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护理老人是良心活儿!优秀护理员是这样炼成的

subtitle
我的世界我主宰 2021-09-13 14:30

41家养老机构、70家社区养老驿站、千余名养老护理员……经过激烈角逐,上周落幕的丰台区首届养老护理员职业技能大赛上,8名选手脱颖而出,将晋级参加9月中旬举办的全国养老护理职业技能大赛北京赛区选拔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住在养老机构的老年人来说,护理员是他们最贴心、最倚赖的人。护理员的技能水平、职业素养,直接关系着老人们的晚年幸福。无论科班出身还是“半路出家”,此次获奖的护理员们,折射出养老人才队伍的不同实现路径,也展现了从“无”到“有”的养老护理行业更积极的前景。

讲究

清洁口腔需16颗棉球

为老年人测量腋下体温、进行床上翻身训练、用棉球法清洁口腔……这是此次丰台区养老护理员职业技能大赛上,除了理论考试之外的几道实际操作考题。乍看之下似乎并不复杂,可对专业的养老护理工作而言,它们均有各自细致步骤,满满都是“讲究”。

来自丰台养合老年公寓的医护部主任助理徐婪鑫,获丰台区赛三等奖,已入选参加市级大赛。小姑娘以测体温为例,一口气列举了好多“注意”——先询问评估,了解老人刚刚有无洗热水澡、情绪波动、吃过凉过热的食物等。测量前要进行腋下消毒,检查是否有汗、破损。拿体温计的手法、读取度数的视线、以及测后体温计的消毒放置,都是操作中的考点。

可能不少人不知道的是,给老人测温,一次需要10分钟。如果老人劳累,护理员要在旁协助,并做好保暖。“这些都是教材上写的规范,实际工作中我们也是这样做的。”

床上翻身训练,则属于康复护理中的常见动作。不少居家照护的老人,也需要家属帮忙翻身。“如果不懂护理技巧,会觉得翻身特别费力,手也不知道要放哪里。”徐婪鑫回忆,比赛中将由真人扮演的“标准化老人”设定为“右侧偏瘫,伴有吞咽困难,长期留置胃管”,那就需要向左侧的健侧来翻身。“一个很好的技巧是,将右腿先搭在左腿上,一只手扶肩,一只手扶髋部,很轻松就可以推过去。否则不但费力,可能上半身翻过去了,腿还在原地过不来。”

翻身操作中,最需要防止的就是老人翻过来后太接近床边,有坠床危险。协助翻身者所站位置要格外留心,“不可太靠床尾,避免一推之下老人由于自身重量或惯性坠床。”

用棉球清洁口腔,意味着老人失能失智,无法配合,连漱口也做不到。同获丰台区赛三等奖、入选市级比赛的丰台泰颐春养老中心护理员汪丽丽介绍,对待这种“脆弱”老人,操作时尤需精心。“一滴水可能就会呛到,要特别防止清洁过程中液体的误吸误咽,顺序也非常关键。要按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针对不同位置使用不同的螺旋形擦法、之字形擦法等。”

一番标准操作下来,总共需要使用16颗棉球,速度快的护理员可以5分钟左右完成。“我们要求早晚各做一次,让老人的口腔保持清洁、舒适、无味。”

认同

护理员荣誉感正提升

“护理员大赛选择这三个实际操作题目,包括理论考试在内,都是在细节处体现我们专业的含金量。”24岁的徐婪鑫,两年多前从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毕业,一直在丰台养合老年公寓从事一线护理工作。

在她看来,近年伴随社会认可,以及各式各样的培训、比赛,养老护理员的职业荣誉感已经有所提升。“我们机构还提供很多居家上门的照护服务,其中不少家庭是有保姆的,说明家属也意识到一些护理是保姆无法完成的。”

工作中,徐婪鑫常能接收到老人对年轻护理员的鼓励,这令她坚定了在医护部岗位上继续发展的信念。“年轻人也不像以前那么‘稀罕’了,愿意从事一线工作的同龄人是有增多的。”

和科班出身的小徐相比,48岁的汪丽丽属于“半路出家”。十余年间,她见证了养老护理行业从“有人干就行”,到成体系、有规范的蓬勃发展。

汪丽丽进入养老行业,缘于一次偶然。2007年,看到家附近的养老院招工,原本在超市工作的她想换份工作,就去问了问,顺利通过了面试。

“那会儿我们不需要什么技能证书,也没有系统培训,都是跟着老护理员去学。”汪丽丽回忆,换了行业,自己有种新鲜感,遇到困难愿意去揣摩如何服务得更好。“一些老人脾气暴躁、人比较厉害,我都能慢慢和他们沟通,后来他们和我关系特别好。”自己的小技巧可以抚平老人的情绪,让他们积极乐观生活,令她很有成就感。

两年前,汪丽丽来到丰台泰颐春养老中心,负责三楼16位老人的日常起居照护。对自理程度各不相同的老人,她都护理得妥帖细致。“近些年养老护理行业办了不少各个层级的培训,对我们这种先实践再学习的护理员特别有帮助。举办比赛也是一种激励,感觉自己做的事情专业性很强,很有意义,我越干就越喜欢这个行业。”

惦念

护理老人是良心活儿

“到这儿来养老了,不做饭不买菜,家务事儿不管,就是高兴乐呵。”在日常巡视中,徐婪鑫蹲在86岁的高奶奶床边,一边测血压,一边陪她拉着家常。看着小徐,高奶奶脸上满是喜悦。

而一提及汪丽丽,85岁的张奶奶也打开了话匣子。“任劳任怨,修脚这种多不好弄的事儿,她二话不说就给我弄。套被褥的时候也给充得满满的,上下都平整。”老人感慨,“她的服务对我有感动,处处想得周到,丽丽一来我就踏实。”

和来自普通养老公寓,与老人们亲密无间的护理员相比,丰台颐康养老照护中心护理员、47岁的纪战武显得有些特殊。获得丰台区赛二等奖的他,是入选市级大赛唯一的男选手。平日护理以危重症、失能失智老人为主,目前照护的6位老人中,有做了气管切开的,有患脑出血后遗症的。护理起来不但更累,而且几乎没有言语上的双向沟通。

九年前,纪占武从陕西老家来到北京,进入养老机构工作,后转到丰台颐康养老照护中心,转眼已坚守了八年。这里以医养结合为特色,绝大多数收治的是失能失智、无法自理的老人。一般养老院不会接收,不能长期住院,更难以居家照护,床位始终排得很满。“我们的一大优势在于院领导、护理主任等都是医院出身,临床经验丰富,经常来查房、指导。”在专业的氛围中,加之自身勤勉好学,他慢慢积累起照护危重症卧床老人的诸多心得。

这样的环境中,纪占武对养老护理专业性有着更深认知。“接手的老人,可以说绝大部分身上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很多老人送来的时候,压疮都已经到了深度了,特别是骶尾部那里,甚至可以看到骨膜。”

而由护理员为老人进行压疮的护理、皮肤的护理,比居家保姆照料、子女照料要专业得多。虽然都是失能失智老人,纪占武每次来护理时,都要呼唤老人的名字。比赛中棉球清洁口腔的考题,对他来说也并不是纸上谈兵,而是日复一日娴熟的操作。两小时一次的翻身、拍背,排泄后打上一盆热水,为老人轻轻擦拭并换上干燥的垫子……“护理是良心活儿,要用良心干”,这是他多年来反复强调的理念。

其间,纪占武并非没有过动摇。2018年,他曾回老家处理了一些事情,突然的放松让他意识到,做护理员太累了,一度想要退却。但家属、机构连番的电话,还是让他没能忍心放弃。“惦记这些老人,觉得他们比较困难的状态下应该得到尽量好的照顾。”

事实上,对待老人纪占武更多是“单向输出”,很难得到老人情感、言语上的回应。但只要有细微转变,都会让他产生巨大的成就感。“有一次为一位老人做口腔护理,我说‘把嘴张开’,老人便配合地张开嘴巴。正好他的儿子在旁边看到,吃惊地说‘我妈现在都会张嘴了’!”纪占武笑言,因为护理员每次过来都要叫她,不管听没听懂,都会和她说话,“能看到这一点点微小的进步我就非常高兴。”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