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从对越还击战打出来的这几位少壮派将领都得到了提拔,他们是谁?

subtitle
浅夏殇琉璃 2021-09-13 10:23

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在中国和越南长达1300多公里的边境线上,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广西和云南分东、西两线展开了对越自卫还击作战。

在这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20万大军推进越南境内五十公里,最远达一百公里,占领了越南北部二十多个重要城市和县、镇,最终顺利撤出越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毛主席曾经说过:

“战争是最好的大学,我们就是要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在战争中适应战争,在战争中培养队伍中的优秀人才。”

在这次对越作战之前,我军大部分军队在20-30年内没有打过仗。

为了给我军长期没有经历战争的部队提供实战锻炼机会,当时的军委主席邓小平下令从越南撤军,安排全国各军区军队分批次前往中越边境轮战。

在之后的十年里,我军先后有18个野战军参战,并且指挥领导作战的大多都是年轻有为的少壮派将领。

廖锡龙

说到对越自卫反击战,就不得不提起廖锡龙。

1984年,在收复云南中越边境被越军侵占的中国领土者阴山一战中,廖锡龙作为昆明军区陆军第11军31师的师长。

凭借其对局势的正确判断,敢于战前向军区党委表态4个小时解决战斗,敢于两次推迟炮火准备时间,

最终带领31师以极少的伤亡和枪支消耗成功收复者阴山。

1984年4月30,廖锡龙率军攻打者阴山。

作战前几日,者阴山一带都是阴雨不绝,作战难度大大增加,战士们对此战都没什么信心的,有些战士几乎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参战的,甚至31师的组织科长都已经在为即将牺牲的将士们准备棺木了。

在他好不容易凑齐200口棺木时,还是担心可能到时候不够用,于是便向廖锡龙汇报。

廖锡龙看到那么多棺木,说:

“这里的棺木的数目可不小了啊,我们这次作战我保证至多用到这里数目的一半!”

组织科长不太相信,他劝说廖锡龙应该留着这些棺木,以免到时有些将士无法入土为安。

一听这话,廖锡龙当即就立了承诺:

“这次作战,如果用200口或150口棺材来埋葬我们的战士,我看,我这个师长应该撤职!”

组织科长很无奈,但也只能服从命令。

4月29日,者阴山战区大雨滂沱,电闪雷鸣,31师打主攻的92团、93团各攻击分队伴随着暴雨从驻地出发。

在这次暴雨中,者阴山的山路泥泞不堪,将士们行动非常不便,各个分队的行军速度有的快有的慢。

到了规定的作战时间6点,有的分队还没有到达作战地点。

人员没到齐,廖锡龙认为不适宜开战,而且这场大雨对于炮兵射击有很大的影响,于是他决定将作战时间推迟,一边等其他分队一边等雨停。

快到6点20分,各分队作战人员才全部到达作战区域,只等令下便开始作战。

但这时,廖锡龙决定将作战时间再推迟20分钟。

廖锡龙明白,战士们一大早冒着暴雨在这寸步难行的山路上奔袭了几个小时,一定十分疲惫,立即投入战斗可能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二十分钟虽然不长,但足够大家养精蓄锐,好好休息一番,他说:

“不能让那些忠诚的战士们就这样带着一身的疲惫与狼狈踏上不知道生死的残酷的战场”。

在这20分钟里面,战士们都把精力养足了。6时40分,廖锡龙一声令下,两个炮兵团同时向者阴山地区发起炮火准备。

一时之间,这座山谷中红光遍野,弹雾四起。这次惊心动魄的战役仅持续了5小时35分钟,伤亡人数不足百人。

组织科长一脸欣悦地说道:

“真不敢想象,这100口棺木竟如师长所料,用去98口,看来之前我准备的那200口太多余了!莫非师长有什么占卜算卦的神力,哈哈!”

廖锡龙忍俊不禁:

“哪有什么神力啊,一切都是归结于一个词,用心!”

原来,早在开战之前,者阴山战区的环境和敌方的情况就被廖锡龙侦察得清清楚楚,可以说是对敌军动向了如指掌。

正是因为这样,廖锡龙才敢于战前向军区党委表态4个小时解决战斗,敢于两次推迟炮火准备时间。

1984年9月,廖锡龙凭借者阴山收复战中出色的表现被提拔为11军军长。2000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2007年,廖锡龙被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

廖锡龙

史玉孝

史玉孝参加两山轮战时是第一野战军第一军的政委,在他领导下的第一军素有“天下第一军”的美誉。

1984年4月至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收复了老山、者阴山这两个极具战略意义的地区。越军不甘心失败,组织兵力进行疯狂反扑。

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中央军委决定派遣各地军区部队轮流入滇进行支援,第一野战军首当其冲,成为第一批参战的部队。

史玉孝

史玉孝率领第一军到达老山战区后,就遭遇了越军发起的“第三战役计划”。

那是一场激烈的战斗,由于老山战区地形复杂,山岳丛林作战难度高,参战人员缺乏作战经验,这一仗从早上5点打响,直到下午5点还有两个阵地没有夺回。

左阵地激烈交火后,我军已有一个排伤亡过半,急需增援;而右阵地还在敌人手中,左翼的压力骤然增大。

如果天黑之前不能结束战斗,越军将在我军左右形成夹击之势,后果不堪设想。

所有人都焦急地守在前沿指挥所,眼看暮色降临,史玉孝在与其他指挥领导商议后,拿起电话给团长陈传发打了一通电话,他命令道:

“右翼由副团长张景华亲自带队,天黑以前务必拿下阵地;左翼由你带队出击,把表面之敌歼灭,救下伤员恢复防御态势。”

两位团长领命之后和敌军发生了激烈的交火,一小时后两个阵地全部夺回,史玉孝高兴地给张景华打电话:

“我要为你请功”。

战后,他亲自为张副团长戴上了二等功奖章。

在短短一年的作战时间里,南京军区参战部队经历了大小战斗100多次,共歼敌5007人,我军阵亡397人。

拔除了越军28个据点,歼敌5200多名,毁伤敌方火炮128门,军车65辆,并缴获了大量的枪支弹药。

越军第二军区前指司令阮友安曾说:

“这个部队作战方式太凶猛了,总是打得弟兄们毫无还手之力”。

可见第一军果然名不虚传,不愧是“丛林猛虎”。

1985年6月,第一军完成任务归国后被评为“胜利之师、文明之师”。史玉孝政委带着老山前线的硝烟味,升任南京军区副政委一职。

杜铁环

杜铁环

1984年的冬季特别寒冷,整座博山城变成了一个粉妆玉砌的世界,驻扎于齐鲁大地的陆军第67军统帅部就坐落于这座美丽的山城。

1985年元旦前夕,寂静的山城隐约传来阵阵马嘶声,中央军委命令陆军第67军由战备值班直接转入作战准备。

1985年5月,济南军区67军到达老山战区接替南京军区1军防务。

在67军总共内有3个师参加轮战,分别是67军199师、46军138师和67军炮兵第12师。

138师本是46军的部队,这次是作为46军代表被抽调在67军指挥下参加轮战。杜铁环当时是138师的政委。

67军抵达昆明军区进行交接时,杜铁环带领138师率先进入老山战区,负责八里河东山正面13.9公里处的防御。

在接防的第二天,越军就发动了代号“M1T5”的进攻计划。越军率先对我军进行炮火攻击,同时对我军那拉方向、老山方向、八里河东山方向发动攻击。

在这样的猛攻之下,杜铁环根据战区地形,结合越军作战特点安排了作战任务,重点进行了“三防、三反”(防炮击、反炮击;防偷袭、反偷袭;防特工、反特工),全师坚守了335天,最终取得了胜利。

在随后的时间里,杜铁环又相继组织了4次拔点出击作战,均取得胜利。

据不完全统计,在一年的作战时间里,67军共计歼敌8400人,伤亡2100余人,成为两山轮战中歼敌最多的部队。1986年4月30日,67军将防区任务交给兰州军区47军。

两山轮战回来后,由于实战经验丰富,杜铁环将军被调往北京担任总政治部副主任。1996年,他被提拔为北京军区政委。2000年,晋升为上将。

钱树根

钱树根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时是广州军区47军的军长,是一名拥有将近30年军龄的老兵。

1985年,钱树根奉命率领47军到老山战区所在地云南麻栗坡县执行轮战任务。

47军的作战目标是牵制、削弱越南对柬埔寨的侵略。

钱树根

然而从老山到八里河东山总共六十多公里长的防御线上既没有装甲部队参战,也没有空军介入和威慑,在我军的防区内只有几辆原来14军的62式轻型坦克,一直放在那里当固定火力点使用,形势不容乐观。

除此之外,老山战区地形异常复杂,坡度大、溶洞多,气候潮湿、闷热多雨,许多战士刚到此地很难适应,极大地影响了战斗力。

因为太过炎热,战士们往往只穿着裤衩,或者就在腰间围上一块布参加作战。

越军本就是当地人,早就适应了这样的环境,对当地的地形也非常熟悉,因而他们战术灵活,战斗力很强,我军前期打得很艰难。

好在我方的火炮相对越军来说要强得多,当时47军的火炮主要有152毫米加榴炮、130毫米加农炮,122毫米榴弹炮、85毫米加农炮,120、82、60毫米迫击炮,还有130毫米火箭炮和多种口径的无后坐力炮。越军方面的火炮种类和我方差不多,但由于其国内工业基础薄弱,炮弹比我们要少得多。

因为拥有火炮优势,前沿部队经常要求火力覆盖。

47军刚接防时,每天消耗各种炮弹达120多吨,造成了许多不必要的浪费。

钱树根是炮兵出身,他仔细研究了我方的作战方式和战场上的实际情况,协助炮兵部队对火炮的使用做出了调整,并且使用了从国外进口的炮位侦察雷达。

在综合解决了各方面的问题后,我军的炮弹使用量降到每天只需20多吨。

既减少了浪费,也大大减轻了后勤部门的运输工作量。钱树根也因此赢得了“精用兵,巧用炮”的美誉。

两山轮战结束后,钱树根回到兰州担任21军军长。

1994年,他被授予中将军衔。2000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4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