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瑞·达利欧:世界上最懂选择的人,怎么做决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 | 瑞·达利欧

桥水基金创始人

来源 | 领教工坊

推荐语

瑞·达利欧被很多人称为“金融界的乔布斯”,26岁时创办了桥水,如今桥水是全球最知名的对冲基金。

近几十年来,达利欧多次奇迹般地成功预测出全球经济和市场的巨大变动,最著名的一次,是成功预测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

在数十年投资生涯中,达利欧曾经历过多次重大失败,事业被打回原点,他将自己定位成“专业的犯错者”,这些从失败与错误中学习的经验,奠定了他的价值观和行为处事的基础,也塑造了日后被人津津乐道的桥水文化。

在达利欧所写的《原则》一书中,他阐释了帮助自己拥有最好生活的一些原则。这些以深思熟虑为基础的原则,希望能给你启发。

盛景小编为你汇总精华干货,enjoy~

我相信,为了拥有最好的生活,你必须:知道最好的决策是什么,有勇气做出最好的决策

一路上你肯定会经历失败的痛苦。你需要认识到,失败既能化为动力,驱动你的个人进化,也能毁掉你,这取决于你如何应对失败。

01

学习如何有效决策

作为一个职业的决策者,我一直在研究如何有效决策,并不断在寻找能降低犯错概率、实现更好效果的决策规则与系统。

我了解到的最重要的东西之一是,大部分日常决策是潜意识性过程,比通常认为的要复杂。

例如,想想你在开车时,如何与前面的车保持安全距离。现在请你详细描述这个过程,以让从来没有开过车的人也能做得和你一样好,或者能输入计算机,成为自动驾驶汽车的控制程序。我敢打赌,你做不到。

现在想想这个挑战:用系统化、可复制的方式把你的所有决策做好,同时还能以非常清晰准确的方式描述决策程序,从而让处在同样情况下的任何人都能做出同样的高质量决策,这正是我渴望做的事。

尽管世界上并没有最好的决策方式,但存在一些有效决策的普通规则。

1)把了解做好

对我而言,归根结底,对现实形成准确、完整的认识需要两件事:

● 能够准确综合分析;

● 知道如何综合考虑多个层级。

在过去,为了避免自己坠入看上去很美的陷阱,我习惯自问:我在了解相关情况吗?我已经掌握所有决策所需要的知识了吗?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你会自然、心态开放地搜集所有相关信息。

2)谨记“80/20法则”,

并明白关键性的20%是什么

每次有人做了一个宏观的“差不多”的陈述,而有些人反驳说“并不总是这样”时,我的本能反应是,我们也许要丢西瓜捡芝麻了——即讨论例外而不是常规,这将让我们看不到常规

“80/20法则”是指,你从20%的信息或努力中得到80%的价值。理解这一法则后,一旦你了解了做出决策所需的大多数情况,你就不必再陷于不必要的细节中了。

3)不要做完美主义者

完美主义者花太多时间关注边缘性的微小因素,影响对重大因素的考虑。做出一个决定通常只需要5-10个需要考虑的重要因素,过了一定临界点后,所产生的边际收益也是有限的。

4)决策需要在合理的层次做出,

但也应在各层次之间保持一致

这有点像爵士乐手们不在一个调上,而在明白自己的层次后,所有人都能在同一个音调下演奏。

在你们都知道自己的思维方式并开放地看待其他人的思维方式后,你们就能一起创造出好的概念爵士乐。

02

用5步流程实现你的人生愿望

我相信进化是宇宙间最伟大的力量,我们都在以大致相同的方式进化,个人进化过程通过5个不同的步骤发生。如果你能把那5件事情做好,你几乎肯定可以成功

这五步大概是:

● 有明确的目标;

● 找到阻碍你实现这些目标的问题,并且不容忍问题;

● 准确诊断问题,找到问题的根源;

● 规划可以解决问题的方案;

● 做一切必要的事来践行这些方案,实现成果。

为了帮助自己保持专注和高效,你可以假设自己的人生是一场武术比赛或一场游戏,目标是克服一个挑战,达成一个目标。

一旦你接受了游戏规则,对于不断出现的挫折导致的不舒服,你就会感到习惯。

现在来看看每一步应该怎么走。

1)排列优先顺序

生活就像一个巨大的餐盘,里面装着各种你意想不到的美食。

选择一个目标通常意味着放弃你想要的一些东西,以得到另一些你更想要或更需要的东西。有的人还没有起步,在这一步上就失败了。

他们害怕为了更好的东西而放弃好东西,试图同时追求太多目标,最终却几乎一个都不能实现。

不要因为选择太多而感到沮丧、无所适从。除了能让自己快乐的东西之外,你还可以拥有很多东西。做出自己的选择并持守它

2)不要混淆目标和欲望

合理的目标是你真正需要实现的东西,欲望则是你想要但会阻止你实现目标的东西。例如,你的目标也许是体形健美,而你的欲望是吃好吃但不健康的食物。

不要误会我的意思,假如你想成为一个整天吃零食、看电视的人,那也可以。你的目标你自己定,但如果你不想成为那样的人,最好不要打开那包薯片。

3)如果你拥有灵活性并自我归责,

那么几乎没有什么能阻止你成功

灵活性能让你接受现实(或者有见识的人)给你的教益。

自我归责很重要,因为如果你真的相信未能实现某个目标是你自己的失败,那你就会把这一失败视为一个提醒,它说明相对于你的任务而言,你的创造性、灵活性和坚定性还不够。这样会大大提高你寻找方法的积极性。

4)知道如何对待挫折和知道如何前进一样重要

有时你知道你正在不可避免地走向一场大挫折。生活中总会遇到这样的挑战,有的挑战在当时看来似乎具有毁灭性。

在逆境中,你的目标应该是守住自己的成绩,尽量减少损失,或者直面不可挽回的损失。你的任务是始终做出尽可能好的选择,并清楚如果这么做,你将得到回报。

5)规划做得再好,不执行也无济于事

你需要坚定地执行方案,这需要严格遵守方案的自律。你应当时刻谨记任务及其意在实现的目标之间的联系。当你觉得看不清其间的联系时,就暂停一下,问问自己为什么看不清。找不到原因,你就肯定会迷失自己的目标。

03

认识你的两大障碍

5步流程的每一步都要求不同类型的思维。例如:

设定目标需要更高层次的思考;

找出并且不容忍找出的问题,需要你明察秋毫;

诊断问题需要你理性思考,并愿意与其他人进行高质量的交流;

规划方案需要你拥有想象力和现实感;

执行方案需要你自律,拥有结果导向思维。

你认识的哪个人拥有上述品质?也许没人拥有,但要实现真正的成功就必须好好做完上述五步。

你需要明白自己的障碍在哪里

影响合理决策的两个最大的障碍是你的自我意识和思维盲点。这两个障碍让你难以客观地看到你和你所处环境的真相,难以通过最大限度地利用他人的帮助来做出最佳决策。

这两大障碍因人类大脑的运行方式而存在,所以几乎每个人都会遭遇它们。

1)解你的自我意识障碍

当一个人问“我怎么放任自己把这块蛋糕给吃了”时,答案是:大脑较低层次的你战胜了深思熟虑后较高层次的你。

较低层次的自我就像经过训练的斗犬,始终保持战斗意识,而较高层次的自我想把事情搞明白。这很容易让人困惑,因为不管是你还是你打交道的人,通常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大脑里有这些较低层次的“野兽”,更不用说这些“野兽”在试图绑架所有人的行为了。

我说的“自我意识障碍”就是指你潜意识里的防卫机制,它使你难以接受自己的错误和弱点。你有一些根植于内心最深处的需求和恐惧,这些需求都源自你大脑里的一些原始部分,如杏仁核。

这些区域渴望赞誉,把批评视为一种攻击,尽管大脑更高级的部分能够理解建设性的批评对你有利,但这些区域使你产生戒备心理。

连最聪颖的人通常也会表现出这样的行为,这很令人遗憾。

要有效行事,你就绝不能允许“想要自己正确”的需求压倒“找出真相”的需求。如果你对自己掌握的知识和擅长的事情过于自豪,你学到的东西就会变少,决策质量就会变低。

2)理解你的思维盲点障碍

我们以自己的方式看待事物。

例如,一些人就是能看到大图景但看不到小细节,另一些人就是能看到小细节但看不到大图景;一些人习惯线性思维,另一些人习惯发散思维等等。

所以很自然,人们无法理解自己看不到的东西。

让问题变得更复杂的是,尽管人都有思维盲点,但我们不愿意看到这个事实。当你指出某个人的心理弱点时,对方的反应通常像你指出他的身体缺陷一样,感到不舒服。

如果你跟大多数人一样,那么你就不会明白其他人看待事物的方式,也不善于探求其他人的想法,因为你一心只想着告诉对方自己认为正确的想法。换句话说,你是一个头脑封闭的人,有太多先入之见。

亚里士多德把悲剧定义为:人的致命缺陷导致的可怕后果。而假如人能弥补缺陷的话,这本可带来美好的结果。

在我看来,自我意识和思维盲点这两大障碍就是人的致命缺陷,导致聪颖勤奋的人无法发挥自身的全部潜力。

你知道如何克服这两大障碍吗?你能做到,任何人都能做到。我告诉你方法。

04

奉行头脑极度开放

大多数人不明白什么是“头脑极度开放”,他们只是把头脑开放理解为“承认自己可能是错的”。

我既单独询问专家,也鼓励专家在我面前展现深思熟虑地意见分歧,而且我可以问问题。

拥有这种聪明的人是最好的老师,比站在黑板前例行公事授课的教授要好得多,我经常把由此获得的知识总结为原则并不断改进,以应用于未来出现类似的情况。

我知道在一件事上,这种做法对我构成了生与死的差别。

2013年6月,我去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做年度体检,医生说我出现了一种癌症前期症状,称为巴雷特食管高度生长异常。组织生长异常是癌症的早期症状,演变成食管癌的可能性相对较大,每年的发病率约为15%。

食管癌是致命疾病,所以如果不治疗的话,很可能在3-5年里我就患上癌症并死去。对待我这种情况的常规治疗方案是切除食管,但因为我的一些特殊病情,这种治疗方案不适合我。医生建议我先观望病情。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我开始为最终的死亡做准备,但也奋力求生。

我感到很庆幸, 因为这一病情预断给了我足够的时间来做安排,以确保我最关心的人在没有我的情况下依然安好,并在仅剩的时间里与他们一起体味生活。我可能还有时间和我刚刚出生的第一个孙子混熟,但我不敢保证有足够的时间。

但正如你所知,我不喜欢简单听从别人的意见,即使是专家的意见,相反,我喜欢和可信的人一起审视各种意见

于是我也让我的私人医生格莱泽安排我与另外4位研究这种病症的专家会面。第一个见的是一家大型癌症医院的胸外科主任,她说我的病情正在快速恶化。而和第一位医生的说法不同的是,她说有一种手术可以治愈我:切除我的食管和胃,然后将我的肠子接到我仅剩的一点食管上。

她估计,我在手术台上死亡的概率是10%,导致终身残疾的概率是70%,但这样我继续活着的概率更大,所以她的建议显然值得认真考虑。

很自然地,我希望她能和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那位医生谈谈,他曾建议我观望。于是当着她的面,我给那位医生打电话,以了解他们如何看待彼此的观点。

结果让我眼前一亮。

尽管与我单独会见时,他们对我说了完全不同的情况,但当他们通过电话交谈时,他们试图尽量缩小分歧,以给对方面子。他们重视的是职业礼貌,而不是各自畅所欲言,以寻求最好的解决办法。不过他们的观点仍有明显的分歧,听他们通话也加深了我对问题的理解。

次日我见了第三位医生,他是一位世界知名的专家,在另一家声誉卓著的医院从事研究工作。他告诉我,只要我每三个月去医院做次内窥镜检查,我的情况就基本上不会给我带来任何问题。

他解释说,这就像皮肤里边的皮肤癌,只要持续观察,一出现新的组织生长就切除,不使病情转移到血液循环里,我就没事。他说,按这种方法来监控的病人和切除食管的病人,最终的结果是一样的,简而言之就是不会因为患上癌症而死亡。他们的生活会保持正常,只是需要定期检查和诊断。

简单概括我在48小时里经历的一切:先是好像被判了死刑,然后出现了治疗的希望,实际上相当于把内脏掏出来,最后出现了一个简单的、只是稍微有些不方便的疗法,即观察有没有发生变异、在导致损害之前切除。最后这位医生说得对吗?

我和格莱泽医生又会见了两位世界级的专家,他们都表示,走这种检查程序就不会有任何事,于是我决定采取这种做法。在检查过程中,他们从我的食管上切下一些组织,送到实验室检测。

几天后,恰好距我64岁生日还有一周的时候,我得到了结果。结果太令人震惊了:检查完这些组织后发现,根本就没有任何高度生长异常!

专家也会犯错误。我的观点很简单:保持头脑极度开放,和聪明人一起审视问题,这样做是有好处的

假如我没有努力征求其他意见的话,我的生活就会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大多数人做出糟糕的决策是因为他们确信自己是对的,不让自己看到确实存在的更好的选项。

头脑极度开放的人知道,找到问题的所有答案很重要,但提出正确的问题并向其他聪明人请教也很重要。与任何人知道的任何东西相比,“不知道”区域里的东西要重要得多,令人兴奋得多。

诚恳地相信你也许并不知道最好的解决办法是什么,并认识到,与你知道的东西相比,能不能妥善处理“不知道”才是更重要的。

人类正在走向一个既令人兴奋又危险的新世界,这就是我们眼前的现实。你永远都无法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得完美,好消息是你犯的每个错误都能教给你一些东西,所以学无止境。

北京证券交易所横空出世

为什么说它的设立是“系统性利好”?

在更大的历史格局下看北交所

其成立的时点意味深远!

点击下方视频,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