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母亲去工地找儿子,包工头说没这人,因一条平安坠让老人晕倒在地

subtitle
暮烟疏雨时光PLUS 2021-09-13 15:41

在“宏图”建筑工地上,人头攒动着,工人们也正在紧张忙碌,热火朝天地工作着,有数百台挖掘机、推土机的轰鸣声响起,大货车在工地上来回穿梭,激起滚滚尘土……

“你就是刘工?请问我儿子扬起是在这儿工作吗?”张芬腆着脸,冲正对着自己傻笑的包工头刘克大声问道。

“嗯……”刘克摘下头盔抓了抓头发:“扬起,嗯,我不认识他,他,他不在这个工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怎么可能?”张芬焦急地走到刘克面前,从破旧的棉衣里拿出一张泛黄的照片:“刘工,你看看,这是我儿子扬起,你认认啊!

他年前打电话来说就在你们的这个建筑工地工作,但自从那次电话后,他再也没有给家里打过电话,过年他都没有回家,只是每个月给家寄300块钱,”“照片上的这个人我不认识啊!”刘克斩钉截铁地说,“阿姨,嗯,你儿子可能是跟年前到国外务工的那些人走了,国外工资是很高的!”

“怎么可能呢!”张芬说着就从刘克手里接过照片,眼里还含着泪水:“我儿子这辈子都没出过省,如果他真的要出国务工,肯定会告诉我的!

呜呜呜......我苦命的儿子,我就你一个儿子,扬起啊,扬起啊,你去哪儿了啊......”

刘克紧抿着双唇,俯下身,安慰蹲在地上哭泣的张芬,“刘工啊,你脖子上那挂的平安玉佩是谁给你的啊?”张芬紧紧盯着刘克脖子上的那玉佩,眼中放着光芒。

“嗯,这个,这是我妈妈在我出门时给我买的……”刘克言语吞吐,眼神闪烁着。

然而,张芬却一把抓住了挂在刘克脖子上的平安玉佩,泪水如潮水般倾泻而下:“扬起,这玉佩是我儿子扬起的,这是去年他出门的时候,我请人开过光,保他平安的玉佩啊……

刘工,你说实话吧,我儿子到底去哪儿了?刘工,呜呜呜……”

张芬拼命抓住刘克的手,泪流满面,“阿姨,你,你,哎!”刘克一把擦去潸然而下的泪水,一屁股坐在建筑工地的水泥板上,然后就掏出一根烟,却是怎么也点不着。

“阿姨,扬起他,哎,他早已经不在人世了……”

“啊!你,你说什么?”

“阿姨,就在去年,在工地上干活时,一块预制板从顶楼上掉下来了,扬起他为了救我,把我推开,可是他,他却被顶楼掉下来的预制板击中了……”

刘克说一句话,抽一口烟,眼泪滴进泥土里,形成了一个水坑。

“阿姨,我们送扬起到医院,可,可是医生却说扬起已经死了……呜呜呜!”

“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吗?”张芬拼命的摇晃着刘克,她简直不敢相信,她绝对不相信刘克刚才说的话。

“阿姨,是真的,工地老总赔了扬起10万元钱,扬起在临终前拉住我的手说,要我一定不要告诉你真相,他叫我每个月寄200元钱给您,这样就可以寄20年,钱是我每个月寄出的,我自己又多加了100元,哎!扬起他是个好人,是一个好男儿,都怪我,是我对不住你!阿姨,你就打我,骂我吧……”

“扬起,我的儿子!”张芬直觉得突然就天旋地转了,一头便栽倒在了满是泥土的建筑工地上。

“阿姨,你醒了?”刘克端着一碗姜茶在张芬的床前等着,那双眼看着红肿,而且还布满了血丝,似乎是一夜没有合眼的样子。

“扬起,我的儿子!”张芬还是喊着那句话,泪流满面。

“阿姨,如果您不嫌弃的话,我以后就是您的儿子,您的亲儿子,由我来给您养老送终,你看行吗!”

刘克跪在张芬的床前哭着:“阿姨,我从小就没有爹娘,在工地上,只有扬起一个最好的朋友,结果,是我害了他!

阿姨,我以后就是您的儿子了,您就是我的亲妈,妈,妈,妈!”

“刘克!”张芬双手托着刘克那满是泪水的脸颊,然后泪流满面地说:“好孩子,扬起的死与你无关,那是他的命,他的命啊!”

两个孤苦的人拥抱在一起,一个没有孩子,一个没有父母,现在他们一个有了自己的母亲,另一个又有了自己的儿子,两张泪流满面的脸,终于绽放出了感激而亲切的微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