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东方优播”退场

subtitle
芥末堆看教育 2021-09-14 00:0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芥末堆 李梓毅 9月13日 报道

9月13日上午,新东方在线副总裁、东方优播CEO朱宇在朋友圈发文道:“双减政策下,优播已经决定全面关闭K12业务,并已全面启动学员退费和员工裁退补偿工作。公司目前资金充足,能在10月之前完成退费和裁员工作。”

随后,新东方在线回应到:依照国家“双减”政策要求,新东方在线积极响应并持续调整相关业务,确保公司合规发展。东方优播已决定关闭K12阶段学科类培训业务。

“没想到(东方优播)这么决绝和干脆,没有做任何转型和调整。”K12网校从业者张磊(化名)向芥末堆表示。

东方优播宣布关闭K12业务,这意味着成立5年,曾经被寄予厚望的东方优播在“双减”之下选择退场,或许也意味着新东方在线乃至新东方对整个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的重新选择。

东方优播宣布关闭K12业务

张磊称,就在两三天前,同时购买其所在机构和东方优播课程的家长就收到了东方优播启动退费的消息。然而,“双减”之下,张磊对退费这一举动并不以为然,尽管一直听说东方优播“账算不过来”,但他认为,东方优播背后有新东方体系下的在线业务和省域的OMO,或许其正在通过并转(合并和转产)以提高整体效率。

而事实上,变动比他想象的要更加彻底。9月13日上午,新东方在线副总裁、东方优播CEO在朋友圈发文道:“双减政策下,优播已经决定全面关闭K12业务,并已全面启动学员退费和员工裁退补偿工作。公司目前资金充足,能在10月之前完成退费和裁员工作。”

至于个人,朱宇则表示,“已经计划扫尾工作结束后去山区支教1-2年时间,为国家共同富裕目标做些自己的贡献。”

随后,新东方在线回应到:依照国家“双减”政策要求,新东方在线积极响应并持续调整相关业务,确保公司合规发展。东方优播已决定关闭K12阶段学科类培训业务。目前,公司账面资金较为充裕,我们将依法依规做好学员退费和员工伙伴的妥善安置及补偿。根据朱宇老师反馈,其个人计划未来去山区支教1-2年,继续为教育公益事业做些自己的贡献。

当天下午,新东方在线盘中一度下跌超15%;截至9月13日收盘,新东方在线报收4.75港元/股,跌幅14.57%。2021年年初至今,新东方在线股价已从27.90港元/股下跌至4.75港元/股,跌幅为82.97%。

瞄准下沉市场,曾被寄予厚望

对于教培行业而言,“东方优播”的意义或许并不只是“新东方在线的全资子公司”,长期以来,它更成为一种课程模式象征——本地化在线小班互动直播课程:以线下体验店为获客入口,选择互联网授课形式和15~25人的小规模班型,从北京等地调用优质师资输送至三、四、五线下沉市场,并以城市为单位设计本地化课程。这也被称为“乐播模式”。

2016年7月27日,新东方宣布成立北京东方优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东方优播”),由新东方与新东方迅程(即新东方在线)共同投资成立,朱宇任CEO,全面负责公司的管理和运营业务。

有别于以一二线城市为目标市场的多数K12教培机构和新东方在线的K12在线大班课,东方优播在成立之初就把目光投向三四线城市。这源于东方优播对下沉市场消费水平和对优质教育资源需求提升的判断。

尽管选择了低线城市,但东方优播在定价上并没有同步“降级”。曾任东方优播教学总监的程诚曾介绍道,相比当地线下班,东方优播的课单价通常上浮50%以上,小学阶段甚至上浮100%左右。

这样的底气或许就来自于其自身在教育资源方面的优势和本地化教研。

朱宇曾表示,“因为可从外地调用优质师资,我们可以做到在老师质量、教学素养和服务水平上,完全碾压三四五线城市的线下小班。”同时,为了让线上跟线下小班的体验尽可能接近,东方优播选择了15~25人的小规模班型,并根据城市开设课程,比如在大同招的学生只设定大同课程,确保内容的针对性。

作为本地网校,东方优播唯一的获客入口则是在三四五线城市开设的线下体验店。在朱宇看来,这种方式能更精准地触达下沉市场用户并降低获客成本。他曾介绍,线下的招生推广成本远低于线上,一个小店一年的投入,装修、房租、人员费用加上推广费用差不多在40万到60万之间(2018年数据)。

与此同时,线下门店的功能还在于充当网校的“实体”,以增强家长对线上机构的信任,并方便机构获取本地教育信息,掌握学情考情,实现本地化课程设计。

新东方在线2021财年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5月31日,东方优播已进入中国27个省的273个城市。

成立之初,东方优播本地化在线小班被认为是在线K12的一种尝试,而“线下招生、线上交付”的方式在获课成本和本地化教研上也体现出相对的优势,直至“双减”落地前,在线直播大班课还在前赴后继试水本地化网校。但也有声音认为,这种模式有交付优势,却缺乏企业规模发展优势。

然而,放到当下,讨论哪一种模式更能跑得通或许已经没有意义。随着“双减”以及相关监管政策的落地,不论是教育行业从业者,还是所有与教育相关的参与者们,都不得不面对一个新的时代。

张磊认为,在国家整体政策下,教培行业学科类培训在K9甚至是K12层面上,模式或运营上的创新已经没有先进后来之分,也没有规模大小之别。“其实没有任何意义去讨论这个事情,等待政策慢慢稳定、明确,然后基于新的政策,重新组织新的模式、新的交付或者新的产品,做好公立校的补充,这个是接下来大家要一起探索的方向。”

“双减”之下的教培分水岭,从业者“先猫着渡过寒冬”

自成立以来,东方优播在新东方在线整体业务中一直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2019年8月,新东方在线公布上市后首份年报,报告期内,东方优播营收5690万元,在其K12业务总营收中占比超35%。从付费学生人次来看,新东方在线K12课程付费学生人次同比增加188.3%,东方优播则同比增长了316.1%。

最新财报显示,2021财年,新东方在线K12在线大班课程付费学生人次同比增加66.8%,东方优播课程付费学生人次则同比增加102.0%。

作为在线K12的一种尝试,新东方在线对东方优播的成绩也是有所期待的。直至2021年6月份之前,新东方在线仍在增加对东方优播的投入。2021财年财报显示,由于K12在线大班课的增加以及东方优播要求投放大量前期投资以吸引有资质的教师和设计课程,2021财年,新东方在线K12教育分部总营收成本同比增加138.9%至8.12亿元。

2019年8月16日,新东方在线在举行上市后首份财报的电话会时曾预计,东方优播可在2021财年达到收支平衡或者产生利润,而直到2021年9月13日宣布离场之时,东方优播是否已在落幕时实现当时的预期,对于外界来说,不得而知。

而一切展望与选择都以“双减”及相关监管政策的落地为分水岭。

7月24日晚,“双减意见”正式落地,根据规定,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重新办理审批手续。

而相关细则也在后续两个月间陆续出台。9月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教育部、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发布《关于加强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收费监管的通知》,明确要求义务教育阶段线上和线下学科类校外培训收费依法实行政府指导价管理,由政府制定基准收费标准和浮动幅度,并按程序纳入地方定价目录。各地制定的浮动幅度,上浮不得超过10%,下浮可不限。

9月9日,教育部等三部门印发《关于将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的通知》(简称“营改非”),公布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营改非”工作细则。

其中提到,已取得办学许可证,且在市场监管部门登记的从事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培训业务的营利性机构,需要注销营利性机构主体,或者向原审批机关申请变更许可范围,剥离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培训业务后继续依法从事其他培训活动。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参照线下培训机构的操作路径处理。

同时要求,2021年底前完成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的行政审批及法人登记工作,培训机构在完成非营利性机构登记前,应暂停招生及收费行为。

面对近几个月里传言不断成真的事实,张磊说道,“对学科类校外培训从业者来说,或许应该再悲观一些。”

他认为,根据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关于“营改非”、限制培训时间、限制培训价格等规定,如果再想从事K9阶段校外培训就不仅意味着要转为“非营利”,更意味着“非盈利”。

“按照过往既有的模式去看,线下租了那么贵的房子,用那么好的设备,而现在一周里面只有5个小时能给孩子上课,这个成本你怎么算都是算不过来的。”

在他看来,限价将导致收入无法对冲成本,限工资导致进入教培行业的从业者将变少,合规的情况下招聘难度会更高,这意味着两头的双杀,其导致结果已经不是能否盈利,“小幅亏损地经营都已经很难了,肯定是比较重大的亏损。”他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或许多数 K9学科类培训行业从业者将选择退出。

实际上,早在7月初“双减”政策公布之前,有消息称,华南地区网校品牌果肉网校宣布为贯彻双减政策,进行业务方向的调整,退出K12教育领域,团队于7月6日在内部宣布解散,并对被辞退员工实行“N+1”补偿。

对于新东方在线来说,东方优播的关停也未尝不是政策下的一种及时止损。

新东方在线在今年8月底发布的财报中提到,为应对中国乃至全球教育行业格局的变动,新东方在线一直在转变战略重心,调整业务线及服务范围,从传统的辅导科目转向更具创新性、素质为本及更全面的在线校外教育产品及服务。在报告期期间及未来数年,新东方在线的战略营运及业务发展也将发生转变。

作为应对,张磊提到,其所在机构也在今年6月份作了调整:团队收缩30%、K9业务停止招新。“以最差的打算,最悲观的预期去进行企业调整,在这个过程中,能不浪费的钱,一分都不要去浪费,能不用的人少用。”

在他看来,目前已经不是一个鼓励各种尝试的阶段,哪怕是做调整也不能盲目地、重投入地做尝试,在政策稳定之前,或许更应该先做观望。

“先猫着渡过寒冬。”张磊说道。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