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二哥一个人的江湖

subtitle
半山精舍 2021-09-16 14:5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哥是个城里人,是个城里的名人。他不是街头的混子,但名气一点也不比混子们差,二哥会一手好拳脚把式,这手绝活儿是人家家里祖传的,三五个人着不了他的边。

自诩江湖人物的街头大混子老金曾经和二哥进行闭门切磋过,输赢谁都没见到,只是肿着腮帮子的老金逢人就说“老二那两手活儿真是绝了,整个儿东三省找不到第二个,牛、实在是牛逼!”

二哥人缘不错,街坊邻居、厂子里的工友、街头上的混子不少人都认识他,有啥事儿吱一声,各路神仙保准都能到场,二哥可不是像混子依靠争强斗狠立的威风,二哥是仁义,以仁义服人。这点儿一般人还真做不到!

二哥是一家柴油机厂的工人,一天最美的事儿,莫过于下班儿后和几个工友到街头的小饭店儿喝上两盅白酒解解乏。

街头的国营饭店是二哥经常去的地方,消费不贵,从经理到服务员都是老熟人,打上半斤老三白,一碟花生米,哥几个自斟自饮,也落得个清闲快活!赶上凑巧,饭店的经理老樊还能送上一盘猪头肉,有油有肉有饭菜,这可比食堂的吃食好上太多了。

二哥在工厂干了这么多年,一分钱也没攒下,到如今三十好几了还打着光棍儿呢!这点钱都和哥们儿们吃了喝了!

二哥不在意钱这玩意儿,多有就多花,少有就少花!生不能带来死不能带去,人活着痛快才是最重要的!

哪怕是国家最困难那几年,二哥也没落了架儿,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二两白酒嗦啰洋铁钉子也得整上两口,很多人都说二哥不着调,这辈子就别寻思娶媳妇儿了,谁要跟了他,都得喝西北风,饿死!

可话虽然这么说,可是这桃花运要是来了你就是想挡也挡不住,这不吗,这些日子二哥又是好几天没去国营饭店老樊那了,就想着和大家伙儿下班儿过去喝点儿,没多有少,坐一会儿,也是那份意思!

二哥带着哥儿几个还没进饭店大门,就听见里面闹闹哄哄的,还有女人的哭声“妹子,不是我不同意,我这儿还真不缺人手,现在这年月,别说你是一个外来的,就是我们这块老百姓也不敢说放开肚皮能吃顿饱的,你不行再到别处看看吧!”

“唉!二哥,是老樊的声儿!走赶紧进去看看咋的了?”工友小桂子对二哥说道。

几个人推门进入饭店,今儿还真挺敞亮,没啥人,饭店经理老樊站在柜台处,对一个哭哭啼啼的乡下姑娘正在劝着呢!

“呦!二哥有日子没过来了,你先坐着,我一会过来!老路!老路!二哥过来了,老规矩给二哥安排上!”老樊对后头厨房招呼道。

二哥几个人也不用招呼,捡着靠窗边的桌子旁坐下了,经常来,和饭店里的人都熟得不能再熟了,在这儿也用不着挑那些理儿。

“唉!老路,你们樊经理在哪墨迹什么呢?”二哥向上菜的老路问道。

“嗨!那姑娘山东的,据说发洪水又遭灾了,逃荒过来的,想在找咱们这儿找个活儿,你说说,咱这儿哪有合适的位置啊!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儿,她来了能往哪安排啊!不过那姑娘看着人还真不错,挺朴实的!”老路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二哥的桌旁扯上了闲篇儿。

“唉!老路,你咋还坐下了?酒呢?给二哥拿酒去,我们几个吃花生米啊?”小桂子对老路说道。

“哎呦!这扯不扯?忘了,忘了!我这就打去!”老路麻溜起身又跑回了厨房。

老樊说的是情真意切,这饭店是副食公司的下属单位,这块儿的活儿,都是肥差,不要说你是一个逃荒的,哪怕是本地人你要是没有门路想进国营饭店上班儿,那也是痴人说梦,姑娘满脸的落寞与无奈,只能转身离开饭店。

“唉!妹子!你等一下。”二哥放下酒杯,喊住了正在推门准备离开的山东姑娘,“大哥,你喊俺?”姑娘的山东腔儿,还挺浓重!“对,就是喊你,你来。”二哥对姑娘点头说道。

“看样儿,你是不是还没吃饭?怪可怜人的。你坐下一起吃一口,反正也没啥好的,管他好赖呢!对付对付吧!”二哥说道。

“是啊!没吃饭,你就过来一起吃一口吧!”小桂子和几个工友一起都说道。

姑娘满脸迟疑,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这几个老爷们儿是真心实意还是别有用心,“姑娘,吃一口吧!这哥儿几个都不是坏人,总在这儿吃饭!你放心吧。”老樊走了过来说道。

姑娘满脸羞红,不好意思的坐在最边上的一个角落,“老樊,让老路在整几个菜上来!”小桂子满脸坏笑的朝着老樊眨眨眼睛。

“用你说,我早就安排了!你小子就是占便宜没够。”老樊对着小桂子笑骂道。

姑娘真是饿了,一连吃了两大碗米饭,才算吃饱!众人在饭桌上经过和姑娘的交谈才知道,姑娘的山东老家今年发大水,又遭灾了,为了减轻家里的生活负担,就自己一个人跑到东北来了。

“听说东北这面儿饿不死人,就过来投奔俺的一个亲戚来了,可是他家早就搬走了,去哪了也不知道,我在大街上转悠一整天了,就想找个活儿干,可……”姑娘欲言又止,两眼含泪微微泛红。

事情儿都清楚了,原来姑娘就想找份儿活儿自己个养活自己个儿“老樊!你说以这个经理当的,这个主你做不了啊?”二哥问道。

“这事儿,我还真说了不算,这事儿都得是副食品公司老王定调!我都得听他的!”老樊说道。

“我看,你先给姑娘留下,管着什么活儿呢!先给安排口饭吃,剩下的事儿,我找老王唠扯唠扯去!”二哥说。

“嘿!二哥,您就给做主了?”老樊瞪着大眼珠子追问道。

“哎呀!你就放心吧,老王这个脸他还是能给我的,你这儿有电话没有,不行我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姑娘怪可怜的,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呗!”二哥说道。

“后面,后面办公室就有,您赶紧给老王去个电话!省的我做蜡。”老樊赶紧说道。

二哥的面子还真是不小,五分钟不到的时间,老樊就跟着二哥从饭店的办公室里出来了“得了,姑娘你得好好谢谢二哥,不是他还真没谁敢给你留下!你今儿就算是上班儿了。”老樊满脸笑容的对姑娘说道。

二哥在这个小城市里的脸就是这么大,如果说市长能管理整个城市,那二哥能管整个街面儿的事儿。

姑娘的工作就是二哥一句话的事儿,就给解决了。二哥可是真没图惜姑娘怎么感谢,举手之劳,张张嘴的事儿,这就是小城混子混街面儿一只孜孜以求的面子。

二哥的面子不是靠打出来的,而是敬出来的,若干年后很多人把二哥当成这个城市里最大的混子,其实这个说法儿是不对的,二哥没有在街头和别人发生过一场冲突,凡事儿二哥都爱讲个理儿,啥事儿要个面儿。

二哥依旧一有空就到饭店喝上两盅,可身边不少的小兄弟儿,都对二哥说那山东姑娘看二哥的眼神儿不一样,说不出来,有点儿火辣辣的,还有点那什么,反正说不好,感觉就是看好二哥了似的!

二哥可没有心思关心这些烂事儿,喝酒就是专心喝酒,吃饭就一套专心吃好眼前这碗饭,总瞎寻思什么啊!

这可不怪哥几个说,就连饭店的老樊都看出来了,姑娘没事儿,就爱打听二哥的事儿,好几次中午端着饭盒跑到厂子大门口还给二哥送饭。

二哥就这么糊里糊涂的恋爱了,当初认为二哥这辈子都不会有媳妇儿的工友们现在可是傻眼了,想不到都不会过日子的二哥也有媳妇儿上赶着找上门儿啊!姑娘人不错,知疼知热还实在,让大家伙儿都羡慕不已,不少光棍儿汉看着都眼红。

转过年来的五月,山东的姑娘就成为了大家口中的二嫂了,二哥结婚了。二嫂人勤劳任干,二哥还以前那副老样子,该着喝酒还是喝酒,依旧不会过日子,,除了身上不穿脏衣服了,二哥哪块都没变。

二哥两口子的小日子过得挺舒心的,不吵架不拌嘴,一家人虽说不富裕,但也都是够吃够喝,二哥的江湖生活依旧不变,继续喝酒、摆事儿、说理!

城南的大柱子和街里的二肥,因为点鸡毛蒜皮的事儿打得鸡飞狗跳的,一帮子一伙的拿着镐把,铁管一连打了好几天了,互有胜负,谁也没吃亏,谁也没占到便宜,双方谁也打不动了,就寻思叫二哥帮着说和说和,也就得了!

这天还是老樊的国营饭店,每家各带着四五个彪形大汉,过来请二哥摆事儿,事儿也不算什么大事儿,几句话就说开了,对错各打五十大板,谁也别说谁。

这个事儿是个好事儿,都是街里住着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说开了也就得了,可二肥总认为自己吃亏了,二哥这是拉偏架,向着大柱子一伙了。把一肚子不满就全都发泄到了二哥的身上。

可论打自己还真不是二哥的对手,不敢明面儿来,那咱就玩阴的,这天夜里月黑风高,二肥和几个不怕死的兄弟蒙着脸就跳进了二哥家的院子,就想给他来个狠的,可是二哥出手利落,这几个小子没占到一点便宜不说,二肥还被二哥一拳给闷到了地上一动不动。

这这帮小子都被二哥打跑了之后,二哥才发现刚刚自己一不小心失手将二肥,一拳给打死了,这可是惹下了人命官司,这可咋整,跑吧!

二嫂把家中所有的钱都给二哥划了出来,“当家的赶紧跑吧!你不用管,我家里所有的事儿都有我呢!”

二哥匆匆忙忙踏上火车奔着新疆就去了,咱们暂且不说,就说这二嫂,通知了公安,经人家官面儿一调查,嗨!这二肥就是死催的!手持凶器夜闯民宅,二哥属于正当防卫,不构成刑事责任,就是说二哥打死人没事儿!

可二哥哪知道这事儿,火车倒汽车,奔着大西北就去了,那会儿也没有手机,打个电话“你回来吧,没事儿,正当防卫!”

那年头西北的治安更差,据二哥后来回来说,自己坐大客车途中,就被人打劫了,挨个人翻钱包,不给就是一顿棒子炖肉,这伙人可是嚣张到了极点。

等查到二哥这儿,二哥身上有钱不假,可我为什么要给你啊?我这是逃命的钱啊!当即就和几个劫匪过上了手,二哥身手咱前面说过了,正经不赖,连二肥那种臭无赖都能给打死,你这几个劫道的就更算不上什么了。

二哥三下五除二,讲几个劫匪制服儿的服服帖帖,全车人对二哥的见义勇为报以雷鸣般的掌声,司机说啥都得到当地公安机关给二哥申请个见义勇为奖,二哥哪敢去啊!自己有命案在身,到当地公安局,那不是自投罗网吗!

二哥趁着大家伙儿不注意,就悄悄的溜下了公交车,自己步行,想搭别的车去新疆,大客车的司机,一门儿心思去附近的公安机关为二哥申请见义勇为,也没注意到二哥已经趁乱自己溜了。

司机和附近的公安说明了情况,可是发现二哥不见了,公安人员就起了疑心,到处去寻找二哥。大西北地区地广人稀,哪怕你就是在大马路上坐上半天也未必能看到一辆汽车通过,周围夜色茫茫,辨不清方向,二哥自己依靠双脚,就是走又能走多远啊!

很快当地公安就找到了徒步在大戈壁上的二哥,二哥一见到公安心里就凉了半截子“算了,不跑了!一辈子竟当光明磊落的爷们儿了,咋还能临了临了还怕上了。”

回到当地派出所,未等公安主动询问二哥就一五一十地向警方交代了自己“杀人”的事儿,无论什么时候,杀人都是大事儿,西北某市的公安赶紧和东北地区的公安机关联系,一调查还真有这么回事儿,只不过,二哥这个属于正当防卫儿,不属于故意杀人,用不着承担法律责任。

“愿意回家,就回家!不愿意回家,你去哪我们给你送过去!毕竟你救了一车的乘客,所作所为还是值得肯定的!不过今后凡事都要三思,不然犯了错误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一位老警察劝说道。

还能去哪?既然不用承担法律责任,那自然是回家了!有家有口的谁吃这个苦头啊!

第二天在当地的公安协助下二哥就坐上了回东北的火车。

现如今的二哥早就七十多岁了,依然过着自己悠闲的小生活,喝酒、摆事儿、评理。只不过老樊的国营饭店换成了老樊烧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