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逆天奇案:沼泽藏尸、证据全无,最后凭死者妻子身上的味道破案

subtitle
文字怪人 2021-09-14 22:17

大家好,我是马港真,一个悬疑小说爱好者。

今天说一个小说里的逆天奇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事发生在1999年的香港。

一天夜里,一个叫做叶昌龙的男人开车来到半山上的一个名叫“盘石公园”的地方。

确切地说,是一个废弃很久的公园,叶昌龙从矮墙爬了进去,公园很黑,他的目光在暗中寻找着什么。

“园中山、山。”他念着,公园里有一个景观池,池中是一个仿真假山。

“就是这里。”叶昌龙很兴奋,他跳进景观池,池中污水飘着枯树叶,没过他的膝盖。

他伸手在水里胡乱地捞了一会儿,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没有发现。

“实在是太黑了,妈的。”他浑身是汗,抬起头,思索着什么,他想,既然这是景观池假山,应该有灯才是。

四下一望,见到一间小屋,这应该是废旧的保安室。

他来到小屋前,一脚撞开门,从口袋里掏出五千元港币放在桌上。

叶昌龙有钱,他想着说自己把门撞坏了,这钱够赔了吧,他走到小屋的墙边,果然有个电箱,碰碰运气了,他内心祈祷,一拉电闸。

整个公园亮了起来,那座景观池的假山亮了起来,灯从水下、四面射出,照在那座假山上,发出七彩的光。

“这下我肯定找得到了。”叶昌龙满心欢喜,他回到景观池边,再次下水。

谁知刚跳入水中,忽然巨大的电流袭来,是漏电了。

这个景观池的下方埋着电缆,电缆管早就年久失修,一截电线暴露在水中,生成强大电流。

吱、吱地几声之后。

叶昌龙在水中被活活电死,尸体浮在了水面上。

·

第二天一早,盘石公园的保安发现了叶昌龙的尸体,立刻报了警。

警察赶到案发现场,勘查后发现,这确确实实是一宗意外。

叶昌龙就是被漏电电死的,毫无可疑。

不过他这大半夜地跑到一座山上、一个废旧的公园里干什么?

负责这个案件的高级督察陆条三。

一查叶昌龙的资料,他有一个未婚妻,名叫余美珍。

这个余美珍很不简单,33岁,气质迷人——还有,叶昌龙是余美珍的第三任“丈夫”了。

余美珍的第一任丈夫名叫阿辉,十年前意外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余美珍的第二任丈夫名叫罗宝山,五年前和余美珍一同发生车祸,余美珍受伤,罗宝山当场死亡。

现在这个叶昌龙是她的未婚夫,被电死了。

这……会不会太邪乎了点?陆条三想着,决定找余美珍问个清楚。

·

陆条三去了余美珍的家里,是一栋三层楼的别墅,还有私人泳池。

这栋别墅建在富人区,价值三千万,房子是余美珍第二任丈夫留给她的遗产。

此刻余美珍正在泳池中游泳,她身材近乎完美,阳光照在碧波荡漾的泳池中,她就像是一条美人鱼。

“打扰一下,想就你先生的死问你几个问题。”

余美珍从泳池中冒出头,走上岸,她裹着爱马仕的浴袍,坐在长椅上,戴上墨镜,喝了一口朗姆酒,“问吧。”她说。

一个女子大白天喝朗姆酒,还是这么烈的酒,她心中确实有很多的心事。

“你知道你的未婚夫为什么会去山上吗?”

“我不知道啊。”余美珍唇红齿白,“他这人平时就古古怪怪的,他要做什么,从来不告诉我。”

“案发前,他打过电话给你吗?”

“打过。”

“说了什么?”

“就是普通的聊聊天,我说我要睡了,就把电话挂了。”

“你就没问他去哪里?做什么吗?”

“警官,你也知道这是意外。”余美珍拉下墨镜,瞥了陆条三一眼,“他是被电死的,这我能有什么办法?只能说我们没缘分吧。”

余美珍对叶昌龙的死一点也不难过,她也不刻意去乔装什么,仿佛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你的前两任丈夫好像也都是死于意外。”

余美珍头靠着长椅,湿湿的水滴顺着长发落下,“命不好。”

她又问:“警官,还有什么事吗?”

看样子从余美珍的口中是问不出什么的,陆条三准备离去。

余美珍忽然说,我送送你吧。她随着陆条三来到车前,她为陆条三拉开车门,美好的身材于浴袍中若隐若现。

“我们还会再见吗?警官?”她笑着,那笑中,有一丝挑衅。

“如果还有什么事,我会再来找你。”

陆条三上了车,车开在路上,他从一旁的储物盒里拿过一个鼻吸式清凉油放在鼻子上闻着,刺激着他要清醒一点。

这个余美珍确实是很有魅力,陆条三才见了一面就有些心动,正常男人都会对这样的女人心动,更何况是叶昌龙。

他了解过,叶昌龙追了余美珍很久,余美珍一直是半推半就的。

他们虽然结婚证已经领了一个月,但是婚礼下个月才办。

来之前警察已经调查过叶昌龙的几个朋友,朋友说,叶昌龙还没有完全得到余美珍,他很想得到,可是余美珍不同意,说等婚礼办了才行。

叶昌龙肯定很想占有余美珍的,男人在想要得到“猎物”时通常会迷失心智。

最关键的是叶昌龙没有家人,他非常有钱,资产过亿,叶昌龙一死,根据法律效应,遗产的第一顺位归于余美珍。

她就成了亿万遗产的继承人。

这件事会不会是这样的呢?陆条三想:

在案发当日他们通过电话,余美珍在电话里说,喂,亲爱的,我把结婚戒指藏在了一个旧公园里,你要是能够找到,那我就是你的人了。

于是叶昌龙进入那个旧公园,来到景观台假山池,跳入水中,而水下的电缆早已被余美珍事先做了手脚。

想到这里,陆条三又吸了一口清凉油,凉凉的、微微一哆嗦。

·

要了解余美珍,还需要知道她的前两任丈夫是怎么死的。

余美珍的第一任丈夫名叫阿辉,是个猎人,十年前去山上打猎的时候意外失踪,至今下落不明,应该已经死了。

余美珍的第二任丈夫名叫罗宝山,是做生意的,也十分有钱。

陆条三去了交通部门,和当时负责调查罗宝山案子的警察聊了一下。

那个警察对这个案件记忆犹新。

大约是在五年前,有一天余美珍和丈夫开车出游,车来到一座桥中。

余美珍开的车,她刚拿牌照不久,驾驶技术不行,眼看快要撞到桥柱,误将油门当成刹车用力踩了下去,车撞断桥柱,落入湖水中。

当时驾驶座的窗户是开着的,余美珍逃了出来。

副驾驶座的丈夫系着安全带,水流强大,丈夫溺亡死在了车里、湖底。

负责这案子的警察回忆说,“我们当时打捞起罗宝山的尸体,检查之后发现无可疑,就是一般的交通意外。”

而这一次意外之后,余美珍继承了罗宝山的五千万遗产。

陆条三听完后愣住了,他想,如果一次是意外可以理解,但两次都是意外就太“意外”了吧。

会不会罗宝山的死根本就是精心安排好的意外?

案发时,余美珍只要事先打开驾驶座的车窗,并且解下安全带,用力将车撞断桥栏杆,掉入湖中的那刻快速出逃,她就能制造这一死一伤的意外。

余美珍的嫌疑实在是太大了,可没证据。

陆条三回到办公室,坐在电脑前,对余美珍的三任丈夫深入调查。

很快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原来余美珍的三个丈夫都是认识的,他们在二十年前都住在几十公里外一个叫做石灵村的偏僻山村。

·

陆条三去了石灵村,见祠堂中坐着一个老大爷正在扇扇子。

他走过去递了一支烟,掏出阿辉、罗宝山、叶昌龙三人的照片问老大爷:“大爷,这三人你有印象吗?”

大爷盯着照片看了会,“他们四个啊,以前都是在石灵村长大的,玩得可好了,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

“四个?”陆条三一愣,这不是第三张照片吗?

大爷说,还有一个叫Allen的,是个越南人,也和他们一块玩。

“后来呢?”

“十年前,有一天村里来了一群奇奇怪怪的人,说要找几个帮手,这四个人就出了村子,再也没回来喽。”老大爷扇着风,“年轻人吶,总是不安分。”

“大爷,你说的奇奇怪怪的人,是什么样的人?”

“那些人啊,每个人都背着大包小包的,有猎枪啊、剑啊、罗盘,都开着吉普车。他们应该都是去盗墓的。”

“盗墓?”

“对啊,这村外头有很多山,听说埋着很多宝贝呢。常常会有盗墓团来我们村找帮手,有的年轻人跟着去学上几年,也算学成一门本事了。”老大爷呼了口气,“你想啊,随便挖个宝贝出来,干一单够吃三十年的喽。”

陆条三隐约间明白了这四个人的关系,他们都是从石灵村出来的,他们很早就开始学盗墓的手艺。而后……

陆条三回忆起余美珍三任丈夫的资料:

阿辉是十年前意外失踪,而罗宝山和叶昌龙是先去英国,靠投资发家的,而后回港,他们发家的时间也都在十年前,可谓说是一夜暴富。

会不会是在十年前,他们一起挖到了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藏?

·

陆条三和大爷打听到,余美珍在石灵村有个老房子。

这屋子是她当年和第一任丈夫阿辉一块住的,红砖墙,门上贴着文武门神。

门外停着一辆法拉利轿车。

门是虚掩着的,陆条三进入屋子。房间中不觉得残旧零乱,相反,很干净。

阿辉已经失踪十年,可能早就不在了,那这屋子谁在住?

陆条三想,难道是余美珍常常会回来打扫?

墙上挂着几张阿辉和余美珍的合照。有台留声机,放着几张黑胶唱片。桌上放着几瓶朗姆酒,和酒杯。

陆条三仿佛能幻想到余美珍坐在这屋内的情景,听着黑胶唱片,喝着朗姆酒,惆怅地怀念着一个人。

“警官,你这是在擅闯民宅吗?”

后头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是余美珍。

她笑着说,“我们又见面了,警官。”

陆条三伸出手,余美珍没握,她从陆条三身边走过,来到一个供台前,供台上放着阿辉的黑白照片。

她点了三支香,拜了拜。

“你经常回来看他?”

“后天。”余美珍停顿了一下,“后天是他的生日,我怕我那时候没空过来,就今天来了,人们都说,活着的人,生日不能早过,死了,应该可以吧。”

她看着阿辉的照片,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又快速被擦掉。

“我们谈谈吧。”陆条三说。

余美珍领着陆条三上了二楼,在阳台边的沙发上坐定,茶几上放着朗姆酒。余美珍握着酒瓶闻了闻,似乎在找寻某个思念的味道。

“整件事都是你策划的,对吧?”陆条三开门见山。他要看看余美珍的反应。

“你的意思是我杀了我的丈夫?”

“这只是我的猜想。你就当一个故事听听吧。”陆条三看着余美珍,说:

你的第二任丈夫罗宝山,是你故意把车开下桥的,你事先开了驾驶座的车窗,从湖水中逃了出来。

你的第三任丈夫叶昌龙,我猜你是和他说,我们玩个游戏吧,看看我们有没有缘分,结婚戒指我放在了山上的一个旧公园,你要是能够找到,我就是你的了。

在陆条三说话的时候。余美珍回忆起自己作案的经过:

确实是这样,她故意给叶昌龙留了一首解谜诗,诗名叫《园中山》。

诗的内容是:

戒君读书无雷同
指顾可了荆岱嵩
在官七百二十日
盘石深深禁树疏
石梁丹灶意更奇
公去何尝负二宜
园林秀色已渐失

其实很简单,是一首藏头诗,取头一个字,就是:戒指在盘石公园。

诗名又叫“园中山”。

叶昌龙猜出了戒指的藏地,所以心急火燎地去了,结果被电死了。

·

陆条三看着余美珍,她应当是用了很长时间设计了这一个严丝合缝的 局。

“那你说,我为什么要杀死他们?”余美珍喝了一口朗姆酒。

“我猜,他们两个当初因为钱,害死了你的第一任丈夫阿辉。”

余美珍故意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说,“警官,你这么喜欢说故事,那我也和你讲个故事吧。”

她说:

十年前。有四个好朋友从墓穴里挖出一堆宝藏,他们背着大包小包快步逃走。

“发达了发达了,这包里的三个黄金生肖就能卖个几千万吧?”一个姓叶(叶昌龙)的男人说。

每个人的包里都装着一个从墓中盗来的黄金动物生肖,龙头黄金生肖、猴头黄金生肖、猛虎黄金生肖。

“我就说了我这名字是个风水师取的,我一定能大富大贵。”一个姓罗(罗宝山)的男人对另一个叫A(Allen)的越南人讲。

这其中有个男人(阿辉)很老实,他紧紧抓着包,想到他的妻子,想到他很快就能买一所更大的房子,在海边,他们可以漫步沙滩,且听风吟。

可一个不留神,他脚一滑,掉进了一个泥潭中。

泥潭沼泽如同怪兽,正将他的身体一点一点吸入、深陷,“救命啊!”他大叫。

可是这时候,他的三个好朋友都没有救他。

他们想着,要是死了一个,钱就能多分一份。

他们三个带着三个黄金动物生肖的包飞快地逃离,之后发财了,而那个可怜的男人(阿辉)永远留在了这个千年墓穴边的泥潭沼泽中,他的家人、妻子也一分钱都没得到。

余美珍看着陆条三,“警官,你觉得我这个故事编得怎么样?”

·

阿辉失踪之后,余美珍很伤心。她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去了哪里。

此时罗宝山对她投来关心,照顾她,帮她走出伤痛。她后来嫁给了罗宝山。

一天晚上,罗宝山喝醉了,和叶昌龙打电话,无意中,她知道了全部的事实,于是复仇的念头在她心中诞生。

她要让这几人血债血偿。罗宝山和叶昌龙一早就垂涎余美珍,念念不忘多少年。她很好地利用自己,为阿辉报仇。

以上,就是全部真相。

·

陆条三听完后说,“所以你承认了,是你故意杀死罗宝山和叶昌龙的?”

余美珍看着陆条三,咯咯笑着,目光轻佻,“你有什么证据吗?”

确实,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意外”,证据全无。

而余美珍就是赌定陆条三拿她没办法。

“后天我就要去巴黎了,离开这里,开始新的生活。”余美珍用杯垫写下了一个地址和电话,“如果有任何发现,你可以随时找到我。又或者,你打一个电话,我就会回来。”

陆条三看着余美珍,她就像是完成了全部的事,完成了她的心愿。

随后余美珍站起身,离开村屋,上了法拉利轿车,驶出石灵村,车沿着蜿蜒崎岖的山路消失在漆黑的夜色里。

·

不,这事还没完。

回到警局后,陆条三想,这个复仇还没有结束。

当初一起去盗墓的有四个人,现在三个都死了,还有一个叫Allen的还活着。

余美珍一定会杀了Allen,而且很可能就是在后天,因为后天是阿辉的“生日”。

对,要找到Allen。

陆条三一查,这个Allen现在是个摄影师,住在中环的一栋房子里。

一日之后,他敲响了Allen家的门。

进屋之后,他说明了来意,“我是来帮你的,你最好什么事都对我坦白。”

Allen浑身酒气,手不停地发抖,“警官,十年前,阿辉不是我杀的,我只是在一旁看着,和我没关系啊。”

陆条三闻着酒气,他鼻子不好,从口袋里掏出清凉油吸了吸,“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今晚、明天我就住在这里,你肯定会没事的。”

陆条三摸摸肚子,“有什么好吃的吗?”

Allen去冰箱,打开看了一会儿,拿出一块汉堡,放到微波炉里加热。

而后倒了杯香浓的咖啡和汉堡一块递过来。

陆条三抿了一口咖啡,拿起汉堡,好烫啊,他手一松,“都烤焦了。”

“不好意思,我很少做饭。”Allen挠挠头。

陆条三站起身,拿着咖啡、拿着汉堡,背对着Allen“吃完”,而后去了洗手间,之后出来,伸了个懒腰说,“我好困了。想睡一会儿。”

他从腰上拿出手枪,放在桌上。

Allen领着陆条三到了客房,陆条三躺下,“有什么事记得叫我啊。”

“你睡吧。”Allen说完,关了灯。

陆条三眼睛闭着,他在等待,他在听,听房间外头的声音。

大约过了有三十分钟,他听到外头传来“哒”“哒”的声音。

陆条三起身,走出房间,如他所猜测的一样:

在客厅里,站着两个Allen。

一个Allen站着,一个Allen躺在地上,被绑着,昏迷着。

一个Allen举着陆条三的那把手枪,对着另一个Allen的脑袋拼命射击,可是枪是空的,“她”射了几次都是空的。

“余美珍,枪里是没有子弹的。”陆条三说。

站着的那个Allen回过头,看着陆条三,不,应该叫她余美珍。

她有钱,请了美国最好的化妆师把她易容成了Allen,并且在喉部藏了变声器。

余美珍是一定会杀死Allen的,就是今天,就是在阿辉的生日这天,她要复仇。

但是Allen不喜欢她,她无法接近Allen,并且她已经制造了两宗意外,这第三宗还是意外,就说不过去了,她要靠陆条三。

她故意接近陆条三,对陆条三坦白真相,就是要引陆条三找到Allen。

·

她先一步来到Allen家,她当时已经乔装成Allen,监控也拿她没办法。

Allen开门后,肯定是愣一下,谁啊,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她快速用电击棒将Allen电晕,把Allen藏在床底下。

她就在Allen家,乔装成Allen,等陆条三。

她的计划是,陆条三一定会来保护Allen,她在咖啡里下了迷药,陆条三喝了咖啡肯定就晕了,晕了后,她用陆条三的枪打死Allen,之后擦去指纹,逃离现场。

这一切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可她没想到,就在复仇的最后一步,她的计谋被陆条三识破了。

她叹了口气,垂着头,取下变声器,撕开脸上的假皮,沮丧地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的?”

陆条三说,“一进屋我就闻到了,朗姆酒,你身上的酒味太重了。”

他拔出腰间的手铐铐着余美珍,“现在,和我回警局,为你所做的一切负上法律责任。”

在这最后,余美珍恨恨地看着陆条三,咧着嘴笑,“我根本就没怕过,他们都该死。”

那深深的仇恨陪伴她十年之久,分不清她脸上的表情是阴冷的笑还是悲伤万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2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