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34岁剩女相亲记:跟离异公务员看房子,他说句话让我转身逃走

大棒老崔

2021-09-13 09:18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天越暗,春景巷的喧嚣声越近,衬得叶家越发安静。

“怎么还没来哪?!”张丽芬焦躁不安,在客厅踱步,一会又跑阳台观望。

厨房。老叶开着燃气,架着锅,像模像样切菜摆盘。

他从冰箱拿了一条鲤鱼出来,煎得金黄酥脆,浇上酱红汤汁,配雪白葱段,香味直往鼻子里扑。

“你说你闺女和姜晨到底是咋回事?眼看要结婚了,她又闹哪样……”张丽芬搬了板凳坐到厨房边,眼巴巴瞅着老叶愣神。

她本以为得了菩萨庇佑,自家老姑娘终于要嫁人了,却不想临门一脚又出幺蛾子。

叶蕾下午突然打电话说要和姜晨分手。

这可比晴天霹雳更让张丽芬痛苦。

叶蕾三十有四,还没结婚。亲戚朋友和她同龄的都结婚生了娃,甚至比叶蕾小的,都生了二胎,她却始终找不到合适的男人接手。

张丽芬和老叶劝过,催过,骂过,哭过,叶蕾都不为所动。眼看她年龄越来越大,张丽芬和老叶出门也越来越不自在——小蕾结婚了吗?小蕾啥时候结婚啊?有孩子了吗?小蕾可不小了啊!

猜测,盘问,暗讽,耳膜受罪,脸上无光。张丽芬恨叶蕾不争气,愣是从过去人见人夸的学霸变成今个让人笑话的大龄剩女。

老叶汗水顺着额头往下淌,迸到眼睛里看什么都朦胧。张丽芬一张脸像挂着朱红皮。他劝,“你闺女吃软不吃硬。你别呛着她。”

“我知道!”

“她要非得分手,你就哭!”老叶慢腾腾说,“她心软。”

“我现在就想哭。姜晨条件多好,多少人想嫁。你闺女可好,往后倒着出溜。”张丽芬嘴唇哆嗦。恰逢门铃响。开门,却是老邻居路霞。

路霞把一头长发剪短了烫了羊毛卷,扯着嗓门喊:“怎么样,快瞅瞅我这头烫得不赖吧?”

张丽芬把她让进门内,“包租婆似的,你说咋样?”

老叶噗嗤笑了,“别听丽芬胡说,我看挺好!”

“就是!还是老叶会说话。好看难看得吧,蓉蓉快生了,我给她看孩子方便。”路霞对着衣橱摆弄头发,瞧出张丽芬脾气不对问,“小蕾要回来?”

老叶抻着脖子悄悄点头。

“哎呦!你这十天有八天为她着急!”

“你催蓉蓉那么早结婚干啥?谁发脾气让闺女早生孩子哩?”张丽芬没好气地呛她。

路霞撇撇嘴说:“那不是缘分到了,我还能硬扯着不让他俩成?你这脾气得改改。小蕾现在不是谈着一个?她还喜欢那谁……”

她说到一个隐晦的话题。

叶蕾和路家女儿蓉蓉形同姐妹。五年前蓉蓉去找叶蕾,意外地在她的出租屋里看见几件男人衣裳。叶蕾也不瞒着。她说她喜欢上一个同事,也是音乐老师,可惜遇到的时间不对,人家已经成了别人老公。她让蓉蓉帮着保密。

后面,叶蕾总不结婚,路霞张罗着给她找男朋友。蓉蓉忍无可忍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妈妈,她妈又悄悄告诉了张丽芬。

张丽芬一听就急了,她知道这人是苏秦。叶蕾回来总是苏秦长苏秦短,那股子亲密劲挡也挡不住。张丽芬去学校特意看了他。细瘦白净的小伙子,模样不错,可再好也不行。论先来后到,叶蕾算是第三者插足。

他们可是正经人家,不能干没脸的事。

“看蓉蓉的意思,她和那个也没进展……”

张丽芬拿出苹果递给她说:“谁敢问?我们一问人家就要自杀。我和老叶都让她逼得没脾气。你替我们劝劝。她和蓉蓉好,让蓉蓉也劝。真不知道是中啥邪了。和小姜谈得好好的,又不愿意了……”

“成!”路霞还想说顺其自然吧,却听楼道传来一阵响。张丽芬急忙打手势让她闭嘴。

防盗门的通风窗开着,红烧鲤鱼独特的甜香味随风飘出很远。

“真香!就知道我爸得做鱼。”叶蕾冲进来,看见路霞笑着招呼,“路姨,你也在啊?”

路霞咬一口苹果,欣喜地说:“怎么瘦了?更俊了呢!”

“苦夏啊!我一到夏天就得减几斤。冬天就又胖回来了。”

“有空找蓉蓉玩去。她断不了念叨你…”

“行!”叶蕾洗手的工夫,路霞回去做饭了。张丽芬坐在中厅沙发上,隔窗看女儿。

叶蕾穿着宽大的白衬衫和牛仔裤,裤子上一串破洞。脸瘦了,气色不太好。

老叶在厨房忙活。

一时无风。

2

七点,饭菜陆续上桌。饭香中,个人含着个人的心思。

“吃饭喽!”老叶招呼家里两个女人。叶蕾坐在桌边低头摆弄手机。

“又买手机啦?”张丽芬好奇地扒头看。

“嗯!”叶蕾答,“坏了!”

“没用多长时间哪,怎么和吃手机似的。”

叶蕾漫不经心抱怨,“让苏秦不小心弄坏了。”

张丽芬立刻警惕起来,“你和姜晨好了,就不要和他过多来往了,风言风语传到小姜耳朵里不好。”

“有什么风言风语?!”

张丽芬见叶蕾怒了,不慌不忙转移话题,“苏秦媳妇还没给他生孩子……”

“她是肯生孩子的人吗?!”

苏秦大学毕业就和学舞蹈的新疆姑娘孟宝尔结婚。她是舞蹈老师,对身材有严苛要求。别说生孩子,为了节食她家连正儿八经的饭都很少做。她吃减肥餐,苏秦买饭吃。叶蕾和他好了以后,把苏秦养胖了十多斤。非洲难民变成阳光男人。

“小蕾,你咋不把小姜带回来?我还等着和他下棋哩。”老叶在厨房喊。

叶蕾假装没听见,手指动得更快。

苏秦发信息问她什么时候回去,她想了想回他“周一”。

苏秦发了一个哭的表情。

她快速打上,“我帮你叫了外卖,抽空吃了。”

张丽芬皱眉捅她一下,“你和小姜到底咋了?”

“不咋滴!三百杆子打不出一个屁。和他在一块儿没意思。”

张丽芬吸了口凉气说:“不说话的好男人多的是。弄个话痨就好了?烦不死你。”

“妈!”叶蕾停顿片刻说,“我是真不想和他谈了!”

“你敢!你都一百了,再不结婚,还嫁得出去吗?”

“嫁不出去我就一个人过!”叶蕾眼泪说来就来,比暴雨都急。

老叶急忙跑出来劝。张丽芬说:“你闭嘴。她非把好日子搅合了,不想让咱好,那谁也别想好!”

叶蕾把手机扔到一边,跺着脚哭。

姜晨是张丽芬和老叶认可的女婿人选。他是公务员,比叶蕾大五岁,离异,没孩子。

今天他约叶蕾过去看装修好的房子。

新房离叶蕾上班的学校只几分钟路程。这点让叶蕾心动。要知道,她现在租的房子是同事帮忙找的,房租很便宜。可每天天不亮就得起床,赶头班车颠簸半个多小时上班,很辛苦。

房子装修,姜晨没问叶蕾意见,她也懒得管。现在来看,毫无特点的白墙青地板,和想象中的家完全不同。

叶蕾站在空旷的落地窗前。楼下正对花园,繁花绿树,清泉流水,她脑补一些细节,让自己爱上这个地方。她说:“以后在书房放一张羊毛毯,可以躺上面看书了。”

姜晨扫兴地说:“不行!我受不了地上有东西。”

隔空一拳,叶蕾蒙了。男人还在补刀,“我的房子,你得听我的啊!”

叶蕾一恼,饭没吃就回父母这儿了。

她抽泣着把这事说出来,“妈,你说他给谁弄败兴呢!”

张丽芬在心里把姜晨骂了个底朝天,对女儿却又是另一番说辞,“他是逗你哪!等真领了证,家还不都是你做主。你想放什么就放什么。他的话你就当放屁。”

叶蕾扑到沙发上,蒙着头断断续续哭,“得了吧!他离婚……八成也是这么把老婆气跑了。”

“胡说八道……他老婆出国了!”张丽芬连说带哄。

叶蕾待了两天。老叶,张丽芬也没出门。

叶家,自始至终弥漫着一种别扭的、令人窒息的、难受的黑色气氛。

老叶在阳台敲敲打打种花修物。张丽芬往小屋里挤,见缝插针劝叶蕾聪明点。

“妈,姜晨不止那一件事让人生气,他毛病多呢。哪次约会都不提前说,临下班了打个电话。就不问我万一和别的同事约好了怎么办?”叶蕾不耐烦。

“他忙,你就随着他呗。同事天天见呢。”

“他心里就没别人。”

张丽芬说这都不是毛病,“妮啊,你看你爹,他倒是会疼人,可有用吗?咱现在还住这破房子嘞!姜晨不明白,你慢慢教他。”

叶蕾嗤之以鼻,“算了吧!我累不累!”

“你要是非分手,你也别上班了。我和你爸丢人丢够了。什么时候嫁人什么时候出门!”

张丽芬甩出条件后走了。

3

在叶蕾的记忆里,张丽芬和老叶在初中也曾这样限制她的自由。他们说她早恋,宁愿她在家学习也不放她上课,还是班主任找上门做的工作。这次又是,每次遇到问题,张丽芬就要用这种约束自由的方式一劳永逸。

叶蕾很疲惫,她毫无办法。

她说:“我不和姜晨分手。”张丽芬松了一口气。

周一,叶蕾起得早。太阳刚升起来她就逃跑了,光线阴沉沉地散在地上,似乎要下雨。

学校食堂供应早餐。叶蕾买了两份粥,四张鸡蛋饼,一份萝卜丝咸菜打包带到办公室。

苏秦还在睡觉,沙发床打开,四散落着毛巾被和枕头。

她坐在床角,吃饭,苏秦略显苍白的脸半埋在靠枕里。十年,他几乎没什么变化。

叶蕾大学毕业到梧桐小学教音乐。学校还没扩建,藏在城市一隅,破旧窄小。叶蕾心灰意懒逛到音乐教室,苏秦带着五年级孩子唱歌。

非常活泼的歌,孩子们在下面闹,他在上面笑。歌声、笑声、拍桌子声,嗨到爆!

叶蕾惊讶地发现,自己见过他。世界就是这么神奇。夜晚酒吧里的乐队主唱,白天竟然是老师,还将成为她的同事。

他俩一个办公室。苏秦结婚和一个人过没区别。

当初父母不同意,他和孟宝尔在外面单住。他家不开火。叶蕾带的饭多数要赞助给苏秦吃。次数多了,叶蕾抗议,苏秦和她“约法三章”。叶蕾带饭两天,苏秦请客一次。他们几乎一起吃遍了城里的饭店。

苏秦兼职唱歌,挣的钱用在买乐器上。月底,钱不够用,还需要叶蕾贴补的三十七岁男人,张丽芬看了会觉得可怜。

叶蕾轻轻叹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苏秦手机闹铃开始响。

躁动里,她站起来关了铃声。手机界面是苏秦弹吉他的照片,黑色紧身小夹克是新买的。叶蕾多看了两眼,隐约觉得裤脚动,低头,瞅见苏秦大脚丫勾着她的裤子。他说“醒了”,嘴角挑着,眼睛眯着就连眼角的纹路都透着逍遥自在。

她往旁边躲,他欠身抓她。

“滚……”叶蕾轻声骂。

苏秦衬衫皱皱巴巴的,套在牛仔裤里的腿舒散横斜,大腿部分绷得有些紧,小腿修长,显得结实有力。叶蕾靠在墙边,和他隔了一个沙发的距离。

苏秦胸口有残留的口红印。

“又放飞自我啦?”她讥讽他。

“昨儿喝得多了点,她们胡闹的……”他捂住那些罪证。

叶蕾垂眸道:“孟宝尔还没从新疆回来?”

苏秦一愣说:“管她回不回来!和我有什么关系……”

“不是你老婆吗?”叶蕾打开窗,凉风随即而入。她回头直视他片刻说:“你们明媒正娶,正大光明……不过这回她走得时间有点长,不会不要你了吧。”

“找事!”酸溜溜的语气让苏秦不快。

“你不找事?”叶蕾头发被风吹散,几根长发贴到脸上,遮住眼睛。苏秦笑笑,蹒跚着站起来,“但是我不骗人。”

叶蕾接口就骂:“不要脸!”

“你相亲相得咋样了?”

“告诉你干吗?你能娶我?”

苏秦的笑容裹着怒意,“我怕你被骗。”

“你不骗我就是开恩了。”

沉默。

叶蕾把自己给了苏秦。可是十年了,苏秦仍没离婚。至于不能离婚的理由很荒谬——老爷子当初说我和孟宝尔结了婚也得离。凭什么让他们笑话我一辈子?我不离!

苏秦不爱孟宝尔,却要维持在叶蕾看来毫无意义的婚姻。他说爱她,又拿不出承诺。

叶蕾等了又等,妥协,相亲,和姜晨确定恋爱关系。

这一切,苏秦并不完全知道。

“哼!你不就是榜上款爷了吗!”苏秦走到饭盒边,看了一眼,将盖子扔了,“就用这个糊弄我?这是人吃的吗?我不吃!”

“不吃饿着!”叶蕾一怒把食物都倒进垃圾桶。

窗外雨点扑簌簌落下,闷响的雷声混合着行将压下的天色,教学楼着了灯。明明是白天却黑得像夜。

4

日子陷入僵局。

叶蕾没有联系姜晨,和苏秦也刻意保持距离。

苏秦胡吃海塞诱发阑尾炎,住院七天。同事去慰问,叶蕾没去。他说:“老师太不够意思了,枉费我还帮她代课。”同事笑着说:“叶老师正忙着恋爱结婚,哪还顾得上你!”

同事走了,他给叶蕾打电话。话题再次扯到结婚上。他生气地说:“是不是只有结婚能让你满意?不就一张破纸,除了它,咱俩还缺啥?”

叶蕾说:“早已经不是我满不满意了,我得让我妈满意!”

苏秦嗓子冒烟,说话像是抽丝,“你……不懂我的难处。”

叶蕾在这边流眼泪,“我的难处你又懂吗?”

十月,张丽芬过生日。

叶蕾去校外蛋糕店订蛋糕。中午休息,整个操场几乎没有人。成排的梧桐树在空旷里摇晃,偶尔看到树干上有淘气的孩子留下稚嫩的笔迹。

叶蕾刚走出校门,看见一辆熟悉的吉普车停在路边。苏秦坐在里面,身侧是孟宝尔。他们搂在一起,亲吻,看到这一幕,叶蕾瞬间如坠冰窖。(作品名:叶家:催婚记,作者:姚明月。来自每天读点故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