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娱乐圈大地震,利好吴京?痛批娘炮、怒骂观众,吴京是怎么「洗白」的?

subtitle
IC实验室 2021-09-15 13:09

‍‍

作为一个互联网文化符号,吴京老师的形象转变,正是这个变革时代最好的注脚。

前段时间奥运会,吴京一度被称为赛场外最忙的人,奔波于各路表情包之中。

到现在,一切句子中只要有「中国」两个字的,吴京老师都能友情客串一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吴京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现象,我称之为「京学」。

其实,这不是吴京第一次称霸表情包界。

早在几年前,《战狼2》刷新中国票房历史纪录的时候,他的表情包就已经流窜于各个微信群之中。

只不过那时候,一些网友用他表情包,多少带点戏谑的意味,如今他却摇身一变,成了全中国最具正能量也最好用的表情包,堪称中文表情包史上里程碑式的案例。

作为一个互联网文化符号,吴京老师的形象转变,正是这个变革时代最好的注脚。

这期内容,我想聊聊吴京和他的「京学」。

事情要从四年前说起。

2017年7月27日,吴京执导的动作军事电影《战狼2》上映。

《战狼2》海报

4小时票房过亿,25小时票房过3亿,很多人看一次还不过瘾,跑去二刷,根据猫眼的数据,二刷率高达11%。

最终,《战狼2》累计观影人次达到1.4亿,以56.8亿元的成绩登顶国产电影票房史,足足超过第二名《美人鱼》22.8亿元。这个票房记录至今无人超越。

《战狼2》海报

逆天的成绩,让吴京的咖位如坐电梯般迅速拔高,从「知名打星」直接荣升「中国电影门面」。

然而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票房冠军不仅带来了荣誉,也让他成了众矢之的。

对他的指责,刚开始是揶揄他的「战狼」形象,批评他爱国是为了票房炒人设。同时,他的某些言论也被翻了出来。

例如被问到如果自己的儿子有娘炮倾向怎么办?吴京的回答是:会大嘴巴抽他。

《大牌驾到》截图

以及看EXO的照片时,蹦出了一句「这男的女的呀?」

可能这些言论说不上有大问题,不过搁娱乐圈里确实也不太讨喜。

而调侃吴京「直男癌」很快成为了一种互联网文化现象。

在各种表情包里,吴京的形象从「京奇队长」到「京液」,从「贱不贱呐」到「I'm拆腻子」,《战狼》上映后的一段时间里,网友们提到吴京老师,态度往往是戏谑甚至是嘲讽的。

也就在这个阶段,「京学」正式形成。

当我们看到中国电影票房排行榜,在吴京之前登上过榜首的有周星驰的《美人鱼》,有徐峥的《泰囧》,在他之后也不乏票房与之接近的《哪吒》和《你好李焕英》,为何只有吴京成为了一门「京学」?

因为2017年,是流量时代走到顶峰的一年。

那年《第一财经周刊》发布中国最具商业价值明星榜,鹿晗拿下第一名。

《第一财经周刊》2017中国最具商业价值明星榜

如今已经进去了的吴亦凡,在那年参加了《中国有嘻哈》,当年以1.5亿年收入登上福布斯名人榜前十。

那一年,中国诞生了13部播放量破百亿的电视剧,其中《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播放量超过500亿,相当于平均每个中国人都要点击三十多次。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海报

流量体系,是中国文娱生态有史以来最疯狂、最火热、也最神奇的体系。


在这个体系中的明星偶像,商业价值主要靠粉丝流量来维系。文娱作品依靠他们来获得声量以及广告主的青睐,品牌通过与他们合作来转化粉丝购买力。

这个体系从2013、14年开始,到2017年已经发展到了巅峰。

即使是文艺行业里相对不那么依赖流量明星的电影业,也出现了「流量明星+IP」的财富密码。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郭敬明,2013年开启的《小时代》系列,聚集了大量具备流量属性的明星。豆瓣评分平均不足5分,却斩获18亿票房。

《小时代》海报

2016年暑期档,鹿晗和井柏然拍了一个月的《盗墓笔记》拿下10亿票房,位居年度票房第九,比票房第二的《疯狂动物城》只少了5个亿,投资性价比极高。

2017年,我们亲爱的凡凡一共参演了三部电影,合计拿下32亿票房。其中两部都进入了当年票房前20。

尽管那几年里,也有观众怨声载道,吐槽流量电影,但这不重要,因为这些电影确实市场表现不错,资本的思路是:既然有人买单,有利可图,那为什么不做?

可以说,在市场和资本绝对包容的环境下,流量是流量明星的通行证。

就在此时,吴京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很大程度上,因为他是一个「反流量」的人,而《战狼2》是一部「反流量」的电影。

流量电影最大的特征是资本驱动,资源优先。

所以很多时候会让人觉得,不是电影需要某个演员或者某些资源,而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演员,有资本想要攒个局割点韭菜,才拍了一部这样的电影出来。

而资本赚钱回款要快,所以速度比质量更重要,这很像互联网,最典型的就是《小时代》系列。

每一部都遵循着稳定的票房模型:周五上映,首周末票房占总票房六七成,到了第二周口碑烂了,票房也就不能看了。但无所谓,这头三天的票房就能回本了,够快吧?

但《战狼》系列完全不是这个玩法。

2015年上映的《战狼》第一部就展现了浓厚的[反流量]气息。从类型上来看,它和第二部还不太一样,是一部「兵王电影」。

《战狼》海报

这种电影在中国电影史上本来就不太多见。因此第一部就没什么人投资,还是吴京把房子抵押出去筹的钱。

开拍之前,吴京先去特种兵部队训练了一年半。在部队里,他参加了35公里行军、水下排雷,亲身体验军人如何挑战自己的极限。

这是非常传统的「内容逻辑」。

内容逻辑的电影以核心主创的意志驱动。

往往是因为核心主创有一个「我想拍这样的电影」的想法,然后不断为这样的想法添加剧本、团队、资金,最终形成一个以内容为优先的作品。

这个逻辑里,资本的地位相对低一些。这个地位低主要体现在主创会花费更多时间去打磨作品,去训练演员。因此资本获得回报的时限也会被拉长。


以及会用更多资金花在回报率不确定的地方,例如更多在美术,服化,配乐,演技派的演员身上投入而非回报率更高的流量艺人。

而《战狼2》里,吴京更加延续了这种内容逻辑,并且引入了好莱坞商业片式的创作方法。

简书电影的采访中,《战狼2》执行导演沈倾讲述了一段拍摄故事:被坦克追的那场戏,冷锋要在前面跑,坦克在他身后追,坦克师傅是盲开的,除了执行导演用对讲机和他沟通之外,他根本看不到前面的东西。

《战狼2》剧照

此外,无论是演员的选取,还是对场景道具的投入,都能体现这部电影的「反流量」。

在2017年这样一个流量为王的时代,偏偏是《战狼2》这样一部「反流量」电影站上了中国影史票房的顶峰,而且几乎是断层式刷新票房纪录。

而吴京本人的做派,也是非常「反流量」的。

曾经有个节目做了一张图总结吴京的伤病史,几乎浑身上下每一处都曾因为演戏而受伤。

这和当时流量明星「抠图」、「替身」、「念数字」泛滥的情况格格不入。

但对一个比较敬业的演员来说,面对这些情况,你不能指望他们光是看着不吐槽两句。

曾经在某个采访中,吴京说有些小鲜肉演个武打片拿剑像拿烧火棍一样,还故作妖娆得模仿了一下,眼神中满满的嫌弃。

前面也提到了,他吐槽过娘炮,吐槽过EXO是男是女。从某种角度来看,这些言行多少有点爹味,让人觉得他姿态高瞧不起人。

但换个角度来看,吴京说的也都是他心里的大实话。

只不过在2017年,流量统治了商业和审美的时代,吴京是格格不入的。

大家都在聊粉丝经济的时候,吴京居然还在聊作品?

大家都在欣赏「无性别」的时候,吴京居然在聊传统男性气质?

大家都在聊用户思维,聊迎合消费者喜好的时候,吴京居然还在怼观众怼粉丝,还在对年轻人说教?

这种姿态,太老派了,太前现代了,甚至有些过时了。

于是「京学」产生了。

在我看来,「京学」玩家不一定对吴京本人有多大仇,他们也不一定和吴京的观念有多么矛盾。

「京学」更多的是反映出大众对吴京这种「反流量」姿态的不适应,对他隐隐露出的「爹味」的嘲讽,以及对一个过时男艺人的戏谑。

但是吴京真的那么反流量吗?我觉得也未必。

吴京这样一个年纪不小,打星出身,又经历了上个世纪影视工业的艺人,这些「反流量」的姿态,是不需要刻意为之的。

这个年代出生的明星,有几个特点,和流量时代的艺人完全不同。

首先是对传媒敬而远之。吴京在接受采访时说,《全城戒备》宣传期,一个马来西亚记者追着他问和女主演张静初有没有可能?介不介意发展?吴京当时的第一想法是:烦不烦啊?

其次是重视作品。过去吴京曾经烦恼,成龙有《警察故事》,李连杰有《黄飞鸿》,但到了自己这儿没有代表作。就连甄子丹出演了爆火的《叶问》,也让他十分介意。

《警察故事2013》海报

第三就是认真,甚至拼命。为了拍《战狼2》开头的长镜头,吴京跳水20多次,拍摄过程中甚至差点送了命。为了拍《双子神偷》时,他要从20多层楼上跳下去,穿破玻璃窗,一天要跳两个来回。

《双子神偷》剧照

而今天的艺人是什么样的工作环境呢?

我有个甲方朋友,前段时间她们公司拍广告,找了一位爱豆,她去现场跟拍摄,回来之后在朋友圈里大倒苦水。

开拍之前,这位爱豆说要喝热汤,大清早的,拍摄地点在鸟不拉屎的地方,到哪儿给他找热汤,最后工作人员亲自跑腿代购。

拍的时候,为了更好地调动起爱豆的情绪,全程大家都在:哇,你真是太棒了,表现力太好了。跟哄小孩一样。

这是一个汇聚了无数的灯光与赞美,有任何需求工作人员都会极力满足的环境,是一个甚至连准时、记台词都变成了优点的环境。

《鲁豫有约一日行》采访截图

可以说,吴京,以及像吴京这样的中年艺人,也许并不反对流量,也未必讨厌流量艺人。但一旦他们进入工作,就能看出他们与这个时代的格格不入。

他们就在那里,没有变过,是时代变了。是这个流量时代让他们成为了「反流量」的一群人。

那么吴京为什么最终实现了口碑逆转呢?

一个比较明显的原因,是《流浪地球》。

《流浪地球》海报

《流浪地球》可能是一部比《战狼2》更反资本反流量的电影。

中国第一部「重工业」科幻片,在《流浪地球》之前,没有人看好中国的科幻电影。

四年多的时间里,这部电影经历了拍摄超期、资金超支、技术难题、资方撤资等一系列噩梦。

如果不看最后的票房,光是这些名词就足以吓退大量的资本和流量。

而吴京,不仅客串出演,还莫名其妙变成了主演,还是零片酬出演,还被「忽悠」投资了这部电影。片里片外,都是《流浪地球》的救世主。

《流浪地球》剧照

《流浪地球》的成功,很大程度上给了流量电影致命一击。也让人们开始思考,吴京真的是过时的吗?

另一边,也要感谢同行衬托得好。2018年,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吹响了影视资本泡沫破碎的号角。

大众发现,这些艺人业务能力不怎么样,偷税漏税洗钱倒是玩得溜。就拿洗钱来说,在某一场戏中炸掉一个房子,账上随便报个几百万,反正东西都烧没了,查也查不到。

这些灰黑色的影视产业链引起轩然大波,国家税务总局高度重视,责成各地税务机关依法开展调查核实。

一个月后,「避税天堂」霍尔果斯,上演了一场明星资本大撤退,100多家影视公司先后申请注销,由于申请注销的公司实在太多,《伊犁日报》的版面都快不够用了。

资本冷却后,流量密码也不好使了。

《上海堡垒》宣传期间不惜用鹿晗分手来营销造势,但上映仅仅三天,口碑就宣告扑街。

《上海堡垒》海报

1.5亿的票房和同样科幻题材的《流浪地球》46亿票房放在一起比,侮辱效果抵得上一万句脏话。

去年开始,流量偶像又接连陷入各种翻车塌房,公德私德荡然无存。

直到今年,郑爽代孕和吴亦凡事件,让大众跟流量明星之间的信任彻底崩塌。

相比之下,吴京老师多年来除了几个无伤大雅的吐槽之外,基本上啥事都没发生。放普通人身上也就正常,放娱乐圈那就道德楷模了属于是。

这让我又想起,在《战狼2》期间,一个小女孩给吴京送花,吴京在众人面前开玩笑的说:不要进入演艺圈哦,你那么漂亮进了会被污染的。

这句话,当年看来有多爹味,如今看来就有多通透。吴京可能真的是把演艺圈玩明白了。

于是今年,关于吴京的表情包的画风不再充满戏谑。

网友用他那张印着「中国」的运动服照片,适配奥运会期间的一切话题,吴京老师仿佛成了爱国情怀和娱乐心态的一种平衡,还带着一点老派价值观的回归。

放眼表情包界,很难找到吴京的竞品。

四年之后,大家终于听懂吴京那句「我爱国无罪」了。

如果要用一个时下流行的词来形容吴京这样的演员,我愿意称他为一个「长期主义者」。

从2017年到现在,有的顶流糊了,有的艺人入狱了,有的被资本抛弃了。流量时代就是如此,每个流量明星,都只是时间的炮友。

而那些长期主义者,他们和流量不同,他们有资格real,有资格保留自我,有资格像一个人,而不是一个玩物一样出现在公众面前。

时代也许在不停改变,但长期主义者什么都不需要改变。

不需要长袖善舞,不需要疯狂内卷,不需要表里不一。他们只需要做好手头上的事,然后等待时间站到他们的这一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5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