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美团又出事了!数千万外卖小哥的安全谁来守护?

subtitle
向小田 2021-09-15 10:27

在外卖平台里或许只有算法和数据,而外卖小哥不过是困在平台内的工具,偏偏这个“工具”与他们所为之服务的平台间没有没有任何法律关系,最终无外乎“小哥摔不摔倒,平台依旧吃饱”。

也难怪有媒体叹息,“外卖小哥,没有‘摔倒’自由”。

日前,“深圳美团外卖骑手遭车祸瘫痪,老父举债度日”的报道再度引发了社会对外卖行业劳动关系存在不确定性;行业工伤没有任何保障等难题的高度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手术抢救后的傅民)

“我真想把他扔在那里,不管了。”在劳动仲裁庭外,傅民的父亲傅六平告诉记者。

据了解,去年7月,深圳美团外卖专职骑手傅民送外卖途中,不幸遭遇车祸,在红绿灯路口被出租车撞倒重伤,路人拨打120急救电话后,被紧急送往深圳市第八人民医院。傅民因遇险时头部落地重创,经医院诊断为急性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脑干损伤、多部位脑挫裂伤。

在紧急实施颅脑手术后,傅民虽然保住性命。

(傅民受伤前)

在经历三个多月的长时间昏迷、苏醒、认知智力不清等阶段,傅民至今只会断续说两三个字,而且右半身全瘫。

(傅民现状)

更令傅家人更苦恼的是经济上的困难。要知道,傅民的后续治疗以及工伤赔偿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傅民供职的美团旗下的劳务外包公司宁波万古配送有限公司(以下称:外包公司),在深圳市劳动仲裁庭第一次开庭,以法律程序不当为由,拒绝就申请仲裁方提出的劳动关系等问题应询。

庭审现场,美团的外包公司代表律师给出的理由是,傅民住院期间,行为能力尚不确定,劳动仲裁申请书系父亲傅六平所签,因此对家属能否代表傅民提起申请持否定态度。而如果家属要作为监护人提起申请,需确定傅民无行为能力,并且确定傅民与傅六平的亲属关系后,才可进行审理。

傅民代表律师表示,傅民因病情原因未能完全表达,鉴于被申请人提出的质疑,傅民一方将提供书面意见。就此,仲裁庭认为法律程序存在瑕疵,中止该案审理,将押后再审。

有数据显示,类似的劳动纠纷解决法律流程一般需要2到3年。

面对轮椅上瘫痪的儿子和举债度日的生活,老父亲傅六平陷入痛苦的挣扎。

在外卖骑手傅民的案例中,傅六平提及,与外包公司相关人员的沟通不顺,平时的医疗费直接打进医院账户。由于伤残情况严重,傅民下半生需要巨额医疗康复费用,而在整个陪护过程中,家属的生活费用、误工费等时间成本只能自己承受,身后的整个家庭让傅六平感到焦虑。

此外,傅六平担心外包公司会当“甩手掌柜”。去年,外包公司支付医疗费时,就存在延迟行为,导致医疗账户连续欠费好几天。对此,外包公司当时回应记者称,“财务部门之前可能出了一些意外因素,转账出了点小情况,导致打款慢了。”

而针对傅民后续治疗康复赔偿问题,美团方面也回应记者称,正在走法律程序。

傅六平用轮椅推着儿子傅先后在外包公司待了4天,又去了美团深圳总部。几经沟通,仍没有结果,只能回到医院。

在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傅六平无奈的表示,“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我们全家需要生活,我耗不来这个时间”“我真想把他扔在外包公司那里,不管了。”

但是又怎么可能不管,举债续命度日,成为无奈的常态,但还能熬多久,傅六平不敢想。

其实,傅民并不是个案,在现有法律框架内,外卖骑手属于灵活用工,并未被纳入社保范围。

外卖小哥被困“平台”以及受伤“小哥”与平台、外包公司的赔偿矛盾不断引起舆论沸腾,但寄希望舆论沸腾来维护受伤员工的权益,只能是杯水车薪,解决不了大问题。

7月22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国家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应急部、市场监管总局、国家医保局、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总工会等八部门共同印发《关于维护新就业业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以下称:《指导意见》)。

7月26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网信办、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安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商务部、中华全国总工会等七部委联合印发文件,要求平台不得将“最严算法”作为骑手考核要求,并明确平台和第三方为建立劳动关系的外卖骑手参加社会保险。

针对上述骑手劳动保障措施,美团创始人王兴也在二季度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表示,政策一经发布就组织了相关工作人员开启自纠自查,首先响应了政府的指导意见,预防和消除工伤风险,试行了一个给外卖骑手配备工伤保险的计划。

但截至目前,美团官方不过公开一则,外卖配送中“预估到达时间”算法规则。

至于给外卖骑手配备工伤保险的计划至今未有落实。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