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那个被宠了18年的妻子,在丈夫生了一场重病时,提出了离婚

subtitle
胭脂泪几时垂 2021-09-12 17:30

李柳海在十八岁那年到外面打工,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外地人谈恋爱,不小心怀孕了。

当她把怀孕的事情告诉那个外地人时,那人就人间烝发了。她觉得那个男人一定会回来找她的,她一直不舍得打掉孩子。

孩子已经七个月,那个男人还没有来找她。她是一个年轻姑娘,怀孕做不了工,没有钱,只能回家依靠父母。

回到村上,别人对她指指点点。父母也劝她不要生这个孩子,生下这个孩子,她的一生就完了。

在孩子八个月的时候,柳海死心了,终于承认自己被那个外地人给骗了。

在母亲的陪同下,去医院做手术。恋人跑了,孩子没了,柳海很是难过。

在她的心里,甚至开始怀疑人生,怀疑男人。

她恋爱怀孕被骗的事也在村里传得沸沸扬扬,一时成为众人饭后闲谈的八卦。

那段时间,她也不出去做工,整天呆在家里。吃饱就睡,睡醒就在家看电视。

这样的生活维持了两年,而她也成功的把自己变成了“一头猪”。又肥又胖,估计得有150斤。

父母好言相劝,她就破罐破摔,说父母容不下她,然后又扬言要跳河,她家门口就是一条大河。她父母不担心她跳河,因为淹不死她。

他们担心的是这个大女儿以后怎么办?

她“臭名远扬”,现在又胖得成这样子,哪个男人愿意娶她?

在当地农村,都有这样的陋习,如果女孩子有点什么问题,父母都想尽办法,把女儿远嫁。这样就可以眼不见,心不烦。说实话,就是想甩包袱,让孩子听天由命,自生自灭。

柳海的父母也打算再过一年半载,托人介绍,把这个女儿远嫁出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柳海其实长得不错,身材高挑,身高164厘米。对南方姑娘来说是属于高的那类。

脸蛋也不错,五官端正,皮肤很白。还没变胖之前,也算是有几分姿色。

俗话说:这个人踩了狗屎运。是指一个处在地谷的时候,也能时来运转的。

柳海这个人也是如此。那天,她吃过早饭,破天荒地没呆在家,而是跟妹妹出门买东西。

隔壁村的刘浩宇刚好来柳海她们村找人办事。

他骑着摩托车和柳海两姐妹在狭窄的路口相遇。他一眼看到又胖又白,五官清秀的柳海,马上有了一丝心动的感觉。

姐妹俩走过马路,转向桥头,刘浩宇还在摩托车上看得发呆。

他到朋友家办事,顺便问了一下那个白白胖胖的女孩子是谁。朋友见他对柳海有兴趣,也没瞒她的过去,如实告知她的一切。

刘浩宇淡淡一笑,不以为然地说,“哪个人没有过去,重要的是现在和以后。”

从那以后,他经常来柳海她们村,找机会接触柳海。

刘浩宇长得高高瘦瘦,比柳海年长五岁。

在刘浩宇的关心下,柳海逐渐的改变自己。也从那段不堪回首的恋爱走出来。

她开始节食减肥,做运动。很快就减肥成功。由一百五十斤减到一百二十斤。

那个青春靓丽的柳海又回来了。刘浩宇也顺理成章地和柳海谈恋爱了。

刘浩宇对柳海是真的宠爱。柳海在决定和浩宇走下去的时候,也哭着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浩宇。

柳海说,“你是不是很看不起我,觉得我很脏。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接受你,给我点时间吧。”

浩宇安慰柳海,“爱一个人是你的自由,恋爱本无对错。错的是你爱的那个人。”

“你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容易相信别人,吃了一次亏,以后会好的。我相信你是一个好姑娘。”

柳海哭着对浩宇说,“谢谢你相信我,我以后会对你好一辈子,不管以后遇到什么问题,我们一起去面对。”

浩宇说,“你一个女孩子,我会宠你,我会努力奋斗,赚钱让你过上幸福的生活。”

他们很快结婚了。浩宇可没有因为柳海的前尘往事而苛责她。该给的彩礼钱一分不少,风风光光大摆酒席把她迎娶回家。

没成家前,工作比较随意,赚了钱就和人去喝去玩,也不懂存钱。婚后,浩宇把工作重心转移,他和朋友一起出去做生意。

浩宇是聪明能干的人。很快他有了自己的酒水批发部和一家羊肉烤肉店。

在大女儿三岁那年,他们在县城里买了房。一家三口兴高采烈地住进新房。

柳海妈有糖尿病,由于没有控制好血糖,在四十多岁那年双目失明。祸不单行,两年后,脑血栓,这样便彻底瘫痪在床了。

柳海家有三个孩子,两女一男。她父亲还算年轻,可以花大部分时间照顾妻子。但是他要求周末必须是孩子们照顾,这样他可以喘口气。

孩子们也答应了,大家都安排好轮值时间。每次轮到柳海照顾岳母,浩宇都买一大堆东西,一次性成人尿裤,一次性床垫。还有许多好喝好吃的跟着。

由于家人的精心照顾,柳海妈在床上躺了十多年,一直熬到六十岁那年才去世。

在岳母生病期间,柳海怀了二胎,不能照顾母亲。浩宇就像个儿子那样照顾岳母。岳母开始有点不好意思,但是看到习以为常的女婿,也就接受了。

那段时间,浩宇很忙,既要照顾妻女,还要招顾生意,还得服侍岳母。他一句怨言都没有,努力把各方面都照顾好。

那美好的时光对浩宇来说就是痛并快乐着。很快妻子分娩生下一个八斤多的男婴。看着那粉嫩嫩的婴儿,浩宇高兴的对柳海说,“谢谢你啦,我的美女妻子。”柳海娇羞地嗔了他一眼。

浩宇母亲早逝,岳母又重病。他便让自己的姐姐来照顾柳海坐月子。

儿子上幼儿园的时候,浩宇买了一辆车给柳海,柳海把车登记上滴滴平台,有人打车她就去接送,没有就打麻将。

她自己赚的钱都拿来美容,买化妆品。刘浩宇负责赚钱养家,柳海负责貌美如花。

柳海本来就比浩宇年轻,加上平时不用操心、劳累,又勤做美容。将近四十岁的女人,看起来就像二十多岁的美少妇。走到哪里都还能引来一阵阵艳羡的目光。

而刘浩宇本来就瘦,家里家外都要操心,加上衣着随意,40多点的年纪,看起来好像五十多岁。好几次带小儿子出去玩,都被人家误会成爷爷。

和柳海一起出去,像父女。他的朋友开玩笑道,“你要看好嫂子,小心嫂子被人拐跑。”

浩宇道,“这种玩笑开不得,我们俩的感情好得很,我相信她。”

时光飞逝而去,轻轻地在指间打个转。他们的儿子也已经十一岁,读小学五年级了,大女儿读高一。

这期间,浩宇的生意也是越来越好。羊肉店开了两家分店,批发部又增加了一家。

去年,浩宇忽然生了一场怪病。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病情稳定下来,他丧失了劳动力,也丧失了说话的能力。

浩宇虽然生病无法讲话,无法做事,但是智力没有受到影响。他用手机教妻子做事,生意还是能够维持下去。

柳海平时被照顾习惯了,家里一日三餐,家务活等都是浩宇做。她就是负责洗衣服,周末带小孩去玩玩。

现在所有的重担全压在她身上,她要去看门面,回家还有一地的事情等着她。

丈夫生病后,她美容院上不了,麻将馆去不了,整天忙忙碌碌,累得半死。

半年后她就受不了了。她开始报怨浩宇的无能无用,明知道浩宇讲不了话,她还是当着浩宇的面破口大骂。

浩宇看着破口大骂的柳海,没有办法做声,他从喉咙里发出几个难听的声音,然后痛苦地闭上眼睛。

他理解一个女人面对家庭变故的无所适从。他想他们是共患难的夫妻,他陪着妻子度过她一生中最难熬的岁月。他坚信,妻子只是发泄情绪,发完情绪后,她会擦干眼泪为他们家拼命的。

他没有想到的是,一个被无限宠爱的女人,也许她早已丧失了吃苦耐劳的精神,还有与你分担责任的能力。

一天晚上,柳海没有回家。浩宇打电话给她,没有人接。他让儿子发微信给她,她也不回复。

第二天十点多钟,柳海才回家。回到家,浩宇在微信上写道:“阿柳,昨晚去哪里?为什么不回家?”

柳海鼓起勇气,“我们离婚吧,我对不起你。”

浩宇在微信上写道,“阿柳,别这样,你知道我是爱你的。”

柳海,“我还年轻,一辈子跟一个没有劳动力的哑巴生活在一起,想想就怕。你知道,我是一个无法承担责任的人,你放过我吧!”

浩宇,“孩子们怎么办呢?我现在这样,谁来照顾他们?”

柳海,“孩子就跟你吧,你父亲身体健康,再过几年孩子们都成年了。生活费我会按月付给你的。”

浩宇,“我们认识二十年,我不知道你的心肠更狠,连孩子都不要。”

“我已经四十岁了,带个孩子谁会跟我结婚。要不我也想带一个走呀,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狠。我只是自私吧了。”

浩宇抬头看看柳海,画着细细的眉,嘴唇抹着口红,脸上还有一些没有擦干净的粉霜。

然后低头写道,“你打算怎么分割财产呢?”

柳海叹了一口气,“你还允许我分割财产吗?你生病了,还要带两个小孩,我只要我的这部车就好了,其余的都给你和孩子吧。”

柳海又道,“浩哥,我对不起你,谢谢你这么多年无微不至的关照。”

浩宇写道,“按照我们的协议打一份离婚协议书吧。明天去把婚离了,我不耽误你。”浩宇强忍着泪。

柳海有些懵了,想不到这个婚离得如此简单。她还做好了长期作战的准备。

“浩哥,你真的同意离婚?”柳海有点不相信道。

浩宇写道,“留下你的人,留不住你的心,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

浩宇答应得太干脆了,让柳海有些不相信。总在心里期盼着浩宇挽留一下,因为她需要确认浩宇依旧爱她,离不开她。

第二天一早,浩宇起了个大早,精心刮干净胡子。带上户口本、身份证到民政局痛快地把婚离了。

离开民政局,柳海有些恍惚。自己真的和这个男人没有关系了。她原来以为离婚自己会很开心,她可以摆脱家庭压力,不用照顾这个哑巴,可以重新开启新生。

她现在却觉得难受,她哽咽着说,“浩哥,对不起,我不该在你最难的时候离开你。”

浩宇没有回复柳海,骑上自己的小电驴回家了。

回家后,他把一个批发部转让出去。得到一笔钱,在弟弟的陪同下去了北京的一家医院就医。经过一段时间地治疗,他身上开始有点力气,也可以开口说话了。医生开了些药给他,还告诉了他一些康复的方法。

别人问他,“你妻子在你最需要她的时候离开你,你恨她吗?”

他说,“我是死过一次的人,已经没有爱恨。我现在只想努力赚钱给孩子读书,好好孝顺老父亲,其它都不重要。”

浩宇不想和柳海闹翻,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能否会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他不想孩子因为夫妻之间的事而必须站位。他不想让孩子因为父母而无所适从。

她是孩子的母亲,如果自己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两个孩子至少有个依靠。

大病一场,他已经看透了许多人事。现在他只想好好活着,活着就已经很好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