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96年蒋孝勇离世,蒋方良坐在轮椅上,为自己最后一个儿子送行

subtitle
枕猫 2021-09-13 16:10

“斯人离世,白发人送黑发人,乃世间极大不敬。”

蒋孝勇去世前,他的儿子蒋友伯与蒋友常仍旧尽着为人儿女的最后一份职责,跪于蒋孝勇的榻前,与父亲说话,为父亲按摩,希望他能如往常一样身体健朗。

蒋孝勇(左)与蒋经国(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妻子方智怡心底总有一股子念想,觉着蒋孝勇还可以回来。

可,仅剩下一口气的蒋孝勇依旧未醒,方智怡便想打电话给婆婆蒋方良,蒋方良说她马上赶来。可正在这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蒋孝勇的心跳持续下降,下降到只能让医生打强心剂才能维持。

方智怡

于是,方智怡便同意了这件事情,愿丈夫蒋孝勇能够支撑到婆婆蒋方良的到来。她附到蒋孝勇的耳边说:“孝勇,阿妈快到了,再坚持一下啊。”

屋子里已站满了为蒋孝勇祈祷的亲戚与家人,方智怡的双亲和姐姐、蒋孝武的遗孀蔡惠媚与那些日日夜夜守护着蒋孝勇,希望蒋孝勇能够早日康复的医护人员。

所有人的心紧密牵连在一起,成了一条剪不断的线,缠绕在蒋孝勇的身上,丝丝缕缕,心心念念。盼望着,盼望着,再次盼望着,蒋孝勇能够在最后一刻醒来,或忍受着巨大的离世之痛,送别这位陪伴了他们多年的家人亦或者朋友。

年轻时的蒋方良

寂静长明的灯塔,始终要熄灭在遥远辽阔的海洋中。来不及的牵挂,愿下一世能再了了心中夙愿。可听,可看,可想,可盼...

“爸爸,阿娘来了,到门口了,再等几分钟!”蒋友伯迫切的心情,难以掩盖的悲伤从眼角处不禁滑落,他盼望,自己的父亲能够渡过难关。或许是母子二人的真诚感动了上苍,也或许是蒋孝勇还有一桩未完成的心愿...

他奇迹般地“苏醒”,心跳恢复正常,最后达每分钟九十多下。

蒋友伯

斯人的离去,终将带不走的是母亲的思念

八点十三分,两鬓斑白,皱纹满面的老母亲蒋方良坐着轮椅,戴着那供呼吸的氧气管。

走到了儿子蒋孝勇的床前握着他骨瘦嶙峋的双手,轻声呼唤:“孝勇,我的好儿子,阿娘来看你了。阿娘没事儿,昂?你安心地去吧,不要再牵挂着我们了。”

蒋孝勇仿佛听到了母亲蒋方良的声音,最终于八点十五分停止了他一生的心跳,享年四十九岁。蒋方良看着离世的小儿,强忍着快要流出的泪水,送走了他。安静的,祥和的...

蒋方良(左)

期间,医生询问是否再次注射强心剂,妻子方智怡摇了摇头。她明白,或许这才是给他最后的守护。

“世人皆有生死之轮回,人道之谴责。有生便有死,有死便有生。兜转之间,放不下的乃七情六欲与苦海无边。”

死,不代表生;生,也不代表死。

蒋孝勇

去世前的无限爱意与牵挂

俗语有云:“孝,中华之传统美德。无孝便不能也不可称之为德。”

早在去世前的几个月,蒋孝勇便察觉到自己的病情。他不愿看到的是世间最为大不敬之事:白发人送黑发人,也就没有将自己已濒临膏肓的身体情况告诉年迈的母亲。

起初第一次开刀之时,便叮嘱家人,千万要将报纸收起来,勿要让母亲看到。可一人之力又怎可抵挡万千纸媒的传播与大肆报道?无奈,蒋方良终是知道了这个唯一陪伴在她身边的小儿也终将离去。

蒋方良与蒋经国

于是,一次探望中,蒋方良便饱含爱意地问道:“为何这般消瘦?怎么不多吃点儿东西?”你一言我一语,母子二人的深情与牵挂尽显无遗。

他们脸上的泪水刻下了他们之间的回忆,春花秋月,夏日冬雪,多少个四季交替,多少个年轮更迭。她始终牵挂着他,他也始终牵挂着她...

他清楚地知道母亲的心意,所以他不管治疗何等痛苦也能坚持地下去,只为了心底能够留给母亲最后一点儿安慰。他戒烟戒酒,他超乎常人的求生毅力与他顽强的斗志支撑他走到了最后。

蒋方良与蒋经国

他还有好多事情没完成,祖父及父亲的迁葬问题,祖母的百岁诞辰,与半百的老母一齐回归大陆,还有他那年幼的儿子...他把一切都想好了,却唯独没想过自己。

他的一生饱受争议,他曾说:“年轻的时候,谁都会闯一些祸端出来。可是有的时候是被他人利用,有些是他人假借我的名义去做。”

坦然而真诚地面对,不回避也不逃避。对待儿子的教育问题,他也曾告诫他们:“你们要好好念书,看到爸爸到了这个年纪还要念书,还念得这般辛苦。便知道小的时候念书真的很重要。”

蒋孝勇

不论家世的显赫,也不论一生的对错。他在家人面前是好丈夫、好儿子、好爸爸;在外人面前不骄不躁、不慕利也不嫉妒,“他人的富贵那是他人的事情。”

正直勇敢,敢作敢当,“你爸爸做过的错事一大堆。但是有一件事你们可以记住,便是这辈子没人可以买你爸爸!”倾其一生,为儿子们和家人们做出榜样。

一次,记者来看望他,病榻上的他告诉记者,他最放不下的便是自己的母亲,他不想再让自己的母亲再次体会失子之痛,也不愿自己的母亲去承受着难以忍受的悲痛。

蒋方良

蒋家五位女性,每一位单拎说,即可用传奇,刚毅称之,多年的守寡不但没有让她们丧失了精神支柱,而且让她们更加坚强。但心念的还是自己的母亲。

他宁愿自己还有一口气的时候,还可以尽自己最大一份力量为母亲说点什么,哪怕只是一句,也想为母亲留点纪念性的东西。希望可以记录于历史当中。

“关于死这件事,我看得很开了。将死的命运,谁都挽救不了。可我始终担心的是自己的妻儿,还有老母。”他担心自己的母亲。

蒋孝勇

可,现实总是不称心如意的...

蒋孝勇的生命永远停在了台湾的那个圣诞之夜...平静的,无怨的...

作者:蓉菁子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3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