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别墅补课被处罚,10张聊天截图,多少疑点暴露?

subtitle
缪老师妙笔生花 2021-09-13 19:45

还记得在别墅补课,引起全网热议的吕老师吗?从7月27日被查,到9月11日当地《关于吕某某有偿补课查处情况的通报》下发,时间整整过去了47天。吕老师要接受的处罚,可以用十八个字来概括:降低岗位等级、扣除绩效考核、取消评优资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这三种处罚措施里面,你能看出什么呢?负责任地说,与同期其他省份被查到违规收费补课的老师相比,吕老师接受的处罚,很明显具有“三无”的特征,第一个“无”,是没有提到吕老师需要退还违规补课收入;第二个“无”,是没有提到吕老师需要接受行政和党纪处分,吕老师的档案今后依然很干净;第三个“无”,是没有提到将吕老师调离教学岗位,吕老师依然可以安稳地教课。

我个人认为,吕老师接受的处罚相对较轻,既不能让当地饱受补课之苦的家长和孩子们心安,也不足以让其他省份遭受更重处罚的老师心服口服

基于以上的想法,我在9月12日发表了一篇题为《别墅补课后续:处罚通报来了,疑似隔靴搔痒》的文章。这篇文章引来了一位自称是屯溪一中家长的网友,他在主动联系我之后,曝出了事件背后更多“猛料”。

不得不承认,他的开场白就非常震撼,他说:目前吕老师还在当班主任,居然在没处理前,他本人就知道自己还会继续当班主任。成年人不相信一面之词,只相信证据,于是我向他索要证据。把一张班级群的截图发给了我(必须要说明的是,截图并没有具体的日期,很难证实在吕老师是在处理结果出台之前就知道了结果)。

但是,我们不妨做个假设,如果在处理结果出台之前,吕老师就已经得知了具体的处罚措施,紧接着在班级群里昭告留“,那问题可就太大了。这代表着吕老师的”内部渠道“很强大。而这位家长在此后的一系列表述,更是让我感觉匪夷所思。

我的感觉是,要么这位家长是故意蒙骗我,他的说法是臆造的,他的截图是伪造的;要么整件事背后隐藏的真相远超我想象。

这位家长跟我聊了屯溪一中近些年的发展历程和这所学校部分老师的补课行为。下图是他对老师补课规模的描述,”有的老师一个周末近100个学生“。如果这是真的,每天500个学生,补课老师要忙成什么样?为什么有如此之多的学生有补课需求?所以我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他们在学校的授课是否尽心尽力,家长有何反应?

这位网友回答我说:有的老师还好,有的就是混。此外他还提到了两个关键信息,这两个关键信息同样十分重要。第一,屯溪一中的校长和副校长都换了人,第二,吕老师所带的班级是6班

为了证实他所说的话,我去查询了一下网上的公开消息:此前担任屯溪一中校长的庄有为,确实已经在8月份不再任职屯溪一中;安徽网的公开报道称,此前任职屯溪一中副校长的江静,也在8月26日转任田家炳中学校长。至于吕老师所带的班是不是6班,我没有渠道去查实。

但不得不说,从这时开始,我倾向于相信这位家长所说的话里面,有不少属实。

这位网友”班上部分家长写信给教育局,要求这个老师继续当班主任“的说法,用词比较模糊,这部分我们无法采信。但我们不能忽略后面的一段话,”6月17日家长意见很大,投诉教育局,副校长组织家委会议声明,发现一个开除一个,7月份暑假老师继续开班“。

既然指明了具体的时间和事件,这段话就很容易被证实或证伪,我没有办法判断这件事的真伪,但我相信这所学校的广大家长应该能够给出确切的答案。所以话到此处,我对这位网友的信任便又多了几分

为了佐证自己的想法,我又询问这位网友:原屯溪一中校长调去了哪里,因为我在网络上查不到他的去处。这位网友的答复是:好像到教育局退二线了,明年退休。

于是我认为,要么这位家长是对事情的发生过程了如指掌的局内人,要么他就是费了半天的劲,给我编制了一张谎言之网。但他造谣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我想不通。

接下来的聊天方向,便转到了屯溪一中这所学校。

8月份我刚刚去过黄山市,在赶去黄山风景区之前,我先到了屯溪,去体会一下老街风范,然后又去歙县看了看古城,参观了陶行知纪念馆。对于屯溪一中,我多少有所了解。这所学校顶着陶行知先生的大名,是一所全国知名中学,在黄山市更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所以,当这位家长提到学校现状的时候,我的心中有一丝莫名的悲凉

高考成绩被县级中学赶超不是问题,因为成绩绝不是评判学生的唯一标准,也不该是评判学校的唯一标准。但是学生管理松散、老师责任心差,这样的描述不应该出现在屯溪一中的身上啊。

横向对比一下其他省份对于违规收费补课的处罚,除了涉事老师遭受行政和党纪处分,退回违规补课所得,取消评奖评优资格,扣发绩效之外,任职学校校长因此被处分的也不少,有的被当地教育管理部门约谈,有的被责令书面检查。

吕老师的处理通告中,并没有提到校领导被调走一事。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校领导的调任与此事无关?只是偶然的、出于教育管理的原因而集体调任呢?

对于这位家长“这所学校理科老师特别有钱,一般在市区最少三套房子”的提法,我觉得暂时不能采信。屯溪一中有接近200名教职工,任你有通天之能也很难全部了解所有老师的家庭状况,这有可能是以偏概全。

而“辅导班历史悠久”的说法,在我上一篇文章中也有部分网友如此评论。我很难去考证,但如果你身在屯溪,不妨来评论区聊聊你的看法。

这位家长对屯溪一中的发展似乎很惋惜,他说在该校的鼎盛时期,曾经有一个班能出10几个考上清华北大的孩子,如今却已经盛况不再。我没有查到与此相关的确切消息,我更为担心的是,他所说的“没有关系,还可能进不了老师的补习班”。从什么时候开始,能上老师的补习班都成了一种“特权”?果真如此,我们不该感到悲哀吗?

最后总结一下,通过与一位自称是“屯溪一中家长”的网友的对话,我对在别墅补课的吕老师所受的处罚更加感到疑惑了。

我认为绝大多数教师是好的,他们应该被善待,他们不该为极少数劣师背锅,遭受社会的广泛质疑你认为吕老师所受的处罚是否得当?你对于校领导纷纷调离作何解读?来评论区聊聊吧。

微风不燥,阳光正好,你就像风一样经过这里,愿你停留的片刻温暖舒心。原创不易,期待您的关注、点赞、转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