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苏东坡的一生,一首诗就能概括!这是他最深沉最达观的人生感悟!

subtitle
好玩的国学 2021-09-14 09:07

一般认为,苏东坡最走心的一首诗或者词,是他的流传千古的悼亡词,十年生死两茫茫,因为这首词里,包含了苏东坡对亡妻的无尽的思念,这固然不错,也特别令人感动。但是类似这么走心的词,在苏东坡的诗文中,实在太多了,这样走心的诗词随手拈来。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你知不知道,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就像喝了一杯冰冷的水,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一颗一颗流成热泪”,巫启贤的《寂寞是因为思念谁》,准确地唱出了苏东坡的心境。经历十年沧桑后,苏东坡对亡妻仍然是魂牵梦绕,可见他们之间的感情是多么深沉而绵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苏东坡对第一任妻子王弗念念不忘,但他也很快就娶了王弗的堂妹王闰之为妻,二人的感情同样深厚。但王闰之在跟随苏轼流浪天涯二十多年后,于四十七岁时卒于京师。苏轼悲痛万分写下《祭亡妻同安郡文》:

“我曰归哉,行返丘园。曾不少须,弃我而先。孰迎我门,孰馈我田?已矣奈何!

泪尽目干,旅殡国门,我实少恩。惟有同穴,尚蹈此言。呜呼哀哉!”

此文深刻表达了苏东坡与爱妻“生死同穴”的决心和哀思。其悲伤和走心,绝不亚于他的那首十年生死两茫茫。

在爱情中,还有更走心的。苏东坡最爱的人到底是谁?是结发妻子王弗,还是陪伴时间最长的第二任妻子王闰之?还是那个精神上灵魂上气质上身体上相互吸引的歌女王朝云?

苏轼的第三位妻子王朝云本是歌女出身,是东坡的铁杆粉丝,两人年龄相差27岁,是老夫少妻的典范。王朝云聪明又漂亮,苏轼的弟子秦观这样描写他的师母,“美如春圆,目若晨曦”,脑补一下,估计是黄蓉那样大眼睛且古灵精怪的样子。东坡视朝云最为知己,为她写下《浣溪纱·端午》:

轻汗微微透碧纨,明朝端午浴芳兰,流香涨腻满晴川。

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佳人相见一千年。

在词中,苏东坡愿与朝云天长地久,永谐情好,并表达了对朝云健康长寿的美好祝愿。无奈朝云福运不长,三十四岁就离苏轼而去。

悲痛至极的苏轼同样走心,写下这样的词句:“不合时宜,唯有朝云能识我;独弹古调,每逢暮雨更思卿。”其情真,其意切,东坡可谓大丈夫,最走心!

好玩的国学认为,苏东坡最走心的一首诗,不是他的爱情诗,而是他去世之前写的一首诗,在这一首诗中,苏东坡简单回忆了自己的一生。也可以说是他的绝命诗。无论多么伟大的爱情,多么痛入骨髓,但总是无法和一个人对自己一生的总结相比。让我们来看看苏东坡的这首诗。

自题金山画像

宋代:苏轼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在写这首诗的时候,是苏轼去世前两个月,他已年逾花甲,基本上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回首自己的一生,几起几落,失意坎坷,纵然有忠义填骨髓的浩瀚之气,也不得不化为壮志未酬的长长叹息。作者只能慷慨悲歌,自叹飘零。但这首走心的诗,并非完全是悲观,还有一丝亮色。苏东坡在文学艺术史上,绝对是天才的顶峰的人物,但是在官场上,绝对是个倒霉蛋。在宋朝的党争中,苏东坡是个不招人喜欢的家伙,新党不喜欢,要贬他,旧党不喜欢,要把他扫地出门,总之,赶得越远越好。

好在苏东坡是个神经大条的人,他深受中国文化中儒道佛家思想的影响,特别是道家和佛家,所以苏东坡认为自己的遭遇,其实也没啥大不了,现在自己的心灵已然寂静无欲了,不会再为外物所动。但是,苏东坡绝对不是个悲观的人,他想起了自己最困难的时刻,最黑暗的时刻,但是就在这三个最黑暗的时刻,却成为苏东坡人生精神升华的时刻,可以说,苏东坡那些辉耀千古的好诗好文好词,都是在这三个地方完成的。同时,苏东坡在这三个地方,也取得了非凡的政绩。所以,纵然苏东坡的这一生漂泊不定,好似无法拴系的小船。但如果有人问他平生的功业在何方,那就是黄州、惠州和儋州。

所以,苏东坡是不可替代的,无论是失意也罢,坎坷也罢,苏东坡却丝毫不减豪放本色,真是不可救药的浪漫,真的是不可救药地走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6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