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男子拿狗毛和孩子毛发做亲子鉴定,医生:孩子父亲一定另有其人…

subtitle
翡翠小姐姐 2021-09-14 18:20

一天,我像往常一样接待了一个上门做亲子鉴定的男子。

男子长相不佳,横眉竖眼、阔鼻朝天、脸上还有一道非常明显的旧伤痕,看起来显得有点狰狞。

因为他脸上的伤痕太过打眼,让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既不像刀疤又不像划伤,不知道什么原因造成的。

我尚在狐疑之际,男子从怀里掏出一份检材,是几根略微泛黄的毛发。

据男子之前电话里面讲述,因为发现小孩和自己长相完全不一样,心下怀疑,所以来做一个亲子鉴定,这毛发应该就是小孩的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看得出男子很紧张,虽然已近深秋,天气转凉,但和我交谈的时候他的额头却一直在冒着冷汗。

发根的毛囊很完整,我点头示意没问题,男子的紧张才稍稍缓和下来。

接下来将给男子现场取血样,当他伸出手掌的时候,我瞪大了眼睛,因为他的手上也有许多道明显的伤痕,和脸上的伤痕几乎一样,是陈年的旧伤。

虽然心下疑惑,但也不好开口直接询问,我给男子取了血样之后,带着他走完所有的流程。

走流程的过程中他不停地询问结果的准确率有多少,会不会出问题,显得很是担忧。

不过这是许多客户的正常反应,我安抚了一番之后,并没有太过在意。

按照男子的要求做了加急鉴定,数小时后结果出来了,是排除。

男子将鉴定报告紧紧捏在手中,他的手劲很大,十几页的报告书被他揉成了一团。

良久之后,男子抬头道:「医生,这个结果的准备率真有那么高?」

我点头道:「没错,准确率在 99.99% 以上。」

「会不会是基因突变呢?」

「不会,如果我们怀疑基因突变,出报告之前就会通知您补女方的样本进一步检测,你这个肯定不是。」

男子又低下头去搓揉着手中的纸团,嘴角不停地抽动着,突然,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忙道:「医生,你们这边遇到过抱错孩子的没有?」

「当然遇到过。」

「那您说,会不会是宝宝出生的时候,医生抱错了?」男子的眼神中闪着希望的光。

「这个几率很小,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如果您不放心,可以将您妻子的检材取过来我们再做一次鉴定。」

男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转身出了办公室大门。

我知道他肯定会再来,像他这样性格的委托人我见过许多,如果不查个水落石出肯定不会罢休。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会从男子身上窥探到一段惊世骇俗的畸形爱恋!

数天后,男子果然又来到了我们中心,并提供了妻子的检材。

加急结果出来后,确定孩子是他妻子的。

男子这次才彻底明白自己被妻子背叛了,他抱着脑袋,蜷缩在沙发的角落里嚎啕大哭,那一瞬间像一个丢了最心爱玩具的孩子。

良久之后,男子才止住哭,却迟迟不愿意离开。

我走上前安慰了两句,男子却做出了和狰狞的样貌完全不一样的举动,他拉着我的手,可怜兮兮地说希望我帮帮他的忙,告诉他为什么妻子会骗他,不然他整个人都会崩溃掉。

人在精神极度压抑的情况下会急需要找到一个宣泄口,来释放自己的抑郁情绪,男子此刻的状况就是如此。

而宣泄的对象不能找亲友,更不能找陌生人,我们这种知道内幕但绝不对多言的人就是最好的对象,这也是我作为一个亲子鉴定师为什么要学心理学的原因。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下班点了,看样子又得加班。

打了个电话和前台小彭交待了两句,我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坐到了男子旁边的沙发上,安心地听他诉说自己的故事。

男子叫做梁成,从小和父母生活在农村,读了个初中就没有再读了,跟着父亲学木匠手艺。

等到梁成年纪再长几岁,父母就会给他说个媳妇,再生数个儿女,这便是许多农村孩子的人生成长道路。

梁成也做好了这个心理准备,他没有什么大志向,想着能混个平安温饱就好。

但梁成却没有想到,因为父亲老梁的一个特殊爱好,他的人生道路发生了 180 度的大转变。

梁成的父亲老梁木匠手艺不错,经常被别人家雇佣做工,虽然那个年代工钱远没有现在这么高,但比起在土里剖食还是强多了。

老梁除了木匠手艺不错之外,还有一个特长:会养狗。

老梁是个爱狗之人,在家里养了好几条狗,他赚来的钱最起码有三分之一花在养狗上。

甚至为了养狗,老梁成为了村里少有的「坚决响应独生子女政策」的家庭,只生了梁成一个。

将养孩子的钱省出来养狗,这简直大逆不道,为此没有少受妻子和亲友的说道。但老梁将那些建言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依旧我行我素。

当时就连老梁都没有想到,只是出于喜爱养了几条狗而已,居然会改变自己一家人的命运。

某一天,临镇一个大户人家别墅翻新,经朋友介绍,老梁过来做木工。

这个大户人家养了十几条狗,其中不乏价值不菲的名犬,老梁一看眼睛就亮了,休息的时候别人都坐在一旁抽烟唠嗑,而老梁则围着那十几条狗转悠。

那些狗也对老梁表示出了相当的友好,原本陌生的人和狗很快便打成了一片。

这一切被别墅的主人看在眼里,等老梁做完工准备回家的时候,别墅主人叫住了他,问他是不是喜欢养狗。

老梁当然说是,还说自己家里也养了好几条狗,说得眉飞色舞兴高采烈。

于是别墅主人便挽留他住一晚,说聊聊养狗的事情。

主人之言正中老梁下怀,反正明天还要来做工,住在主人家第二天不用早起赶路,还可以聊自己最感兴趣的话题,岂有不答应之理。

当天晚上,两人相谈甚欢,老梁更是被主人对于狗的了解所震惊。

他养狗纯粹只是爱好,勉强算得上略懂皮毛,没想到主人居然非常专业,关于狗的知识几乎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最后主人表露了身份,原来他投资了几个生意,其中一个就是养狗,而且开了几个规模不小的狗场,但养狗这事又脏又累,一般人坚持不了多久,所以现在非常缺人手,而老梁非常爱狗,他觉得老梁稍微培训下就可以成为一个非常好的养狗师傅。

换而言之,别墅主人想请老梁去他的狗场打工。

老梁没有丝毫犹豫,马上就答应了,一方面他确实非常喜欢狗,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别墅主人开的工资诱惑力颇大,比他现在的收入高了许多。

就这样,老梁挥别了妻儿,带着家里的那几条狗来到了别墅主人的养狗场。

只有满怀兴趣去工作才能真正将工作做好,养狗更是如此。

老梁作为一个爱狗之人,很快就熟悉了养狗的流程,没过多久就成为了狗场里最好的养狗师傅,工资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于是,老梁干脆将妻儿从老家接了过来,一家子在省城城郊的狗场里开始了新的生活。

梁成的人生,就此发生了 180 度的转变。

梁成也和父亲一样,成为了狗场里的一名养狗师傅。

他一开始对养狗算不上多感兴趣,当然也不讨厌,只是单纯地将之当成一份赚钱糊口的工作。

直到后来,梁成不小心激怒了一只烈性犬被其咬伤严重,他的态度转变了,不想再从事养狗这份既辛苦又危险的工作,为此还和父亲闹了很久的别扭。

梁成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原来他脸上和手上的伤疤是被大型犬类撕咬后留下的痕迹。

「后来呢,你就离开养狗场了?」我问道。

梁成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一没技术二没文化的,到城里也找不到工作,只能继续养狗,而且……」

梁成脸先是露出温柔之色,随后又变得狰狞,犹豫了片刻之后,他终于道:「那个时候,我和薇薇好了。」

薇薇就是梁成的妻子,长得非常清秀的一个姑娘,认识粱成的时候,她刚到狗场旁边的理发店上班不久。

因为梁成经常去理发,两人一来二去就认识了,梁成被狗咬伤那次,就是薇薇陪着他去医院打针包扎的。

梁成非常喜欢薇薇,但他却不敢表白,因为他觉得自己配不上薇薇。

那个时候粱成已经年近三十,相亲了无数次,都以失败告终,别人要么嫌弃他的相貌不佳,要么嫌弃他的工作太差(养狗的工资不低,但环境不好,所以很多女孩接受不了)。

而薇薇二十都不到,长得很清秀,走在路上有回头率的那种,两人岁数又相差悬殊,梁成根本就没有想到薇薇会看上他。

但爱情就是这么神奇,经过那次狗咬事件之后,两人在一起了。

两人明确关系之后,粱成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因为薇薇不但没有嫌弃他的工作,而且非常喜欢狗狗。

薇薇不嫌脏,不嫌累,每天陪着粱成一起养狗,这样的表现也打动了梁成的父母,老两口感叹终于找到了一个好未来儿媳妇,因为薇薇年纪小,老两口害怕她只是一时冲动爱上梁成,便想着趁早让两人结婚,免得夜长梦多。

薇薇说结婚可以,但一定要买一套新房。

为了尽快将两人的好事办了,老两口商议之后,决定将家底翻出来给两人买一套房子。

薇薇和梁成花时间跑了许多小区,终于选定了一套合适的房子。

不久之后,梁成如愿将薇薇娶进了门。

养狗场在郊区,旁边没有好的学校,不方便孩子上学,房子便买在了距离养狗场比较远的位置,装修好之后,薇薇和梁成搬了进去。

只住了短短两个月,梁成就有点受不了了,养狗场在郊区,距离最近的公交车站走路需要半个小时,打车又划不来,太远了,搬回去住也不现实,因为薇薇要备孕,养狗场的环境太差。

无奈之下,梁成只能买一辆电动车,每天骑着电动车在小区和养狗场之间来回跑。夏天还勉强可以忍受,冬天就真的是折磨,要在寒风中吹上一个多小时,有时候半路上没电,还得蹲在街边充上许久的电才能回家,任谁都忍受不了。

薇薇见梁成这么辛苦,便提出让他住在养狗场,每个星期回来陪她一天即可,反正她在家也不孤单,有大白陪着她。

大白是一条金毛狗,胖乎乎的非常可爱。

虽然梁成有点舍不得,但这是最好的方案,而且一个星期见一次面两人也有点新鲜感,可以更增进感情,毕竟「小别胜新婚」嘛。

就这样,两人开始了同在一城但却分居两地的生活。

不久之后,薇薇怀孕了,梁成一家子欣喜若狂,梁成还特意休了一个月假来陪薇薇。

从分居两地到薇薇怀孕,这期间没有发生什么任何不寻常的事情,更没有发现薇薇和别的男人有过什么联系,总之一切正常。

一直到孩子出生之后,梁成才产生疑惑,因为孩子和他一点都不像,而且也不是很像妻子。

常有话说「女像父,儿像母」,为什么女儿和自己一点都不像?

退一万步讲,就算女儿不像自己也应该像妻子才对,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和妻子都不是那么相像。

这个疑惑一直埋在心里,憋了很久很久,终于他忍不住了,决定来我们中心做个亲子鉴定,便发生了本文开头的故事。

梁成一边诉说一边流泪,眼泪就没有干过,他说自己这几年付出太多,父母也同样付出了太多,因为父母给他们买的那套房子耗费了大半辈子的积蓄,而且只写了薇薇一个人的名字。

听到这里我大吃一惊,梁成一家子所有的积蓄就买了那一套新房,怎么可能只写薇薇一个人的名字呢?

原来,这也是薇薇和粱成结婚的条件之一,如果新房不写她一个人的名字就不同意结婚。

梁成爱极了薇薇,所以没有告诉父母这个事情,擅自决定以薇薇一个人的名义购买了房子。

这也是梁成说出自己经历的原因,他想要我帮忙分析出薇薇出轨的对象,掌握确切的证据,为到时候打离婚官司做准备,否则最后人财两空,年迈的父母无法承受这种打击。

我和梁成分析了一番,确定薇薇出轨只有可能是在两人分居的那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一共四个多月,薇薇每天都会和梁成视频聊天,有时候一天要聊三四次,梁成观察过,薇薇的活动范围基本上都是在家里和小区附近,最多的时候就是牵着大白在小区里转悠,很少出门。

除了遛狗之外,薇薇的唯一爱好就是在小区的麻将馆里打麻将,那也是她最有可能接触到异性的机会。

我以前遇到过许多案例,都是女子和某个男子在一起打麻将,日久生情后出轨,并怀上了对方的孩子。

据此,我们推断,薇薇出轨的对象很有可能就在那群麻友之中!

于是,梁成便告辞回家,他决定在薇薇的麻友之间走访一番,找出最有可能和薇薇发生关系的对象,取检材来做鉴定。

半个月之后,梁成携带着足足五份检材来到我们中心,据他介绍,这五份检材是经常和薇薇一起打麻将的男性麻友,其中两个还曾经借过钱给薇薇,嫌疑最大!

我将这五份检材和小孩的检材一一做了比对。

我们满以为能从中找到一个匹配的对象,但结果让我们失望了,这五份检材的比对结果全部排除!

坐在沙发上的粱成陷入了痛苦之中,一旁的我也万分疑惑。

嫌疑最大的麻友全部排除了,那孩子的父亲究竟是谁?!

对了,我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

除了麻友之外,还有狗友!

薇薇出轨的对象,很有可能就在和她一起遛狗的狗友之中!

将这个可能性告诉梁成之后,他深以为然,因为薇薇每天晚饭之后都会牵着大白在小区里晃悠一会,如果没有牌局,还会去附近的公园溜一溜,认识几个狗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于是,梁成默不作声地回到了家中,表面上装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实际上在查探薇薇遛狗的时候和什么样的狗友有过接触。

又是半个月过去,某一天,梁成没有预约就来到了我们中心,也没有携带任何检材。

我将他迎进办公室坐下,他的讲述让我吃了一惊。

薇薇虽然经常在小区和公园遛狗,但却没有和其他狗主人有过接触,公园里有一个专门遛狗的地方,平常晚饭后会有许多狗友牵着狗狗在那里聚集,但薇薇从来没有去凑过热闹。

一个爱狗的女孩牵着狗狗到公园玩,却不去狗狗聚集的地方,着实有点奇怪。

梁成再三确认了这一点,因为他连续数天潜伏进公园的遛狗大队,询问薇薇是否参与了他们的活动,狗友们纷纷说确实见过薇薇,但薇薇只是一个人牵着大白在人工湖边散步,不但没有过来参与过他们的活动,就连招呼都没打过一个。

既然这样,狗友这条线索就断了。

梁成和薇薇分居数月,薇薇有太多的机会和陌生男人接触,没有线索的话,就无法知道她出轨的对象是谁。

梁成手中只有一份亲子鉴定报告书,而隐私亲子鉴定的结果没有法律效力,只能作为参考,无法作为薇薇出轨的证据。

到时候走上法庭,梁成就很难去和薇薇争夺那套房子的归属权,他自己倒无所谓,但万一年迈的父母因为气急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他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

梁成低着头,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一包芙蓉王半个小时不到就被他抽了个精光。

他猛地站起身来,咬牙切齿道:「找不到证据就干脆不要证据,我回去直接问她,她要是不告诉我奸夫是谁,老子弄死她!」

梁成一边说着狠话,一边将最后一根烟头发泄式地扔到地上,脸上的伤疤随着嘴角的抽动一下一下颤动着,显得极为狰狞。

我连忙起身将他按回沙发上,让他冷静一点,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他回去,万一薇薇抵死不承认自己出轨,或者不告诉他奸夫是谁,说不定就会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

在我的安抚下,梁成终于又坐回了沙发上。

为了帮助梁成回忆细节,我提示道:「你和薇薇一起在新房里住了多久?」

梁成道:「大概三个多月吧。」

「那你们分居了多长时间?只算她怀孕之前的。」

「我记得是过完国庆节住回去的,那段时间天气转凉,又连续下了好几天雨,白天还好,早晚特别冷,我没办法骑着电动车每天赶几小时的路,她就让我一个人住回去,然后发现她怀孕是第二年的四月份,那个时候医生说已经有两个多月了。」

我沉咛了片刻道:「国庆节后你们分居两地,然后四月份发现怀孕两个多月,那也就是说,薇薇应该是年前那段时间和第三者联系密切,然后在过年前后怀孕的。」

「是年前怀孕的!」梁成肯定了我的说法,继续道:「年前有迹象这事,我们一家人年夜饭都没有在家吃,去馆子里喊了一顿,那个年我们过得特别开心。

「你和她一起住了三个多月,等到她怀孕也过了三个多月,这期间就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我原本只是随口一问,想帮梁成捋一捋思路,没想到他突然脸色变得煞白,显然想到了什么!

我耐心地等着他的回答,但等了许久他都没有反应,我试探道:「或者说,你有没有发现分居前后你妻子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粱成依旧默不作声,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双手不自觉握成了拳头,显得很是紧张。

就算一般人也能看出他心里有事,何况我还学过一点心理学。

但可惜梁成还是无动于衷,有重要信息却不愿意说出来,这让向来八卦的我抑郁无比却又无可奈何。

沉默了足足有一盏茶功夫,梁成才回过神来,看到我诧异地看着他,连忙解释道:「医生,不好意思,我刚才想到今天有一个客户到狗场买狗,不知道我爸接待没有,所以走神了,抱歉抱歉。」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我心里更是疑惑。

我在帮他回忆一些细节,想找出薇薇的出轨对象,他却想到了客户买狗的事,怎么可能?

他越是这样敷衍,越是说明心里有事!

于是,我不甘心,第三次询问他有没有发现分居之后薇薇有什么不一样的举动。

梁成这才正面回答道:「没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地方,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就是她网购比以前多了。」

他的声音略有些颤抖,显然在压抑内心的波动。

「在网上买东西?」

「是的,薇薇平常很节省,很少买东西,我搬回狗场之后,她却经常在网上购物,而且还给大白买许多衣服和狗粮,价格还不便宜。」

我哦了一声道:「也就是说,薇薇经常会收到各种快递!」

梁成眼睛一亮,道:「医生,您的意思是,送快递的有问题?」

我点了点头,又解释道:「当然不一定,不过根据你描述的暂时只能想到这一点。」

「是的是的,肯定是那小子!」梁成仿佛发现新大陆一般,欣喜道:「那小子确实长得人模狗样的,而且年纪和薇薇也差不多,那段时间他一个星期要来我家送好几次快递,他确实最有可能!」

我表面装做很平静,但内心却泛起了滔天波澜!

梁成此刻的表情实在太奇怪了,他居然一扫刚才的阴霾,满脸欣喜之色,发现快递员有可能和自己妻子有染,难道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我这就回去取那小子的样!」梁成愤愤然道:「医生,取到样了我就打你电话!到时候还要再辛苦你一次。」

没等我做出回应,梁成就径直走出了办公室,兴冲冲地离开了我们中心。

我看着他骑着电驴远去的背影内心疑惑万分。

梁成的表现非常不正常,他一定隐瞒着什么重要信息!但可惜我只是一个外人,无法强求他说出真相。

当时的我根本没有想到,梁成的下次到来,会让我见惯狗血情节的我彻底颠覆三观!

数日后,梁成给我打电话,兴奋道:「医生,你在办公室没有,我马上送材料过来。」

我回应了一声在。

一小时后,梁成就赶了过来。

他一进来我就傻眼了,只见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左眼变成了熊猫眼,嘴角渗出的鲜血都没有彻底干透,显然不久前刚刚和人争斗过。

「这是怎么回事?」我连忙引他在沙发坐下,准备拿药水给他消毒。

「这个先给你!」梁成将手上紧抓着的物事塞给了我。

我一看,原来是一束头发,足有几十根,大多数根部毛囊完整,显然是拔下来的。

「这是?……」

「那快递员的!」梁成道:「我刚和那小子干了一架,拔了他的头发就来找你了。」

还有这种操作!我哭笑不得道:「你和他摊牌了?」

「当然没有,我现在还不能让我老婆知道。」梁成喘了两口气道:「我随便找了一个理由和那小子吵了起来,顺手拔了他的头发,那小子估计现在还是懵逼的状态。」

我闻言苦笑,这种办法确实「方便快捷」,不过自己牺牲了大了点,那个熊猫眼和嘴角的鲜血就是明证。

既然梁成做出了如此大的牺牲取得了检材,当然不能辜负他。

于是,我便马上将头发送到了实验室。

在等待结果的间隙,我偷偷观察了一下梁成,发现他脸上的紧张之色更甚于第一次来做鉴定,那感觉竟然有点像产房外忐忑不安的父亲。

这让我又想起了数天前和他沟通的一幕,我敢断定梁成隐瞒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而且我有预感,虽然梁成似乎有点期待快递员是孩子的父亲,但很可能不会如他所愿!

数小时后鉴定结果出来了,果然不出我所料,是排除!

拿到报告书的梁成完全愣住了,他似乎预料到了这个结果但又不敢相信这个结果。

随即,我在他的脸色看到了恐惧之色!

没错,是恐惧!

我也有过那种表情,那是许多年前,我在某个雨夜一个人关灯看完日本的恐怖片《咒怨》之后。

为什么拿到结果的梁成会如此恐惧?他内心究竟在害怕什么?!

办公室的空气变得极度压抑,我不敢去打搅梁成,只能坐在办公桌前,一边假装看着电脑一边偷眼看他。

良久之后,梁成终于站起身来,挪到办公桌前,从兜里掏出一件物事放在我的办公桌上。

那掏东西的动作非常沉重,仿佛用光了他所有的力气。

我定睛一看,是一包芙蓉王。

「我……不抽烟。」芙蓉王的塑料外膜拆开了,我意识到里面不一定是香烟,但为了缓解尴尬,下意识说出了这句话。

梁成顿了顿,用仿佛从深渊深处才能发出的声音喃喃道:「里面不是香烟,是一份检材,麻烦您帮忙鉴定下。」

那一瞬间,我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知道烟盒里的检材绝对不寻常!

遇事从来都不害怕的我,拿起烟盒的时候手都居然颤抖了起来。

我暗骂了自己一声不争气,眯着眼睛打开了烟盒。

烟盒盖一打开,里面的检材就露了出来:

一丛黄色的毛发!

毛发曲卷着躺在烟盒中,有点像第一次梁成送来的孩子头发,但这丛毛发更加屈卷,黄颜色更深。

「这……这……」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惊讶,张大嘴巴半天合不拢来。

这根本就不是人类的头发,也不是人类的体毛,而应该是动物身上的毛发。

联想到梁成之前的讲述和他的神情,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他担心孩子的父亲是大白——那条陪伴在她妻子身边寸步不离的金毛犬!

难怪之前和他分析情况的时候走神;

难怪提到快递员可能是出轨对象的时候他一脸期待之色;

难怪当他知道排除了快递员嫌疑的时候满脸的恐惧。

原来他认为妻子和狗生下了孩子!

有那么一瞬间,我的大脑都没有转过弯来。

我甚至想,如果从孩子毛发和烟盒里毛发的相似度上看,确实有遗传的可能性。

但我很快反应过来,人和狗怎么可能生孩子?这是完全违反规律的!不过既然梁成有这样的怀疑,一定有他的理由!

于是我决定,即使中心规定不允许主动询问委托人隐私,也要想办法从梁成嘴里得知具体的情况。

何况他是拿着不属于人类的检材来做鉴定,我询问他提供检材的原因,这也不算违反公司的规定。

在我的询问下,梁成终于道出了一切。

原来,他其实早就怀疑妻子和大白有染!

和薇薇刚认识不久,梁成就发现薇薇和他的父亲一样,非常喜欢狗,而且她还有一个非常奇怪的举动,总是想要进狗场的医疗室。

狗场所养的狗有两个用途,一为肉狗,就是用来屠宰后上餐桌的;一为宠物狗,当然是给各位爱狗人士当宠物的。

肉狗和宠物狗待遇完全不一样,不但饲养也是分开的,如果得病处理方式也不一样。

肉狗得病就会丢在一个简陋的房间内,喂它吃点药再打上一针,挺过去就行,挺不过去就扔了。

而宠物狗则会送到医疗室,由狗场聘请的兽医专门对其进行诊治。

因为要保持卫生也为了防止疾病传染,一般人是不让进医疗室的,所以刚和薇薇认识的时候,梁成拒绝了她,薇薇为此和他闹了许多天的别扭。

当时梁成很后悔,带朋友进医疗室算不上什么大事,何必惹女神不高兴呢?

于是,几天后梁成就带着薇薇进医疗室逛了一圈,薇薇满怀期待进去,却满脸失望出来。

梁成问她为什么不高兴,薇薇没说,但梁成能够感觉到她在找什么。

后来,薇薇又向梁成提出,要他带着自己去其他几个狗场看看。

别墅主人一共有几个狗场,梁成所在的只是其中之一,还有几个在外地。

梁成以为薇薇只是出于好玩,也为了增进和薇薇的感情,便带着她几个狗场看了看。

结果在其中一个狗场玩耍的时候,薇薇看到一条胖胖的大金毛,居然欣喜若狂扑上去紧紧抱住,还说一定要将它带回去自己养。

这条金毛自然就是大白。

狗和人类之间有一种奇妙的默契,有些狗和人会「一见钟情」,这种事情梁成见怪不怪了。

于是,他便和薇薇一起,将大白带回了养狗场。

接回大白之后,梁成发现薇薇对大白比对他还好,不禁有点吃醋,当然了,这也只是想想而已,有些女孩爱狗是天性,梁成同样见得多,并不觉得奇怪。

和薇薇结婚之后,梁成带着薇薇住到了市区的新房,准备备孕。

备孕期间按理说要尽量避免和猫狗之类的宠物接触,这也是梁成和薇薇住到市区的原因,但薇薇坚决要带着大白一起走,理由很充分,梁成白天不能陪她,她一个人太无聊,需要大白陪着,而且大白也是一条非常爱干净的金毛,只要注意卫生,就不会携带什么病菌,对备孕没什么影响。

梁成拗不过薇薇只能同意,到了后来他和薇薇分居两地,心下反而有点庆幸将大白带了过来,毕竟他一个星期只能陪薇薇一两天,其余时间大白可以保护薇薇的安全。

不过薇薇慢慢有一些过分的举动,比如搂着大白睡午觉,和大白在一个桌子上吃饭,甚至还当着他的面和大白合吃一根火腿肠,合吃一盘牛肉等,至于给大白买各种各样的衣服把它当人一样打扮更是常事。

这个时候,梁成还安慰自己这只是薇薇的特殊癖好,和那些爱狗走火入魔的人一样。

但某一天的离奇经历,让他不再这么想!

当天,梁成买了薇薇最喜欢吃的大闸蟹,准备回家做给她吃,为了给她一个惊喜,没有通知她,而是骑着电驴赶了一个多小时的路,然后拎着大闸蟹兴冲冲地上楼。

当他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忽然听到卧室里传来一声惊呼,这声音的主人他再熟悉不过,是薇薇。

梁成连忙冲到卧室里查看什么情况,结果眼前的一幕让他震惊得螃蟹掉到地下四处乱爬都浑然不觉!

薇薇居然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内裤卷缩在床上,而大白则呼哧呼哧在一旁喘着粗气……

事后,梁成质问薇薇发生了什么。

薇薇说自己刚刚洗完澡,就躺在床上睡着了,没想到大白偷偷溜进了房间,吓了她一跳,正巧这个时候梁成就进来了。

梁成是个养狗师傅,他能从大白当时的神态上看出并不是薇薇所说的那么简单,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薇薇会真的和大白发生什么,毕竟他看到那一幕的时候,薇薇并不是完全赤身裸体。

直到后来这么多份检材鉴定的结果都是排除,而且联想到孩子的头发和大白的毛发非常相似,让他不得不怀疑这一点。

他越想越是害怕,越想越是恐惧,终于,他决定取得大白的毛发,来我们中心做一次亲子鉴定。

之前他还寄希望孩子的父亲是快递员,毕竟这种情况过于惊世骇俗,现在连快递员都排除,就只能将大白的检材拿出来了!

听完梁成的讲述,我感觉自己的头比斗还要大,三观已经碎裂得完全无法复合了。

但同时我心里也明镜一样,人狗之间存在生殖隔离,无法完成受精,绝对不可能生出孩子来,孩子的父亲一定另有其人。

但现在有嫌疑的都排除了,那么孩子的真正父亲究竟是谁呢?

听完梁成的讲述,我感觉自己的头比斗还要大,三观已经碎裂得完全无法复合了。

但同时我心里也明镜一样,人狗之间存在生殖隔离,无法完成受精,绝对不可能生出孩子来,孩子的父亲一定另有其人!

但现在有嫌疑的都排除了,那么孩子的真正父亲究竟是谁呢?

梁成见我坐在那里没有动作,示意我快点将大白的毛发提交到实验室做亲子鉴定。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告诉他不需要去做鉴定,人和狗生孩子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梁成依旧有点不相信,我只能从书柜中找到一本书,从中翻出关于生殖隔离那一段,一边读一边详细解释给他听,花费了半天功夫,他才终于接受了这个观点。

当然,也是因为「杂交」的情节只存在于科幻电影中,现实中从来没有发生过,他才这么容易被我说服。

虽然梁成不再怀疑孩子与大白有关系,但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孩子的真正父亲,依旧没有找到。

我和他坐在办公室里又分析了许久,却始终没有任何线索。

在那数个月的时间里,和薇薇有亲密接触的男人已经都排除了,剩下的就只是和她有一些很寻常的联系。

比如她理发会遇到男发型师、购物会遇到男店员、坐公交旁边会坐着男乘客、逛公园的时候也会有男游客和她擦肩而过,如果要怀疑这种人的话,那估计得取成百上千份检材来鉴定才够,这显然不现实。

至此,我和梁成想要找到孩子真正父亲的意图彻底失败。

「注意烟!」见梁成指间夹着的香烟快要烧到手了,我连忙提示道。

陷入呆滞状态的梁成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将烟屁股摁灭在烟灰缸里。

「没办法了吗?」他两眼无神地看着我。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好吧,那多谢了。」梁成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向我道了声谢,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突然一种悲凉袭上了心头。

虽然像梁成这样遭遇的男人我见得太多,按理说已经习惯,但不知为何,他颓废的神情让我眼睛都湿润了,或许是他和我年龄接近的原因吧。

梁成带着遗憾离开了,相信他回去会直接和薇薇摊牌。

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薇薇出轨(隐私亲子鉴定报告不能作为证据),但我相信在离婚官司上法律会给予公正的裁决。

不过孩子父亲究竟是谁,依旧让八卦的我一想起来就揪心不已。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淡忘了这个故事,不是我这个人善于遗忘,而是因为有更多的狗血奇葩故事接连不断地刺激着我的神经,梁成的经历相对来说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半年之后的一天,我接待完客户后迅速整理好资料,准备掐着点下班回家做饭。

涛哥涛嫂从老家带来许多大闸蟹,分给我许多只,我早就迫不及待等着回家品尝美味。

正整理好东西准备拍屁股走人时,手机铃声响起。

我一看,居然是梁成!

半年过去了,他找我干什么?难道是离婚官司不顺利,一肚子苦水没地方倒,想将我当成树洞倾诉一番?

我按下接听键,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沙哑男声:「医生,您好,我是梁成,不知道您现在方不方便。」

我忙道:「方便,你说。」

「我……」梁成犹豫了片刻道:「我妻子最近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好,不知道您方不方便和她聊聊。」

梁成这话让我吃了一惊,他说妻子的状态不好,难道他这短短半年时间就和薇薇离婚娶了二任?

不过细想这也属正常,薇薇出轨生了别人的孩子,梁成不可能原谅她,离婚几乎是必然,几个月的时候足够他再找一个。

而且我也怀疑,他的现任妻子是不是因为梁成和薇薇之间有问题没有解决导致出现精神状态不稳的情况,这种状况我见得比较多,算是有点经验。

但梁成接下来的回答出乎我意料之外,他所说的妻子居然还是薇薇,而且言语中满是担忧之色。

梁成没有和薇薇离婚,而且原谅了她!

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抱着这个疑问我同意了梁成的请求,按捺下回家对大闸蟹大快朵颐的欲望,在办公室等着夫妻俩的到来。

不久之后,夫妻俩携手走进了我的办公室。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薇薇,算不上漂亮,但胜在年轻,身材也颇佳,站在梁成的身边完美地诠释了「鲜花插在牛粪上」那句话。

梁成将薇薇半搂着,满眼溺爱,薇薇也依靠在梁成的怀里,温情满满。

我看着他俩那恩爱的模样一脸茫然,这哪有一点点曾经闹过矛盾的迹象?

难道梁成回家后一直没有找薇薇对质,将足以让自己情绪爆炸的秘密掩埋了整整半年不成?

招待两人坐下,梁成没有废话,直截了当地告诉了我来意:

薇薇有严重的心理疾病,他们之前去医院找了医生,开了药吃,但却没有什么效果,又不认识什么心理治疗方面的专家,只能来求助我,希望我能帮帮忙。

梁成言语中有一种无奈感,我能理解他的想法。

毕竟我只是个半吊子心理咨询爱好者,勉强算是有一些实践经验,不管就算比不上那些专家,总比他们夫妻俩坐在家里束手无策的好。

我点头同意之后,梁成夫妻俩说出了一段故事,也让我揪心不已的那个疑问(孩子的父亲究竟是谁)终于得到了答案。

原来,薇薇是极为罕见的「恋狗癖」患者。(对这个癖好有疑惑的朋友,可以上网搜索一下)

爱狗的人非常多,我就是其中之一,但是任何事情一旦太过就会变得出格,甚至超越常人的理解,「恋狗癖」就是如此,

薇薇是一个重度「恋狗癖」患者,这和她童年的经历有关。

很小的时候薇薇父母离异,她被判给了母亲,而哥哥被判给了父亲。对于薇薇来说,童年的经历是一辈子都抹不去的阴影。

父母离婚的原因是母亲出轨,所以她很快就和出轨对象结婚了,并且又给薇薇生了一个弟弟。

有了弟弟后,薇薇的悲惨生涯就开始了,许多只能在电影里才能看到的母亲和继父一同虐待女儿的情节在薇薇身上一一出现。

比如不允许她上桌吃饭;

比如不让她读书,读完小学就让她辍学(这还是在校领导多次上门劝说的情况下);

比如十几年来从来没有给她买过新衣服;

比如让她专职在家带弟弟,如果弟弟哭就对她又打又骂。

总之,你们能想到的恶劣行为她的母亲和继父都做了一个遍。

讲到这里我想强调一句,千万别以为这些情节只能在我的故事或者影视剧里看到,实际上许多让人愤慨万分的情节就发生在大家的身边!

而且薇薇远比其他人还要悲惨,别人遇到这种事情还可以去找亲生父亲哭诉,但薇薇去找父亲的时候,遭遇的依旧是冷眼。

不仅仅是父亲,就连爷爷奶奶对她也没有好眼色,他们将薇薇母亲的过错怪在薇薇头上,说她有那么一个娘,说不定以后也会成为一个浪货。

唯一心痛薇薇的只有她的哥哥,但哥哥还在读书,靠父亲养着,没有办法帮助她。

于是,薇薇只能在继父家中委曲求全。

就连吃饱穿暖都成为一种奢望,更别提礼物了,父母离异后,薇薇过了许多个生日,从来没有收到礼物。

不过再冷的世界总会有温暖的角落。

薇薇十岁生日的当天,收到了数年来最大的一个惊喜:

哥哥给她送来了一条金色毛发的小狗,那个时候的薇薇还不知道,这条狗的品种叫金毛。

因为哥哥的名字中有一个白字,所以薇薇给它取名叫大白。

原本以她的条件是没有办法养大白的,恶心的母亲和继父肯定会想办法将大白扔出去或者送人,但幸好弟弟喜欢大白,才让大白逃过一劫。

就这样,大白留在了家里和薇薇一起生活。

有了大白之后,薇薇昏暗的世界中终于有了一线光明。

一人一狗一起睡觉、一起吃饭、一起玩耍,弟弟有时候给大白吃的,大白会叼到薇薇身边和她一起吃;天气冷的时候,大白也会躺在薇薇身边,让薇薇感受到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温暖。

就这样,薇薇将大白视为了除哥哥之外最亲的亲人。

时间一久,一人一狗谁也离不开谁,说融入了对方的生命都不为过,在这种情况下,薇薇的心理产生了变异,她不再相信除哥哥之外的人,只相信大白。

严重的「恋狗癖」,就此成型了!

日子就这样过着,如果不发生接下来的这件事,或许薇薇还会继续忍受着母亲和继父的虐待。

事发的那一天,弟弟心血来潮想学习电视剧里骑马的情节骑大白。

大白倒是温顺,任由弟弟骑在它身上。

但弟弟想要的可不仅仅是骑大白,他想要大白和电视里面的高头大马一样,骑着他到处乱跑。

这大白怎么可能做到?

于是,横蛮的弟弟不依,一定要大白跑,大白不跑,他就拿竹鞭抽打大白。

大白被抽急了,朝弟弟撕牙咧嘴吼了几声,结果被薇薇的母亲看到,她马上拿了一根长棍狠狠地朝大白身上砸去,嘴里叫着:「你这个畜生,居然敢咬乖宝,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几棍子下去,大白一条腿被砸断,弯曲成一个恐怖的弧形。

薇薇看到这个场景心痛万分,她拼命扯住母亲的手求她不要再打了。

但拉住一个拉不住另一个,旁边的父亲见状拿出一把铁锹,要砸死大白才肯罢休。

薇薇只能大叫「大白快跑」。

这种情况下大白想不跑也不可能,于是可怜的大白便用剩下的三条腿瘸着跑出了众人的视线。

大白跑了,薇薇的天,塌了。

薇薇满世界寻找大白的踪迹,但却一无所获。

一开始,她还以为过段时间大白会回来,可惜每天都是失望。

没有大白,薇薇的世界重新变得冰冷。

被继父和母亲打骂,被弟弟欺压之后,再也没有一个温暖的身躯让她依靠了。

某一天,又一次被弟弟欺负的薇薇终于忍不住,决定离家出走寻找大白。

于是她打点好行装,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家中。

这一寻找,就是整整一年多。

这期间,她一边寻找大白,一边找活计养活自己,风里来雨里去,但始终没有找到大白。

她听别人说养狗场的狗最多,而且经常会有新的狗送过来,说不定在那里可以找到,便来到了梁成一家子所在的养狗场,一边在附近的理发店找了份工作糊口,一边打探着大白的消息。

所以,虽然梁成长相不佳,但她还是很想和梁成成为朋友,因为梁成是狗场的员工,可以带她进入养狗场。

所以她想着要进狗场的医疗室,因为生病和残疾的狗狗都在那里,而大白的腿被打断,很有可能变成了残疾。

当然,不久之后在另外一个狗场里找到的「大白」并不是真正的大白,只是两条狗有太多的相似之处,薇薇把它当成了自己的精神依靠。

它不但欢乐的神情和给薇薇的感觉非常像大白,而且当薇薇把它抱在怀里的时候,它也朝薇薇的怀里蹭着,让薇薇感觉异常温暖,所以薇薇认定了它,把它当成了「大白转世」。

之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薇薇后来和梁成结婚,一方面是因为感受到了梁成的真挚,另外一方面是想和大白长相厮守,梁成作为养狗师傅不会拒绝。

她要求房子写自己一个人的名字,也是知道自己的心理有问题,对大白太过依恋,梁成现在虽然接受,保不准等以后感情淡了就会离她而去,她要给自己和大白准备一条退路,找一个窝。

至于孩子的出生,则是一个偶然。

梁成和薇薇分居之后,薇薇并不感到孤单,因为有大白陪着她,只不过还是很无聊,毕竟只有打麻将和遛狗两种娱乐活动,过于单调。

所以在临近过年的时候,她会经常去附近的一个广场看马戏,那里经常会有一些小马戏团表演。

某一天,她被其中一个表演吸引住了,因为里面的狗狗懂得很多,会滚、会爬、会跳舞、会做体操、会算数、甚至能和人对话!

其实如果我们经常看马戏表演的话,就知道所谓的「和人对话」只是对狗进行针对训练,当人说什么话的时候,狗叫几声来回应。

但薇薇不知道,她觉得很神奇,也想让大白学会说话。

于是,散场后她找到了训狗师,希望他能帮自己训练大白,让大白说话。

训狗师是个好色的家伙,当即表示同意,等他到了薇薇家中之后,以训练大白说话为交换条件,和薇薇发生了关系……

几天之后,马戏团走了,大白没有学会说话,薇薇却怀上了训狗师的孩子。

当然,薇薇也是在生下孩子之后才意识到孩子是训狗师的,因为孩子的长相和那一头稀疏的黄头发像极了训狗师。

但薇薇也不敢告诉梁成,只能瞒多久算多久。

那天梁成从我办公室离开,回去就质问薇薇,薇薇没有任何隐瞒,跪倒在地上向他道出了一切。

梁成爱极了薇薇,知道薇薇经历的一切之后,虽然有过短时间的气恼和犹豫,但最终还是原谅了她。

薇薇自己也知道心理有问题,她很想摆脱「恋狗症」,和梁成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于是她在梁成的陪同下去了多家医院看精神科,医生开了药给她吃,但始终不见好转,无奈之下只能找我寻求帮助。

之后,我又询问了一些细节并提供了一些建议,让薇薇夫妇按照我所讲述的去尝试一下。

但我知道,薇薇的心理惯性已经成形了,很难改变。

她已经将大白当成了另外一个「丈夫」,而且对大白的感情很可能比对梁成还深。所以她给大白买衣服、买吃的、和大白一桌吃饭、一起睡觉。

她之所以从来不带大白去公园狗狗聚集的地方,就是因为在她看来大白是她的「丈夫」,她决不允许大白和别的母狗有亲密的接触。

这种心理惯性一旦成型,就很难扭转。

最好的结局,就是她能分清人和狗的区别,不要将爱恋只放在狗身上,分一部分给梁成,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所以我在最后给她单独发了一个信息:

「对狗依恋没有关系,但绝不能将心思只放在狗身上,你身边的人,才能真正陪你共度一生。」

希望她能明白这个道理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8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