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精选5个明朝小故事

subtitle
汉周读书 2021-09-14 10:2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洪武中,京城某校尉之妻是个大美人,天天倚门“展览”,看能不能勾引到一个帅锅。

不久就勾搭上了一个,还是个翩翩少年,两人眉目传情,都有了那个意思。

日暮时分,少年见四下无人,偷偷溜进美人家,藏在床下。

都快半夜了,丈夫还不到单位去,女人便催他走,迟到了要遭扣工资,丈夫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把衣服盖在妻子身上,又温存了一会才离去。

校尉走后,少年从床底下爬出来,与美人干那种事,边干边问,你丈夫一直都这么爱你么,妇人说那是当然,接着把她男人平时如何爱她,详详细细讲给他听。

女人越是讲得兴高采烈,少年心里越不是滋味。

第二天天亮,少年告辞而去,临走和她约好再次相会的时间。

到了约好的时间,少年又来了。

这一次,他在身上藏了一把利刃,刚见到妇人,就掏出利刃,割断她的喉咙而去。

家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发现后立即跑去报告她男人。

校尉回来后,虽然也不晓得是哪个干的,但他想一定是仇人干的,便挑选了一两个仇人,起诉到官府。

两个仇人都没干过,都不承认是自己干的,官府就严刑拷打,其中一人受刑不过,只好违心地承认是他干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那少年才明白闯了大祸,不忍心那人遭冤枉罪,就去自首。

少年坦白交代了他的作案动机:我见他们夫妻这么恩爱,那女人却忍心背叛丈夫,所以把她杀了。

就这么简单?就这么简单!

审判人员向上面报告时写道,少年杀了不义之人,是个义人,这样的义人应该赦免。

上面真的赦免了他。

家人莫知其故,报其夫,归,乃摭拾素有仇者一二人讼于官。一人不胜锻炼,辄自诬服。少年不忍其冤,自首伏罪云:“吾见其夫笃爱若是,而此妇忍负之,是以杀之。”法司具状上请,上云:“能杀不义,此义人也。”遂赦之。

02

明初,长江江岸经常发生崩塌。

当地人知道,这是一种叫猪婆龙(扬子鳄)的水兽,在下面搞破坏造成的。

朝廷派人下来调查,当地人却不敢实话实说,因为“猪”与“朱”同音,得避讳,不然吃不了兜着走。

不敢说是猪婆龙干的,他们就嫁祸于鼋。

调查人员回去一汇报,朱元璋听说是鼋干的,加上鼋与元同音,便更加讨厌这种动物,下令捕鼋。

当地官员,立即发动百姓捕鼋,江中之鼋,无论大小,统统在劫难逃。

真正的肇事者猪婆龙,却安然无恙,躲在一边偷笑。

国初,江岸善崩,土人谓有水兽曰猪婆龙者搜抉其下而然。适朝廷访求其故,人以猪与国姓同音,讳之,乃嫁祸于鼋。上以鼋与元同音,益恶之,于是下令捕鼋。大江中,鼋无大小,索捕殆尽。

03

洪武中,太监们仅能识几个字的,基本上没有。

这样不行啊,太监是皇上身边的人,好歹是个脸面,这张脸面,怎么也得像个样子啊。

永乐中,朝廷开始选派教官教太监们读书。

正统初,大太监王振更是在内府开设学堂,选派翰林检讨、正字等官员去当教员。

从此以后,聪慧知文的太监,越来越多。

动不动就干预外政,边防镇守,京营掌兵啊,都要插一杠子。

甚至内外仓场的经营,提督营造、珠池、银矿、市舶、织染等事情,都要染指。

曾有一个姓张的太监,交趾人,说:

永乐年间和现在的区别就是,那时太监到五府六部汇报事情,距官员们还有一丈远,就恭敬开始作揖;遇到公侯、驸马爷啥的,更是要赶紧下马,垂手旁立…

现在正好反了过来。

太监们吆喝起府、部官员来,就像吆喝自己的下属一样,公侯、驸马在路上遇到太监,则须赶紧回避,生怕慢了要挨打,甚至还有称呼太监为翁父的。

尝在通州遇张太监,交阯人,云永乐年间,差内官到五府六部禀事,内官俱离府部官一丈作揖;路遇公侯驸马伯,下马旁立。今则呼唤府部官,如呼所属;公侯驸马伯路遇内官,反回避之,且称呼以翁父矣。

这就是有文化和没文化的区别。

04

成化时期的言官们,多次提到国师的待遇,好得有点过分。

言下之意: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好,为国家省点钱?

朝廷“聘用”的国师是夷人,目的是想通过他们驾驭夷人,所以多花点钱也值得。

这是先朝制驭远夷之术,并非“聘用”的国师有多么神奇的本领。

可很多人以为国师是全宇宙本事最大的人。

这种误解,连国师的弟子也不能避免。

成化初,一国师病得快要死了,对弟子说,他的死期在某日某时。

可到了那一刻,国师不但没死,看起来还想再活五百年。

弟子们不干了:这点小事都说不准,啥子国师哦。

“耻其不验”的弟子们,就偷偷用绳子,把他绞死了。

说什么时候死就必须什么时候死,这才像国师嘛。

成化初,一国师病且死,语人云:“吾示寂在某日某时。”至期不死,弟子耻其不验,潜绞杀之。

05

高谷,江苏东台人。

永乐十三年进士,官至内阁首辅,辅佑成祖、仁宗、宣宗、英宗、代宗五帝六代,清直公正,谨勉从事,不谄不渎,深得皇帝信赖。

高大人却无子,娶了个小妾,希望能给他传宗接代。

可高夫人历来妒悍,不准他和小妾在一起,传宗接代的希望,眼看就要落空。

一天,华盖殿大学士陈循路过,高谷留下来喝酒,摆龙门阵时,提到这件令他无比烦恼之事。

没想到夫人在屏后偷听,听到这里从屏后冲出来,破口大骂:我这暴脾气...老娘...

岂料陈学士的脾气更暴。

他一把掀翻桌子,抓起一根木棒,就把那悍妇打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

高谷怕出人命,竭力劝阻。

陈学士开始数落她:按照法律规定,你无子,就应该把你休了。你男人大度,只是置了个妾,对你够意思了,可你却不让他们在一起,你这是想让高家绝后啊!

又“威胁”她说,你如果不改,我就奏闻朝廷,让法律来收拾你!

后来,高谷的小妾生了个儿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