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30年,茅台涨了22倍,上海房价涨了57倍,打零工的中国人呢?

subtitle
记者论坛 2021-09-15 12:46

传媒老友记原创文章,欢迎关注

复更后的呦呦鹿鸣昨天写了点老家的事。

村里的阿婆在集市上卖自家种的长豆,一天下来收入不到40块钱。

鹿鸣兄回忆30年前,自己小的时候卖桃子,一天下来收入48元。

30年,茅台酒从128元一瓶涨到了2800元,22倍。上海的房价从1000元/㎡,涨到了5.7万元/㎡,57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变的是农民的收入,是温铁军一直质疑的,城乡之间的“剪刀差”。没想到中国工业化现代化四十年的进程,到了今天,仍在吃着“剪刀差”,进行原始积累。

鹿鸣写的另一个事,在农村更普遍。当地的地瓜加工厂,地瓜一到,老人们就纷纷去抢削皮的活儿做。按袋计酬,从凌晨3点削皮到中午12点,27元。

9个小时啊,城市里的一顿早餐钱,不够一杯星巴克的咖啡,只够买一根网红钟薛高雪糕。

这样熬夜工作的活,但即便收入如此之低,“还得去抢呢,去晚了就抢不到了”。

为什么?因为农村没有其他赚钱的活计。没有就业机会。

某厂区削地瓜皮的网络图片

我想到了近期发生的两起令人悲伤的事故。

9月4日,黑龙江省勃利县交通事故致15人死亡。拖拉机上15名村民来自附近5个村,受雇到吉兴河村采摘万寿菊,大部分是老人,劳务费每小时12元。

9月5日,安徽省安庆市太湖县一辆运送除草农妇的皮卡车冲出道路,坠入深崖。事故造成12人死亡,2人受伤。伤亡农妇来自附近村庄,她们在附近一个茶场除草,每天挣100元。

连续两天,两起相似事故,死亡27个人,惨烈悲凉。都是附近的农民,都是临时工,以妇女和老人为主。每一个死者背后都是一个从此不再完整的家庭。

记得小时候也有过对零工的记忆。父亲在厂里工作,母亲来照顾我,兼做临时工。一帮子妇女,干得都是男人干的重体力活,都是卸煤、搬化肥这些能计件付酬的工。

一有煤车进厂,不知道谁一声吆喝,厂里的工人们就穿上最破的劳保服,套上胶鞋,背上铁锨,冲进厂区,几个小时后,回来就像个黑人,从头到脚都是煤灰。这样的活一个月只有几次,都要抢着干。更多的是搬化肥,从堆场扛到门口的车上,一袋100斤,只能用肩背扛,几个小时下来,腰都直不起来。母亲的腰从那时候就积下了劳损的后遗症。

后来去了北京来到了上海,我以为这样的记忆已经远去了。城市的人均工资年年上涨,农村人进城打工,从传统的的农民工,到新兴的快递、外卖、滴滴……至少收入看上去都还可以,渐渐都不种田地了,很多人也拼尽全力把家从村里搬到了镇上、城里,大家都走上了共同富裕的道路。

但是没想到还有很多人在抢着打零工,因为城乡“剪刀差”,农村就业机会少,人工也远低于城市,一天下来只有几十上百元。

中国不只是有北上广,有一二线城市,还有更为广大的低线城市和农村。七普农村人口5亿,加上城市中就业困难的人。总理说,“6亿人月入1000元”,这是活生生的现实,是广大农村残酷的现实。

年轻力壮的到城市打工,做着最底层的力气活,赚钱输血日渐空心的农村。留守农村的老人和妇女,一边陪读,一边想尽办法赚点零工钱补贴生活。

中国的老百姓是最能吃苦的。但这样的生活仅仅是处在临界点上。稍有风吹草动,失去一个就业,一个家庭就会陷入困顿。

小平同志说,不折腾,发展是硬道理。那真是经历过穷怕了的时代得出来的实践真知。

干过一任河南省委书记的谢伏瞻到了中国社科院当院长,他在最近一次清华大学的演讲中说,“扩大就业是解决收入差距的一个重要举措。过去我在地方工作时就深切地感受到,一个农村家庭,不管是贫困户还是其他户,只要有人在外面打工,这个家庭就会脱贫。”——这句话也可以反过来理解。

最近的一些消息,一些言论,叫嚣变革,讨伐资本,似乎要把工业化的负面结果都归结于资本。键盘侠们是真不知道一个就业机会对一个家庭的影响,还是急于政治投机?

有人统计,单单一个教培行业,从业者上千万,粗略估计裁员上百万。这些可都是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很多刚刚走出大学校门,是城市里的新生力量。哪来就业机会安放他们,安放他们的人生和未来?近一两年来的营商环境和职场的变化,应该很多人都真切感受到了。

如果他们的人生在城市里不能安放,“剪刀差”的三四线城市和农村能安放吗?如果不能,还能指望他们生娃吗?

仓禀实而知礼节,只求礼节是治标而不治本。

- END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