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妻子的红烧肉:小区每丢一只狗,隔天我家餐桌上就会出现道红烧肉

subtitle
小聂生活 2021-09-13 09:4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我要杀了她,我真的非杀了她不可了,我很纠结,也很害怕,但我知道,我要杀了她。

一行歪歪斜斜的字写在笔记本的扉页上,字迹潦草,但用笔的力度却很重,线条凹陷了下去,看起来像是深深雕刻在纸上。

写下这行字的人,很有决心……

云铃铛伸手翻开笔记本,随意看向里面的内容,可看着看着,眉头就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笔记本的第一页上,字迹工整的写道:我在饭里吃到了一根黄色的毛发,是狗的毛,我家里从小养狗,我认得出来。猫的毛发细而柔软,狗的毛发要略粗一些。养得好的狗,身上的毛对着阳光看,能呈现出丝绸一样的光泽来……

我看着碗里的红烧肉,颤抖了起来,因为早上遛弯的时候,邻居拉住我,问我有没有看见他家的金子。那条名叫金子的狗,长得跟我手中长毛一模一样颜色。

我突然觉得有点恶心,吃下去的肉在肚子里翻滚着。我起身走到卫生间,想要呕吐,却在浴缸里看见了一抹淡淡的红色,我用手指沾着闻了闻,是血腥味。

碧兰杀了那条金毛吗?她把它做成了红烧肉给我吃吗?

我觉得有些恐怖,打算去问问她。走进餐厅,却看见女儿正在称赞红烧肉好吃。我忍住了,万一真的是狗肉,女儿知道了,要难过的。

邻居丢了狗,我家餐桌上的红烧肉里发现的狗毛,是我想多了吗?

第二页、第三页、第四页……

每一页的字迹都会稍稍凌乱几分,看得出来,男人写下这些的时候,心情是十分烦躁的。

每一页记录的都是一出宠物失踪案,而几乎每一次附近有宠物失踪,自己家的浴室就会出现血迹,角落里总能找到一两根颜色相符的毛发。

我渐渐找到了规律,每个我需要值班的晚上,小区内总会有一只宠物丢失,而第二天的餐桌上,一定会多一份红烧肉。

我曾经还以为那是碧兰体贴我值班辛苦,专门为我补充营养的。现在我才知道,恐怕是她趁着我不在家的时候,用那些可怜的动物满足了她虐杀的变态心理,然后用这种方式来处理尸体。

又到了我值班的日子了,我却向单位请了假,蹲守在自己家楼下。晚上八点多的时候,碧兰果然从家里出来了。这个时间,小区的草地上会有很多人遛狗。

我没敢跟过去,只看着她向着小区中绿地的方向走了过去。大概等待了两个小时左右,碧兰回来了,手里拉着一条狗绳,绳端系着一条白色的小狗。

狗大概察觉到情况不对,开始拼命的往后拽。我亲眼看见碧兰收紧了绳子把狗拖到自己身前,飞速的左右看了看,之后双手捧起狗,高举过头摔在了地上。

狗不知道昏迷了还是死了,碧兰抱起狗,跑进了大楼里。

我从藏身处出来,跟着她跑上楼,拿出钥匙打开门,果然在浴室里,发现了脖颈已经被割开的小白狗,和浑身是血的碧兰。

我气得浑身发抖,碧兰却抬起头冲着我笑了。笑得那么妩媚,那么好看,就像我在学校操场上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

我问她怎么能做这种事,她却不说话,只是看着我笑,笑得我浑身发毛。

我劝她不要做了,不要再杀别人家的宠物了。可她只是笑……

我的妻子疯了,她一定是疯了……

我不敢去上班了,跟单位请了长假,日日夜夜守着她,劝她去看心理医生。我这才发现,我身边的这个女人,可能不是我的妻子碧兰。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分明还是一样的容貌,一样的身体,可那双眼睛中时不时流露出的陌生,让我觉得,我不认识眼前这个女人。

她是不是中邪了?碧兰不是这样的人……

2

我看着她整整两个礼拜了,小区里再也没听说谁家丢了宠物,我家餐桌上也没有再出现过红烧肉了。我以为,也许她会慢慢恢复正常。

可就在我放松了警惕的时候,却在一天晚上,突然发现睡在我身旁的碧兰不见了。我一惊,想着她又下楼去算计谁家的宠物了。连忙穿上衣服往门口跑。

可经过女儿门前的时候,我却发现房门半开着。

我停下了脚步,赫然看见碧兰手中提着一把水果刀,站在女儿的床头。我只觉得腿都软了,看着她一点点提起刀来,把刀锋架在了女儿的脖颈上。

我想要去阻止,身体却无法移动,我想要大喊,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鲜血顺着女儿的脖颈流了出来,在女儿白皙的肌肤上看起来格外刺目。碧兰突然回过头来,对我笑了笑。

跟她杀死那条白色宠物狗时后,一模一样的笑容……

接下来我就没有了记忆,等我再清醒过来是早上。我躺在床上,碧兰好端端躺在我身旁。

我大喊了一声,从床上跳起来冲进女儿的卧室。

女儿躺在床上,稚嫩的小脸沐浴着阳光。我颤抖着把手放在女儿的额头,感觉到了温热,我的女儿还活着。我松了口气,轻轻掀开女儿睡衣的衣领,去看女儿的脖颈。

没有伤痕,没有血迹……

奇怪,我昨天明明看见的……

难道不是在脖颈,我继续去解女儿睡衣的扣子。

“老公!”一声大喊从身后传来,吓到了我,也惊醒了女儿。

女儿睁开眼,正好看见我在解她睡衣的扣子。“爸!你干嘛呢?”

碧兰冲了进来,双手拦腰抱住我,冲着女儿喊道:“你爸爸做梦做迷糊了,没事没事。”

女儿双手捂着衣领,惊疑不定的看着我。

从那天起,女儿开始躲着我了,连睡觉也会把卧室的门反锁。我想解释,可是,要让我告诉她,她的妈妈打算杀了她吗?不管怎么说,反锁卧室门总是一件好事。

女儿开始不信任我了,却跟碧兰越来越亲近,我几次都看见她们俩个人低声说着什么,我一走近,就会立刻分开,装作若无其事。

我该怎么办?我的女儿有危险!谁能帮帮我……

我给女儿办理了住校,我没有办法了,我真的很怕,怕哪一天我睡醒了,桌上会有一碗红烧肉,而肉碗里会有一根女儿的长发。

假期,女儿回来了。我整夜整夜的不睡觉,看着碧兰,生怕她会对女儿下手。

我为女儿做了这么多,却不敢告诉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跟我日益疏远。她们两个凑在一起唧唧哝哝的说话,我悄悄凑了过去,听见她们在说“离婚”“跟着妈妈过”。我吓呆了,难道碧兰想把女儿带离我身边?然后再对女儿下手?

我不能再等了,我要杀了她,为了我的女儿。

3

云铃铛还没有看完,手机就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名字,云铃铛接起电话,“你好,碧兰女士。”

回答她的是一个柔婉的声音,“云大师好,房子您看完了吗?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我想今天就能把合同签了。”

云铃铛看了一眼手中的笔记本,略一迟疑,这位在笔记本上被描写成了魔鬼的女人,在跟她接触的过程中,似乎一切正常。

“好的,但是,我发现了一点东西,能不能请您过来一趟聊聊呢?”

“什么东西?”电话另一端有点迟疑。

云铃铛说道:“似乎是您丈夫生前的日记,上面写了一些很难理解的事。”

电话另一端犹豫了一会,才说道:“好。”

挂断了电话,云铃铛继续翻看着笔记本。里面的内容,已经越来越让人不安了。

笔记本中写道:我买好了绳子和刀,打算等着女儿回学校就下手。我不能就这样任由自己的女儿陷入危险中,我不能让她伤害我的女儿,我要先下手为强!

我终于等到了,在我大力的劝说下,女儿回学校去了。而我,悄悄把刀子和绳子藏在了床下。

我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耳中听着她的呼吸声渐渐变均匀。我试探着翻了个身,面对她,悄悄睁开了双眼。

她的眼睛闭着,月光撒在她脸上,模糊了她脸上瑕疵和细纹,仿佛让她重新回到了二十年前,让我心动的那一年。

我的感觉有些怪异,我要杀了她了,我曾经深爱的女人……

这么一想,我差点就要放弃了,可我不能放弃,我不能。我要保护我的女儿!

我悄悄翻身起床,俯身从床下拿出刀来。

我的计划很完整,我要杀了她,然后用被子包裹住她,再用绳子捆好,把她放到我车里,带她到海边,扔进海里去。

可就在我拿出刀的时候,她的眼睛睁开了,对着我妩媚的一笑。

我咬紧了牙,我要杀了她!

可就在我扑上去的瞬间,她的笑容突然变成了惊恐,对着我大喊:“不要啊!老公!”

房门瞬间被撞开了,随着啪嗒一声轻响,房间的灯亮了起来。

女儿出现在了房门口,看着她惊恐万状,看着我举着刀站在床前。女儿一声尖叫,扑过去抱住了她,她惊慌的把女儿往自己身后拉。

“老公,这不关女儿的事啊。我知道你想跟我离婚,我知道你外面有女人了,我知道你想要摆脱我。但你别伤害女儿,不要啊……”

我松开了手,手中的刀落地,我试图向女儿解释,可张了张嘴,不知道从何说起。

碧兰,就这样带着我的女儿离开了我。

“回来,不!你不能跟她走!”我生怕女儿会受到伤害,伸手去拉女儿。

可女儿看向我的眼神,仿佛我是一个可怕的魔鬼一样,有恐惧,有厌恶,有不理解,唯独……没有对父亲的爱。

她们终于还是走了……

4

门锁响起了用钥匙开门的声音,云铃铛起身,就看见一个年纪在四十岁左右,神情疲惫,但气质很好的女人。

女人对着云铃铛点了点头,“你好,云大师。”

云铃铛说了一声,“客气了,”忍不住仔细打量了女人几眼。她应该就是碧兰了,说实话,她不像是笔记本里写的那样。

举止优雅,言谈温婉,像是有良好的家教。这放在那里,都是一个标准的知性美女。

云铃铛将手中的笔记本递了过去,说道:“我在沙发底下发现的,也许你应该看看。”

碧兰伸手接过,轻声道谢,之后翻开笔记本。她看得很快,几乎可以说是一目十行。云铃铛沉默不语,静静观察着她。

粗略的翻了翻,碧兰脸色有些泛白,合上了笔记本,低声说道:“原来,他在辞职前,就已经疯了……”

云铃铛点了一下头,轻声问道:“你能跟我说说吗?”

碧兰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先问道:“他……在这里吗?”

云铃铛摇头,这房间里她并没有发现阴魂的痕迹。

碧兰轻叹了口气,这才说道:“我丈夫是从一年前开始出现症状的,他开始疑神疑鬼的,跟别人说小区丢的宠物跟我有关系,是我把那些动物杀害了。云大师,你看看我这个身体,五六十斤的大狗,我怎么打得过啊?”

云铃铛扫视了碧兰一眼,她确实有些瘦弱,金毛这种大型犬如果反抗起来,她还真未必制服得了。

碧兰苦笑了一下,“接着,他就不肯吃家里的饭菜了,总说在家里发现了别人家宠物的毛,还说卫生间有血迹。可是,动物不光只有肉啊,还有皮、有骨头、有内脏……”

碧兰有些无奈的叹气,“我怎么可能处理的干净,怎么可能只留下这么点痕迹?我跟他辩解了很多次,但他就是不肯听。”

云铃铛点头,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丈夫之所以会写下这些东西,是因为他精神方面出现了问题?”

碧兰点了点头,“是啊,我劝他看医生,他死活都不肯去。直到后来,他想杀了我,我太害怕,才跟女儿一起搬走了。”

云铃铛问道:“再后来呢?”

碧兰低头,脸上浮现出凄凉之色,“过了没有一个月,他就在这里自杀了。如果当时,我能强硬一点,雇几个人把他抬到医院,也许,就不会这样了吧……”

云铃铛皱起眉头来,失声问道:“你是说,他在这里自杀的?”

碧兰点了点头,与此同时,刺骨的寒冷骤然而至。碧兰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浑身一哆嗦,“空调开了冷风吗?这是怎么了?”

云铃铛凝视着卫生间的门,她看到一个脸色阴沉的魂魄,正向着两个人走来,“原来你并没有走……你是故意让我发现你的笔迹,然后讹她过来的吧?”

碧兰惊恐的四下张望,却什么都看不见,“云大师,你在跟谁说话?”(小说名:《杀妻笔记》,作者:卿莫去。来自:每天读点故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