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夫妇收留个小乞丐,养了五年被双亲认回,见留在床上的便签红了眼

subtitle
安远故事铺 2021-09-15 09:36

大雨,雷声阵阵。已是夜半时分,老王躺在床上忧心仲仲,雨那么大,他担心水库的大坝决堤,要是决堤了,水库下游他刚插的田可能就遭殃了。

为了供几个孩子读书,家里已经债台高筑,今年所有的种子钱全是赊账的,一直盼老天爷开眼,风调雨顺的,能有个好收成,到时候卖了谷子好还债,这雨要是继续下,别说还债了,到了年底可能还得借粮。

老陈在黑暗里叹了口气,他妻子桂芳也醒了,她知道老陈睡不着是担心田里的秧苗,她不知道怎么安慰,只好也跟着叹了口气。

雨慢慢变小,桂芳在思索明天早上给这一大家子做什么当早餐。就在桂芳心里因为''无米之炊''而烦闷时,她好像听到门外有敲门声。

轻轻的,弱弱地,又坚定不移的敲门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桂芳推了推身边的老陈,问,你听到了吗?门外好像有人敲门。

老陈说,听到了,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桂芳说,要不你起床看看。

老陈就披上外套打上电筒去开门了。

门外敲门的人把老人吓了一大跳,是个约莫七八岁的小男孩,比老陈家最小的孩子看上去还小个一两岁,衣衫褴褛,淋成了落汤鸡,站在门外瑟瑟发抖。

是个小乞丐,他安身立命的桥洞涨水了,小乞丐不得不在深更半夜挨家挨户敲门求救。

桂芳也起床了,他们打来热水,让小乞丐洗了把脸,又找来干净衣服给他换上,小乞丐的脸色渐渐好转,老陈叫桂芳把晚上吃剩下的饭菜端给小乞丐充饥。

问起小乞丐的身世,他似乎全忘记了,一问三不知,只知道傻乎乎的笑。小乞丐吃完东西,老陈和桂芳商量,这孩子这么可怜,要不让他先留下来。

桂芳面露难色,不是她不通情达理,他们家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养活自己的孩子尚且困难,如果再多一张嘴巴,日子恐怕更难过。

可是,不收留这个小乞丐,他又能去哪里呢?外面风吹雨打的,要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老陈夫妇想了一晚上,还是决定收留这个可怜的孩子,小乞丐成了老陈家孩子的老四,人们口里的幺儿。

尽管没有血缘关系,尽管因为这个小乞丐,老陈家的日子更窘迫,但老陈夫妇从来不偏心,没半点把他当外人的意思,他孩子吃什么小乞丐就吃什么,他们孩子穿什么小乞丐就穿什么,另外老陈还求爷爷告奶奶找关系把小乞丐送去读书,他们逢人介绍小乞丐就说,这是我家老四,学名:陈逸峰。

这样过了5年,陈逸峰已经12岁,他已经长成一个青涩的少年。这天,陈逸峰放牛回来,发现家里聚集了许多人,大家七嘴八舌在说着什么,陈逸峰心里一惊,以为家里出了什么事,等他穿过人群,走到屋中心发现,他的亲生父母寻他来了。

原来陈逸峰根本不是什么乞丐,他是和父母闹别扭离家出走后遇到了人贩子,幸好他机灵,在人贩子带他们上街乞讨时他逃跑了。他跑了很远,完全忘记了家的方向,一路颠沛流离,直到遇到老陈夫妇。

陈逸峰的亲生父母这几年为了寻找自己的儿子吃了不少苦,当他们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儿子时,失控得嚎啕大哭,尤其是陈逸峰的母亲,她一头乌发白了许多,曾经红光满面,现在也是憔悴不堪,她几次三番跪下来谢老陈夫妇……

在场的人无不动容,可怜天下父母心,老陈对孩子也有千万个舍不得,但他理解做父母的心。

过了两日,陈逸峰随父母回城了,老陈给他带了许多吃的,他们一家送了一程又一程,心里也不是滋味。

回到家桂芳在收拾陈逸峰的床时,发现一张标签条,上面认认真真写着:爸爸,妈妈,哥哥,姐姐,我以后每年都会回来看你们的,你们永远是我的亲人。

桂芳喊来老陈看,看完,他们眼圈都红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