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田英章书法遭嘲讽,被批像复印机器,苏士澍:中书协永不欢迎他

subtitle
清风鉴史 2021-09-14 16:24

朱文长曾经说过:“手与神运,艺从心得,其志一于书,轩冕不能移,贫贱不能屈,浩然自得,以终其身。

在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长河的沉淀中,有很多文化都是值得后人传颂的,书法就是其中一个。

通常人们认为,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性格,是可以通过这个人的字看出来的,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书法的重要性。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的教育中,书法都是必须学习的一项技能,为的就是能够写得一手好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浅显来看,如果字写的好看,在考试的时候能获得改卷老师很不错的印象分。从长远来看,经常练习书法可以修身养性,写字可以使人的心境平和,这些都是书法给我们带来的益处。

所以我国有很多的书法艺术家,他们大都有自己的风格,坚持自己的书法习惯,中国成立的书法协会中更有很多书法大家。只是有一个人却不被书法协会主席苏士澍所接受,这个人就是田英章。

对书法独到的见解

田英章对于书法有着不同于其他人的见解,田英章认为,写字可以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心不明,手不明。

这个第一阶段是对于初学者来说的,一般的初学者刚开始接触写字,对于文字仅仅是表面上的理解,没有深层次的认识,同时也仅仅停留在文字表面,对于这背后的起源和文化也都是不了解的。

第二个阶段是:心明,手不明。这时候已经从初学者进阶为入门者,对于文字的理解不仅仅是在表面了,但是因为入门时间短,手上书写的能力不行,还需要多加练习。

第三个阶段是:心明,手明。此时对于文字的理解是足够的,同时手上书写的功夫也熟练了,可以很熟练地写出自己想要写的字,但是没有什么变通。

第四个阶段是:心不明,手明。到达这一阶段的人,可以说是经历了从无到有,无论是文字的理解,还是书写的熟练程度,都是一种炉火纯青的境界,这个时候再下笔写字,就会发现是一种下笔如有神的状态,此时是手比心快,更像是一种肌肉记忆,长时间的练习,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习惯。

田英章之所以能有对于书法独到的见解,离不开家庭的熏陶。

在田英章十三岁的时候,就开始跟着他的父亲和兄长学习练字,这个年纪正是处于启蒙期,所以后来田英章从首都师范大学毕业之后,又去了东京学艺大学,以书法研究生的身份继续对书法的研究之路。

田英章的启蒙老师是王维贤,王维贤的欧体因为形似欧阳询的书法,王维贤因此被称为“天津学欧第一人”。同时王维贤也十分擅长楷体,王维贤的楷体在工整之间又有变化,不至于呆板,这一点是田英章所没有做到的。

对此,田英章也曾经表示,他的田楷没能有王维贤欧楷的灵动,二人楷体之间的不同在于,王维贤是静中有变,讲究跃然于纸上的一种无形的变化,田英章的楷体很像是一种工艺品,一板一眼地待在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可言,初看时会让人眼前一亮,可看的时间久了,就有些乏味的感觉了。

苏士澍对田英章书法的批判

随着喜好书法的人越来越多,中国书法家协会应运而生。1981年,中国书法家协会创建,旨在于将书法文化弘扬光大,同时将书法普及给更多的人民群众,中国书法家协会也是众多书法爱好者的一个基地,喜欢书法的,并且有一定成就的人,都可以在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展现自己的才能。

很多颇具盛名的书法家都加入了中国书法家协会,田英章也是其中之一,但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苏士澍却对外表示,中国书法家协会不欢迎田英章,并且田英章的楷书也永远不被接纳。

在苏士澍看来,虽然书法是一纸一笔写出来的,但是却不应该拘泥于一定的形式,应该顺应时代的发展而有所改变。

田英章的楷体太过于死板,像是拘泥于一个框架之中,没有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有所改变,这就是苏士澍觉得田英章的楷体不应被认同的原因。

其实不仅仅是苏士澍对田英章不认同,还有不少专家对田英章持批判态度,他们认为田英章的字没有书写性,描头画角的问题很严重。

所谓书写性,就是我们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这些字成型时候的动作,同时笔画之间是有一种连贯性在的,没有明显地描画的痕迹,在不少专家看来,田英章的字缺少变化没有那种灵动婉转的感觉,更像是机器一笔一划写出来的,笔画之间透露出呆板木讷的感觉。

群众对田英章书法的推崇

有批判就有推崇,如果说不少专家对于田英章是持一定的批判态度的,那么民众对于田英章则是推崇的态度。

在普通民众看来,田英章的字一笔一划都很清楚有条理,看起来十分大气的同时工整统一。

在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中,普通民众所推崇的部分,就是一些专家所批判的部分,同样的字,因为身份的不同,所以得到的结论也是不同的。

也有不少人说,这是因为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专家们更多的是出于专家的这个身份和角度去看待的,不像普通群众一样,只看这个字表面看起来是否工整,专家们还要看字的笔画之间的连贯性和灵动性。

一些专家们在田英章的书写中没有看到字体的灵动性,也没有看到应该有的创新与变化,所以他们就此提出了自己的批判之点。

与此同时有很多民众看到一些专家对田英章的批判后,表示并不能接受这些专家的观点,在民众看来,田英章的书法练习起来相对容易一些,而且田英章的楷体工整,更适合在日常的学习写作中运用。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本就是出于身份的不同,所以一时间也评论不出对错。其实不管是专家的批判也好,人民群众的推崇也罢,这些都是从侧面表现出对田英章书法的关注。

田英章自己也知道他的楷体一直都处于被人们所议论的阶段,田英章曾经表示,虽然有很多人对自己的楷体十分赞同,甚至称他的楷体为“欧楷第一人”,这是一种极大的肯定,但是田英章却不这样觉得。在田英章看来,“欧楷第一人”的称号,自己是远远达不到的,既然是欧楷,那么唯一够资格此称号的人就是欧阳询。

小结:

田英章并不在乎这些称号的问题,无论是不是第一人都没有什么关系,相反,过度的称赞只会让田英章觉得不切实际,这不是谦虚,而是田英章觉得没有必要。

对于外界的声音,田英章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无奈,人无完人,无论是谁,大众对他都会有称赞有批评,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其实事实就是如此,就算是欧阳询的欧楷也不乏批判的声音。没有人能够做到完美,对于他人的指责,最好的就是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同时对于他人的称赞,要做到不骄不躁,不能因为一点成绩而骄傲自大。

书法更像是一门艺术,艺术从来都是无形无色的,没有人能够将艺术固定哪一种表现形式,也没有谁的艺术能够准确的称为第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