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戴旭:美国开始第六次战略转移,中国千万要小心

subtitle
罗马观察员 2021-09-14 10:1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两百多年前,美国在建国之初也只是一个单纯的农业国,面对欧洲列强的干涉毫无还手之力。但后续几次关乎美国国运的重大历史决策,再加上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条件,让美利坚在两次世界战争之后叱咤风云,真正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灯塔”国。

而美国那几次重大的历史决策,被后续研究现代史的学者统称为“战略转移”。美国在进入21世纪之前统共进行了五次战略转移,对世界格局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

美国的前五次战略转移,建立和巩固美国的世界霸权

美国的第一次战略转移出现在1823年,诞生于强调美洲独立运动的“门罗主义”中。为了驱赶美洲的英法殖民者,美国政府联合美洲国家掀起了抵制欧洲殖民运动的风潮。

而摆脱欧洲列强之后的美洲,就成了美国这个综合实力最强者的人间天堂。从19世纪40年代开始,美国入侵墨西哥,抢夺了后者将近一半的国土。后续美国在与老牌列强西班牙的战争中胜出,自己成为了美洲最大的殖民者。

时间来到20世纪,美国的第二次战略转移出现在一战期间,在美洲站稳脚跟的美国和英法等国暗中勾结,随后出兵欧洲和英法共同主导欧洲秩序,并间接代替英国获得了部分亚洲话语权,后来美国还由此成为了蒋介石政权的实际支持者。

美国的第三次战略转移出现在二战后期,当时美国加入欧洲和太平洋战场,并且进一步强化了对中国地区的控制。二战结束后,美国通过建立北约和马歇尔计划,成为了欧洲大陆的实际掌门人,还通过操纵日本及菲律宾,在印太地区建立了的庞大的军事基地。

第四次战略转移出现在美苏对峙期间。美国进一步瓦解老牌帝国英法的全球势力,为自身清除残余威胁。并且还在深知不能爆发热战的前提下制定了“和平演变”政策,最终在八十年代末期的苏联经济危机中成功促使苏联解体。

而美国的第五次战略转移则发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苏联解体留下的庞大遗产被欧美联合瓜分,为了防止日益崛起的欧共体,以及后来的欧元势力,美国扶持以色列建国,瓦解中东地区的传统势力。

后续又以阻止欧元染指石油结算为目的制造了海湾战争等一系列军事行动,最终构建了主宰世界金融秩序的美元石油体系。

这前五次战略转移,就是美国建立和巩固世界霸权的重大历史决策。在这个过程中,美国人从无到有,发展速度呈几何式的增长,战略转移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美帝国主义的獠牙已经完全暴露出来,中国必须警惕美国正在部署的第六次战略转移,因为这一次的目标是印太地区,我们不得小心谨慎。

剑指中国,第六次战略转移是为了维护美国既得利益

美国正式提出第六次转移是在小布什的任期内,那个时候五角大楼就已经勾勒出了遏制中国的计划雏形,但后来被911所引发的反恐战争被迫搁置了。

等到奥巴马上任,他在第一任期内想正式启动第六次战略转移,但计划又被08年的金融危机打断,而后续的阿拉伯之春引发的美俄短期对峙,让奥巴马的“重返亚太”计划直到2013年以后才正式开始执行。

任期不多的奥巴马感觉有心无力,在留下一则针对中国海上贸易的跨太平洋协定(TPP)后就匆匆卸任了。这时,“懂王”特朗普如期而至,他的确“很懂中国”,发动贸易战要与中国经济脱钩。

在他眼里,这是为了防止中国借助美国的市场经济从中得利,他打算用“不接触”的方式来维持美国的既得利益。但特朗普的上台就和他的贸易战一样,是源于美国内部矛盾所涌现的一个错误。

严格来说,拜登才是第六次战略转移的真正发起者,因为他正式提出了“印太平衡”并实质上开始着手外交工作与军事部署。

不妨回忆一下,这段时间美国政府在与中国的对话中,时常挂在嘴边的话是什么?是不是再三提及,希望中国遵守被美国主导的,被西方国家所默认的“国际秩序”?

因为美元石油霸权所延伸出的金融霸权,让美国享受到了被全世界一起供养的尊崇地位。可以随随便便就发动一场战争,经济危机说转嫁就转嫁,国库没钱想印就印,这是古代那些皇帝老子们都享受不到的超级待遇。美国政府当然不会轻易放弃这种权力,会用一切手段去维护既得利益。

当中美贸易战完完全全展现出美国的失败时,拜登不得不选择更为强硬的对华战略。平心而论,如果美国不是陷入战争泥潭里凭空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和资源,而是选择和平发展的路线,今日美国的经济实力可能早就让我们望尘莫及。

正因如此,后来一些美国媒体在反思中国和平崛起的过程时,普遍认为中国是因为几十年没有打过仗,一直在潜心修炼经济,这才有了今天的繁荣。拜登听从了这个教训,这次他提出来的印太平衡战略,已经在尽力避免中美全面对抗的出现。

产生这样思路的原因,是因为拜登清楚见识到中国实力不容小觑,一旦美国再一次被拖入到中美全面对抗的泥潭中,会给日本和欧洲创造崛起的机会,这将进一步冲击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美国本质上要打压的对象是全世界所有国家,自然不愿看到渔翁得利这样的情况。

这也正是之前美国印太事务官坎贝尔对我们所说的“印太地区很大,容得下两个大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美国现阶段战略转移的重心,是想把中国封锁在印太地区,然后在印太地区与中国开展有序对抗,通过不断制造南海和台湾问题,把战场逐渐稳定在中国沿海。

为此,美国政府甚至顾不得颜面,迅速从中亚抽身整合兵力前往亚洲。至于后续美国解决好国内金融问题之后会怎么部署下阶段战略目标,目前尚不得而知。但我们也毋需把美国往很好的地方去想,寄希望于美国主动改变对中国的态度是不现实的,我们要把更多的把精力放在强化自身的层面。

退让意味着满盘皆输,中国要做的是加速转型脚步

说到底,美国的战略转移是要继续掌控全球金融霸权,不能容忍中国与欧洲深化合作,淡化北美市场,以及人民币涉足石油贸易结算体系的“逾矩”做法。但美国这些行为不仅违背了其向来主张的自由经济原则,也是对中国国家主权的一种侵犯,再一次把帝国主义的捣乱本性暴露无遗。

自17年以来,两届美国总统选择赌上政治正确,先后对中国发动了包括舆论,经济,外交,军事在内等多重攻势。到了如今这个地步,美国人心里也清楚,全面对抗中国的态势俨然已经回不了头。即使CPI指数一直攀升,后院接连起火,拜登也要硬着头皮把战略部署进行到底。

不止美国这样想,中国同样看懂了美国借这一次战略转移,陈兵南海周边意味着什么。可是领土主权是底线,根本不容退让,对于花了几十年才突破了第一岛链的中国来说,南海和台海区域,是未来中国进行可持续发展建设的战略要地。放弃不仅意味着会输掉眼前的国家利益,甚至还会输掉未来。

为了应对美国的步步紧逼,中国必须加速经济转型的脚步,充分发挥国内市场优势的同时,开发与周边国家新兴贸易往来。我们早年就提出,只要做好内外双循环,不对美国经济形成过分依赖。那么就可以依靠中国优越的国家体系,和独特的市场经济制度逐步击败美国。

美国也看到了中国所设想的这些出路,这才有了借南海问题拉拢东南亚国家,破坏中国与东盟之间贸易体系的计划。此前中国与欧洲的全面合作协定,也是受到美国暗中阻挠而陷入停滞。可以预见,之后较长一段时间内,中国政府会把重心放在国内循环经济的建设上。

最近国家提出了“共同富裕”概念,一部分原因就是打算通过反对资本垄断,间接提升国内市场的竞争力,用这样的方式去刺激中国国内内循环的转变。俗话说攘外必先安内,国内市场是否稳定,对于今后我们在外部市场和美国直接对抗的结果具有决定性意义。

我们不必总是拘泥于美国的印太封锁,害怕与美国经济脱钩会对现在的中国造成大量损失,毕竟还在舍近求远的美国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中国政府一向有得选,拜登政府却没有。历史已经不断证明,中国人只有自立自强,稳定发展才是硬道理。

以后这段时间里,经济转型对我们而言是一种巨大的挑战,但脱离中美经济的G2循环从长远来看是绝对正确的。尽管我们还在告诉美国人,中国愿意和美国平等地交流与合作。

但谁都知道,受客观因素限制,中美在经济建设方面合作可能性已经非常小了。未来中美更多的接触方向,都体现在改善环境和气候方面的合作上。正如王毅国务所说——“中美能否对话,取决于美国的态度”。

美国的第六次战略转移是必然的,因为一切帝国主义都会有一个消亡的过程,中国只需要保持谨慎就好。能合作的地方合作,该对抗的地方对抗。同时优先大力建设国内经济,外面就算洪水滔天又怎样?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在拥有几千年历史的中华民族面前,阴谋与阳谋都是闲庭信步中的谈资罢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0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