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63年毛泽东思念故乡,来到长沙后,问当地领导:左大玢哪去了?

subtitle
静心历史 2021-09-15 17:2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丨左大玢

前言

1976年,毛主席的生命进入倒计时,已经卧床不起的毛主席很想再看一看家乡的湘剧,但是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他起身去到湖南了。

有关部门知道后,就组织湘剧演员,排演了一批湘剧,拍成录像送往北京,其中有一个青年演员,名叫左大玢,当她听说毛主席生命垂危的消息后,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流.......

毛主席与左大玢的相识

1934年9月,左大玢出生于一个书香门第家庭,她的父亲左宗濂是原国民党高级将领,母亲郑福秋是一名湘剧演员,左大玢从小就耳濡目染,慢慢对戏剧产生浓厚的兴趣。

年幼的左大玢有一个理想,就是和自己的母亲一样,成为一名优秀的湘剧演员,没想到,母亲却是最为反对的一个人。

图丨郑福秋(左)

1953年12月,湖南湘剧团附设小演员训练班在长沙木楠园开班,一天,郑福秋要去木楠园办事,左大玢一起跟着去了,在院子里,她看到一群少男少女穿着整齐的练功服蹦蹦跳跳,心里很是羡慕,就停下脚步张望,连郑福秋走远了都没发现。

这时候,训练班的谭老师发现了左大玢,心想这真是一个当演员的好苗子,便走过来询问:“你想不想当演员啊?”

左大玢点点头,“想,但是我怕我妈妈不同意。”

“那好,我去跟你妈妈说说。”

谭老师去找了郑福秋,郑福秋的态度出奇的坚决,就是不同意,劝了半天也劝不动。

第二年8月,训练班开始招收第二批学员,郑福秋刚好在外地演出,左大玢就一个人跑去木楠园,自作主张报了名,回到家后,她把这件事情跟母亲说了,郑福秋听了大为恼火,“你多少有点天赋,又不是不能读书,将来当个医生,名声好,有出息,为什么非要当艺人浪迹天涯唱戏呢?过去人家叫戏子,被人瞧不起的。

左大玢不服气,反驳道:“你不是也是唱戏的吗?”

“正因为我是唱戏的,我才不想让你误入歧途。”

图丨左大玢

两个人寸步不让,直接吵了起来,郑福秋气到举起手掌,她想起女儿吃软不吃硬的个性,忍下自己的情绪,放下手,“那好,我考考你。”

郑福秋考了左大玢几段唱腔,没想到,从未正统学习过的左大玢却唱的一点不差。

“你从哪儿学来的?”郑福秋诧异地问。

“我听你唱的啊。”

郑福秋平时经常哼练唱腔,左大玢就是这样跟着学的,看得出女儿在唱戏方面的天赋和灵气,郑福秋叹了口气:“考得上你就上吧。”

经过考试,左大玢顺利进入木楠园学习,走上了她的艺术人生。

1956年的一天,小演员训练班的小演员们去到北京汇报表演,左大玢也是其中一员,吃饭的时候,孩子们兴高采烈的讨论着这次演出,左大玢这才知道,这次去北京是给毛主席演出的。

图丨毛主席

左大玢激动的几天都没睡着,到了演出那天,左大玢才得知并没有自己的戏份,虽然有点失望,但更多的还是好奇,她和其他没有戏份的孩子们,躲在幕布后面,探着小脑袋看着台下的毛主席。

演出结束后,几个孩子争抢着跑到毛主席坐过的位置,你坐一下,我坐一下。

那个时候,左大玢心里对毛主席是好奇加崇拜的,她从来不敢想自己能和毛主席有什么关联,然而,缘分总是妙不可言。

1959年,左大玢出演了《生死牌》,这部剧让左大玢在湖南地区有了名气,她有了更多的登台机会。

一天,左大玢突然接到一个通知,让她们要湖南省交际处(现长沙市湘江宾馆)演出《生死牌》,看着通知人严肃的神态,左大玢猜测应该是有什么重要领导要来。

走到台上,左大玢往台下一扫,竟然看到了毛主席!她惊得忘记了台词,犹犹豫豫的说着重复的台词,毛主席看到这一幕,笑着说:“这小鬼怎么了,怎么一直念同一句,是不是忘词了?”

陪同毛主席的剧团领导也跟着调笑:“这小鬼,偷看你,心里紧张,忘词了。”

图丨《生死牌》左大玢

台下的人都跟着笑了起来,台上的左大玢看到毛主席并没有生气,而且很大度很随和,慢慢也镇定下来,顺利的把戏演完了。

回到后台,左大玢脑子还是很乱,她觉得自己忘词丢了人,想要赶紧收拾收拾回家,这时,她碰到了毛主席的卫士。

卫士跟她说演得不错,毛主席很喜欢,左大玢受宠若惊,赶紧道歉,说自己失误忘词了,都是因为太紧张。

左大玢又听说毛主席看完演出后,准备参加舞会,左大玢不会跳舞,但是为了见到毛主席,她改变了主意,来到舞厅。

第一次来到舞会,左大玢很紧张,她拘束的坐在一边,坐了没一会儿,一位女同志走过来问她:“你是演《生死牌》的吧?”左大玢点点头,那名女同志接着说:“毛主席很喜欢你的表演呢,等会你陪他跳舞吧。”

左大玢心里疯狂点头,可是,她不会跳舞啊,害怕在毛主席面前出丑,左大玢有点为难的说:“我·····不会跳舞······”

“没关系,我找个人教你,很简单的。”

图丨封耀松(左二)

教左大玢跳舞的是毛泽东的卫士封耀松,很和善也很有耐心,封耀松带着左大玢在舞池里转了几圈,左大玢渐渐掌握了门道。

正跳着,刚才的女同志走了过来,问道:“学会了吗?”还没等左大玢回答,就拉着她走,停下后,左大玢一抬头,面前站着的竟然是高大魁梧的毛主席!

毛主席问女同志:“这是我的舞伴吗?”女同志回答:“是啊,就让她陪主席跳舞吧。”

左大玢手足无措,紧张到把刚才学会的舞步忘得一干二净,毛主席发现她不会跳舞,便提出要教她跳舞。

“娃娃,跳舞可不能干站着,得动,这也是一种体育锻炼呢。”

左大玢噗嗤一声笑出声,慢慢放松下来,虽然舞步还是很青涩,但也慢慢跟上了毛主席的节奏,跳舞的过程中,左大玢一直低着头,一次都没敢抬起头来。

不过毛主席对左大玢印象很好,他后来向工作人员询问了这个陪自己跳舞的小姑娘是谁,这才知道左大玢就是演《生死牌》的演员,还说小姑娘人挺好。

图丨《生死牌》左大玢

忘年之交

不久后,《生死牌》被指定拍成电影,剧组接到了赴北京参加国庆十周年献礼演出的通知,期间,还安排了给中央首长的专场演出。

毛主席本来也想看戏的,但因为有接见外宾的活动,就没有看成。剧团离开北京的前一天,毛泽东特地在中南海请客,包括左大玢在内,共去了11人。

站在菊香书屋门口迎接的毛主席,一一跟客人握手,他还记得左大玢,握着她的手说:“一回生二回熟,我们也是老熟人了。”

入座后,毛主席跟左大玢聊天,他问左大玢这么会演戏,跟谁学的,左大玢跟毛主席讲述了自己在木楠园训练班学习的经历,“那里好老师很多,他们都严格呢!”

“严师出高徒嘛,那你为什么姓左,不姓右?”

左大玢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弄的一脸懵,“因为······我爸姓左,我跟我爸姓·······”

毛主席大笑:“那你为什么叫左大分呢?”

图丨毛主席

左大玢跟毛主席也算熟悉了,便说:“主席,您念了错别字,我的名字最后一个字念bin,不念fen。”

毛主席自嘲地说道:“念了错别字,闹了大笑话啊。不过娃娃,你回去查查字典,或是问问你爸爸,这字是多音字呢。”

说完名字,毛主席又好奇起了左大玢的家庭,“你爸爸姓左,那左宗棠是你什么人啊?”

左大玢摇摇头,毛主席继续问,“那左霖苍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大伯。”

“你大伯左霖苍可是有名的举人啊。”

“什么举人啊,就是一个逃亡的地主而已。”单纯的左大玢顺口说道。

毛主席听了左大玢的话,停顿了一下,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逃了也好,逃了也好。”

图丨左霖苍

回家后,左大玢还惦记着多音字的事,她专门查了字典,发现“玢”确实有两种读法,毛主席没说错。

从这以后,左大玢在毛主席面前再也没有拘束感了,她没觉得对方是高高在上的主席,而是自家和蔼可亲的长辈。

而毛主席每次来到湖南,当地都会派左大玢去接待,两个人有时候跳跳舞,更多的时候则是坐着聊聊天。

警卫和湖南省公安厅厅长李强还专门给左大玢布置了一个任务,“主席很喜欢你,你跟主席跳几支舞后,陪他去沙发上休息会儿,别太累。”

图丨毛主席跳舞

左大玢按照吩咐,在几支舞过后,扶着毛主席坐到沙发上,看到毛主席的杯子里,茶叶都是一根根竖着的,好奇的问:“主席,您喝得什么茶啊,怎么都是竖在水里的?”

“娃娃,这是岳阳君山的毛尖,是上等的好茶呢。”

那时候的左大玢十六七岁,说话单纯直率的很,“我口渴了,想喝您的茶。”毛主席笑着说,“你喝吧,喝吧。”

左大玢也没客气,端起毛主席的水杯就喝了起来。

或许毛主席是喜欢和左大玢这种活泼单纯的小孩子相处的,在相处中,经常顺着她说些很幼稚的话。

一次,左大玢像小孩子一样,握着毛主席的手问道:“主席,您有几个螺(手指指纹上的旋涡)啊?”

“你呢?”

“我才一个,一螺穷啊。”

“一螺穷,难怪你总是穿同一件花衬衫”,毛主席跟她开玩笑。

图丨左大玢

左大玢握着他的手挨个数了一遍,“主席,您有十个螺呢,难怪您当主席呢。”

毛主席听着左大玢孩子气的话,也是被逗得哈哈大笑。

虽然毛主席有十个螺,还是主席,但是毛主席的生活却很节俭,他的衣服、袜子都穿了很多年,跳舞的时候,年代已久的长袜失去弹性,总是顺着脚腕滑下来,左大玢一看见长袜滑下来,就蹲下身帮毛主席把袜子拉上去。

她跟毛主席开玩笑:“主席,您给袜子系根带子吧,这样就不会掉了”,毛主席配合的说:“不用系带子,把袜口打个砣扎进袜子里就不会掉了”,左大玢咯咯的笑起来。

后来,毛主席一到湖南就要见左大玢,若是哪次没见就会觉得缺点什么,1963年,毛主席思念故乡,再一次来到长沙,而左大玢刚好有巡回演出,跟着剧团去了湘西。

毛主席左顾右盼,没见着左大玢,便向旁边陪同的湖南省委领导询问:“小左哪去了?”省委第一书记张平化立刻通知剧团,把左大玢叫了回来,毛主席一见着左大玢,就像见着老朋友一样,高兴的不行。

左大玢给毛主席清唱了一出戏,毛主席一听,就问她:“娃娃,你嗓子有点哑,是不是感冒了?好好休息啊。”

左大玢笑着说没事,毛主席自然而然点燃了一支烟,左大玢一看,赶紧劝说:“主席,我爸爸说抽烟对身体不好呢,您少抽点烟吧。”

“没事,我就抽一根。”

左大玢用严肃的语气说:“不行,这么多人呢。”

她从毛主席嘴里把烟夺下来,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按灭,毛主席也没生气,他越来越喜欢这孩子了。

后来,左大玢把这半截烟头悄悄带回了家,把它装在一个漂亮的盒子里,当时,所有跟毛主席见面的人,不能照相,不能对外说起,所以,这半截烟头成了这段忘年之交唯一留下来的纪念品。

观世音菩萨

图丨毛主席

1976年,毛主席的生命进入倒计时,他的健康情况非常糟糕,已经长期卧病在床,日常简单的行动也需要在很多人的帮助下才能完成。

毛主席很想家,但是他的身体情况已经不允许他再一次回到故乡了,于是,他提出了一个要求:想看看家乡的湘剧。

为了满足毛主席的心愿,中央电视台在湖南找了一批演员,出演了几部湘剧,拍成录像送去了北京,知道毛主席健康情况堪忧,左大玢含着眼泪,出演的越发认真。

左大玢扮演的是《追鱼记》中“观世音”一角,也就是这个角色,让导演杨洁关注到了左大玢,她跟左大玢说:“以后我要是有机会拍观世音的戏,一定请你去演!”

当时,左大玢并没有把这话放在心上,她满脑子都在惦记毛主席的身体情况。

图丨毛主席逝世

9月9日,毛主席逝世,左大玢难过了很久,因为毛主席对她来说,不止是主席,更是亲人。

6年后,中央电视台决定拍摄电视剧《西游记》,杨洁专程跑到湖南,找到左大玢,看到左大玢的相貌和6年前没什么改变,杨洁当场拍板,观音就是左大玢了。

回程的路上,剧务李成儒忍不住跟杨洁说:“导演,左大玢岁数太大了,上镜不好看。”杨洁当场回怼:“你以为观音是小姑娘啊,她是有佛像的菩萨。”

李成儒还是不服气:“见了那么多漂亮的, 你偏偏选中这个。她确实不像观音啊,要不你再考虑考虑?”杨洁有点不高兴了,但还是耐心地解释:“她气质稳重,很符合观音菩萨的要求,在我心中,她就是观音。”

李成儒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杨洁突然发火了:“住嘴!你是导演,还是我是导演?一边去!”

图丨左大玢

在杨洁的坚持下,左大玢来到北京试装,当她来到化妆师王希钟面前的时候,还什么都没说呢,王希钟就问:“你是来试观音的吧,不用试了。”

就这样,左大玢没有试装,也没试戏,直接就参与了拍摄。在拍摄过程中,左大玢遇到了一个问题,她是青衣出身,眼神练得滴溜溜转,用杨洁的话说:“眼睛太活了。”

悟性很高的左大玢琢磨了一下,发现电视和舞台是不一样的,舞台演戏,演的分量要重,电视也要演,但是演的度要恰到好处,不然就容易假。

于是,她开始去到寺庙,仔细观摩庙里观音菩萨的神情,模仿观音的手势。

《西游记》中,观音的戏份不算多,但是每一幕都让人拍案叫绝,出外景的时候,很多观众不远万里赶到取景地,嚷着要见一见观音菩萨,看到左大玢就下跪,高喊“大喜大悲观音菩萨”,左大玢哭笑不得,解释自己只是个演员,对方却说:“您演活了观音,您就是观音转世。”

如今,《西游记》已经播出几十年,依旧好评如潮,左大玢扮演的观音深入人心,被认为是无法超越的,而左大玢和观音这一角的缘分,也许是毛主席给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2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