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民间故事:妇人去吃酒,酿出风月案,若非羊群发现此案实难告破

subtitle
诗文书画汇 2021-09-14 17:54

本故事为《民间故事》系列之890期,如果您喜欢看民间故事记得常来!

济南府的齐隆强,是一名瓦匠。他经表姨介绍,娶了邻村的张香美为妻。

那张香美乃是一位俊俏美人,因她爹娘与齐瓦匠的姨家十分熟络,爹娘这才同意将她许配给了齐瓦匠。

婚后二人感情倒也很好。齐瓦匠是个厚道、老实之人,每日都与村中其他工匠一起外出做工,张氏则留在家中打理家务。

村里有个王寡妇,几年前没了丈夫,因独守空房久了,耐不住寂寞,后来和邻村一位姓郑的屠夫厮混在了一起。

要说这俩人能走到一起,完全是因为一块鲜肉。

郑屠夫的妻子也是在前几年得病死的,有一次,王寡妇去他家里买鲜肉,郑屠夫见她年轻、漂亮就多给了王寡妇一块肉。

正是这一块肉,让王寡妇喜上眉梢,同时也对他心生好感,一来二去俩人就走到了一起。

王寡妇平日里喜欢做刺绣,张氏闲暇之余也喜欢缝缝补补,偶然的一次机会,二人得以相识,此后她们经常在一起做刺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一日,郑屠夫宰杀了一只羊,托人来请王寡妇前去家里吃酒。这日,张氏正好在王寡妇家里做客。王寡妇二话没说,拉上张氏就去了郑屠夫家里。

一进门,郑屠夫就被张氏的美貌深深吸引住了。张氏有些害羞,欲要离开,王寡妇则拉着她不放。

张氏无奈,只得落座。郑屠夫很是殷勤,招待得也很是周到,王寡妇倒也没隐瞒,说出了她与郑屠夫的关系,张氏倒也没觉得不妥,毕竟那二人都是单身。

酒席散后,王寡妇没有回来,郑屠夫欲要挽留张氏在家里过夜,张氏婉拒了,她辞别二人后独自回了村子。

此后,郑屠夫经常邀请二人去家里吃酒,张氏本不想去,可奈何王寡妇不依不饶,拉着她就往郑屠夫家里跑。

不过,王寡妇太过单纯,那郑屠夫自从见了张氏一面,就惦记上了张氏,心里早就没有王寡妇了。

郑屠夫如此的不专一,是个十足的渣男。正因此,为以后这桩风月案的发生,埋下了祸根。

张氏本是个内向之人,但郑屠夫能说会道,总是主动与她搭讪。一来二去,二人之间的对话多了起来,关系也越来越熟。

且说有一日,郑屠夫又来邀请王寡妇到家里吃酒,还特意嘱咐带上张氏。王寡妇倒也没多想,拉上张氏就去了郑屠夫家里。

就在三人吃酒期间,王寡妇忽然头一低,趴在桌子上不动了。张氏担心不已,赶忙去搀扶。

郑屠夫却一把将张氏推开,从身后拿起一把锤子,朝着王寡妇的脑袋砸了过去。

张氏见状是惊恐不已,她开始呼叫。郑屠夫一把捂住了她的嘴,说道:“你我已经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你再喊同样要吃官司!”

张氏吓得不敢言语,浑身上下打着哆嗦。

“她可是你的未婚妻子,你为何要将她打死?”张氏颤声问道。

“因为我的心里都是你,她若活着,我怎么能得到你?如今你我同是凶手,你脱不开干系,以后你若不依我,那我就去衙门自首,把你也供出去!”郑屠夫冷冷地说道。

张氏吓坏了,一下跪在地上不停地求饶,可郑屠夫并没有理睬她。

在郑屠夫恐吓之下,张氏只得与他一起清理现场,趁着夜色二人将王寡妇埋到村外的小河边上。

当晚,郑屠夫便将张氏玷污,直到二更末了,张氏才回到了家。

齐隆强眼见妻子回来晚了,就开口询问她,张氏随口编了个谎话搪塞过去了。

几日后,王寡妇的爹娘见不到女儿,便去了衙门报案。可县令查了一个月,依旧没有侦破此案,王寡妇的失踪成了一桩悬案。

张氏对郑屠夫是唯命是从,从来不敢反抗,经常背着齐隆强与郑屠夫私会。

如此过了半年多,王寡妇失踪一事慢慢被人们所淡忘,若不是羊群吃草时无意发现,这桩风月案实难告破,那可怜的王寡妇也许会长眠地下了。

郑屠夫所住的村子里有一个黄姓老翁。黄老翁养了几只羊,他经常赶着羊群去野地里吃草。

有一日的黄昏时分,黄老翁赶着羊群走出了村子。他见村外的小河边上野草长得很茂盛,他便赶着羊群去了河边。

黄老翁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羊群则在河边上悠闲地吃着草。

忽然,两只羊狂跳了一下,连连后退,还不停地叫着。黄老翁起身看了两眼,并没有当回事可羊群一下狂躁起来,这些羊不吃草,却都围着一处地方不停地叫。

黄老翁疑惑不解,起身走了过去。这处地方的野草格外茂盛,可羊为何不吃呢?

黄老翁用力踩了踩那处地方,发现土壤软绵绵的。他又踩了踩其他地方,发现两处地方的松软度有所不同。

黄老翁提高了警惕,赶着羊群回了村子。他喊来邻居,二人拿着工具回到了那处地方。

二人挖了一会儿,露出一块碎布,二人皆是一惊,颤抖着双手继续挖。

没多久,一具女尸被挖了出来,二人扔下工具朝着县衙门跑去。

县令一听,一下想起半年前那桩失踪案。于是,县令派人前去通知王寡妇的爹娘,随后他们都去了现场。

经过爹娘对衣服、首饰等仔细辨认,这具女尸就是失踪的王寡妇!

半年前,县令曾审问过张氏和郑屠夫,不过二人皆说当日未曾见过王寡妇,案子没有得到任何进展。

眼下王寡妇已确认遇害,且仵作初步验伤确认王寡妇是被人用钝器所伤。可到底是谁杀害了她?县令无奈,只得带着衙役回了衙门。

正当县令不知所措之时,一晚,仵作急忙来报:“大人!我反复查验,残害王氏之人乃是一个左撇子,大人可从这点进行排查!”

县令一听眼前不禁一亮,与王寡妇关系最为密切的两个人张氏和郑屠夫再次进入县令的视线之中。

翌日一早,县令派人将张氏和郑屠夫带上公堂。县令再次审问,二人口供与之前一样。此时,一名衙役回来报信,对县令小声说道:“大人,据乡民们说,那郑屠夫就是一个左撇子!”县令微微一笑,案子终于是有了一些眉目。

无巧不成书,也该着王寡妇不枉死。不一会儿,一名衙役带着一位年轻男人走上了公堂。

郑屠夫和张氏一看那人,心是彻底凉了。那么此人又是谁呢?

这人名叫李德胜,与郑屠夫同村,是一名药商。在郑屠夫与张氏掩埋王寡妇的那晚,药商李德胜正巧从外乡归来。他见郑屠夫背着王寡妇急匆匆地往村外走,就上前打了个招呼。

郑屠夫却说,王寡妇忽然生病,背着她去镇上看郎中。李德胜没有多想,身边的张氏样貌漂亮,他便多看了几眼。随后,郑屠夫便急急忙忙离开了。

没过两日,李德胜又去外乡经商去了,而王寡妇失踪的事,他完全不知情。

这次实在是巧了,李德胜刚从外乡回到家,就听说村头河边那里挖出了王寡妇一事。他不敢相信,就将那晚郑屠夫背着王寡妇看郎中的事说了。

这话正巧被一位在本村查案的衙役听见了,衙役赶忙将他带到了县衙门。

公堂之上,李德胜将之前遇到的事说了出来,县令反问张氏和郑屠夫,二人哑口无言,瘫软在地。

县令欲要用刑,二人这才如实招供。

郑屠夫因为觊觎张氏的美貌,将王寡妇锤杀,之后以此要挟张氏,多次玷污张氏,依法将他处斩。

张氏虽说也是受害者,但参与埋尸,她被关入大牢劳教三年。

放羊黄老翁报案有功,县令赏给他50两白银,以资鼓励!

结语:

若不是羊群无意间发现了王寡妇的尸身,这桩风月案恐怕将永远是一桩悬案,实难告破了。

小编借此故事给世人敲一记警钟:古人云,色是刮骨钢刀,此话并非虚言。各位看官,珍爱生命,请远离美色!

本期故事我们到这就讲完了,我有酒,也有故事,就差一个爱听故事的你!

图片来自于网络,侵删!

声明:文中故事为本作者虚构,目的是借故事向世人阐述道理,切莫与封建迷信对号入座,谢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