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两个商业大佬的恩怨情仇,其中一人因病去世

subtitle
徐公子解密富豪 2021-09-14 22:58

关注徐公子,解密富豪第一桶金。

1976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对于中国来说可谓灾难深重:中国三位重要政治人物相继逝世、吉林陨石雨、唐山大地震,是改变中国命运的一年,在这一年里结束了文革。

这一年,湖南益阳的姚劲波出生了,他后来创办了58同城。

这一年,陕西渭南的左晖5岁了,他后来创办了贝壳找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1996年,一个叫刘益良的男人,从河南北上北京,开设了一家房产中介公司,取名为中大恒基。他用两年的时间,将中大恒基的门店从个位数发展到500多家,一度成为了京城最大的房产中介。

但那时,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京城房产中介的老大,其原名叫刘永学,改名的背后藏着一些他不为人知的过往。多年以前他在河南老家打猎时,与开饭馆的老板发生了摩擦,性格火爆的他朝天开枪以示威胁,在被警方通缉追拿的途中,又打死一名协警,因而被判了11年。

这样一个草莽,他主导的房屋中介机构,注定不会走寻常路,市场规则在他们的眼里沦为草芥,一蒙二骗、强买强卖构成了中大恒基野蛮生长的主要路径。

这为中大恒基的结局埋下了伏笔,它后来的故事成为了中国房产中介发展史上为人唏嘘的佐料。

刘益良踏上京城黄土地的时候,在港资公司干了几年中介的陈早春已经出来单干了,他在上海的斯坦福老洋房屋机构早已经开张,这是一家主打租赁市场,主要服务于外国人等高端人群的房产中介公司。

在特区城市深圳,房产中介市场一片火热。城中一座立交桥下,一间8平米的中介铺子显得并不起眼,他的主人叫蒋飞——一个来自四川,连高中都没念完的屌丝青年。

但蒋飞头脑灵活、胆子也大。他利用客户收付房款的时间差,将客户购房钱挪作他用,不停地利用顾客的房款拆东墙补西墙,保证手中有足够的现金流。这些现金被他用作用于炒楼、炒股和开设门店,赚取巨额利润。

找到了比印钞票更赚钱的蒋飞,他的中天置业,不仅很快在深圳开了110家门店,业务还延伸到华东和西南,在上海设有门店26家,在成都参股了12家。

中大恒基、斯坦福、中天置业的出现,并不是中国房产中介发展的起点,更不是这行业的全部面貌,在他们出现之前,以港台资本为代表的中原地产、信义房屋已默默耕耘了十来年。

但他们的故事,渗透着草莽时代里中国房产中介的野蛮与血腥,不满足于做中介赚中介费,资金池、囤房炒房、暴力垄断与强买强卖,才是拓荒者们真正的财富密码。

02

住房制度的改革,是一个新的契机,伴随着内地房产中介品牌的崛起,新一轮的混战已经到来。

中大恒基在北京做到500家门店的时候,中天置业已把中介干成了“银行”,斯坦福已经更名我爱我家。刘益良稳坐老大的交椅;蒋飞成为了“深圳地产十大风云人物”;陈早春从上海来到了北京,用半年的时间飞速发展了43家连锁店,一路向着行业第二的目标冲刺。

大佬们疯狂扩张的时候,在银行技术部工作的姚劲波,已经看到了互联网的泡沫,一颗创业的种子悄然在心底生根发芽。

姚劲波还不知道的是,他日后的对头左晖,在干了几年保险代理之后,已经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比这更重要的是:在租房被中介骗了多次之后,左晖已经在2000年意识到了房产中介巨大的提升空间。

假房源、买卖信息不对称、客户满意度低……一切痛点,都是生意的起点。

那一年8月,左晖第一次尝试与《北京晚报》合作,成立了北京链家房地产展览展示中心,在军博的地下室里搞展会。第一场展会的头一天,左晖和他的同事们熬了一个通宵,心怀忐忑地坐在门前的台阶上等着天亮。

没有人知道,会不会有人来参观,直到第二天的太阳升起,人流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像极了春节里赶集的场面一样。看到人头攒动,左晖才确信,一个崭新的时代正在来临。

但其实,北京链家房地产展览展示中心主要是从科普的角度切入市场,在链家的正史上,他们的第一家门店“甜水园店”开业是在2001年9月,开出第一单的业务员是后来的大客户经理王晓斌。

对了,也是在这一年,国家正式下发了《房地产经纪人员职业资格制度暂行规定》,要求房地产经纪人必须通过四门考试,才能执业上岗。这份文件传递了两个信号:

一是,房产经纪业务得到了官方正式认可;二是,野蛮生长不可行,规范发展才是王道。

这为左晖和链家的发展模式开启了一个官方指引。

03

上文说过,中国房产中介的早期,充满了血腥与野蛮,在房屋交易中,隐瞒房源真实状况,假房源,买方卖方两头坑,一房多卖司空见惯。

就连北京最大中介机构中大恒基,它背后的老板刘益良就公然叫嚣:

我是房产经纪人中最有黑社会背景的。

他一以贯之野蛮的运营方式充斥着暴力与蛮横,械斗与强迫买卖时常发生;在其他的房产中介公司中,类似于蒋飞的资金挪用,囤房炒楼,赚差价的做法早已是行业里公开的秘密。

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曾经被中介骗过多次的左晖,第一个站了出来,成为了那个掀桌子的搅局者:

消灭行业乱象,重新定义规则。

喊出了“透明交易、签三方约、不吃差价”的执业口号之后,左晖执意要走上一条合规中介的康庄大道。

把交易全程都摆在阳光下,这是中国房产中介行业从混沌走向光明迈出的第一步。

但任何变革都是对既得利益的重新分配,左晖所选择的路一开始并不容易,甚至可以说难于上青天。当从链接总部喊出的口号被写成大字报,贴到门店的时候,他们的经纪人造反的造反,离职的离职,业务量一下子跌倒谷底。

有经验的老油条们,大多不愿意老老实实赚中介费。左晖不得不大量招收新人,从零开始培训和积累,以保证链家的“家法”能得到贯彻和执行。

不得不说,当你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情的时候,连老天爷也会帮你。2005年,中国楼市陷入寒冬,一大批中介门关;而随后几年,几个大佬接连出事故,让市场留下一片广阔的空间。

2007年,由于股市大跌和其炒作的房产流动性差,中天置业资金链断裂,无法支付客户资金,蒋飞携款潜逃,中天置业就此倒闭;刘益良因为涉嫌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聚众斗殴罪和故意伤害罪,再次入狱。

再后来,陈早春退出了我爱我家,坚持中介代理和开发商两条腿走路的孙宏斌也甩卖了顺驰。

04

蒋飞倒下的前夕,也就是楼市遇冷的那两年里,左晖带领着链家逆势扩张,2005年门店已经突破300家。

这一年的夏天,靠着卖掉易域网、投资学大教育赚到了第一桶金的姚劲波,正式踏进互联网的大门,一家名为58同城的分类信息网站上线了。

那一年3月20日,经过数月的折腾,在清华科技园学苑大厦一间70平方米的房子里,赶集网正式上线了。它创始人杨浩涌,一边盘算着如何用80万预算坚持6个月,一边信誓旦旦地给手下10名员工描述着美好的蓝图。

而那时,已经运营了十年的搜房网,它的母公司搜房控股集团即将获得法国传媒巨头Trader2250万美元的战略投资。

58、赶集、搜房,连同全国大大小小几百家分类信息或房产门户,自诞生起就是一个网络平台,并不自己做中介,但可以像链家这样的中介平台服务。

在那时以及后来相当长的时间内,姚劲波和左晖之间都是合作关系,相互之间互利共赢,井水不犯河水,并不构成竞争。

直到多年以后,搜房网的莫天全,忽然生出个大胆的想法:

以0.5%的超低佣金介入到房产交易领域。

随即,Q房网、安居客紧跟其后。

在左晖看来,搜房网既做平台,又做中介公司,无异于倒行逆施。

链家即刻终止了和搜房网的合作。

搜房网有入侵房产经纪的野心,断人粮食,无异于杀人父母,左晖必须放大招。

他振臂一呼,号召中介同行发起了反搜房网联盟,众人应者云集。

几个回合下来,搜房网彻底被房产经纪联盟集体抛弃,从此以后便有些一蹶不振的意味了。

要知道,在这之前,凭借着在商业决策上的杀伐果断和远见,左晖带领的链家已经成长为房产经纪圈的龙头,左晖稳坐房产中介第一梯队的交椅。在业内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不可小觑。

勇斗搜房网之后,左晖又挥师南下,一路所向披靡,用大把银子将大连的好旺角、四川的伊诚、上海的德佑、广州的满堂红、深圳的中联等11家中介收入囊中。

链家的门店达到8000家、经纪人规模超过13万名,一跃而成为房产经纪行业毋庸置疑的武林霸主。

05

链家四处征伐成为霸主的时候,58同城已经在2013年实现IPO,市值一度超过20亿美元,它的老对手赶集网已经在上海、广州、深圳开设了分公司,在全国375个主要城市开通了分站。

左晖和姚劲波,各自在自己的领域成为了首屈一指的大佬,他们依然是合作的关系,神奇的58网站也没有想过涉足房地产经纪这摊浑水。

直到2015年。

春节刚过没多久,二手房信息领域的巨头安居客,因为提高端口收费倒在了上市的前夕,嗅到腥味儿的姚劲波,几乎没怎么思考就果断出手全资收购了安居客。

随后的4月份,在北京三里屯的威斯汀酒店,姚劲波和杨浩涌,终于决定给缠斗了十多年的58同城和赶集网做个了结,完成了合并。

前脚收购安居客,后脚整合完赶集网,58同城不仅成为了生活信息服务的独角兽,也一跃成为了房地产信息领域的端口之王。

而那时,逐步完成线下布局,在经过了和搜房网、爱屋及乌的几番战斗之后,左晖已经意识到:

如果还有谁能成为链家的劲敌,那八成来自线上。

于是,一个做中介平台的想法悄然萌生。

2018年初,位于北京昌平区福道大厦的链家网总部,被全部装点成蓝色,一个将近1000人的团队,在这栋大楼里共同打磨一款互联网房产信息平台。

2018年4月,脱胎于链家、一个全新的O2O居住服务平台“贝壳找房”横空出世,但与链家不同,它copy了链家的“楼盘字典”真房源信息系统,还搭载了ACN经纪人管理模块,能连接房产中介行业里所有的中介公司及经纪人。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第三方中介平台,它彰显了左晖的野心:

做中国最大的房产交易平台。

在互联网精神与传统企业秩序的底层冲突中,在华兴、软银、红杉、高瓴等众多投资方加持下,贝壳以“闯入者”的姿态,广告铺天盖地,甚至打到了中央五套世界杯期间的黄金时间。

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贝壳找房就进驻了全国110个城市,入驻合作新经纪品牌超过250个,连接经纪门店超过4万家,服务超过37万经纪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