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全运会10米台“神仙打架”!全红婵夺冠 陈芋汐亚军

subtitle
环球网资讯 2021-09-12 17:01

9月12日,陕西西安,2021全运会跳水女子10米跳台决赛,全红婵在比赛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刚刚结束的全运会女子十米跳台决赛,全红婵以419.25的成绩夺得金牌,陈芋汐、任茜获得银牌和铜牌,张家齐位列第四。

延伸阅读

逆转取胜!全运会10米台全红婵夺冠

北京时间9月12日,全运会跳水女子10米台决赛,奥运冠军全红婵、陈芋汐、张家齐同场竞技。最终,全红婵以419.25拿到全运会金牌,陈芋汐获得亚军,任茜取得第三名。

首轮比赛,全红婵等人亮相时全场欢呼,3位冠军也展示了高超的实力,第一轮107B动作全部跳出82分,并列第一。

值得一提的是,在昨天的女子十米台半决赛,东京奥运会10米台冠亚军全红婵和陈芋汐,同以416.05分并列第一晋级今天的决赛。

但第二跳和第三跳,全红婵稍显紧张,动作有些许瑕疵,陈芋汐三跳后254.85分排在第一,而全红婵则以235.25分排在第三。

不过调整状态之后,全红婵找回自己的节奏,在第四跳中发挥完美,三个有效分分别为9.5、9.5和10分,她也凭借这一跳实现反超,以328.05分超过327.45分的陈芋汐。

最后一跳,全红婵完美收官,以419.25拿到全运会金牌,陈芋汐获得亚军,任茜取得第三名。

一鸣惊人的全红婵希望大家“理性看待”。

本次全运会,是全红婵结束东京奥运会之旅后的第一项重要比赛,也是她首次参加全运会。

参加完东京奥运会之后,14岁的全红婵俨然成了国内体坛顶级流量的代表人物,她一出现在赛场,就很快被记者包围。

因此,本届全运会此前的比赛中,全红婵都选择了避开媒体。相比而言,她的国家队队友张家齐、陈芋汐等队员则是正常接受采访。

全红婵躲避记者采访。

几天前,到现场为广东跳水男队加油的全红婵,在比赛之后被主教练拉着离开了现场。撤离过程中,全红婵还用手挡住侧脸,故意躲着摄像镜头。

中国跳水名宿高敏就曾在网络上呼吁外界要“冷静看待全红婵的成功”:“她马上就要长身体,这个阶段对于女运动员来说特别艰难。她目前除了要消化荣誉之外,还有很多坎要去面对。”

“大家还是冷静一点,不要把小姑娘给‘吓’着了。希望大家在她真正遇到困难的时候能雪中送炭。”

延伸阅读

全红婵火了后母校挂满横幅 村长:这么好的苗子 我们要保护好

管控外来人员和车辆之后,广东湛江市麻章镇迈合村正渐渐重归平静。但围绕在14岁奥运冠军全红婵身上的热潮仍未消散,未来,她将在众人围观中继续自己的跳水路和人生路。

而在湛江市体育运动学校,一波波更小的孩子们正在“我与红婵师姐共成长”的横幅下,重复着一个个单调枯燥的训练动作,梦想复制成功。

全红婵刚刚起步的人生,成为被窥探的对象,被模仿的对象,也是被保护的对象。

全红婵家门口

“我与红婵师姐共成长”

8月10日上午,湛江市体育运动学校的跳水场地内,队员们正在进行陆上训练。

这是一间一层的训练房,垫子、跳台、跳板已经痕迹斑斑。训练房外的跳水台仍是露天的,这些设施投用已经超过20年。只有几面红色的横幅是崭新且喜气洋洋的,上面写着:“我以红婵师姐为荣!”“我与红婵师姐共成长!”

阴沉的天空正在酝酿着大雨,没有空调的训练房里,要靠风扇赶走湿热空气送去清凉,但不一会,孩子们就会开始出汗。平时这些孩子们上午要上文化课,下午才开始体育训练。暑假期间,他们则需要全天练习。

教练郭艺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跳水分陆上训练和水上训练,陆上训练有陆上跳台、跳板和弹网,水上训练则在不同高度的跳台和跳板进行。但每天的训练量不一,一般陆上跳120至150次,水上70至80次。湛江的天气多变,有时突降大雨,队员们就必须暂停水上训练,转向室内。

8月里暑气蒸腾,阳光炙烤着跳台上这些10岁左右的孩子们,他们一次次跃起,以各种姿势扎进泳池,似乎看不到疲惫。

东京奥运会上,14岁的全红婵以绝对优势夺得女子单人10米台金牌,其中三跳为满分,网友们绞尽脑汁以各种比喻来形容她的入水水花之小。连“跳水”女皇郭晶晶也说,她20年运动员生涯中都没有得过这么多满分。

迈合村的横幅

那一天,湛江市体育运动学校的孩子们也一起观看了直播,大家为师姐的满分动作欢呼。之后的几天训练中,郭艺明显感觉到孩子们变了,他们训练时自觉了许多,有的队员还会主动要求跳10米台。

校长黄科也深有同感,他说全红婵夺冠鼓舞了学校的学生,也鼓舞了老师,这几天还有家长领着孩子慕名而来,到学校参观。他自豪地说,教练的付出沉淀出良好的社会效应,让很多家长愿意将孩子送入体校来学习。

跳水之乡的意外发现

湛江位于广东西南角,东西南三面环海,与海南岛隔海相望,海岸线总长超2000公里。这里被誉为“中国跳水之乡”,走出过奥运冠军劳丽诗、何冲等一大批优秀的跳水运动员。在黄科看来,湛江跳水能取得好成绩与地域有关,“受气候影响,湛江人亲水。”

湛江市体育运动学校跳水教练陈华明说,从上世纪中叶开始,跳水一直是湛江的优势项目,积累了广泛的群众基础。目前,该校共有800多名学生,包含20个项目,跳水队有30名队员,男女各15名。

雨中直播的主播们

每个学期,陈华明都会到湛江全市的小学选拔跳水人才,来自农村的居多。全红婵就是这样偶然进入他的视线的。

那是2014年的一天,陈华明走进麻章镇迈合小学,正值课间,他在教学楼二楼向操场望去,尽是玩耍的孩子们。一个瘦小的女孩跳完橡皮筋之后去跳房子,轻盈的身影让他眼前一亮。

正式挑选人才时,陈华明对女孩的身材进行目测,并测试了她的爆发力等。就这样,他第一次在选拔名单里写下了“全红婵”三字。

被选上的孩子们,还要参加一段时间的集训,教练们要确定他们有没有潜质。选进来时他们年龄都很小,全红婵当时才7岁,却要进行半封闭管理,学会独立生活。教练除了带领孩子们练身体和技术,还要像父母一样帮助他们消除恐惧和孤独。

全红婵曾练跳水的学校

陈华明带了全红婵两年,两年时间里,主要以培养她对跳水的兴趣为主。训练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很多孩子甚至要从游泳开始学,其间选择放弃的不在少数。

但全红婵显得不太一样。在陈华明眼中,她比较“冲”,性格像男孩子,胆子比较大,一些动作敢带头做。后来,陈华明又发现了全红婵突出的接受能力和模仿能力。2016年,郭艺回到体校任教,陈华明将学生们交到这位年轻教练手中,全红婵也开始更加规范化地训练。

在体校,全红婵能接触的只有基础训练。2018年被输送到进入广东省队后,全红婵接受何威仪教练的教导,在系统训练中,她的专业潜质被迅速激发。

小姑娘的大心事

关于全红婵的家庭,教练们一开始并没有去仔细了解。事实上,这些辛辛苦苦练跳水的孩子基本上都来自农村,家庭条件多数都不太好。

东京奥运会夺冠后,全红婵在采访中用稚嫩的声音说,“妈妈生病了,我不知道那个字怎么读,不知道她得的什么病,但很想赚钱给她治病。”她还曾在镜头前透露,因为没钱,放假时只能待在家里,没有去过游乐园和动物园。奥运会结束后,她想去游乐园玩和抓娃娃,爱吃辣条的她,曾经的梦想是开一家小卖部。

作为中国代表团年龄最小的运动员,全红婵通过金牌让人们认识了她,而她瘦弱的外表、稚嫩的话语和早熟的责任感又激起了广大网友的疼爱之心,这让她成了本届奥运会中国的现象级运动员。如今,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全红婵的家庭情况:她在家里的兄弟姐妹中排第三,弟弟妹妹也在练习跳水,而母亲在前些年的一场车祸中留下后遗症,身体一直不好。最近,爷爷也因病住院治疗,家庭的重担压在了父亲身上。

全红婵曾练跳水的学校

对教练们来说,他们也没想到这个小姑娘藏着这么大的心事。他们只是觉得,全红婵吃苦的劲头超过了一般孩子,事后回想起来更觉心疼,原来她那时就已开始为家庭而拼命。

郭艺回忆说,队友休息时,全红婵她会找地方倒立、拉韧带。何威仪也说,全红婵对待训练是同年龄同一批运动员里最投入的,“虽然她身体条件不错,但成绩是经过刻苦训练取得的。每日陆上跳200至300个,水上跳120个,是她的常态。”全红婵父亲全文茂也向极目新闻记者表示,“不是别人说她是天才她就是,哪有那么多天才呢?都是要靠努力刻苦才能成功的。”

不过,14岁参加奥运会并夺冠毕竟是概率极小的事件,教练们并不讳言全红婵的幸运。2020年10月,全国跳水冠军赛暨东京奥运会首站选拔赛上,全红婵击败了前奥运冠军任茜等名将,获得女子10米台冠军,何威仪透露,赛前三周全红婵才把比赛中的5个动作学会。三站奥运选拔赛收获两冠,全红婵踩着最低年龄线拿到了奥运门票,“如果东京奥运会不是因为疫情推迟一年举行,她根本没有这个机会。”陈华明感叹。

禁止外来人员进村

全红婵的这枚奥运金牌,也在短时间内改变了迈合村。

这是个有三百多户的村子,九成以上都是全姓人,大都以种植甘蔗、水稻等为生,平日里十分寂静。如今喧嚣突然被打破,庆祝横幅缠绕在树间,贴在砖墙上;宗祠前,燃放的烟花碎屑提醒着人们,这里举行过热闹的庆祝仪式。而排成长龙的车辆,仍在前赴后继地驶向全红婵的家。

这个家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之处,普通的二层旧楼,雨水在墙壁上留下的印迹已长出青苔。楼外红砖的院墙有一人高,院子里的水泥还是全红婵夺冠后加班加点铺就的,院外挂着庆祝全红婵夺冠的横幅和海报。

村口谢绝外人入村

全红婵夺冠成名后,这间小院迅速被人们用镜头包围。在他们中,有慕名而来的普通市民,有想要搭上流量快车的网络主播,还有上门认亲戚的人。

起初,全红婵一家人忙着接待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有时一边接电话,一边和网友合影。但热闹从白天持续到黑夜,他们越来越难以应对,家中老人的休息也受到严重打扰,不得不关上院门。

台风过后,湛江依然多雨,直到8月10日,连绵的阴雨也没能阻挡来客的热情。有主播穿着雨衣,在夜色中拿起手机,对着全红婵的家和网友互动,越走越近后把手机伸进院子里。一位来自湛江遂溪的主播已经在这里连播数日,收获了超过千名新粉丝,他兴奋地向他人分享涨粉经验。

村长全自华说,从村口防疫点登记的信息看,超过500辆车进了村,把村里的空地都停满了。为了疫情防控,也为了减少对全红婵家及全村村民的影响,他们决定禁止外来人员进村。

但村里无法阻挡社会上滚滚而来的热情,来自五湖四海的捐赠涌向了这里,人们给全红婵寄来整箱的辣条、娃娃机等,想用这种方式弥补小姑娘在成长中的物质缺憾。全国多省文旅部门、多家旅游企业纷纷向全红婵发出畅游邀请。还有企业宣布为全红婵家赠予房产、商铺,一位企业家甚至直接送来数十万元慰问金。但全红婵家只接收了好意,并未接受捐赠,有些直接送到村里的礼物,也被村委会原路退回。

被保护的人生路

成名太早,关注度太高,会不会压垮刚刚夺冠的全红婵?已经取得如此高分的她,以后的跳水之路怎么走?年龄尚小的她,人生需要得到什么样的保护?也是很多人讨论和思考的问题。

陈华明一直关注着全红婵,对于年少成名的影响,他有隐隐的忧虑,但他相信她能消化好。作为资深教练,他深知女子十米台的更迭之迅速,在他看来,全红婵需要将体重控制在一定范围内,支撑起自己的力量,还可以开发更高难度的动作,如果将来转型到跳板也值得期待。

全红婵启蒙教练陈华明

前奥运跳水冠军高敏也表示,“全红婵还很小,还没发育,她马上就要开始长身高、长体重,在这个阶段对于女运动员来说特别艰难。所以她目前除了要消化荣誉以外,还有很多坎需要去面对。如果我们想在下一届奥运会再看到她,她首先要想好如何走过那一条条钢丝。”

最近出现在全红婵老家的种种现象,已经引起了各方警惕。中国妇女报表示,全红婵该“红”,但是请勿骚扰和消费;央视网也发文称,请保护14岁全红婵别让饭圈乱象围绕她。广东省体育局体育产业与科教宣传处副调研员刘义清说:“这孩子太纯真了,希望媒体能好好保护她。”

管控之后的迈合村,正渐渐重归平静。全文茂已经能骑着电动车,畅通地在田间和家中往返,许久没有和女儿见面的他,很期待家人相聚时刻的到来。全红婵自小就在体校训练,很少与外界接触,很多时候全文茂也只能通过新闻了解女儿的最新消息。为了女儿能好好比赛,家中亲人生病全文茂都没有告诉她,每次通话也只是叮嘱她努力训练,注意身体,要听教练的话。而全红婵训练时的苦累,也从来不向家人抱怨。

全红婵父亲接受媒体采访

全红婵夺冠后,全文茂还是维持着原来的生活。“不能消费女儿的荣誉。”全文茂说。对于全红婵的未来,全文茂表示得靠她自己,他对女儿放心,也相信教练。他希望女儿能上大学。

村口,穿着红马甲的人依然认真地询问着来往的车辆,挡住骚扰者。村长全自华说,对村子的防守还是不能松懈,“这么好的苗子,我们要保护好。”同时,他们也在为全红婵回村做着准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于正心_NB15800
88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