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医生丈夫频繁催眠我,怀孕后偷看病历我发现他深藏6年的秘密

subtitle
深夜聊情 2021-09-13 09:3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我的丈夫陈致之是名扬四海的一级心理咨询师,专长是情感治疗。每天都有失了恋的女人去诊所找他疗伤,当年我就是这样认识他的。

只经过几次治疗,致之就让我彻底忘记了那个让我伤心的人。毫不夸张,不仅连他的样貌,甚至是姓甚名谁我都忘得一干二净。

我完全被治愈了。

但致之让我定期复诊。我开始依赖他,把生活中的所有烦恼,甚至工作上不如意的一些琐事也向他倾吐。他很有本事,三两句话就能化解我心中的忧愁。

直到现在,我们结婚六年半了,我还是习惯隔三差五像病人一样,坐在他把客房改装成的诊疗室里,诉说最近遇到的麻烦事,以及内心的一些感受。

“致之,最近我觉得时间过得好快,一晃眼已经人近中年了,我真不敢相信,好像有人偷走了我的时间似的。”

“楠楠,你过得顺遂,没有烦恼,自然觉得时间倏地就滑过去了。不幸的人才会觉得度日如年,时光难捱。”

“致之,我开始长颈纹了,你看到没有?这么深一道,真难看。前一阵我还能用丝巾遮一下,最近天气热了,遮都没法儿遮。

“女人长了颈纹,一下子就看老十岁,我真害怕衰老。自从过了三十三,我觉得自己就在快速老去。”

“楠楠,你不知道自己有多美。杜拉斯的《情人》里说,比起你年轻的美貌,我更爱你那饱受岁月摧残的容颜。

“皱纹是岁月赋予你的成熟美,你比以前更有风韵了。而且,楠楠,我在陪着你一起老去。你看我眼角的皱纹,可比你的要明显多了。”

我坐在软沙发上,致之面对面坐在一把圈椅里。

家中的诊疗室装潢成了和诊所一样的风格,暖黄色的壁纸,浅紫色的纱帘,致之说要给病人一个温馨的诊疗环境;靠墙立着一面很大的木质书柜,里面摆放了一些心理学的书,和一排排用文件夹装订成册的病人档案。

我从来没去碰过,我知道那是客户隐私。

灯光昏黄,映出人的影子,不大的空间内似有暧昧的氛围。致之说,病人普遍缺乏安全感,灯光不能太亮。

我继续说:“男人才是越老越有魅力。我们老总五十多岁,小孩都快结婚了。年初商务部招进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女研究生,成天围着老总献殷勤。

“上个月他们一起出差,同行的同事回来偷偷告诉我们,说有天早上看见女研究生从老总的套间里走出来。”

“楠楠,你什么时候开始热衷八卦了?”

“致之,来找你做咨询的女人那么多,你会不会有一天移情别恋?”

“你的小脑瓜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致之从圈椅里出来,从咨询师的角色转变为我的丈夫。

他贴着我在沙发上坐下,抱住我,深深地吻我,“从我们相识到现在,我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吗?心都给你了,楠楠。”

我沉醉在她的吻中,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2

堂妹的男朋友顾航死于溺水。他们一起去菲律宾旅行,在海岛游泳时他小腿抽筋,人极速下沉,等救生人员把他捞上岸时已经没有呼吸了。

平辈中堂妹和我关系最要好,我陪她参加了顾航的葬礼。他们虽然没有结婚,可是从高中开始恋爱,算一算也有六七年了,感情深厚如至亲。

堂妹小茵跪在顾航的墓碑前恸哭,责怪自己,“都是我不好,是我要去菲律宾玩的,是我拉他下海,是我贪玩,只顾自己玩水,没注意到他有异样……”

我陪她跪着,搂着她,抚她后背抚慰着:“这是个意外,不要自责。不怪你,不怪你……”

“楠姐,我跟小航原本商量好从菲律宾回来就结婚的,婚纱都选好了。”

天意弄人,以为会和你携手一生的人,就这样无声无息地从世界上消失了。一切毫无征兆,猝不及防。这灾难太大了,我竟不知如何安慰。

葬礼过去几天后,我得知小茵的状态很不好。

她上班的时候心神恍惚,不能集中注意力,所以主动请辞了。

顾航的死是她心底始终无法释怀的事,像沉重的石块积压在那儿,逐渐演变成情绪的慢性病,只要想到就会崩溃,没有药。

好吃的她也吃,朋友约她玩她也去,可是食物、娱乐,世上一切的治愈系都是药不对症,隔靴搔痒。她无法控制疯狂的思念,无法阻止精神崩塌。

也吃,也玩,也哭。我吃惊于自己能够感应到小茵的内心世界,产生共情。

那么幸福的我,甚至连上一次哭泣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却好像对爱的伤痛能够感同身受。大概身为女人,在感情方面都是心灵相通的吧。

我和致之谈论了小茵的事,然后把小茵叫到家里来,要她接受心理治疗。致之每周三天在诊所上班,剩下的时间都在家里接待病人。

致之给小茵建立了档案,要她每周来一次。他们治疗的时候我都在上班,但事后我会关心小茵的治疗情况。

“她的状态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一点?”

“陪伴了六七年的挚爱突然离世,对小茵的打击很大。

“巨大的痛苦需要漫长的时间来冲刷,我所能做的,只是引导她怎样看待这件事,如何以正确的态度面对以后的生活;我会教她在心里那根弦绷紧的时候,怎么松弛自己,但她还没有掌握好。”

“为什么不直接用催眠疗法?”陈致之医生最善催眠术,这是众所周知的事。他就是凭着这个本事在心理界声名鹊起的。

“她不同意。她说,如果要她遗忘,还不如让她死去。她说与顾航相爱,是她前三分之一人生活着的最重要的意义。”

爱,是女人活着的最重要的意义,我懂小茵。

3

小茵心里的那根弦绷断了。

被发现的时候,她泡在浴缸里,双眼紧闭,手垂着,手腕上有很深的割痕。一浴缸的水都红了。

浸浴在温水中割腕,等待血液流失,身体不会觉得很冷。这是痛苦最少的自杀方式。

但痛苦是留给活着的人的,在失去顾航以后,小茵怎么忍心再让爱她的人去承受失去她的痛苦呢?

还好发现得早,小茵的生命被抢救回来,住了几天院。

我对致之说,必须采用催眠疗法,让小茵忘记顾航,忘记爱也是忘记痛苦。

“没有病人同意,我不可以这样做。”致之说。

“我会让她在同意书上签字的。”我说。

趁小茵身体还没恢复,在病床上昏昏沉沉的时候,我骗她在同意书上签了字。等她出院,我把她带回了家,让她在我这里暂住,好方便为她做心理治疗。

致之对我好,对我的家人亲戚也都好。在治疗之余,他对小茵照顾有加。

记得小茵爱吃冰淇淋,他就批发了一箱哈根达斯塞满冰箱;他亲自给她手腕上的伤口换药、包扎。

我很感激致之,他本没必要做到这样,不仅对妻子温柔体贴,连带对我身边的人也这般细致周到,这样的丈夫现今恐怕绝种了吧?

催眠疗法的效果是很明显的。小茵会笑了,并且笑得露出牙龈,恣意、纯真如同十七八岁的少女。

催眠是要她忘掉与顾航有关的一切,先忘掉因,后忘掉果,这是有先后顺序的。忘记相识,忘记相知,忘记相恋……一点一点的,最后忘记他的死亡,将他的整个人,全部遗忘干净。

陈致之的催眠术,天下闻名。一场催眠就像一台外科手术,打开脑子,取出海马体和大脑皮层中患者想要扔掉的记忆。

致之从不失手,他的催眠术比时间更加有效。痛苦是因为回忆在纠缠,把它们delete,痛苦也就不复存在了。

小茵最美好的六七年,都会在致之的催眠术中消弭。这是消除痛苦的代价。

由于遗忘的岁月太多,小茵的心理年龄也会逐渐退回到认识顾航之前,呈现出少女的精神状态,这就像是一台大手术后的后遗症。不过这没什么,只会让她更可爱烂漫而已。

致之说,治疗进行得很顺利,再做两次催眠,小茵的case就可以结束了。

“催眠疗法真神奇。小茵是我看着长大的,这丫头可重感情了。要是没有我们伟大的陈致之医生,真不知道她要过多少年才能走出顾航死亡的阴影。”我夸他。

“来找我做心理治疗的女人,大多都很重感情。”致之表情一变,脱下金丝眼镜,搂住我,“怎么,我很伟大吗?”

4

最近我的身体有点不舒服,吃东西没胃口,有时候还恶心想吐。

我刚想告诉致之,但转念一想,这不是怀孕的症状吗?上次来月经是什么时候?好像已经推迟一个多月没来了。我是不是怀上了?

以前我和致之都忙事业,谁也没想生孩子的事情。直到去年体检,医生提醒我如果再不怀孕,以后当高龄产妇,生宝宝的难度和风险都会增高。所以从那时起我们就着手备孕。

看多了备孕指导上大头宝宝的图片,还有身边人的亲子场面,我确实想要孩子了。

婚姻幸福,再生个小孩,人生就完满了。

怀着期待,我请假去医院做检查。结果很快出来,我果然怀孕了,而且已经七周了,宝宝的胎心都已经成型。

离开医院,我直接回家,想在第一时间把怀孕的消息告诉致之。

我看了看表,此时是致之在家接诊的时间。

我掏钥匙轻声开门,听到诊疗室的动静,应该是致之正在给小茵做催眠。我怕打扰他们,蹑手蹑脚地走过去。

经过诊疗室,房门虚掩着,我从缝隙中看到致之在圈椅里正襟危坐,小茵则平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看起来就像在睡觉。

“你看到了什么?”致之向她发问。

“我看到一个健硕的,晒得黝黑的大男孩在海里游泳,从自由泳变换成仰泳,潇洒自如,像条鱼一般灵活。

“我看到他的小腿抽筋了,他呛了好几口水,惊慌中挣扎着双臂,人沉了下去。

“我看到穿红色T恤的救生员疾跑下海,奔游向他溺水的位置。但是找不到他,找不到他……我想叫他的名字。”小茵在催眠状态下低语道,仿佛梦呓。

“他是谁?你认识他吗?”

“我不记得了,好像认识。不,我认不出来了。”

“你难过吗?”

“有一点。我害怕别人在我面前死去,哪怕是不熟悉的人。”她微微皱眉。

“现在你不在海边了,你回到陆地上,回到家里,妈妈做好了饭在等你回来。这是最平凡的一天,醒来吧,小茵。”

致之的言语似有魔力,讲完,小茵就醒了过来。

她从沙发上坐起来,神色仍略带不安。致之把小茵之前吃了一半,放在桌上的哈根达斯递给她。小茵放松下来,接过冰淇淋认真吃起来。

他从圈椅里起身,靠向小茵,低声道:“宝贝,让我尝尝你的冰淇淋……”。

小茵吓坏了,手中的冰淇淋啪嗒掉在地板上。

我愤怒的泪水同时滴落,推开门,我大喊:“你疯了吗陈致之!她是我的堂妹!”

陈致之听到声音转过身来,我上去一巴掌打掉了他的金丝眼镜这道貌岸然的伪装。

5

我为小茵收拾衣物,让她住回去。

陈致之拉住我的手,说:“她还需要做最后一次催眠,消除对顾航最终遇难的印象。让我为她治疗完再走吧,我们不能前功尽弃啊,楠楠。”

“别叫我的名字,你让我觉得恶心。”我甩开他的手,“我怎么敢让她再跟你共处一室?你再出格她怎么办?”

“你就在旁边待着,看着我的一举一动,这样还不行吗?我现在知道自己罪大恶极,但身为一名专业的心理医生,我必须要完成我的治疗,让病人康复。你应该站在小茵的角度为她考虑一下。”

“站在小茵的角度为她考虑一下?陈致之,我就是为她考虑才不能让她再面对你这个混蛋。

“你是基本上治好了她,可你又对她造成了新的阴影。这对她的人生会造成多大的影响?”

“她会忘记的,乔楠。她会忘记的。”

我恍然明白,这恐怕才是陈致之坚持要为小茵做最后一次治疗的真正目的吧。在催眠的过程中,让她遗忘被欺负的经历。

“你是个魔鬼。”

“我犯了错,我需要一个机会去消除这个错误所带来的不良影响,这对我们都好。乔楠,理智点,你现在让小茵回去,事态会发展成什么样的局面?你好好想想。”

所有的亲戚都会知道我的丈夫背叛婚姻,我会成为家族的笑话,甚至耻辱。

不,哪怕我之后决定和陈致之离婚,也不能把这桩丑闻摆在台面上供人耻笑。

我答应陈致之让小茵做完最后一次治疗,我甚至配合他,坐在一旁安抚受了惊的小茵,好让她松弛下来,这样陈致之的催眠术才能起效。

他又拿出了专业态度,引导小茵进入催眠状态。

“小茵,把手伸出来,像这样。”陈致之做示范,“把右手的手掌往上翻,闭上眼睛,把右手的手指缩起来,像端着一桶沙子似的。同时左手的手腕放轻松,就好像手腕绑了很多的气球。

“专心想象一下,左手的气球越来越轻,并开始往上升,往上抬;想象右手变得越来越重,并开始往下沉,往下掉。深呼吸,吸气,吐气,全神贯注去想象……”

小茵“睡着”了。陈致之通过让病人在催眠状态下回忆不堪的往事,从而忘却这部分往事。

小茵再次醒来之时,看到我在场,一副吃惊的样子,旋即笑嘻嘻说:“楠姐,你怎么进来了?陈大医生做治疗的时候,不是不允许有第三个人在场吗?”

看来她真的已经忘了。

“你为什么来找我做治疗?”陈致之站起来,明知故问道。

“为什么……我不记得了。我一定有些不开心的事情想要遗忘,对吧?陈大医生是不是治好了我?我姐夫是本世纪最伟大的心理医生,楠姐你好幸福!”小茵一脸崇拜地仰望着陈致之。

6

我让小茵的爸妈扔掉了所有跟顾航有关的东西。小茵的心理创伤连根去除,现在需要面对惨痛现实的人是我。

我该怎么办?离婚?还是像大多数女人对待丈夫出轨的态度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宝宝有胎心了,我绝不会打胎。我这个年纪需要一个孩子。

我一直自认为和陈致之的感情比一般的夫妇都要浓厚。我们从不吵架,如果产生不同的意见,陈致之几乎总是迁就我,依顺我。

作为心理医生,他自然情商极高,会甜言蜜语。而不只是甜言蜜语,他在行为上也是个体贴的丈夫。

我回想这些年,只要逢他在家接诊的日子,他本可以多睡一会儿,但他都会和去诊所上班时一样早起,给我做加蛋加奶的营养早餐,送我去上班后再回来;

我喜欢在深夜里看恐怖电影,他经常抱着我看,看完我吓得睡不着,他会耐心地给我做心理安抚……

我记得上个月和女友们聚餐,大家都是从学生时代就玩在一起的同龄死党。其中一位晚婚,前年才领证。

她问我们:“结婚以后,男人是不是就没兴趣深吻了呀?”其他女人们点点头,纷纷表示结了婚这是正常的变化。我却在心里说,才不是呢,致之每天早晨都会吻我。

结婚六七年,仍每天深吻的夫妇少之又少。我为我们之间的恩爱深感自豪,同时觉得自己更爱致之了。

陈致之对我是有心,有情的。可这一点一滴爱的证明,现在全变成了扎在我身上的尖刺,如果要硬生生拔出来,我大概会伤得体无完肤,血肉模糊吧。

我怎么都想不通,一个知书达理的读书人,为什么会突然丧失理性,他把我置于何地,把我们多年的感情和婚姻置于何地?

陈致之说自己是一时犯浑,一时间觉得小茵很像二十出头的我。他求我原谅他。

怎么原谅?无论如何我过不了这道坎,心魔作祟,只要一想到当时的场面,我都恨不得杀了陈致之。爱越浓,恨越深。

我无法面对他,要搬去客房睡。他说,是他做错事,要搬也是他搬。他收拾了铺盖睡到客房,我们在同一套房子内实行分居。我硬下心肠当陈致之是空气,不跟他说话,也不给予他任何回应。

我想先各过各的,但陈致之很会磨人。他做双人份的早餐,给我放洗澡水,不管我理不理睬,都会在开空调的时候叮嘱我拿毯子盖着膝盖,在雨天叮嘱我带伞……

一晚,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脑海里不断循环、交叉播放着陈致之对我的好,以及他和小茵在一起的画面。

我太矛盾太痛苦了,内心备受煎熬,整个人蜷缩成一团,抽咽不止。

就在这时,我感觉到有重量压到了床的另一侧。

是陈致之。

他侧身,紧贴我的后背,手臂伸过来用力搂住我。我扭动着想要挣脱,被他压制住了。

“不要再折磨自己了,我会心疼的。”他把头凑到我的脖颈处,贴着我的耳朵说:“我帮你忘掉它,好不好?楠楠,给我一次机会,也给自己一次机会,我们会和从前一样快乐,相爱。”

我不能原谅他,却又永远不可能摆脱他。

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们早就完完全全地渗透进了彼此的人生之中,生活点滴都会映射出对方的影子。

如今我还怀着他的孩子,他的骨血已经融进了我的骨血里。若要分离,必经剥皮抽骨之痛,留下终生的后遗症。

我不敢。我不敢。除非致之能用催眠术让我完全忘记他,但他不可能这样做,他要我留在他身边。

我不再挣扎,哭得撕心裂肺。陈致之激烈地吻我,他知道我放弃了抵抗,默认接受他,接受催眠。

7

我的心情很难平静。八月底,他事先让我泡了香薰浴,教我做了会儿冥想,做足准备工作,我们才开始催眠。

“楠楠,把手伸出来,右手的手掌往上翻,闭上眼睛……”

我逐渐松懈,被陈致之的语言引导至潜意识开放的状态,却忽然感觉到腹部有点疼,是胎动!我清醒过来,但没有睁开眼睛。

我假装仍在催眠状态中,配合他的提问做出回答。陈致之没有发现异常。

在这过程中,我一直感受到宝宝在动,可能在伸手、踢腿吧,碰触到子宫壁,让我产生了一丝丝痛感,心里却油然而生久违的喜悦。

也许,宝宝带来的生机,能让我不用通过催眠,也能挺过去。以后我会把注意力都放在宝宝身上,陈致之带给我的痛苦会逐渐从我的心绪中淡出。

催眠结束。这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次,陈致之大医生催眠失败,且不自知。

他以为我忘了该忘的,我们又回到了以前。我告诉了他怀孕的事情,他很欣喜,不住地亲吻我的肚子,给我熬乌鸡汤。

我说:“致之,我怀孕,你会不会去找别的女人呀?”

“瞎说什么!楠楠,我有过出轨的记录吗?”陈致之看起来生气了,“你怎么能这么想我?”

我表面上平静无澜,心底里一声冷笑。

我不再相信陈致之。

我网购了摄像头,趁他出门,在家中的诊疗室里寻隐蔽位置安装好。APP直连,我在手机上就能看到诊疗室内的情况。

公司人多眼杂,我会在闲时避开同事,去楼下的咖啡厅待会儿,看一看摄像头实时拍摄的画面。

没出几天,陈致之的无耻嘴脸又暴露在我的眼下。

一个病人客户叫杨玫,看得出和陈致之私交甚好,一来就打趣调侃。

催眠完,杨玫拥住了陈致之,我颤抖着关掉APP,迅速跑进洗手间,趴在马桶边吐得天昏地暗。

8

我要报复。

我把那些画面保存下来,找到他就职的诊所去。

他是这间诊所的合伙人,是小股东。大股东叫赵跃升,不仅是陈致之的半个老板,也是他的大学同学兼多年密友。

在他的朋友圈子里,我最熟悉的人就是赵跃升。

那天陈致之不用去诊所,我直接去了赵跃升的办公室,把视频片段播放给他看。

没想到赵跃升非但没有震惊,反而流露出一丝无奈。

“乔楠,这不是你第一次为了陈致之出轨的事来找我了,我还以为你早就已经接受现实,肯容忍老陈的花心。上次我们一起在我别墅的露台上烤肉,气氛不是很好吗?你怎么还在纠结这些事?”

“你说什么?”

“老陈每天都在为那些为情所困的女人愈合伤口,她们很容易爱上他。老陈有时候经不住诱惑是难免的事,你看开一点。据我所知,老陈对你还是很好的。”

“没想到你跟陈致之一样不要脸。”一丘之貉,难怪能成为老友和搭档。

“唉,如果骂人能让你解气,你就骂吧。乔楠,我知道你来找我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于公于私,我都不可能踢走老陈的。

“陈致之在催眠领域旷古一人,他是给我面子才来我诊所坐诊。诊所每年盈利的百分之六十都是他创造的。”

“别跟我列举他的丰功伟绩,我不想听。”我问,“赵跃升,我以前这样要求过你,是吗?”

“半年前你也是这样跑来找我……你不记得了吗?乔楠,说真的,我挺同情你的处境的,老陈他太……”

原来赵跃升一直都了解陈致之的“本性”。可能不止赵跃升,说不定还有很多人都心知肚明,只以为我是隐忍大肚,假装不知道。

呵,从前自诩幸福的女人,原来一直是他人眼中可笑、可怜的对象。

我感觉自己生活在一个巨大的谎言之中,像是《楚门的世界》中的楚门。我所处的世界不是真实的,它经过了剪辑,只留下了美好的、可供播出的部分。

有人会像“楚门秀”的导演克里斯多夫一样,认为这难道不是一种幸运吗?不,不是。这是断章取义,是欺骗。

可悲的是我报复不了他。我们之间力量悬殊,我再去宣扬,只会把自己置于更可笑,更可怜的境地。

我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陈致之刚送走一个女客。

我观察打量他,身上的衬衣有点皱,我开始联想非非。

陈致之走过来,俯身把他的额头贴向我的额头,捧着我的脸,轻声问:“你脸色不好,是不是病了?有哪里不舒服吗,楠楠?”

“有点想吐,是妊娠反应吧。”我忍住想推开他的念头。

“正好,我买了点糯米。我去给你熬糯米汤,益气和胃,可以止呕的。”

陈致之去了厨房。我走进诊疗室,忽然想从书柜里找到自己的档案,看一看过去的诊疗记录。看到病历上一行行备注,我顿时五雷轰顶,文件夹从我的手中滑落。(作品名:情感治疗师的妻子,作者:延深。来自每天读点故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