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秀才80块大洋典来的女人,生下儿子后,立马将其扫地出门

subtitle
90后外卖小哥 2021-09-15 16:07

这个女人名叫阿秀,她嫁给了一个叫阿祥的男人,阿祥是一个地道的农民,在他的心里有着很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在两人结婚后阿秀很快就有了身孕,这天晚上幽静的月光撒在小石巷中,巷子中传来阿秀生孩子痛苦的叫声,在旧社会女人生孩子,就如同在鬼门关转了一圈,那时候的医疗条件不好,脸色苍白的阿秀无力的叫着,渐渐的失去了力气,由于孩子太大生不出来,这时产婆拿来一根擀面杖在阿秀的肚子上滚来滚去,阿秀痛苦的喊叫着疼的额头直冒冷汗,伴随着阿秀一声惨叫,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时孩子出生了,这时的阿秀因为虚脱也昏死了过去,孩子生出来后产婆喊道阿祥生了个女娃,阿祥知道后把刚出生的闺女放到桶里就来到了河边,一把丢进了河里,就这样未曾和阿秀谋面的女儿,已经被丈夫结束那鲜活的的生命,这时醒来的阿秀没见到自己的孩子痛苦哀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浙东地区有名的豪门大户李家,李家的当家人李秀才年过五十膝下无子,这时族中的长辈就对李秀才说到,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们不能让祖宗的脸上挂不住啊,你不能让你夫人老跟着一堆女娃们,在姑娘祠里祭祖啊,你进不进宗祠见不见祖宗那倒没啥,但是你媳妇这么好的人不能不进咱俩祖坟哪,长辈们就以这样传宗接代的借口向李秀才施压,李秀才在经过长辈们的施压后,就与妻子商量典一个女人,来完成他们传宗接代的任务,

这天上午,阿秀依旧勤快的在河边洗着家人的衣服,这时河边来了一顶非常漂亮的轿子,而轿子里面坐的正是李秀才的夫人,李夫人并没有驻轿,只是掀开轿帘仔细的看着阿秀几眼就走了,家里的阿祥如今快病入膏肓了,阿祥为了治病欠下了非常多的钱,如今的阿祥就剩下一件皮大衣了,不过这件大衣马上也要抵给别人了,如今债主天天来家里逼债,病入膏肓的阿祥也是没什么办法了,这时一个巧舌如簧的女人来到了阿祥的家里,阿祥一直叫这个女人为沈婆婆,沈婆婆见到阿祥后就是一顿数落,这个坏女人还用言语诱惑给阿祥出主意,沈婆婆说到,你看你现在家徒四壁,要债的天天来上门,你就不能想想,拿点东西换点钱回来,阿祥这时回到,你看看这个家那还有一件能换钱的东西,沈婆婆一看诱导成功,就对阿祥说到,你有,你媳妇阿秀,沈婆婆又说到,你死都要死了,你还留着老婆在家里干什么,把老婆放在家里,除了多张嘴,白吃饭,有什么用,这时的的阿祥已经心动了,就继续问到沈婆婆,你什么意思啊,沈婆婆这时小声对阿祥说到,把老婆典出去,山那边的李老爷膝下无子,想典个女人生个孩子,阿祥听到后瞬间沉默了,这时沈婆婆又花言巧语的来诱骗阿祥,当阿祥一听到人家出八十块大洋时,眼睛都绿了,沈婆婆见机又说到,三年很快就过去了,等你媳妇回来后,你们这一家人这不又能踏踏实实的过日子了嘛。

这时阿秀在门外听听到了他们两人的谈话,阿秀也看到丈夫眼神里的犹豫,阿秀已经明白了丈夫的决定,这时的阿秀心如死灰,转身就跑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阿祥看到妻子那哀怨的眼神,很是自责自己的无能,于是阿祥就疯狂的跑了出去,阿祥跑到了河边,一步一步走向河水中央,眼睁睁的看着冰冷的河水,慢慢的淹没自己,也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此时跟在丈夫身后的阿秀,看到丈夫走投无路一心寻死时,善良的阿秀心软了,就答应了这件事情,

于是李秀才和阿祥两人挑了一个黄道吉日,就在李家的祠堂写下了文书,阿祥愿意把妻子阿秀抵押给李秀才三年,李秀才付于阿祥八十块大洋,当阿祥那血红的手印按在文书上那一刻时。
阿秀那悲惨的命运就迈起了步伐,在去李家前,阿秀看着自己的儿子恋恋不舍,而病重的丈夫经常暴打这个孩子,阿秀不在身边,怎么能让这个当妈的放心呢,协议约定李家明早就要将阿秀接走,此时阿秀跪下含着泪对丈夫说到要善待儿子时,这一刻阿祥终于崩溃了,阿祥在这些日子里,过的也是十分的煎熬,要不是因为自己病重无路可走,又怎能把自己的妻子典出去呢,这天晚上阿祥和阿秀一夜未睡,长夜漫漫很是快,当清晨的阳光照进这个村子时,一夜未眠的阿秀也已经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在乡亲们好奇的眼光下,阿秀坐上了去李家的轿子,这一路翻山越岭,当阿秀到达李家时天已经黑了,李家的院子里格外安静,仿佛地上掉落一根针的声音都能听到,李家在当地绝对是有名的大户人家,阿秀不仅抬头望着,深深的被这座大院子给吸引住了,这时李太太出门迎接阿秀,李太太并没有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而是对刚来的阿秀客客气气非常的有礼貌,就连李秀才都是对阿秀嘘寒问暖,这时的李太太再宽松大度,依然会因为阿秀触动情殇,李太太自从嫁入李家,就为李家上下操碎了心,也为李家打理了几十年的家务了,可是阿秀的出现,让这个嫁入李家几十年的女人,在丈夫心中的地位一落千丈,任何女人在受到这种威胁时都无法坦然面对。

夜幕很快就来临了,这时李府的丫鬟们都在准备着,阿秀在李家的第一次侍寝,而这时的李太太一人坐在窗边,看着丫鬟们来来回回的忙碌着,李太太显得有一些伤感,李太太为了显示自己在李家的地位和气度,李太太还是大方的给阿秀拿来了换洗的衣服,看似李太太脸上笑逐颜开,但是言语中一直嘲讽阿秀无耻下贱,而此时的阿秀只是安静的坐在澡盆里,听着李夫人言语,一言不发,当李秀才看到打扮干净利落的阿秀时,感觉如沐春风甚是喜欢,这时的李秀才早已把他那正房太太抛到脑后去了。这边阿秀的儿子日夜都在思念着自己的母亲,而阿秀也是时时刻刻惦记着自己的家人,为了能让阿秀尽快生育,李太太下令不准阿秀做任何事情,只是让阿秀每天待在房间里就可以,而阿秀的一日三餐也是有专人来照顾的,此时的阿秀如同真的成为了这个大宅子的宝贝了,阿秀虽然每天都在享受着这里的锦衣玉食,可是她却与这里的一切又显得格格不入,就连伺候他的丫鬟也是对阿秀冷嘲热讽,她们都在笑着阿秀不劳而获,靠出卖自己的身体来赚钱,丫鬟们说的这些话,就如同一把尖刀,深深地刺痛了阿秀的心,有了阿秀的李秀才,如今也不去太太那里了,而是每天晚上李秀才都会来到阿秀这里,因为丈夫的移情别恋,让温柔的李太太变得不再温柔,

李太太深知阿秀的到来是为了什么,所以李太太还是强忍着将丈夫拱手送到阿秀房间里,慢慢的,李秀才对阿秀有了真感情,他早就不把阿秀只当做为他传宗接代的机器了,李秀才对阿秀不仅百般疼爱,就连阿秀生活中微不足道的事情他都会放在心上,李秀才甚至还吩咐下人,每天都要给阿秀熬制鸡汤,来补身子,有时李秀才还会装醉来到阿秀的房间看她,李秀才这样的举动只是为了哄阿秀开心,李秀才这样的温柔,就算是块石头也会被他给捂热了,阿秀看到眼前这个男人对自己百般呵护时,内心是满满的感动,此时的阿秀也终于露出那久违的笑容,阿秀的这一笑如同烈日灼伤,深深地印在了李秀才的心里了,而这个年过半百的男人,如今心神荡漾,就在此时看着李秀才的阿秀,转过身去,豆粒般的眼泪落了下来,阿秀感动的哭泣着,但是又很是自责,阿秀原以为只付出肉体就已经可以了,可是如今的阿秀,在感受到李秀才的温柔后,心却早已归属了李秀才,而此时的阿秀,不知道是否应该接受眼前这个男人,最终在阿秀内心一到挣扎之后,还是选择了李秀才,这时知道阿秀已接受自己的李秀才,竟然跑到山前高兴的大声呼喊,他在庆贺自己得到阿秀的心,于是李秀才还亲自去到大山里,给阿秀摘了最爱吃的酸橘子,可是这时的阿秀一闻到橘子的味道,突然就作呕难受,原来这正是怀孕初期的征兆,这时的李秀才还在为阿秀轻轻的拍打着后背,而李太太听到声音后也在楼上高兴的走了下来,李太太赶紧的就叫来下人把翠花扶进了屋子里休息,

从此,阿秀便沾了那未出生孩子的光,便更加像是李府最尊贵的主子了,这时就是李秀才都要为阿秀把橘子剥好喂到嘴里吃,于是这两人在亲密的相处中,两人的心是越走越近,这一天李秀才轻轻的趴在阿秀的肚子上,用耳朵来聆听腹中胎儿的声音,如今的阿秀看到李秀才时,脸上经常挂着淡淡的微笑,可就是在这样幸福的生活下阿秀依然会想起家中的儿子,儿子没有亲娘的陪伴,不知道那个年幼的儿子,如今过的怎么样,自从阿秀那天被李家抬走后,儿子就经常受到,村里小伙伴们的嘲笑。而且子里的孩子们还编了顺口溜来骂儿子,如今随着阿秀的父子渐渐凸起,这时的李秀才便迫不及待的请来了大夫,在经过大夫一番把脉后,大夫说到是个男孩,而阿秀现在的穿着更是锦罗绸缎,还梳着那精致的发髻,早就不再是那个落魄农村村妇了,现在的下人们对阿秀阿谀奉承,再也没有了当初的嘲笑了,

下人们都怕得罪了这位未来少爷的母亲,如今的下人们都在称呼阿秀为二太太,下人们也知道,只要阿秀肚子里的孩子一落地,她便是李家最大的功臣了,再加上身后有族中长辈们撑腰,就连正房太太都会对她避让三分,这明明就是一件大喜事,可这时的阿秀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在阿秀的心中一直都在想着,那个家的儿子和丈夫阿祥,如今的阿秀割舍不掉家中的孩子,也放不下腹中的胎儿,这时的阿秀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遇,李秀才依旧对阿秀百般疼爱,现在都恨不得将月亮都给她摘下来当礼物,李秀才这样明目张胆的对阿秀好,这时的李太太再也无法控制内心的醋意了,以前太太与老爷相敬如宾,太太也曾为李秀才生活一个男孩,而孩子却在不满周岁时就夭折了,这是李太太内心深处无法填补的伤痛,随着时光的流逝,李太太一直深爱着丈夫,或许正因为是这种爱,才会让李太太不愿看到丈夫后继无人,由于被人嘲笑没有子嗣,才同意让李秀才典一个女人来为其生孩子,在外人的眼里李太太知书达理 温柔贤惠,可是在阿秀进门后的无数个日日夜夜里,李太太只能守着空荡荡的房子默默的落泪。

在这世间又有几个女人,愿意与别的女人共侍一夫呢?由于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李太太看着老爷的心渐渐的与自己远离,而她却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不能做,就在这天,当李秀才拿着橘子看望阿秀时,李太太终于顶不住了,于是就晕了过去,也就是在这天晚上,李家的公子出生了。这让沉寂已久的李家,在这一刻也变的热闹不凡,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阿秀的丈夫找上门来了,原来是家中的儿子春宝已经病入膏肓了,阿祥想把妻子接回家看一眼这个孩子,李秀才在得知阿祥的来意后,甚为恼火,李秀才对阿祥说到,在这样的大喜日子,你这不是来给我添堵嘛,李秀才便随便给了阿祥两块大洋,将其赶走,可怜的春宝经常在梦中呼喊着母亲,盼望着母亲能早点归来,这时的春宝却怎么也见不到母亲一面。

这边阿秀自从生下孩子后,李太太不再有以前的和善嘴脸了,还经常对着阿秀指桑骂槐,李太太不仅不让李秀才前去看望阿秀,而且还让下人不准把阿秀伺候好了,李太太生怕阿秀在府中母凭子贵,让自己在李府失去地位,在那个年代,小妾生出来的孩子,只能归于当家太太的膝下,而阿秀生的儿子,在人前人后也只能是李太太的儿子,李太太为了疏远阿秀母子,还专门找来一个奶妈来抚养孩子,阿秀不愿意,李太太就硬生生的在阿秀怀中夺过孩子,断了阿秀的母子情分,而阿秀在月子期间,身子本就虚弱,却还要在李家干各种脏活累活,每当阿秀去看望孩子时,李太太便会打骂阿秀,阿秀在这偌大的李府中,再也没有了以前的尊重了,就连自己亲生的儿子都看不到,阿秀如今活的都不如一只蝼蚁,唯一能让自己暖心的便就是李秀才的关怀了,李秀才不仅把家中祖传的手镯送给了阿秀,而且还承诺待孩子周岁以后就还给她抚养,可是阿秀依然不能忘记原来的丈夫和孩子,就在孩子过周岁时,李秀才和太太抱着儿子招待客人,

而这时的阿秀却只能躲在一边远远的看着儿子,就在这时阿秀看到了丈夫阿祥,而典当阿秀的那80块大洋早就被阿祥挥霍一空了,阿祥这次来就是向阿秀要钱,给儿子春宝看病,于是阿秀就回到房间里拿出李秀才送的手镯,就准备让阿祥拿去当了,阿秀刚想出门就碰到了李太太,这时李太太说阿秀是贼,在两人争执中那只手镯摔了个粉碎,现在的李秀才知道阿秀还是忘不掉原来的丈夫和孩子,便冷言冷语的打算让阿秀离开,可是三年的合约未满,于是就让阿秀做起了李家的佣人,而且更是没有人承认阿秀与李家公子是母子关系,也没有人给她关心,阿秀最终被李秀才扫地出门,阿秀走在高高的山坡上,静静的看着远方的村庄,儿子已经成为富家子弟,以后必定平步青云,只是儿子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阿秀,终于阿秀回到了原来的家中,家中依然家徒四壁,而丈夫看到阿秀的归来,脸上并没有任何喜色,满脸竟还透露着嫌弃,此时的春宝已经长大了,春宝的童年充满了被同伴的嘲笑与嫌弃,春宝也是对母亲冷若冰霜,此时阿秀痛不欲生,苍白的脸庞上面满是泪痕。

三年前阿秀不忍看着丈夫寻短见,便怀着屈辱去到了李家,三年后阿秀痛苦的归来,她却失去了最珍贵的一切,演到这本部影片完。
为奴的母亲这部电影改编自柔石先生的同名小说,这部电影也是在柔石先生100周年时上映的,这部电影讲述了民国时期,女子阿秀为了丈夫还债,被丈夫典当给了大户人家作为传宗接代的工具,从而引发的悲惨故事,典妻这种陋习,是浙江东部的民间旧习,在旧社会男人决定了女人的命运,无数的女人遭受到荼毒,从而沦为生育的机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