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少年书生不怕女鬼,还请她把死去的妻子找回来,三个人就有了故事

subtitle
失眠的树枝 2021-09-15 15:27

河南省卫辉地方有个书生姓戚,少年时深沉文雅,又纵性使气,敢作敢当。

那时,有一名门大户有一座大宅院,白天闹鬼,接连死了几个人。

主人因此愿意将宅院低价卖出。

戚生觉得合适,就买下来,搬进去住。

可是宅院大人口少,东院的楼台亭阁,荒蒿老艾成林,也就仍然闲着。

家里人常常在夜里被一些奇怪的声音惊醒,就吵嚷着说有鬼。

两个多月,死了一个婢女。

不久,戚生的妻子因傍晚到东院荒亭去了一次,回来就得了病,几天后就死去了。

家人更加惶恐,劝戚生赶快搬到别处去住。

戚生不听,只是单身一人,凄凉忧伤。

婢女和仆人们又时常用闹鬼的事喧扰他。

戚生愤怒,一气之下抱了被褥,独自一人躺在荒亭里,点燃蜡烛,来看看究竟会出现什么怪事。

过了很久,没有什么声音,也就睡去了。

忽然感到有人把手伸进他的被里,反复抚摸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戚生醒来一看,原来是一个年龄很大的婢女,耳朵蜷曲,头发散乱,肥胖臃肿得不成样子。戚生知道她是鬼,捉住她胳膊,笑着说:“你这样尊贵的容貌,我实在不敢领教!”

婢女羞愧,缩回手迈着小步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一女郎从西北角出现,神情温顺美妙,闯到戚生的灯下,怒声大骂道:“什么地方的大胆书生,居然高枕而卧!”

戚生坐起,笑着说:“我是这间宅子的主人,来等你要房租的。”

于是起来,光着身子来抓她。

女郞急忙逃跑。

戚生先跑到西北角,拦住她的去路。

女郎没有办法,就坐在戚生的床上。

戚生上前看时,烛光下的女郎像仙女一样美丽;慢慢地把她拥抱在怀里。

女郎笑着说:“胆大的书生,你不怕鬼吗?要害死你的!”

戚生强行解她的裙子和上衣,她也不太反抗。

好事完了,女郎自己表白说:“我姓章,小名阿端。错嫁给一个浪荡公子,他暴戾专横,无相爱之心,任意折磨、侮辱。我忧愤成疾早早死去了,葬在这个地方20多年了。这宅院下都是坟墓呀。”

戚生问:“那个老婢女是谁?”

女郎说:“也是个死去的鬼,是跟着服侍我的。上面有活人居住,那么鬼在夜室就不安心,刚才是我叫她来赶走你的。”

戚生又问:“她为什么把手伸进我被里抚摸我呢?”

女郎笑说:“这个婢女三十多岁了,没有和男人同过床,她的情形也怪可怜的;然而她也太不自量了。总之:对胆小的,鬼就会欺侮和戏弄;对刚强的,却不敢冒犯。”

听见邻近的晨钟响过,女郎穿衣下床,说:“要是不被猜疑,我夜里再来。”

到了夜晚,阿端真的来了。

两人情深意厚,更加欢心。

戚生说:“我妻子不幸去世,思念之情常常不去于怀。你能不能把她给我招来?”

阿端听了戚生的话,越发伤感说:“我死了二十年,有谁还思念我呢!你实在是多情,我一定极力相助。不过我听说她已经有了投生的地方,不知道还在不在阴间了。”

第二天夜晚,阿端来诉威生说:“你的妻子将要投生姓费人家。因为她生前丢失了耳环,打过一个小的婢女,不小心将她打死了。这件案子还没有了结,所以还留在阴间。现在还住在药王的府廊下,有监卒看守着。我已经打发婢女前往行贿,或许快要来了。”

戚生问:“你怎么能够这样闲散?”

阿端说:“凡是屈死鬼自己不去投案,阎罗王是不会知道的。”

打完二更鼓,老婢女真的把戚生的妻子带来了。

戚生握着妻子的手非常悲痛,妻子痛哭流泪,说不出话来。

阿端要离开,说:“你俩好好叙谈叙谈久别之情,我们改夜再见。”

戚生用安慰的口吻问起婢女死的事。

妻子说:“没有关系,就要了结了。”

说完两人上床拥抱,就像妻子活着的时候一样亲热、欢喜。

从这以后,夫妻俩经常在一起欢聚。

五天以后,妻子忽然哭着说:“明天我就要到山东投生,这次离别就再也见不到了,有什么办法呢!”

戚生听后,泪流满面,悲不自胜。

阿端劝说:“我有一个好办法,可以得到暂时相聚。”

戚生夫妻停止了哭泣,询问她有什么办法。

阿端请戚生拿十吊纸钱,在南堂杏树下焚烧,用来贿赂专管押鬼去投生的差役,叫他们缓缓期限。

戚生按着阿端说的办法做了。

到了晚上,妻子来了,说:“幸亏端娘,现在我又得到十天相聚的时间。”

戚生欢喜,不让阿端离去,留她在紧挨着自己的另一张床上睡。

戚生夫妻从天黑到天亮尽情欢聚。

过了七八天,戚生见限期就要到了,夫妻日夜哭泣。

问阿端还有什么办法,阿端说:“看情形是不好再办了。然而还可以试试,不过非得用阴间的钱一百万不可。”

戚生如数烧化了纸钱。

阿端回来,高兴地说:“我派人同管押生的说情,开始很难,后来见钱很多,才动心了。现在已经让别的鬼代替你妻子去投生了。”

从此以后,她们白天也不走了,让戚生堵上窗户,白天黑夜灯烛不熄。

这样过去了一年多,阿端忽然得病了,昏迷、烦躁不安,神志不清,好像看见鬼的样子。

妻子抚摸着阿端对戚生说:“她这病是被鬼跟上了。”

戚生说:“端娘已经是鬼了,还有什么鬼能使她得病呢?”

妻子说:“不能这样说。人死变鬼,鬼死变聻。鬼怕聻,就像人怕鬼一样。”

戚生想请巫医给阿端治病。

妻子说:“生人怎么可以给鬼治病呢?邻居那个姓王的老妈子,如今在阴间当巫医,可以前去把她叫来。可是离这里有十多里路,我体弱足软不能行走,麻烦你用草扎一纸马焚烧了。”

戚生按着妻子说的做了。

马刚刚烧完,就见女婢牵一红色骏马,妻子在院里接过马缰绳,转眼就不见了。

不一会儿,妻子和一个老妈子共同骑着这匹马回来了,妻子把马拴在廊下的柱子上。

老妈子进屋,按阿端的十个指头。

然后端坐,头哆嗦起来。

老妈子倒在地上,一会儿又跳了起来,说:“我是黑山大王。娘子病情很重,幸亏遇上了小神,福分不浅!这是个凶恶的鬼在作怪,不怕,不怕!便是这病要想好,必须给我丰厚的供品和给养,金子一百锭,钱一百贯,丰盛的筵席一桌,一样不得少。”

妻子一一高声答应。

老妈子又倒下,而后又苏醒过来,向病人呵斥了一阵,才算完。

老妈子要告辞了。

妻子把她送出院子,赠给她一匹马,就高兴地走了。

戚生夫妻进屋看阿端好像清醒些了,夫妻非常高兴,安慰她一番。

阿端忽然说:“我恐怕是活不成了。闭上眼睛就看见冤鬼,这是命该如此啊!”

于是就哭了起来。过了一夜,阿端病势更加严重了,弯曲着身子颤抖,好像看见了什么。

拉着戚生同她躺在一起,把头埋在戚生的怀里,好像怕被谁抓去。

戚生一起来,她就惊叫不止。

像这样过了六七天,夫妻俩也没有什么办法。

正赶上戚生出去,半天才回来,听见妻子哭声。

戚生一惊,进屋一问,原来端娘已经死在床上,像蝉脱皮一样,她的衣服还留在床上。

揭开衣服一看,下面却是一堆白骨。

戚生大哭,用葬生人的礼节把她安葬在祖坟旁边。

有一天夜里,妻子在梦中哭了起来。

戚生把妻子摇醒问她是什么原因哭,妻子回答说:“刚才梦见端娘来,说她的丈夫成了聻鬼,恼怒她死后不守妇节,因此怀恨,把她的命勾了去,她求我给她作道场来超度她的亡灵。”

戚生一早起来,就要按着端娘说的去办。

妻子阻止戚生说:“超度鬼可不是你能办到的。”

妻子说完,穿起衣服出去了。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就回来了,说:“我已经差人请和尚去了。请你先焚烧些纸钱。”

戚生照办了。

太阳刚落下去,众和尚都来了,击打乐器,如同人世间的法会一样。

妻子总是说震得耳朵受不了,可戚生一点也听不见。

道场做完了,妻子又梦见端娘来感谢,说:“我的冤怨已经解了,就要投生到护祐城池的神灵家,做神灵的女儿。麻烦你代我转告戚生。”

戚生和妻子在家住了三年,家人刚听到这件事时十分害怕,时间久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戚生不在家,家人有事就隔着窗户向他妻子禀报。

一天晚上,妻子哭啼着对戚生说:“过去贿赂押生差役的事,现在已经泄露了,阴间追查得很紧,恐怕我们不能长久相聚了。”

几天过后,妻子真的得了病,说:“你我钟情,本来愿意这样长此下去,不愿再投生。现在就要永别了,这也是天数已定啊!”

戚生惶恐地问妻子有什么办法。

妻子说:“没有什么办法。”

戚生问:“你受了责罚吗?”

妻子说:“受了点小小的责罚。可是偷生的罪大,偷死的罪小。”

说完,再也不动了。

仔细端详她,面容、体形,渐渐地就消失了。

戚生每每独自睡在荒亭中,希望再遇到什么,但一直非常寂静,从此人们的心也就安定下来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