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嫂子搂住我的脖子,满眼渴望与哀求,嘴里念叨着:陪陪我......

subtitle
婉书 2021-09-12 16:14

【本文章节转载自《韩嫂》,作者: 李正亭,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于网络侵删 】

提起韩嫂,还得从认识韩哥说起。

韩哥是我们降水队的小头目,除了耳朵,模样和八戒差不多。因此,我们开起玩笑来,总悟能长悟能短的叫他个不停。

但韩哥不恼不怒也不辩解,只是憨憨的笑,说急了,也不过悠悠地回一句:“俺是八戒,你是猴哥啊?”

于是,韩哥很快成了我们的活宝,大家说说笑笑,干起活来热火朝天,根本不需要韩哥监督、催工什么的。

韩哥乐得清闲,常一边帮着干活一边和我们瞎扯。特别是谈到女人,韩哥就来了劲:“八戒?八戒还玩过娘们呢,俺都快四十了,还没闻过腥呢,咋能叫八戒呢”

每每此时,大家便不停劝慰:“韩哥、韩哥,你别火上头,老牛还能吃嫩草哩!”

“女人是盆水,洗了就得泼出去,没啥稀罕的。

听了,韩哥就火:“屁!你们这帮混蛋,饱汉不知饿汉饥呀,啥时别泼了,谁的端给俺?端给俺?”见没人接茬,韩哥乐了,“臭小子们,舍不得吧-——就知道你们舍不得,舍不得。”

疯笑。大家你推我拉闹起来,乱哄哄的,韩哥懒得管,就说:“明儿老子也弄个,馋死你们几个兔崽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甭说,说弄还真弄,韩哥领来了韩嫂,搞得大伙好半天都丢了魂!直到人家又让瓜子又塞糖的,还都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呢。“吃吧,吃吧,这可是俺跟您韩哥的喜糖,谁吃谁吉利啊”女人边让边笑,大大方方,一点也不拘束。倒把这帮弟兄,弄得一个个惶惶不知所措。

虽然“吃着韩嫂的糖,甜透心;看着韩嫂的身段,头发晕”。但大伙还觉得不过瘾,嚷嚷着非找韩哥不可,东看西瞅,才发现韩哥早穿了兔子鞋-——遛了。剩下韩嫂,满面春风般站着,俨然成了我们临时头儿。

大伙乐了,边干活边和他唠,东一句,西一句,信扯。好在韩嫂很会说话,逗得大家其乐融融,忘乎所以。

就这样认识了韩嫂,并很快和她混得烂熟。

后来,韩嫂经常来,晚上不走,就和韩哥住在工地的库房里,是时正值夏季,大家不愿躺在帐篷里,便倦了铺盖跑得远远的。到了半夜,耗子出洞般爬过去,津津有味的偷听他俩说悄悄话。老刘爱学耗子叫,“吱吱吱,吱吱吱······”总有人憋不住,嘻嘻哈哈,露了马脚,大伙拔腿就跑,跑得慢的,早被潜伏一边的韩哥捉了去,低声下气的连连告饶;跑得快的,慌不择路,自有跌倒连滚带爬钻进被窝的,直到喘着气连说累了累了、困了困了,眼前的星星才渐渐模糊,模糊......

记得有次半夜,被老刘硬拉了去听。老远,见库房里还亮着微弱的灯,便猫似的悄悄潜至窗前,小心翼翼往里一看,哇!天哪,罪过、罪过!韩哥韩嫂,竟脱得一丝不挂,要风流快活呢。

扭头要走,被老刘一把抓住了,无奈,只好蹲下来受苦似的陪着,任老刘大气不敢出、伸长脖子尽情的欣赏。

“俺求求你,别折磨人了,行不?”屋里的韩哥,好像已急不可待。

“说实话,到底存多少?”和白天一样,韩嫂说话干脆利索。

“三,三万,真三万······”韩哥喘着粗气,样子一定很难看。

“你刚才还说两万,咋就有三万啦?不中,不中,不说实话,偏不让!”韩嫂声音楚楚,娇羞欲滴,让人听了,忍不住怦然心动。

“三万,真的三万嘛。俺的姑奶奶,别说了好不好,好不好?”接下来一阵嘻笑,韩嫂真的不说了,灯,突然熄了。黑暗中,老刘做了撤的姿势,俩人便蹑手蹑脚,猫一般小心的溜了回来。

回到驻地,大伙都睡着了。觉得太野蛮太无聊了,就反复给老刘说,明儿不能再看了,这多不文明多不道德呀。可人家老刘却不屑一顾:“去!瞎掰乎,啥道德不道德?千年等一回,这才叫刺激过瘾呢!”看他那副熊样,只好笑笑,罢了。

后来日子久了,大伙也乏了味。没有谁再去偷听了。只是降水队的活太清闲,除了拉线,下下泵只能死死守在工地。因此,每天除了打扑克,大伙就是喝酒,聊天。实在憋不住,就互相庇护,轮流值班,剩下的统统瞒着总头外边疯玩。

因为喜欢安静,想当然,我成了值班的常客,留在工地守着。韩嫂也不去,她说自己串亲戚,没三证,怕联防查着,到时找人太麻烦,还没有留在工地清净呢。况且留在家里还能给大伙洗洗衣服什么的。大家觉得有道理,所以也就没勉强。

临走,大伙说要玩个痛快,中午就不回来了,要我不用多造饭等等,总之,等他们走远,韩嫂便去洗衣服,我则钻进帐篷里看起小说来。

“喂!书呆子,剩咱两了,上午吃啥饭啊?”正看得入迷,听见韩嫂突然在外面问我。

“随便吧,看着做吧,你想吃啥咱就做点啥”一边回答一边还想再多看几页。

“变天了,出来帮帮忙,好不?嘻嘻嘻,自个在里面,不怕闷死了啊?”

“好、好”。无奈只好合上书,走出帐篷,才知天气真阴得很厉害,远处,雷声阵阵——要下雨了。

顾不得再和韩嫂说话,赶忙用胶布包了电闸,还没来得及盖上电机,雨就哗哗下了起来,等跑回帐篷,早成了只狼狈不堪的落汤鸡。

韩嫂正收拾东西,见我那落魄样,笑成了一朵花,“我去库房避避,你换换衣服吧”。说罢,冒雨向库房跑去。

说是库房,其实就是挨边的一个帐篷。见她躲在一边,我很快换好了衣服。坐在铺上,原本还想看一会书,翻了几页,却突然觉得心烦意燥,无聊寂寞得很。于是,便索性躺了,苦苦地想,家乡的田野、溪流及家乡的一草一木和伙伴。

“想家了吧?”不知过了多久,一个甜甜的声音突然惊醒了梦中的我,睁眼看,才看见坐在铺边直直望着我的韩嫂。换了个人似的,一身紧身的旗袍,好像大风刮来个韵味十足的官太太。

“怪不得下雨,老天急眼了吧”见他这副打扮,忍不住想调侃几句。

“是吗,是吗?”韩嫂似乎很高兴,上下看了看,才抿嘴笑着说,“快起来吃饭吧,还真巧,你韩哥走时买好的,够咱俩今中午饱口福了”。顺着他手指,我这才发现,小桌上韩嫂拿来的东西,花生米、袋装牛肉、袋装鸡、还有瓶北京二锅头!

“咋卖这么多?”看有这么多好吃的,我便坐起来边说,“真是有福不用忙,没福跑断肠啊,这雨一下,这帮小子肯定不到天黑不回来”

“多啥?不是下雨,晚上回来疯狗一般的抢,还不一定够吃呢”“这下好了,等着看狗啃骨头吧”韩嫂边说便拧开了酒瓶,“来,咱也喝一口,尝尝这酒啥味!”

吓了一跳,不相信,韩嫂敢喝二锅头!

容不得我多想,酒,已倒到碗里,被韩嫂一饮而尽!

再倒上,端在我面前,“兄弟,来一口!”

浅浅的尝点,又辣又苦。“不行·········我喝不了”

“啥?去!咋没点男子样?哪有你这么喝酒的?”韩嫂边说边又端起——干了。

不能再推脱了,也学着韩嫂的样子,倒上半碗,一饮而尽。

“这还差不多。再来个—个”韩嫂边吃边又给我倒了一个。

真的又喝了半碗。吃着韩嫂随手递来的鸡腿,觉得心里像被火烤着一样,嗯,爽快!

“喂,——过来,我给你说个事。”突然,韩嫂醉眼惺忪的看着我,神秘兮兮的说道。

信以为真,便贴过身,侧耳倾听。

却只有,百花争艳,蜂蝶争舞的醉人芳香;只有,动人心弦,潮水急促喘息的呻吟........

想躲,已来不及,韩嫂搂住我的脖子,满眼渴望与哀求。“我,跟你家韩哥只是逢场作戏,我,喜欢你·······”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突如其来,也就容易惶惶然不知所措。而血,沸腾般潮涌而来.......。

韩嫂没回答,只是闭上眼睛,耳鬓厮磨,喃喃呓语:“陪陪我,陪陪我······”

天呐,怎么会是这样呢?树林呢,旷野呢,世界呢?都去哪里了?哪里了?这幽幽摄人心魂的声音怎么像狂风肆虐,浪涛翻卷呢?天呐,让我傻吧让我疯吧让我痛苦吧.......。“咔嚓——”炸雷!,是天空的一声炸雷,惊醒了梦中几几不能自已的我。

“快,快,快起来——韩哥回来了”急中生智,猴急般冒了一句。

浑身一颤,韩嫂忙松了手,回首看时,大势已去——我已乘机逃脱,狂奔出了帐篷。

已听到伤心的哭泣声。却不敢回手不敢去劝解,只让雨,哗哗地浇个痛快........。

傍晚,雨终于停了,大伙回来都已精疲不堪,而韩嫂早换了衣服卸了妆,没事似地和大家有说有笑一阵子,就陪着韩哥走了。

谢天谢地,见没谁瞧出啥端倪,我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之后,再也不敢和韩嫂说笑嘻嘻了,更不敢一个人留在工地。偶尔见他投来火辣辣的目光,也佯装不知,躲开了。毕竟是朋友之妻不可欺,既然她和韩哥已经结合,自己又何必充当第三者,引火烧身呢?所以大伙轮流当值。韩哥给我们立个规矩,让我们七个挨个出去玩。不愿意出去的可以找人代替。当然,替谁谁要把中午吃的给买好。韩哥怕人说,每次都要去,我每次都让老刘替,开始他不太同意,后来也就渐渐不争了,这让我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但事情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韩嫂超乎寻常的关心与热情,很快给我带来了祸端。

这天半夜,正睡的香,突然被人推醒了,睁眼看见站在身边的韩哥,一种不祥的预兆袭上心头。随他出来,均不说一句话,直到离帐篷远远的,那座已废弃很久的小桥上。

一瓶酒,被递到手里,韩哥也拿了一瓶,拧开口,咕咚咕咚的喝起来。

知道他有话要说,便默默的倚着桥栏杆,耐心的等。

扔了酒瓶,韩哥突然蹲下大哭起来。

“你韩嫂,你韩嫂,被人抓走了······呜呜——”

大吃一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吗,真的吗?”

“哼!你还装?”韩哥突然站起来,疯似的一把抓住我的衣领,“老子,老子,老子想弄死你!”

一时间,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难道是,是,韩嫂血口喷人吗?

直直地站着,没分辨,也没动,只是呆呆望着韩哥,希望他能够冷静,冷静。

终于松开了手,没打。喘着粗气走了。剩下我,孤单单的站着,任愤怒、无助的心,像被人抽过鞭子一样,滴血,生疼。

回到帐篷,大伙都醒了。见我回来,样子很懊恼,连连问,咋回事,咋回事?

懒得回答,蒙头便睡,却听老刘说,本来不想告,可韩嫂骗了大伙的血汗钱呀,才恍然大悟,原来大家都是鱼——上了韩嫂的钩了。

天明,韩哥没回来,听大家说,韩哥借钱给韩嫂“跑事”呢。

但韩哥还是终于回来了。无精打采,将钱逐一退还,钱共六份,每份多少不知道,直到大家接过韩哥垫付的钱时,羞愧,难过的都掉了眼泪。

也许,这个地方一天也不能再呆了。大伙只好收拾行李,草草走人,剩下我和韩哥在工地,整日里闷闷不乐。

不久,我也要回去了,临走,韩哥来送,哽咽了许久,才拍着我的肩膀说一句,“老乡,还是你,够哥们义气,真的,够哥们义气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9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