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堂妹借住我家一个月,丈夫拿出家里监控我怒了

subtitle
小灵故事通 2021-09-13 09:3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徐雨其人

说起徐亮的堂妹徐雨,徐亮是非常看不上她。

这个堂妹自小就不是个省心的主,逃学打架样样皆通,就是不认真上学。

仗着自己长得好看,在学校里一点都不安分。

后来刚上高中,偷偷的和当时的男朋友私奔了,二叔和那个男生他们两家人,奔波找了半个月,最后,两个人自己回家来了,二叔一家心疼堂妹,只让他们断了联系。

本以为,堂妹那次会痛改前非,结果,好容易读了一个大学,却在还没毕业,怀了男朋友的孩子。

结果那个男生却不打算负责,回了老家就把堂妹拉黑了。

二叔二婶又陪着堂妹打了胎,后来托关系给堂妹在家里这边找了一个文员的工作,听父母说,堂妹上班后,仗着自己好看,在公司里混的如鱼得水的。

自从结婚匆匆见过之后,徐亮就没再见过徐雨的面,本来她们也不亲近。

但这次二叔二婶的电话打到了徐亮这里,话里话外全是拜托徐亮照顾徐雨,他们说徐雨想在市里找个工作,让徐亮帮帮忙。

徐亮的二叔二婶对自己还不错。

再加上父母也给自己打了电话,才知道原来徐雨和他们公司老总不清不白的,被老板娘发现了,把她辞退了,最后说都是亲戚,能帮忙就帮忙吧。徐亮推辞不过,也就应下了。

接到徐雨那天,丈夫于军还特地请了假,对徐亮说,“你堂妹来,我不出现不合适。”

徐亮对于军这种重视很受用,于是欣然答应了。

看到徐雨,她穿着一身米黄色的连衣裙,一双高跟凉鞋,头发扎着高马尾,清纯又不失可爱。

徐亮想,怪不得父母说她在公司里左右逢源,这样子连她看了都心生怜惜,徐亮不由得转头看向于军,却发现于军并没有关注徐雨。

徐雨对徐亮很热情,徐亮也不好太过于冷淡。一行三人去了他们市里的特色餐店给徐雨接风。

徐雨来之前就和于军商量,让于军给她安排一个普通职员就可以,徐亮怕徐雨待不住,到时候如果能踏实下心来好好学,自然可以再升职。

徐雨来了之后,暂时住在徐亮家里,然后去了于军的公司上班。观察了几天,徐亮看徐雨也是认认真真的,听于军说她工作也很勤恳,徐亮放下心来。

她还怪自己多想,徐雨这次估计真的像她说的,会痛改前非,只是想要个更好的发展。

徐亮想,如果徐雨真的想通了,忘记过去,重新开始,她以后应该也可以过得很好。毕竟是自己的堂妹,还是希望她过得好的。

可是,好景不长,徐雨那边就出了事儿。

2.徐雨惹了风波

那天,徐亮正在教一个学员练习基本动作,跟她一起合办跆拳道馆的朋友急匆匆的来叫徐亮,说是于军的电话。徐亮的电话上课时都放在办公室里。

徐亮有些惊讶,于军很少在上班时候给她打电话,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

她赶紧接听,结果,于军和她说,徐雨和别人打起来了。徐亮一听,赶紧让别的教练先帮着上课,急急忙忙换下跆拳道服,赶到了于军公司。

于军公司徐亮来过很多趟,门口的秘书小王也认识她,和她说了事情的经过,说当时是上班时间,突然来了一个女人,保养得当,看不出年纪,她一进来,就气势汹汹的要找徐雨。

徐雨站出来之后,就挨了一巴掌,然后那个女人嘴里开始骂徐雨,说她不要脸,破坏别人婚姻,还说了很多,正要再打的时候,于军听到声响,拦住了那个女人。

最后,于军和那个女人去办公室谈了会儿话,那个女人才离开,离开之前还骂了徐雨,“不要脸。”

小王描绘的绘声绘色,徐亮听到这些只是笑笑,看样子她不知道她和徐雨之间的关系。

然后她来到了于军的办公室门口,推门进去,徐雨正哭的梨花带雨,徐亮捏捏太阳穴,让人头疼。

于军看到她像看到了救星,说让她和徐雨谈谈,临出去时,走到徐亮身边,压低了声音和她说,“那个女人,是我们一个合作伙伴的夫人,那个合作伙伴已经四十了。”

徐亮感觉头更疼了。

她坐到徐雨身边,冷了声音,“说吧,怎么回事儿?”

徐雨抬起头,握住徐亮的手,“堂姐,我……”

徐亮把手抽出来,“好好说话。”

徐雨表情有些讪讪,“我不知道他有老婆,他和我说他和他妻子离婚了,现在单身,我才……”

徐亮压制着怒气,“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不会问么?他那么大年纪,他说离婚你就信了,我不知道该说你单纯,还是说你蠢。”

徐雨忍不住反驳,“那他和我那么说的……”

徐亮问没好气道,“你们俩到什么地步了?”

“我们只吃了几回饭,真的,堂姐……”

徐亮已经懒得和她说话了,“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徐雨又开始哭,“堂姐我也不知道会成这样啊,我该怎么办呢?呜呜呜~”

徐亮被她哭的心烦,这要是别人,以徐亮的脾气,早就不搭理她了,但这不是别人,想了想折中道,“你姐夫这公司你肯定不能待下去了,赶紧跟那个人断了联系,能不能做到?然后你得去亲自道歉。”

徐雨带着哭音说道,“我可以做到不和他联系了,但是去道歉,堂姐,我不敢去。”

然后抬眼一脸期待的看着徐亮,徐亮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这是最后一次帮你,你先在我家待一阵儿吧,我和你姐夫去帮你把这件事了了,然后再说工作的事情吧。”

徐亮和于军一起请那位夫人吃了饭,赔了罪。还好,徐雨还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那位夫人也就没打算再追究。

徐亮心想,这徐雨这才到这里不到一个月,就出了这种事情,想想都头疼。

不论如何,这件事算是解决了。

3.徐雨居然肖想于军

徐亮又和徐雨好好谈了一次,徐雨再三跟她保证,绝对不会有下一次。还说她真的不知道是这样的,她也是被骗了。

徐亮看着面前梨花带雨的徐雨,终究狠不下心来,于是她打算让徐雨去她的跆拳道馆,当一个会籍顾问,虽然累,但是锻炼人,该磨磨她的性子了。

都毕业这么久了,总不能一直没有一技之长。

徐亮心是好的,可是,徐雨却说这次有些吓到了,可不可以先休息一阵儿再上班。

徐亮只好答应了,却迟迟不见徐雨有要工作的心,徐亮明着劝,暗着劝,都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想起那几天徐亮一回家,就和她说,让徐雨赶紧回老家吧。

徐亮想于军估计是被徐雨做的事情给烦到了,看样子她也没想好好工作,不如商量一下,让徐雨回老家算了。

可还没等徐亮想好怎么说,那天中午她突然接到了徐雨的电话。

自从出了那件事,徐雨很少主动找徐亮,她给自己打电话,徐亮右眼皮直跳,感觉有事情要发生。

电话一接通,徐雨也不说话,就一直哭。

徐亮没办法,驱车回了家。结果就看到卧室里,徐雨抱着腿把自己蜷成一团儿,而旁边是自己的丈夫于军。

徐雨看到徐亮,弱弱的叫了声,“堂姐。”

徐亮被眼前的一幕刺激到了,上前将于军推醒,于军醒来看到徐亮,似乎很疲惫,揉着眼睛问道,“老婆,你怎么回来了?”

徐亮指着徐雨向于军大喊,“我怎么回来了,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儿。”

于军这才看到旁边的徐雨,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你怎么在我们房间……”

徐雨开始哭着看向于军,“姐夫,刚才你……”

徐亮大脑已经不能思考了,她强忍住泪水,跑出了家门。

刚出家门,她实在忍不住,蹲在地上哭出声来。直到眼前出现了一双熟悉的鞋,徐亮抬头看见于军,赶紧站起来,扭头就跑。

于军赶紧拉住徐亮,抱着她,“老婆,你听我说。”

徐亮哪里听的进去,用手胡乱挥着打于军,一下子,打到了胃上,于军吃痛,但也没松开手。

于军急忙道,“老婆,我们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你相信我!我有证据。”

徐亮听到这里,停了手。

于军看她这样,急忙补了一句,“我真的有证据,你看。”他说着把手机递给了徐亮。

徐亮看到那里面的画面居然是自己家?

她满脸疑问?什么时候自己家装监控了?

于军看她镇定下来,于是开始和她说监控的由来。

4.于军的证据

自从上次徐雨弄出了那码事儿,于军对徐雨的印象就不怎么好。但是碍于徐亮的关系,面上不显。

却未曾想,徐雨却对他亲近起来,总是在徐亮不在家的时候向他示好,他本来以为是因为对他的愧疚,可不曾想,徐雨的做法出乎了他的意料。

她居然跟他表白说,“姐夫,我喜欢你,我知道你也喜欢我,要不你那天怎么会出手帮我呢?”

于军说,“徐雨,你多想了,我那天是因为我是公司的总经理,再加上你是徐亮的堂妹,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帮你。”

徐雨却穷追不舍,“不,姐夫,我知道,肯定是因为你害怕我堂姐,对不对?”

于军懒得跟她解释,只好想办法避开她,还和徐亮提议让徐雨回老家,他也不好深说,怕徐亮误会。

从徐雨表白之后,于军就买了个微型摄像头装在客厅和卧室里,自从扶老太太之后,他也长了心眼儿,凡事留证据,才好说话。

他也希望自己多想了,但他总感觉徐雨不是能那么善罢甘休的人。

直到今天,他刚出差回来,飞了十多个小时,回家太累了,徐雨给他端了一杯牛奶,他也没多想,喝了就睡觉去了,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徐亮看到监控回放里,徐雨向牛奶里加入了什么,然后端给了于军。接着,于军睡着后,她又走进了卧室,之后的事情徐亮她就都知道了。

徐亮听于军说完,再看了视频,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其实是相信于军的,毕竟同床共枕了这么久,于军的人品她是知道的。

只是当时,她气得有些转不过弯来。

现在,她该回去会一会这个白莲花堂妹了。

徐雨听到门响,调整了表情,看到于军身后的徐亮时,徐亮看到徐雨有些震惊,估计她没想到自己会回来吧,徐亮心想。

徐雨很快调整好了脸色,上前想拉住徐亮,“堂姐,你别怪姐夫。”

徐亮甩开她的手,正视着她,“我不怪你姐夫啊。”徐亮忽略于军一脸不赞同的表情说道。

徐雨想,这台词不对呀,但还是继续说道,“堂姐,不过这次的确是我们俩不对。”

我们?这是把他们放在一起了,徐亮上下审视着徐雨,看样子自己真是小看这个堂妹了,看上去娇娇弱弱的,却没想到心这么坏。

徐雨迎着徐亮的审视,身体不由的退了一步。

徐亮上前,连着两巴掌甩到了徐雨的脸上,“我不怪你姐夫,我怪你。”

徐亮这两巴掌用了劲,徐雨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恨恨的看着徐亮,“堂姐,你疯了……”

徐亮蹲下身子,抬起徐雨的下巴,“你是不是忘了我是什么身份了?我除了是你堂姐,我还是跆拳道黑带七段,还有,你没住的地方,我让你住在我家里,供你吃喝,给你提供工作,犯了错,我去帮你道歉,然后重新给你工作,但是你倒好,”

徐亮停顿了,继续说道,“你居然觊觎我老公,还离间我们,你对得起谁?”一边说着,徐亮又给了徐雨两巴掌,徐雨的脸瞬间肿了起来,看上去很狼狈。

“这几巴掌,是让你记住,不要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否则……”

徐雨看着徐亮这个样子,再看看于军,知道事情败露了,身子瑟缩了起来,她这才想起,徐亮从小就不是好惹的。

她赶紧认错,“堂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再原谅我一回。”

徐亮没有搭理她,去卧室收拾徐雨的东西,丢到她面前,“你现在可以滚出我家了,带着你的东西,滚!”

徐雨抬头看向于军,“姐夫……”于军把头转向一边,徐雨这才知道,这回是真没办法了。

她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恨恨的看着徐亮和于军,然后转身离开了,把门摔得震天响。

于军上前握着徐亮的手,“别多想了,她该长大了,手疼不疼?”

徐亮的手一直抖,她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但不打徐雨,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如果不是于军未雨绸缪,安了那个监控,她不知道,这件事会变成什么样,她想都不敢想。

于军似乎知道徐亮的想法,环抱着徐亮,“别多想了,你要相信我,我不会背叛你的。”

徐亮把头埋在了于军的肩膀上,还好,还好。

5.徐雨恶人先告状

本来徐亮以为,这件事情到此终止了,虽然有些后怕,但好在没发生更糟糕的事情。

可是,她高估了她这个堂妹的自尊心,她居然回去和所有的亲戚说她虐待她,还打她,工作里故意刁难她。

再加上她回去时高肿的双脸,更印证了她的说辞。

二叔二婶打电话质问了父母,还说父母不会管教孩子只生不养,话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在家族群里,把徐亮塑造成了一个不顾亲戚的冷血人物。

二叔二婶也给徐亮打电话了,她懒得理,父母给她打电话,她才知道发生了这种事,自己还被移出了家族群。

本来徐亮还想放徐雨一马,她却偏偏不知悔改。徐亮让父母把监控视频的回放发给了二叔二婶,二叔二婶给徐亮打了电话道了歉,并求徐亮不要把这件事传出去,最后她耐不住请求,答应了,本来她也没想把这件事情弄大。

二叔二婶还在家族群里解释说只是姐妹之间的玩笑,后来这件事也就揭了过去。

徐亮曾经有过把视频发到家族群里的冲动,但她做不出那种事情,那毕竟是她的堂妹。

父母说,徐雨的工作也不怎么样,后来,她有故技重施,结果那个人的妻子是个厉害的角色,找人上打上了门,徐雨被打的在床上躺了三个多月。

徐亮想,这个堂妹可真是自作自受,希望她能自己想明白吧,但以她的性格,谁知道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