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贺怡和姐姐闲谈,习惯性称呼毛主席为“姐夫”,贺子珍听到泪流

subtitle
扒叔说史 2021-09-12 19:22

1948年底,毛主席还住在西柏坡,女儿李讷要放学,常常不在家,正好不会打扰到毛主席办公。毛主席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思考着如何把党的工作重心由乡村转向城市,如何指导运筹各个战场的军事指挥等重大问题。为了不影响毛主席工作,工作人员心里都潜移默化地形成了一个规定,不要轻易敲响毛主席的门。

可这天,正好来了一个女同志,吵着要去找领导,被警卫双手拦在了卡口。

“我要找毛主席!”这位女同志朝着警卫喊道。

警卫员说:“主席正在工作,没有紧急事情不能打扰!”“我有重要的事!”“你有什么事?”警卫员和女同志吵了起来。

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大,以至于传到了毛主席的办公室,正在写作的毛主席当即生气了,他放下笔朝着门口质问,谁在捣乱啊。警卫员推开门告诉毛主席,一个女同志非要见您,和卡口的卫士发生了争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 | 毛主席

毛主席吩咐说:去问清楚。不一会警卫员进来说:“主席,她说她叫贺怡。

“贺怡?多大岁数?”毛主席惊讶了一下,放下笔说道。

“大概有30岁左右。”毛主席又问:“是不是江西口音?”

“是的主席,是江西口音。”

“快请快请!”毛主席站起来朝着门口走去。

看到毛主席出来了,贺怡开口说道:“姐夫!”卡口的警卫一听到“姐夫”赶紧让开,警卫员这才知道,原来这位就是贺子珍的妹妹贺怡。毛主席摆摆手,示意了下警卫,便把贺怡带到了办公室。

毛主席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贺怡了,上一次见到贺怡,还是她在延安吞金自杀时,如今一晃好几年了。而这次贺怡匆匆来找毛主席,是为了贺子珍的事情。

图丨贺怡

贺怡是贺子珍的妹妹,江西省永新县的贺氏三兄妹贺敏学、贺子珍和贺怡,在井冈山斗争时期乃至整个民主革命时期都是小有名气的人物,贺怡身份特殊,一方面,从毛主席的三弟那边说,是毛主席的弟媳,从贺子珍那边说,又是毛主席的小姨子,从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又是毛主席的下属和同志,贺怡来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让毛主席安排下贺子珍。

毛主席知道贺怡的脾气,为了贺子珍的事情肯定要来找她的。毛主席说:“贺怡啊,这么多年你也不来个信。”贺怡委屈地说:“以前你是我姐夫,现在还是吗?”一句话,把毛主席给问住了。毛主席说:“这是历史造成的事实,我们按照中国的老传统办吧。”毛主席并没有说,这个办是怎么办。贺怡认为毛主席应该是同意了,便带着姐姐从哈尔滨南下,从石家庄进北平(当时毛主席已经到了北平香山)。

新中国成立后,古柏烈士遗孀曾碧漪到中南海看望毛主席,闲谈时透露,贺子珍的妹妹贺怡同志,已经不幸身亡,毛主席听闻后难过不已。

贺怡和贺子珍

贺怡吞金保节,毛主席为其签字

1938年4月,时任新四军驻吉通讯处民运部长的贺怡奉命调中共东南分局工作。东南分局设在新四军驻南昌办事处。贺怡在东南分局工作一段时间后,1939年春,因工作需要,东南分局决定调贺怡去中共广东省委妇女部工作,任妇女部长。

当时,贺子珍和贺怡的母亲还在赣州,为了照顾好母亲,贺怡向陈毅申请,希望回广州一趟,安排父母的生活。父亲贺焕文当时已经有病在身,母亲更是年事已高,贺子珍又去了苏联,贺怡身上的重担没有小只有大。

贺怡到达广州后,把父亲和母亲安排好,把自己的孩子寄养在了亲戚家,之后便匆匆回到组织,不料5个月后,父亲贺焕文就病故,当时正是国民党嚣张之时,根据组织的决定,暂时不安葬。

直到1941年清明节,组织上才决定将贺焕文入土安葬,作为毛主席的岳父,毛主席亲自填土,立红石碑。墓碑上只镌刻着:

民国三十年清明日 永新县 故处士贺焕文先生之墓 同仁共立

署名只刻“同仁共立”4字,是为了不泄露真情,不暴露贺焕文身份。(1955年,人民政府追认贺焕文为革命烈士。)

贺焕文去世后,组织上便把贺子珍的母亲温土秀也安排在了延安,贺怡身上的重担减轻不少,此后,贺怡凭着她十几年革命斗争经验,主张开辟农村抗日根据地,深入到小城市、乡、镇去发动群众、宣传抗日,组织抗日武装,抵抗国民党顽固派的进攻。

但天有不测风云,1940年,贺怡出门时不幸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在严刑拷打下,贺怡坚决不承认自己是共产党,贺怡知道,这些特务就想残害更多的同志,为了不连累自己的同志,贺怡为了保持革命气节,贺怡毅然把藏在内衣里的一颗金戒指吞进肚里,准备以死来抗议敌人的暴行!

图丨贺怡与毛泽覃

贺怡吞金后,因为胃部的剧痛晕倒过去,当他醒来已经是在医院,原来组织上得知贺怡被捕后,马上采取了营救贺怡的行动,经过周恩来等运作,贺怡同志被解救出来,来到重庆,但贺怡的胃因为吞金,经常疼痛,必须做手术取出来才行。

不久后,贺怡果然因为腹痛多次晕倒,为了贺怡的生命安全,组织上决定马上为贺怡同志做手术,但就在手术前,少了一个签字人。贺子珍不在,贺敏学当时也不在身边,无奈之下,把情况报告给了毛主席。

自从听说贺怡吞金,毛主席就十分关心,如今贺怡要做手术,作为贺怡的“姐夫”,毛主席马上做出决断,他说:“她是贺子珍的妹妹,又是泽覃弟的爱人,我也算是她的亲属吧,这个字我来签吧!”

就这样,毛主席为贺怡签了字,贺怡的胃经过手术切除了三分之二,取出了那颗金戒指,才保证了生命安全,贺怡对毛主席终生难忘,贺怡痊愈后,在毛主席的安排下,又去了新四军军部工作,直到贺子珍回国后,贺怡这才又见到是毛主席。

图 | 贺子珍

贺怡悉心照料姐姐,带李敏面见毛主席

贺子珍回国是在1947年,回国前,王稼祥专门请示了毛主席的意思,毛主席的回复也很直接:让她回来吧。

在苏联呆了九年的贺子珍终于回到了祖国,在哈尔滨,贺怡见到贺子珍后,也不禁落泪,要知道,贺怡和贺子珍也已经十年多没有见面了,如今物是人非,父母都已仙逝,贺子珍怎么能不泪流。

贺子珍问贺怡,我们的爸爸妈妈的后事怎么样?贺怡告诉贺子珍,爸爸病逝后,毛主席便把妈妈接到了延安,后来妈妈病逝在延安,是毛主席把她安葬的,还为她立一块石碑。

贺怡说,胡宗南占领延安时,把母亲的坟挖了。收复延安后,姐夫拿出十块银元,请老乡重新把她埋了。

贺怡偶然的一声姐夫,贺子珍愣了很久,突然忍不住流下泪来,贺怡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了,她也突然意识到,现在毛主席已经不是自己的姐夫了,这姐妹俩就相互搀扶痛哭。

图 | 毛泽东和贺子珍早期合影

贺子珍听到贺怡讲的这些事情,心里五味杂陈,本应该早点回来的,却不料连爸爸和妈妈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在昏黄的灯光下,贺子珍打算给毛主席写一封信,积攒在心里9年的心里话,想必有很多很多。

贺子珍动笔写道:

主席: 我已经回到中国来了,身体不太好,还在休养,并参加了一些工作,我离开中国九年了,对国内的情况不太了解,我想找一份工作。我在苏联战争时期,生活的很苦,什么都要自己做,做饭,劈柴,洗衣服,带孩子,种地,织毛线,我学会了很多很多,我在苏联的日子,比长征还要苦,不过,都已经过去了,我正在努力学习写作。最后,我感谢你对我妹妹和母亲的照顾,你代我尽了姐姐和女儿的责任,我将终生铭记在心。

不到200个字,贺子珍却边写边哭,在一边的娇娇也非要给爸爸写信,出于对自己的父亲的好奇,娇娇在信中说,毛主席,听说你是我的亲生父亲,到底是不是呢?请你赶快告诉我。

图 | 毛主席和李敏

这两封信是一起寄给毛主席的,当时毛主席还在西柏坡,贺怡到了西柏坡见到毛主席后,便说明了这件事,“姐姐回国后如何安排?”贺怡性子急,毛主席也没有给她明确的回复,而是动笔给娇娇写了回信。

毛主席写道:

娇娇: 看到了你的来信很高兴。你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是你的亲生父亲。你去苏联十多年一直未见过面,你一定长大长高了吧!爸爸很想念你也很喜欢你,希望赶快回到爸爸身边来。

与此同时,毛主席和贺怡说明了这件事,毛主席告诉她,可以把娇娇接到北平来。贺怡临走之时,毛主席又把这封信让秘书抄写了一封,并在最后加了一句:爸爸已请贺怡同志专程去东北接你了,爸爸欢迎你来。

信写完后,毛主席就把这封信改成了电报发出去了,希望交加可以早点看到,贺怡再见到贺子珍时,娇娇已经收到了电报。

娇娇被贺怡带走时,贺子珍多次嘱咐娇娇:“娇娇,到了爸爸身边,要听爸爸的话,要好好学习,要照顾爸爸的身体,不要淘气,不要影响爸爸的工作。”就这样,娇娇被贺怡带到了北平,而贺子珍,贺怡打算带姐姐到北平。

不料,在二人经过石家庄进北平时,被当地领导拦在了石家庄,至于为什么不让去,对方也说不出个理由,真是“清官难断家务事”,无奈之下,贺子珍滞留在天津,无奈之下,贺子珍只得南下,去哥哥贺敏学那里。

图|国画作品《巾帼先驱贺氏姐妹》

贺子珍是贺怡的亲妹妹,贺怡是十分上心的,对姐姐回国后的一切,都无微不至地照顾,尽管她也知道贺子珍和毛主席不好相见,但她作为一个妹妹,一直在努力着,甚至为了贺子珍的孩子,而不幸遇难。

贺怡发生车祸,肇事司机逃往省外

和贺子珍重逢后,贺怡一直关心着姐姐的情绪,尤其是娇娇被送到了毛主席身边,贺子珍一直孤苦伶仃,贺怡突然想起来,贺子珍当年的那个孩子毛岸红。

贺怡想,如果帮助姐姐找到毛岸红,那姐姐就不会孤独了,毛岸红出生于1932年,出生地在长汀福音医院,贺子珍当时正好生病,怕传染孩子,便给孩子找了个奶妈,奶妈把孩子称呼为“小毛毛”,贺子珍便也称呼他小毛毛。

长征开始后,为了不让孩子落入敌人之手,贺子珍和毛泽东商量,把孩子交给了留下来打游击的弟弟毛泽覃,当时毛泽覃已经和贺怡结婚,但贺怡也在外工作,至于毛泽覃最后把孩子交给了谁,她也不知道,后来毛泽覃在一次战斗中不幸牺牲,小毛毛从此下落不明。对此,贺怡一直怀有愧疚之情,她说一定要帮姐姐找到毛毛。

图丨毛泽覃

1949年11月中旬,贺怡从朋友处得到消息,说可能有了毛毛的消息,贺怡高兴不已,当时她的孩子贺麓成已经找到,为了尽早帮助姐姐完成愿望,贺怡坚持要赶时间去赣南,不料发生了车祸。

据当年的知情人透露,当时车上载有6人,除司机外,还有贺怡和其儿子贺麓成、1名警卫员,以及古柏烈士遗孀曾碧漪和其子古一民,贺怡和古一民当场死亡,其他人则不同程度受伤。

事情发生后,司机肇事逃逸,后来逃到了青海省,直到1960年之后此案被找到,对方主动交代了车祸的情况,李敏得知后,十分悲伤,但并没有追究他的责任。资料显示,当时贺怡遇难地点位于泰和县澄江镇桥头村境内的丰塘桥边高坎下,这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图丨贺敏学一家与贺子珍

贺怡遇难后,贺子珍悲痛不已,作为自己的妹妹,贺子珍心里难受之极,一方面这是自己为数不多的亲人之一,另一方面是为了寻找自己的孩子,贺子珍看着和贺怡的那张照片,夜夜思念,甚至不敢接受这个事实,寻找毛毛这件事,贺子珍也慢慢放心了。

1950年,毛岸英代替父亲回到韶山看望家人,正巧古柏烈士遗孀曾碧漪来到中南海做客,毛主席和古柏算是老战友了,对曾碧漪十分欢迎,但曾碧漪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就是贺怡去世。

曾碧漪告诉毛主席,那天天已经黑了,但是贺怡说有了毛毛的消息,非要去找,不料发生了车祸,贺怡不幸遇难,真是天有不测风云。毛主席听到这个消息感叹万千,甚至责怪他们,为什么非要去找毛毛呢。

贺怡是个好同志,而且还是自己的亲人,毛主席神情十分悲伤,想起来当年和贺怡贺子珍一起战斗的故事,思绪万千。吩咐一定要安排好贺怡的后事。

图 | 毛主席

贺怡骨灰被迁往井冈山,和哥哥“团聚”

1984年,贺怡的姐姐贺子珍病逝,骨灰安放于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1988年,贺怡的哥哥贺敏学病逝,安葬在井冈山。贺怡的后人曾计划,把贺怡的骨灰也迁移到井冈山,让她和哥哥团聚。贺怡原墓墓身和纪念场坪材料全部采用了大理石,墓碑正上方镶嵌的五角星,代表了革命烈士的一颗永远为党为人民的红心。

2014年4月,贺怡的儿子贺春生老人,以及贺怡与刘士奇烈士的孙女刘代英夫妇、孙子刘代明夫妇,在吉州区民政局和殡葬管理所的工作人员陪同下来到了贺怡的墓地,他们将要为贺怡进行一个迁葬仪式,贺春生老人说:“妈妈,亲人们要带您去了一个‘新家’了。”

图 | 贺怡墓

贺春生说,贺怡生前和姐姐贺子珍以及哥哥革命学关系非常好,亲人们一直想把他们葬在一起,如今就先把贺怡的遗骨迁走,但为了顾计当地人们的感情,最后决定迁移一部分到井冈山,和贺敏学团聚。

贺春生老人介绍说,除了他,贺怡的孩子还有贺麓成、女儿贺海峰,他们都在贺子珍、贺敏学的培育下,成为了栋梁之才,为我国的建筑立下了汗马功劳。如果有可能,以后可能也会迁移贺子珍的骨灰,让他们在井冈山“团聚”。

图 | 井冈山烈士陵园

贺怡在当地人们的心中感情很深,贺怡是个优秀的共产党员,也是个优秀的干部,当地人们都记得她,生前她是中共吉安地委组织部副部长,得到了同事们高度的好评。

如今距离贺怡去世已经70年,当地人依然会在清明节去贺怡墓祭奠她,怀念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