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袭人为何不喜欢林黛玉?只因林妹妹做了一件事,触碰到了她的逆鳞

subtitle
红楼不红 2021-09-13 14:3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红楼梦》中林黛玉、花袭人两人的关系一直受到广泛争论,说来也奇,一部文学作品一经诞生,往往会导致一边倒人物褒贬现象,而关于花袭人,竟一直以来褒贬各半,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着实是个有趣的现象。

在《红楼梦》问世之初到上个世纪,袭人的风评一直不是很好,这很大程度上是受高鹗续本后40回的影响,那时的论者普遍用120回本作为一个整体来分析,故而对袭人后期的很多举动深感不齿。

而随着现在读者越来越客观理性,加上对前80回是曹雪芹亲笔,后40回不过是高鹗狗尾续貂的耿耿于怀,以致很多读者能用一种更加谨慎的态度来分析袭人形象,而不是人云亦云,随大流般捧高踩低。

比如袭人对林黛玉的态度,从《红楼梦》人物角度来看,袭人并不是很喜欢林黛玉,至少在木石姻缘、金玉良缘的争论中,袭人是更倾向于“金玉良缘”的,因为她觉得薛宝钗稳重低调,是宝二奶奶的不二人选,反观林黛玉则清高自诩,不好相处,袭人作为贾宝玉未来的侍妾,这是她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对此,红学大家王昆仑先生曾列举过第31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中的一个例子,来论证袭人对林黛玉的不喜来自何处。

彼时晴雯因摔坏了扇骨,和贾宝玉发生争吵,袭人前来劝和,又被晴雯针对,最终闹得气氛僵化,幸亏林黛玉前来,嬉笑调侃了一番,这才使得氛围融洽了一些,先看原文:

黛玉道:“二哥哥不告诉我,我问你就知道了。”一面说,一面拍着袭人的肩,笑道:“好嫂子,你告诉我。必定是你两个辩嘴了。告诉妹妹,替你合劝合劝。”袭人推她道:“林姑娘你闹什么?我们一个丫头,姑娘只是混说。”黛玉笑道:“你说你是丫头,我只拿你当嫂子待。”——第31回

王昆仑先生认为,袭人之所以不太喜欢林黛玉,便来源于黛玉这声“嫂子”。

因为此时袭人还没有成为贾宝玉的侍妾,直到第36回王夫人内定袭人为准姨娘,这才算是板上钉钉了,可林黛玉居然提前当众透露了袭人的心思,这让一向低调处事的袭人很不喜欢,故《红楼梦人物论》之“花袭人论”中这般分析:

袭人的种种心事之中,还有最重要的一宗,就是钗黛之争,究竟胜利属于谁。难道她还不知道宝玉和黛玉是一条路上的人吗?可是她能看得出贾母、王夫人等中意的不会是黛玉。从对袭人自己的关系来看:黛玉竟嘲笑着叫她“好嫂子”,一语揭穿自己的潜谋,多么可惊!将来怎么相处?——《红楼梦人物论》

而用这种思路,貌似也能解释得通《红楼梦》后文的细节,比如刚刚经过第31回的“嫂子”事件,紧接着到了第32回,袭人便当着贾宝玉、史湘云等人的面,公然对比钗黛两人的优劣,言谈之中俨然不喜黛玉,比如关于林黛玉不做针线,袭人的态度是这样的:

袭人道:“她(林黛玉)可不做呢!饶这么着,老太太还怕她劳碌着了。大夫说好生静养才好。谁还烦她做?旧年好一年的工夫,做了个香袋儿,今年半年,还没见拿针线呢。”——第32回

而对于林黛玉的性情品格,袭人也公然表示远远比不得稳重贤惠的宝钗:

袭人道:“云姑娘,快别说这话。上回也是宝姑娘也说过一回。他(贾宝玉)也不管人家脸上过得去,过不去,他就‘咳’了一声,拿起脚来就走了。这里宝姑娘的话还没说完,见他走了,登时羞的脸通红,说又不是,不说又不是。幸而是宝姑娘,要是那林姑娘,不知又闹得怎么样,哭的怎么样呢。”——第32回

将第31回、32回结合起来看,似乎后者是前者林黛玉一句“嫂子”引发的结果。按理来说,林黛玉承认袭人是贾宝玉的侍妾,应该值得高兴自己的地位被承认,但她不满林黛玉的言谈无忌,才会有后回的贬低之语。

但如果立足袭人视角,黛玉之语触碰了她的为人低调的原则,她心生不悦也并无不妥,谁也没有规定袭人作为贱婢,心中不高兴也得忍着,读者不能因为爱护林黛玉,便认为袭人“玩不起”,这不成了双标?

同时,细品第32回袭人对林黛玉的“贬低之语”,其实大部分都是实话——黛玉绞坏了史湘云做的扇子套,也没想着自己做一个来还,史湘云心中不高兴,袭人便帮着说了几句埋怨话,此乃小儿女喁喁闲谈,这很正常;

同时,袭人作为贾宝玉的丫环,只希望工作顺利,岁月静好,可宝黛动辄吵闹,闹得阖府皆知,这对袭人的工作造成极大的困扰,她心中不自在也是常情。

总之,如果不带着主观偏见看《红楼梦》,会发现每个人物都有各自的思想,如果强行用单一针对某人好的道德标准来要求所有人,必然会产生主观偏见,这种做法不现实,也不客观,于治学而言,当以无善无恶为极致。

本文乃“红楼不红”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谢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