍,等原籍的人事部门和用人单位再具体分配工作单位。

考上大专的话,比如师范类大专,可能毕业后就会回原籍的高中当老师,也有的去国有企业或者政府等部门工作的,比例不大。

董老师说,自己当年差两分就可以考上本科的,但是考上大专也不容易,在那个年代,当年考上大专的时候,回到村子里,村子里很多老少爷们都投来羡慕的目光,来家祝贺道喜,他也成了村子里其他晚辈们刻苦读书的榜样。

“那时候考上宿县师专,家里放电影了吗?”我问。

“放了,虽然没什么钱,家里也穷,但是我上学一直都得到我家里大姐的资助,那时候她在仲兴街上做点小生意”,董老师笑着说到。

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在我很小的时候,那时候还没上学吧,应该是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村子里也没有幼儿园,一天晚上,也是在9月的一天,我们村子里一户人家放电影。

母亲牵着我的手去看电影,看了什么电影记不得了,就记得母亲给我说,这是人家的女儿考上了学,放电影庆贺一下。

母亲说以后等你考上学了,也给你在村子里放电影庆贺一下。

我就在心里暗暗地记住了,原来考上学就可以放电影。那时候不知道什么是考上学,反正觉得挺热闹的吧,也就四五岁的时候,等我后来读完高中上大学的时候,网络都流行了,很少有放电影的了。

“那时候上高中苦吗?平时都是怎么学习的?班级里有几个人考上了大学?”我接着问董老师。

董老师陷入了回忆中。

“你看,我给你说,我的家不是在仲兴村子里吗?我那时候初中是在仲兴仲兴读的。当时我们初中学校初三两个班,考上9个人,一个班那时候不到30人,离仲兴中学不远的封寺中学考上4人,其中有一个成绩特别好,上的是中专。我考上任桥高中后,大家学习都非常的刻苦认真,那时候大家晚自习后,就端着煤油灯继续留在教室里研讨习题。再晚一点,女生回宿舍睡觉了,男生就把教室里的课桌拉过来,并排放一起,晚上睡在教室里,那时候大家为了学习,为了梦想,都非常的努力。生活上,大家那时候都在农村,家庭条件普遍都不好,我家也是,虽然有大姐资助接济我上学,但是我也很节约,在家里磨好面粉杂粮,蒸上馒头,装在袋子里带到学校去,要是需要煮粥煮饭,给学校食堂贴上1分钱的灶火费,那时候生活费的话一星期大约能花1块钱左右,从家里带一些腌制的咸菜就差不多了。在任桥中学读高中的时候,我们那个年级两个班,一个文科班和一个理科班,每个班有50人左右。那个年代里,每个年轻人都有自己的理想目标,都非常的明确,就是好好读书,走出农村,有一份工作。”

功夫不负有心人,董老师在1983年的那年9月,在中秋节前,带着入学通知书来到宿县师专入读。

在学校里,除了学习之外也有很多丰富多彩的校园文化活动。

那时候虽然觉得上大学了,大家也一刻都没有停留认真读书,还是坚持上早晚自习。

上师范大专后,每个月有21元的生活补贴,所有被录取的学生都是计划内的。

右二是董老师

春天的时候,班级里的同学们会组织到宿县附近的汴河还有符离集、涉故台等地春游。

尤其是符离集的烧鸡很有名,在那个时候,坐火车出去的时候,火车上的售货员都会卖“符离集烧鸡”的。

有时候我们出去,也会选择步行的方式,大家都年轻,走路走一天也不觉得累。

后排右一是董老师

校园的四季,总是那样充满色彩,20岁左右的青春,大家还是一脸朝气。

那个年代的服装,几乎没有什么鲜艳的色彩。

站在后排右一的是董老师,他说自己比较偏重于喜欢庄重的中山装,在那个年代,大家总有一两件能够穿得出去的衣服。

也有的同学裹着一件军大衣。

唯一的穿着红色袄子的女同学戴着白色的针织围巾,在他们中间,让人眼前一亮。

二排左四是董老师

80年代的色彩,在夏天快要到来的时候,充满了明媚的光泽。

后排左四的董老师,长袖格子花纹衬衫,似乎与冬天里的中山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每一个季节,对于在校园中的他们来说,可能都是时光匆匆而又让大家倍感珍惜的。

后排左三是董老师

我比较喜欢光影色彩感很暖的老照片,尤其是在董老师的这一张张校园留影中,让我看到了老师曾经的青春故事。

夏季,可能是张扬的,就像后来汽水的颜色。

大专毕业照,三排右一是董老师

同样的背景,只不过,教学楼前的大合影送走了多少位学子。

1987年元月8日,董老师(三排右一)和同学们还有老师拍下了这张毕业照。

宿州师专史地系84级全体同学毕业合影。

宿州师专现在已经升格为宿州学院

可能是省了好几个月的生活费,董老师这一天穿了一套西装还系了领带,看得出来,他非常重视这一次毕业合影,也非常珍惜这份校园时光,他把这份深情化作很深的仪式感。

董老师说,当年高中毕业的时候,没有考上大学,离家不远处的一所民族中学请他去学校当老师,是一所初中。

那时候高中毕业就可以去当代课教师,后来很多代课教师也都转正了。

后来,他还是选择了复读,又参加高考,来到了宿州师专。

他说,考上大学后,意味着命运发生了改变,也算是改变了自己家庭的命运。

回忆起一路求学的艰辛,他倍加珍惜每一天和后来工作的时光,其实,在他三四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

父亲去世的时候,他还不太懂事,直到那天村子里送葬的乡亲送走父亲的那一刻,他才觉得那一刻有一种凄凉感。

这种年少的生活艰辛和困苦,在他内心里埋下了艰苦奋斗,自立自强的种子。

大姐比他大12岁,不仅对他照顾,对家里都很照顾。

在他上高中的时候,家离学校好几十里路,他每周末来回都是步行。

那时候路上的车也少,自行车都少,他说就是这样的步行,也没觉得有多累。

而且同学们走在一起,有说有笑,很快半天就过去了,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劲儿,即使到现在,他依然保留着步行锻炼身体的习惯。

在董老师珍藏着的同学留言本上,他写下了这样的一首打油诗:

“同学之情我不忘,为人处世品行高”。

让我们想起了那个白衣飘飘的八十年代,还有,那个年代里交换同学纪念册的旧时光。

后排左一,董老师

1987年9月份,董老师毕业后被分配回老家县里石湖中学上班。

那时候石湖中学有初中也有高中,他本想自己能够分到任桥中学上班的,这样不仅是自己的母校,而且离家近一点,石湖离家比较远。

中间是董老师

走上工作岗位后,学校领导也比较重视这位新分来的大学生,他不仅担任班主任而且经常带高三毕业班历史课。

二排左一是董老师

可能是刚到一个新地方,也可能是自己是一个新人,看得出来,刚开始的时候毕业照他还是坐在教师排的最边角,而且显得很拘谨。

二排左二是董老师

可能是过了一年就会向前进一步吧,不同的毕业照,在那个年月里,在影像很稀缺的年代里,记录着一张张新的青春面孔,也记录着这一年来的五颜六色的奋斗。

二排右一是董老师

在石湖中学工作6年后,1993年的9月份,他从这所乡镇中学调回县城,在县城二中一干就是一辈子,一直到现在。

这张老照片,记录着当年学校开运动会的样子,这样的校服,可以说在20年前的时候,很流行,都是回忆。

左二是董老师

他在自己的当年大学毕业的纪念册上,还写了这样一句话。

董老师大专毕业纪念册上的一句话。

“我,一个从一块较为贫瘠的土地上的一个贫寒的家庭里走出来的穷孩子,虽然很愚笨,但却有一颗振兴家乡的心,一颗向上的心”。

今天读起来,依然让人热血澎湃。

“董老师,你这句话就有点《平凡的世界》的味道”,我笑着跟他说。

他说是啊,每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都很不容易,自己今天能有一份光荣的教师工作,能够站在讲台上教书,他很知足也感觉到很幸福。

他给我说,每年春节,中秋节,都会去看望自己的大姐,现在大姐老了,年纪也大了,他不会忘记自己曾经年少时,上学所走过的每一段路,也不会忘记大姐在寒冬酷暑里对自己的资助。

董老师工作的校园

董老师所在的学校景象

又是一年中秋月圆,思念家乡小城,也思念每一个曾经帮助过我,给予我教诲的人。

这是老师的故事,也是家乡小城里一家烟火气的四季生活。

本文是图说江淮独家原创图文作品,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侵权必究。

更多图集和深度人物故事,请点击关注图说江淮,带给你有温度的视觉人生,欢迎私信提供故事线索,讲述你的人生故事,温暖每一个前行的心灵。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